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十州风云志 > 第三十七章 大人物(三)

第三十七章 大人物(三)(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小夏做过俘虏的次数很多。别的不说,以前跟着师傅一起跑江湖的时候被官府衙门抓起来的次数就不少,后来在冀州曾被马贼捆成粽子扔在地窖里不闻不问整整十天,在流字营执行任务的时候被西狄人抓到扔进虫穴里被当做饲料,后来在扬州初遇何姒儿的时候也被天河五鬼关在山洞里,但是他从来也没想到有一天当俘虏还会当得像现在这样轻松舒服。

“师兄请慢用。”小道童恭恭敬敬地将香茶放在桌上,眼光悄悄地在明月身上再依依不舍地转了一圈,这才转身退了出去。

“嗯,好茶。”小夏端起茶盏喝了一口,点点头。自从跟着正道盟的诸位少侠,特别是南宫同相处过一段时间之后,他现在也能品出茶的好坏来了,只需要尝一口就知道这绝对是从云州运来的极品灵雾,不单单是有钱就能买到的。

“果真是好茶,比起南宫宅中的香茗也不算差了。”十方也端起茶盏喝了一口,却是摇头叹息一声,再看看这静室中精致奢华的布置,才说:“天师教镇守荆南数百年间。虽然身为出家修行之人,却如此耽于俗物享受,哪里还能看得出半点当年张道陵前辈斩妖除魔,开疆拓土,为黎民百姓计的模样?”

“你们两个怎么不想办法怎么样逃出去啊!还整天在那里喝茶聊天!”

相对于小夏和十方的悠闲,明月就显得焦躁多了。皱着眉头在静室间走来走去。这间静室修建得精致而结实隐蔽,却并不是当真用来关押犯人的,门口的两扇雕花木门就算是个普通壮汉也能砸烂。刚才那退出去的小道童也只是把木门随手虚掩起来,根本就没关上,但是明月却只是在这静室里乱转,因为一个半透明的金甲神将就站在门口,用身体将木门完全遮挡住了。那小道童可以视若无物地直接穿过去,但是明月却早就试过好几次了,她只要一接近就会被那金甲巨人给推回来。

当然若只是这样一个金甲神将。也不能就真的拦住明月,至少这静室的墙壁在她眼中其实比一层纸厚不到哪里去,只是现在她的眉心上浮现的一团若有若无的金色气旋。让她现在就连捅破这层纸的力气也没有,只能气得在这屋子里乱转。

十方倒是气定神闲地安慰明月道:“明月姑娘不用着急了,张御宏真人乃是方正君子,请我们在此处静养喝茶也是礼数周到。反正我们出去也是于事无补。何不就安心在此修养一段时间呢。”

小夏也是苦笑点头:“十方大师说得不错,那位伏魔真人修为高过我们太多,别说他还就呆在这巫溪城中,就算他当真一点也不理会我们,只是这下在我们身上的禁制就是凭我们自己无法可解的。”

小夏和十方能心平气和地端坐在这里喝茶,最大的原因也是他们和明月一样,眉头中心上有一团若有若无的金色气旋在缓缓流动,和门口那金甲神将一样。那都是张御宏为了防止他们逃走所下的禁制。虽然这外表看起来只是几乎不着痕迹的一点法术,但是当小夏刚刚醒过来第一次察觉这禁制的时候。却几乎被吓了一跳,甚至都生不起去尝试破解这禁制法术的心思。这法术他可并不陌生,以前在青州初遇明月的黑木林中他就使用过了,说起来这禁制还和他与明月相当有缘那正是龙虎山正一教的乾天锁妖符。

当初明月领受的那一道乾天锁妖符可是花了洛水帮白老帮主整整五千两黄金。当时小夏听说这事之后当真是对张天师的敬仰之情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倒不是对他道门领袖的地位有什么额外的感觉,只是觉得这一张符箓的价钱能抵得上他手里制出的符箓的数百倍这一点,无法让人不佩服感叹。当时他可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也能享受到如此礼遇,能被这价值五千两黄金的法术给桎梏一下。

时隔半年,小夏的眼界早已是开拓提高了不少,至少五千两黄金看起来也没什么太过震撼的了,而且在符箓法术之道上算得上是大有进境,但越是如此,越是更是能对这道法术的玄奥有更深的体会,所以他根本就不尝试去破除这禁制,因为那绝对是不可能凭他三人就能做到的。

“但是在这里好无聊,好憋闷啊!”明月一下跳到茶桌上坐下,满脸的不满,原来她在意的只是这个。

“这个么确实也是我们总不能就一直待在这里吧。”小夏也颇为无奈,看向十方。“十方大师觉得那位张御宏张真人是想将我们怎么样?”

十方想了想,说:“既然张真人就留在这巫溪城而没有去追击那地灵师,我想在他心目中是极为看重我们三人的,说不定是正在找人来接手看管我们,抑或是将我们送去龙虎山。”

小夏点点头,又禁不住的苦笑。当日那地灵师在地下水渠中的谋算可谓至深至远,连他事后现在想起来也有些不寒而栗,自己这三人包括张御宏在内都成了任他驱策的棋子,看似好心对他们解释的一番真相来历,也成了牵制张御宏留在这里的缘由。而且也不知是不是近些年真的被影卫暗中使手段算计过,天师教的人似乎认定他和明月是影卫的人,现在这天师教最不为人知的秘密居然被净土禅院和影卫的人知晓了,那简直是最为要命的大事。张御宏甚至还不放心自己种下的乾天锁妖符的禁制,还亲身坐镇着巫溪城中。

不过和之前他最为担心的会被灭口比起来,这样软禁在道观的静室中,还有茶有饭以礼相待。绝对算得上是意外之喜了。大概这位伏魔真人确实是如十方所说,是一位方正君子,或者说十方那名头和错以为自己身上的影卫的标签也有相当的震慑作用。

“不过以伏魔真人的修为和地位来看守我们。或者是亲自护送我们去龙虎山的话,有些大材小用了吧?”这也是小夏不解的地方。“就算怕这道观中的寻常弟子靠不大住,那日我们初来巫溪之时见过的领头的道人就该足以胜任了。”

“那位是负责镇守这巫溪县城的不通道人,可算是天师教在这巫溪城中的统领道人。说起来我们被软禁在此两日也从没见过他,大概是不在这城中吧。”

“以伏魔真人的地位,难道找一个有类似修为的教中道士来很难么?”

十方的表情微微古怪起来:“这个么大概确实是有些难的”

“为什么?”小夏的表情更是奇怪。天下闻名的伏魔真人张御宏,在江湖上的名声可说是仅次于张天师。甚至在一些方面还要有所过之,修为他也亲身领教了一下,可说几乎能比肩何晋芝。若说指挥不动教中道人那确实是有些古怪。

“因为那位张真人虽然名声响亮,修为也高但是在教中其实并无甚实权”

“真的?怎么会?”

十方的表情又变得古怪起来,有些吞吞吐吐地说:“此事说来话长而且有些事有可能涉及旁人阴私,贫僧出家之人实在是不好谈论”

想起在神机堂分舵中遇见的张御宏真人的兄长。那个明明修为极高却要隐姓埋名来赚几十两金子的张老头。小夏心中微微有几分了然,同时心中更为好奇,反正闲来无事,就追问说:“那大师便如孔夫子叙而不作一般,讲而不论,只捡些事实来说说,其他的便让我自己来判断就是。可好?”

“这个么”十方显得有些为难,但小夏说的好像也有道理。犹豫了一下也还是说:“夏道长你该是知道张真人那伏魔真人名号的来历吧?”

“江湖上谁人不知?那是七年前西狄十余部入关,张真人独自一人以一剑几乎就抵挡住了西狄一部人马。再在皇城之下配合临阵几乎就要溃散的御林军,阵前连斩西狄几名万夫勇和萨满祭祀,然后天子才御赐的这‘伏魔真人’的名号。”

“嗯。”十方点点头。“但夏道长可知,当时龙虎山收缩荆南死守,张真人是唯一一个援手中原混战的天师教中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