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十州风云志 > 第四十六章 高人(一)

第四十六章 高人(一)(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宏景县城近日来了位高人,还要在这宏景城中收徒。这事不过三天便传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

这位高人是个衣衫邋遢,容貌落魄,身着一身破烂之极的道袍的老道士,住在县城外废弃了的破烂僧庙中,看起来根本就是个无处容身的流浪野道人。实际上刚开始的时候所有人也都是这样以为的,有两个同样将破旧城隍庙当做窝的乞丐还对他恶语相向,向他吐唾沫,拿脏水泼他,他也毫不在意。直到几天后一伙强盗在僧庙附近埋伏一支走镖队伍的时候被他路过偶遇,随手间挥洒几道法术就将强盗杀得干干净净,他也不对获救的镖队多说什么,只是依然独自又回破庙中住下。那镖头的也是个有眼力的,知道是遇到了真正的世外高人,带上重礼一路打听着才来到破庙感谢,那人却是爱理不理。同住破庙的乞丐还在计较如何将这人给赶出去,眼看那镖头来道谢的阵势早吓得腿软,连滚带爬地过来磕头赔罪,那人同样也不在意。镖头只得留下谢礼离去,那几个乞丐也将这怪道人敬若神明。

这事当天就传到县城中去了,然后县城中的谢大户就带着身患癔症的儿子前去求这老道士。他这儿子自小便头脑有些问题,多年来也不知寻访了多少名医多少高僧道士,为此不知道散出去了多少金银钱财也不见有什么好转,这本来只是无路可走之时的姑且一试,却不料那老道士只是随手挥喝了几声,那一直昏昏沉沉的儿子就忽然转醒过来,能说能跳满地乱跑,当下就把谢大户给高兴得昏了过去。

跟着去看热闹的人颇有几个,当下回来一传十十传百就将这老道士给传得神乎其神。马上那座破庙就被络绎不绝的人围堵起来,但那老道士随手施了几个法术,那些人就只能在庙门口乱转,却怎么样也转不进破庙中去。

接下来闻讯而来的就是县城中天师道观的观主和净土禅院分寺的方丈。他们自然不会受制于那种阻挡普通人的法术,或是依足了礼数,或是按照江湖规矩,都来和这位邋遢老道照了面。具体过程是如何当然无人知晓。但出来之后却都是对这老道赞不绝口,尤其是天师观的观主,几乎是对这邋遢老道佩服得五体投地,私下中和别人谈论起都说这老道无论是对典籍道经的随口解说,还是道法修为上的精深玄妙,都是连他在龙虎山上修行的时候也没见识过的,确是一位游戏人间的道门高人。

但这位高人忽然现身在这荆北小城附近逗留却是为何呢?这个问题两人自然都问了,而那老道的回答也确实很有高人特有的那种看似莫名其妙,其实仔细一琢磨好像又大有深意在其中的味道:他成道之前曾戏言答应一位幼时故人,若是修道有成就要收故人的子嗣为徒传授一身法术。但那故人却早已身故,而且也并未留下子嗣。他只知那位故人的祖籍在此宏景城一带,详细情况却早已不可查证,于是便打算来这里甄选出十名弟子以全这幼时戏言。

这消息一传出,立刻就在宏景县城中引起巨大的轰动。特别是对一些不甘平凡的年轻人来说这简直就是让人欣喜若狂。虽然净土禅院和天师教都是广开门路,但若无特别出众的资质或者背景,想要拜入哪位高僧或者道长门下修行自然都是不可能的,更何况那些算起来也并非天下绝顶一流的人物,如何能比得这种来历莫测,行径古怪,举手间就能折服佛道两宗的神秘高人?也不知有多少坊间传说和游侠儿词话早把这种高人吹捧得天下无双。让人悠然神往,如今这天赐的莫大机缘就摆在了大家面前,如何能不叫人激动万分?

于是短短三天之内,破庙外就聚集了数百人在那里苦等着高人出来择徒,有的盘膝静坐一言不发以表自己定力耐力心性非凡,有的大声背诵佛经道藏以示自己基础厚实。有几个好勇斗狠的还比斗过几次,总之是各色人等各显神通。随之而来的还有叫卖馒头炊饼和饮水的小商贩,也有提供帐篷被褥租借的,搞得那破庙门口热闹得宛如集市一样。而这还只是表露在明面上的,在其他地方养精蓄锐暗中各找门路的人还不知有多少。

也不知是冥冥中的时机已到。还是实在被门口这些凡夫俗子烦得受不了了,今天这位高人终于在天师观观主云通道长的陪同下从破庙中走了出来,宣布就在今日择徒。

这还是这里绝大多数人第一次看见这位传说中的高人,只见他年过半百,身形有些佝偻,乱糟糟的花白头发和胡须也不打理,和满脸皱纹一起在老脸上纵横交错,一席破旧道袍烂得几乎让人分辨不出这到底是不是垃圾堆里胡乱翻找出来的,若是放在其他地方就算是进个茶楼酒肆都只有被轰出来的份,但落到现在庙外久候的数百人眼中,这就正是世外高人所应有的模样。尤其是其中一些有眼力和感觉敏锐的,依稀能从这位高人扫过的眼光中感觉到一丝异样,那是一种糅合了淡漠和沧桑,好像高高在上俯瞰苍生的眼光,这更是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等到这位高人再一开口,平和淡漠的声音好像在每个人耳边响起一样,直接传遍了方圆百丈之内:“老道灵山子,为全昔日旧友之约特地来此,欲从这宏景城中甄选十名弟子随我修道。老道本欲私下暗中行事,却不慎泄露行藏,引得如此多人前来。那么老道也不侨情了,便在此直接问尔等,可愿随我修道么?”

“自然是愿意!”

“愿随道长修道!”

“愿长随仙长左右尽心服侍,做牛做马!”

各式各样的回答声汇成一片山呼海啸般的声浪,一些尤其是站在外围的人,唯恐自己的声音不能传到这位世外高人的耳中,更是恨不得喊破嗓子。

站在这位灵山子旁边的云通道长也在这巨大的声浪下有些心神恍惚,倒不是单纯因为这声音的响亮,而是站在这高处感受这一呼百应的感觉,四面八方投来的渴望,狂热。拜服的眼光,确实让人飘飘然,心中再是如何默念《清静经》也抹不去心底深处冒出来的阵阵向往之念。他偷眼一瞥身边的灵山子,却看见这老道脸上眼中依然是一片冷冷的漠然。就像看着的是一群蝼蚁蚊虫在轰鸣。

果然这才是真正的高人风采,真正到了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的自在境界。云通老道由不得生出由衷的佩服,这位高人在道法上的精深修为他是早已领教,这才主动请求要来在旁观摩一番高人收徒,此刻再见到这等真正荣辱不惊的心境,心中的佩服从十分再进到了十二分。

“但老道在这里也和你们说清楚,正所谓天道无情,上天无道视万物为刍狗,这修仙证道之路也并非坦途,老道这一脉更是讲究物竞天择。向天争取一线生机和天机,一个不慎便有身死道消之虞,能走到老道这一步的,说是九死一生也不为过。若你们想活得安稳些,还是回去老老实实地务农做工的好。跟着老道来修仙,性命可就不一定由得你们自己了。”

灵山子老道的这话让四周众人的热情多少冷却了点下来,不少人面面相觑,只听说过江湖险恶,倒没听说过修仙也险恶的。不管是净土禅院还是天师道,就算门难进一点真传难得一点,却是再怎么混日子也不见得把命也混丢了的。但稍稍之后就有人叫了起来:“仙长此言大善!这才是天地间颠覆不破的真理!这世间本就是弱肉强食。强者生而弱者死,与其庸庸碌碌一辈子,随时被盗匪天灾所杀,被那些武功高强有权有势的人欺凌蹂躏,还不如奋起一搏,与人争。与天争!”

这话说得好像也确有道理,更让围聚在这里苦候出身之机的人从心中生出丝丝共鸣来,周围的人忍不住都将目光投向那说话之人,只见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衣着破旧褴褛。神情跳脱眼神灵活,倒是一脸精明聪慧的模样,只是说话的时候声音中和脸上神色之间带着不平和戾气。而站在庙门的灵山子老道也微微点头,开口说道:“好,此少年的心性慧根正合我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