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十州风云志 > 第三十九章 诚意

第三十九章 诚意(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何姒儿第一次看见唐家堡的时候,几乎不敢相信面前这一片看似平凡,没有一点出奇之处,更有些老旧的小镇居然就是江湖传言中最神秘,最恐怖的地方之一。那阴沉沉的天空下,这片老旧建筑组成的小镇似乎正如一个常年缠绵于风湿的老年人一样,散发出一种湿润,暮气沉沉,微带发霉气息的老人味。

当然,何姒儿很清楚这真的就是唐家堡,带路的影卫不可能连唐家堡都会走错,而且从昨天开始,何姒儿就能很模糊地感觉到周围似乎有了很多若有若无的眼光一直潜藏在暗处窥伺她。带领正道盟的这段时间并不是四处走走过场就了事的,需要动手用心的时候也不少,还有几处颇为惊险的经历,让何姒儿的江湖经验长进了不少,而且从茅山带来的那张上清灵符她也一直佩戴在身上,无论运用感应都越来越熟稔,这让她对于周遭环境变化有种微妙感觉,她能感觉出那些窥伺的注意力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单纯的监视而已。唐家堡数百年来的小心谨慎,也是这个家族能在这种边陲之地雄踞如此之久的原因之一。

走入小镇,打量着周围看似寻常的街道和行人,何姒儿的心情很复杂,带着点激动和敬畏,因为对任何一个江湖人来说这都是天下间最具有传奇色彩,也是最神秘最强大的地方之一。那边携手而来,笑语嫣然的一对少女说不定手上功夫就不输于任何一个成名已久的暗器高手,手中的糖葫芦串也许转手间就可以射入任何一个人的心脏。街边喝着茶抽着烟袋聊着天的几个老人,说不定他们年轻时候的事迹早就传遍江湖被无数人奉为传奇,在一些地方甚至可以止小儿夜啼。那边卖着一篮卤蛋,笑得很慈祥的老太太,也许只要她愿意,手中的卤蛋随时都可以带上说不出的剧毒,将接过手的人在几个呼吸间腐蚀成一堆烂肉。当然,何姒儿相信在绝大多数时候,比如自己上前去买的时候。那卤蛋一定很安全很好吃。

不过更多时候是一种怅然和古怪,因为她明白自己说不定以后也会成为这里的一份子。

“何姑娘,前面这间客栈就是唐家用以对外联系的总联系站。唐二爷就正在里面等着。”带路的是中年人的话将何姒儿的惊醒,这是个丢在人群里就会马上被淹没的人,平凡的样貌,平凡的身材。平凡的年纪。就算和他同行了半个多月的时间,何姒儿几乎还是没能找出他身上有什么不平凡的特征。影卫的人都是这样,要么就是像李士石那样有一个足够显著的身份作掩护,要么就是像这样随时可以融进人群中消失不见。当然不论哪一种,能够身为大乾朝廷在江湖上的直接力量,他们的本质都绝不会平凡。

“何姑娘,无忌大人吩咐过,我就只能将你送到这儿了。接下来在唐家堡的一切都是由你自己一人行动。你须得小心谨慎些,这唐家堡中我们可不好安插人手。”男子领她来到客栈之前。转身躬身对他告辞。

“这一路上辛苦大叔了。”何姒儿认认真真地也拱手还礼,不为这男子看似平凡的外表,也不为他是南宫无忌的下属而有丝毫的轻慢,她很清楚若论真实的身手还有江湖经验,这个中年男子都比自己高出不少,这也是她能一路消声灭迹而又平平安安地走到这里来的原因。转身看了看周遭仿佛一片祥和的街市景色,心中不免微微有些忐忑。

“那在下便告辞了。”男子走了几步,又像想起来什么似的转身对何姒儿说。“其实何姑娘也无须担心,虽然江湖上传言唐家人行事诡秘狠辣,但那都是在具体手段上,大事方面上他们却是都是比谁都冷静理智,你就算孤身一人在此也不必担心。”

何姒儿愣了愣,然后展颜一笑:“多谢大叔了提醒,我知道了。”

中年人点点头也不答话,转身没入来往的人群中,不消几眨眼的时间就消失不见了。何姒儿转头看了看这看似平凡的客栈,提了口气走了进去。

“何仙子,二爷正在等着您呢。”

刚一进门,店小二的一张热情洋溢的脸马上就跳了出来,反而让她有些戒备的心思措手不及,只能跟着小二穿过喧哗热闹的大堂,来到后院一座小楼中,看到了唐二爷。

唐二爷是个胖乎乎的中年人,外表看起来老实憨厚,打扮也土里土气的,脸上一直挂着很和善很亲切的笑眯眯的表情,真的就好像是在等着一个邻村姑娘前来拜访自家的蜀州农夫。不过何姒儿就算真的没有感觉到这位唐二爷身上有什么特异之处,也提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来对待。唐家二爷,就是唐家二房的家主,除开唐老爷子和唐老太太两位之外整个唐家最有权势,最有能力,修为也最高的十来个人之一。放在天下间任何一个地方,都同样是一等一的人物,甚至不会输于她那两位统领影衫卫的舅舅多少。

“呵呵,南宫家的何丫头来了,坐。尝尝这里的竹叶青吧,不比云州的灵雾茶差呢。”唐二爷很亲切地招呼着何姒儿,不过言语间的直接也带着唐家人特有的务实和效率。“南宫无忌大人之前已经知会过我们,说他真正要说的事会让你传递过来,也不用浪费时间了,有什么就直接说吧。”

何姒儿没有丝毫被轻慢的感觉,唐家二爷直接亲自来接见,这对一个小辈来说已经是很有面子的事情了。只是要说什么她自己也不清楚,只能从怀中掏出一封收藏得很小心的信递了过去:“其实无忌舅舅也没和我说过什么,只是让我把这封信交给您。或者老太爷。”

“哦。有劳侄女了。”唐二爷接过信,也不怎么查看就直接拆开了,拿出信仔细看了起来。

这是封很长的信。蝇头小楷写满了十多张纸。唐二爷看得很快,也很认真,这信上的内容好像很重要也很古怪,他从刚开始看不久一双眉头就皱了起来,随后随着看到的信的内容,他脸上逐渐浮现出了惊奇,难以置信。错愕,又好像微微有些好笑等等表情来。

何姒儿看了也难免微微觉得有些奇怪。唐二爷他虽然是第一次见,但只是凭着江湖传闻对唐家的大概了解。他也知道唐家人的隐忍几乎已经是一种本能的性格,而以唐二爷的身份,似乎也没有必要在她这样一个跑腿的小辈面前装什么样子。

唯一的解释,就是这封信中的惊奇之处实在太过。已经超过了唐二爷下意识能容纳下的肚量。

半晌之后。唐二爷终于将这封信看完了。他闭眼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睁眼看着面前何姒儿,神色有些古怪地想了想,问:“何丫头,你真的不知道这信里写的是什么吗?”

何姒儿摇头:“我不知道。”

“那你知道南宫无忌为什么要你来送信吗?”

唐二爷的表情和语气都没什么变化,但何姒儿能从那称谓的改变中感觉到一点东西。以唐二爷的身份,称呼南宫大人那是官面上的客气,看似恭敬。其实有种敷衍生分的味道。而这样直呼其名,那就是说唐二爷已经很认真了。不想再在一些客气的套话上浪费功夫和精神。

“还是不知道,二舅没对我说过。”何姒儿也不想在言语上玩什么试探之类的小花招,她知道自己的层次和面前的唐二爷相去太远,所以老老实实地回答。

“那你猜是为什么呢?”但是唐二爷却有些不依不饶,那双看似平淡的眼睛深处好像有什么别的东西。“我想何晋芝和南宫无嫣的女儿,不应该是只会听人使唤的应声虫。”

“也用不着猜,既然二舅让我送信来,自然是因为这封信特别重要。”何姒儿不亢不卑地看着唐二爷,这些时日里带领着正道盟一行少侠,江湖经验头脑判断什么的也罢了,一股自信自若的心态已是显得颇有气度。“若不是二舅说有一件极为重要的大事必须得亲自处理,否则我想一定是他亲自前来。”

唐二爷淡淡说:“嗯,没错。这封信确实重要,但这也并不是派你来送信的原因。每一个影卫都是千挑百选的人才,我想在护送一件很重要的信件上,他们任何一个都比你更能干,都比你更合适。你说是么?”

何姒儿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来。她知道唐二爷说得没错,只是之前护送她前来这里的那名影卫就很能说明问题。她有些不甘心地想了想,才又说:“信的重要性并不单单在于能安全送达,谁来送信,用什么方式来送信,同样是表达态度的一个方式。二舅让我来,自然是想表达一个态度。”

唐二爷轻轻点了点头:“对,是态度。不过你说这是什么态度呢?”

“当然是一种善意的态度。”何姒儿回答。她自然明白如今唐家和南宫家,还有影卫之间是一种什么态势。“之前在荆州发生的一切,包括唐十一少的死都完全是一场误会。我们会在各处做出相应的补偿,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沟通,唐家的诸位想必也能明白我们的诚意。”

“这话却是有些糊涂了,何丫头。而且这些话不应该由你来说的。”唐二爷笑了笑,那看似和善平实的笑容深处潜伏着一层森然的意味。“你能站在这里,那自然说明我们早已经是明白南宫家和影卫的诚意了。影卫需要付出什么样的让步,南宫无忌需要答应我们什么样的条件,这些都是轮不到你来操心。我现在只是很私人地问你这个问题,你知不知道你那位二舅,影衫卫的副指挥使南宫无忌大人,派你一人来唐家堡送信,是想表达一个什么样的态度么?”

能感觉到好像有一个无形的阴影就在唐二爷的话中,何姒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还是只能随着这话踏入那一团自己原本早有些意识到了。却并不愿意去多想的范畴:“是想请唐家堡相信我们合作的诚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