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十州风云志 > 第三十三章 佛道(九)

第三十三章 佛道(九)(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从一听到声音开始,小夏就完全没想到过这会是只妖怪。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原因,只是因为能说话的妖怪实在是太少了。

词话小说和乡野传闻中经常可见妖怪成精之后就能口吐人言,变化人身,其实那些都只是读书人站在自身角度上自以为是的想法罢了。人性贪婪,掠夺万物滋养自身,除了驯养的家畜之外几乎没有鸟兽会亲近世俗人类,因此动物禽鸟成妖之后就算灵智渐开,也绝不会花上多余的心思去学什么人说话,更别说变化人身之类要花上莫大力气却又没有丝毫好处的事。就算一些妖类要哄骗人来吃,法术手段也永远是更有效的选择,比如虎妖的伥鬼,狐狸精和猫妖的迷魂法术。

但那并不是不能说,而是不愿去学着说罢了。通灵开智的妖怪甚至远比寻常人聪明,所以十方那很肯定的话让小夏立刻就醒悟了过来。醒悟过来的还不止这一点,他同时还明白了为什么他们之前感觉不到丝毫的妖气,因为这位自称地灵师的妖怪那一身天师道法修为很明显已经有了先天境界。

所谓先天之境,便是将借自外物的一口浊气,诸多执念彻底净化,将自身的气血,精神都进一步彻底熔炼,熔炼成真正的‘自身’的东西,如胎儿体中的那一股精纯之气一般,循环不息,演化万物。到了这一步,武者无论是自身血肉精气和外放的罡气都能带上了自身的精神意志,自身对天地大道的理解,武艺,武技逐渐朝‘武道’迈进,所以到了这地步之后,先天武者的武技逐渐带上了几分道法的玄妙,曾经的天下第一人,以武入道的真武宗祖师玄玄子就曾言:武道武道,本就是以武修道。武到了头其实便是道人。

而到了先天之境的修道者,法术神念就更运用得和武技大师手中的武技一样挥洒自如,逐渐脱离法术本身的桎梏,精微巧妙之处便有些像武功高手临时起意所用的技巧。比如完全收敛本身气血神念自然也是能做到了。

如果说达到了先天之境的修道之人还是凤毛麟角万里挑一。那达到了先天之境的妖怪简直就是超越了人的想象。妖怪开启灵智之后都是根据各自本性本能磨练自身,所用法术也都是自身本能延展而来,而连话都不愿去学,更何况是历代传承累积出的修行之法?所以妖怪学习道法简直就好像猪圈中的猪去学四书五经一样的不可思议,若说还要修炼到先天之境,那就是猪不只念书,还念成了状元,简直是可笑了。就算是小夏自付眼界已是远超过九成九的人,心思活泛也绝对是上上之选,也从来没想到过这种笑话一般的事。

而小夏现在看到这漂浮在半空中的金甲神将却是一点都笑不出来。这妖怪身上这一身天师教道法无疑也是绝大的秘密。龙虎山似乎没有道理会任凭这秘密流传出去。那将他们引进来的天师教道士无疑是知道这一点,那用心如何就不用多说了。

“小和尚,之前听你说,你是从那净土禅院来的。你来找我做什么?你怎知道我在这里。”半空中的金甲神将凝聚出形象之后便没有异动,只是悬浮在那里。如同一个真的有形体之人一样看向十方问。

“阿弥陀佛。施主所言不错,贫僧正是从净土禅院而来。”十方合十恭恭敬敬施了一礼。“贫僧元空师叔以观世音慧眼无漏神通算到施主在此为害,也算到施主该与我佛有缘,便让贫僧来接引施主前往禅院共修佛法。”

“呵呵呵呵”半空中的金甲神将发出一阵古怪之极的笑声,说不上是冷笑还是什么,总之在其中听不出丝毫的情绪波动,一如他的声音。好像只是机关撞击出来的一样,带着说不出的阴冷和诡异。“你也不用骗我,净土禅院还只是净土宗的时候我就已经和那群和尚打过交道,那时他们还刚从域外密教南天铁塔中接来净世舍利,禅宗天台宗的和尚也闻讯而来,商议围绕此借此舍利三宗合一。将舍利打造成一座空前绝后的佛门至宝。只是此事是个水磨工夫,算下来差不多也就是前几十年才算初具规模。虽然我没亲眼见过,但也知道那便是你净土禅院的十方琉璃净世舍利塔,而此宝可将一切人于非人镇压其中,强行以佛法度化。而度化之后的法力神通也尽数转为佛法。你们是想抓我进去当做那舍利塔中的佛灵吧?说什么共修佛法这样好听?”

这一番话只听得小夏胸中的一颗心不断地往下沉。他也知道净土禅院之前,佛门分作净土天台等数宗,后来才渐渐整合为一,不过这至少也是好几百年之前的事,再加上刚才这声音还直呼上清派祖师之名,如果这些都不是故作高深,那这自称地灵师的妖怪至少也有好几百岁。妖类寿命悠长到几百岁其实并不少,但能有几百岁,还能将龙虎山道法修炼到先天之境的妖怪,那简直就不可想象了。

十方面上却不见丝毫的慌乱,依然是合十缓缓说道:“阿弥陀佛,施主此言差矣。如今施主心中满是执念魔障,自然视那解脱大道为奴役之法,就如自幼流失野外挣扎求生的孤儿,初见自家房舍炊烟也会觉得恐怖而心生戒备。却不知那其实才是心安解脱之所。”

那金甲神将又笑道:“呵呵呵呵你们和尚果然不愧是有舌灿莲花之能。不过久闻那漏尽通能观尽天下一切因果,你那师叔能算到我在这里,可能算得到我的底细来历么?可又能算得出我到底会不会听你的蛊惑,去试那琉璃净世舍利塔的佛法么?”

十方回答:“施主当知天机渺茫,道德真经也有言:前知者道之华,愚之始。我师叔也不是摆脱因果的金身罗汉,能得窥施主和我佛门之缘分就已难能可贵,又怎敢再胡乱窥视施主的由来?所谓一念成佛,一念成魔,成佛成魔其实都在施主心中,否则就算佛祖当面来亲自点化也是枉然。”

金甲神将忽然沉默起来。就那样漂浮在半空中好像一尊幻象死物,再没有了丝毫动静。

“夏道士,这人怎么了?我感觉他很奇怪”

明月凑到小夏耳边悄悄说。就在这位地灵师现形之时,明月也惊醒了过来。小夏震惊之余也不忘握住了明月的手。示意她不要妄动。这位地灵师几百年的修为绝对非同小可,已入先天之境的境界更是高深,绝对是不可小觑的大敌,这时候能不动手当然不动手为好。

明月好像也明白小夏的意思,只是默不作声地听着十方和那金甲神将的对话,这时候看见那神将忽然不说话了,才悄悄对小夏说。

小夏也只能用尽量小的声音对明月悄悄说:“这是天师教的法术凝聚出的法身。这人这地灵师境界极高,真要动起手来我们可能不是对手,你千万莫要妄动。”

“是吗?”明月皱着眉头看着半空中的金甲神将。“但是我觉得这人好像不会和我们动手”

“那就最好。”小夏听了心中也松了一大口气。虽然他对着十方可以口沫横飞地辩论胡吹,但这时候却不敢乱说。不明对方的底细和态度就信口开河只是取死之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