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十州风云志 > 第二十七章 佛道(三)

第二十七章 佛道(三)(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对小夏来说,这几天是让他怀旧的时光。

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很有些时候没有真正像一个野道士那样的餐风露宿,饥寒交迫了。自从跟着正道盟那群少侠开始,吃的喝的都是之前想都没有想过的好东西,每到一处睡的都是最好的客栈,连之前让他挠破了头皮的问题:符箓的本钱这个问题都不再是问题。有了茅山弟子的身份,每月都有朝廷的例银发下来,再有了何姒儿和南宫同的交代,到了任何一处茅山派麾下的道观中都能有不少材料随意使用。小夏也不得不承认,就算他没有改弦易辙,从此就老老实实地跟着何仙子和南宫公子当个正经道士的想法,这日子过起来也确实太舒坦了。

而这几天跟着十方一起的日子则是完全回到了以前,只要不是留在那破败寺庙中,每天都要在野外生火煮食取暖,想办法找岩洞甚至是挖地洞避雨。他现在总算是明白十方为什么能在南宫同那里吃下那么多了,原来在这荆南之地,一个和尚想要吃口饭那都是绝对的奢望。

以十方神僧的名气,就算是对南宫家来说都是难得的贵客,换作是在其他地方那是绝不可能发生这样的情况的。现在搞成这样,原因也很简单,因为这荆南之地是天师教的根本地盘。

自从千年之前白马西来,佛门传入中原之后,佛道两教便开始在香火信徒的争夺上有了矛盾。虽然总体表面上一团和气,佛道两家的高人宗师还常常在学问道法上相互借鉴学习。互补长短,但落在实际利益上的各种摩擦千年之间便从没消停过,尤其是在前朝朝廷召开的紫霄法会上。佛道两教的大德真人在金銮殿上辩论经典,再下场印证法术,更是将两教之争推到了顶峰。只不过随着后来的魔教兴起,前朝覆灭,西狄南侵,佛道两教也都在动荡之间皆受重创,才没心思再去争斗什么。

大乾成立之后。在朝廷的斡旋之下两教基本上恢复了明面上的平和,但那只是在其他地方而已,在荆南之地。或者说在天师教的眼中,这些佛门秃驴依然是毋庸置疑的生死大敌。荆南之地,人人崇道,也差不多可以说人人都视和尚为仇人。在这里别说是小小的十方神僧。就算是净土禅院的主持长老们一起来也别想化到一个铜钱的缘。别想吃到一口的饭,就算拿出真金白银来走进饭馆客栈,也能被老板伙计一盆洗碗水给泼出来。

“原来你还真需要我们帮忙才行啊。”小夏很没好气地对十方说道。这时候十方正在拿着他买回来的馒头大口大口地吃着。

“当然了。出家人不打诳语,贫僧说了要请夏施主与明月姑娘帮忙,那便一定会请夏施主和明月姑娘帮忙。”十方将馒头吃完,很满足地打了个饱嗝。“这些天倒是辛苦夏施主,若不是有夏施主周旋帮忙,贫僧又只有去刨野菜吃野果了。”

他们现在并没留在巫溪县城中那所破庙中。而是正在巫溪城附近的野外。十方说要出来找寻那妖怪的踪迹,这几天都是在城外四处游走打听。十方化不了缘。饮食什么的就只能小夏来负责。也不知是南宫同觉得以十方神僧这样的身份地位再送上什么金银之类的就太俗了,还是觉得十方大师这样层次的人物根本就不可能为钱而发愁,他们离开南宫宅之时居然一点路费都没有送上。小夏身上倒是留存得有些备用的银钱,不过买那三匹马来代步就用光了,这几天来的饭钱都是小夏去将备用的符箓卖掉几张之后才换来的。而明月还对小夏带来的馒头炊饼之类的东西不感兴趣,自己跑到不远处的树林中去摘果子吃去了。

“既然知道这荆南之地排斥你们佛门,那你又何苦来这里受罪?”小夏伸手在空中虚点几下,一道下品火行法术就应手而生,顺着他的手再一指,地上的干柴就开始燃烧起来。这时候天色已晚,只能在这野外休息了,好在是天气晴朗,看起来不用找山洞了。

十方听了连连摇头:“阿弥陀佛。贫僧乃是前来接引一位妖施主脱离苦海,前往净土禅院受戒的,有少许些微磨难何足道哉,又如何是受罪?”

“妖施主?之前你不是说妖孽么?”

“深陷因果冤孽中作恶造业的那便是妖孽,若是有了一颗向善解脱之心的那便是妖施主,在贫僧见到这位妖施主之前他是妖孽,见到之后便是妖施主了。说起来此举必定是佛祖的指引,之前贫僧若不是要来此接引这位妖施主,也不会在这荆州偶遇南宫公子的飞鸽传书,也不会知晓明月姑娘居然被宵小所困,于是贫僧才急急赶去南宫公子处,将两位接来这里,一则可护住明月姑娘免受宵小之扰,二则也请两位来助贫僧一臂之力,共同完成这场功德。”

小夏却是听得一怔:“原来是这样?你是在这荆州接到南宫同的信的?他的信没送到净土禅院去么?”

“若是从净土禅院出发,贫僧怎能那么快就抵达荆阳城?贫僧是偶尔在一只鹰隼抓下救下一只信鸽,上面便有南宫公子送去我师门的信。”

小夏往火堆中扔了几块木头,问:“那你师门现在知道明月姑娘的事么?”

“这个自然是知道的。明月姑娘多少也和正道盟那帮少侠一起行走,又顶的是我净土禅院的名号,我师门就算不如唐家和影卫一般精于消息情报,但也不聋不哑。”

“那你师门对明月姑娘之事怎么看?”小夏问。这个已算是他现在心中最大的一个疙瘩,反而是他自己身上的麻烦虽然大得多。也许是太过大了反而有些麻木了,远没有明月这件事让他烦心。之前净土禅院对明月不管不问可说是碍于脸面,怕一些事情传扬出去。但若是自家送上门去那又完全不同了。任何一个老江湖都知道,最能保守秘密的那就是死人。

虽然小夏说得很含糊,但十方无疑很清楚其中的意思,回答说:“夏道长你放心,无论我师门怎么看,贫僧便是拼了性命也一定护住明月姑娘的周全。”

只是小夏听了却皱了皱眉头。这样的回答听起来并不怎么让人放心。十方好像看出来了他的顾虑,又补充了一句:“而贫僧的性命。在我师门眼中却还是有些分量的,至少远比些虚名更为重要得多。”

小夏也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夏道长还是不放心?”十方皱眉。那一双眉毛也皱做两团圆圆的黑球,看起来颇有些滑稽。“那贫僧如果说,明月姑娘活蹦乱跳,高高兴兴自由自在地到处乱跑。这是对我净土禅院有莫大好处的。那夏道长你便放心了吧?”

“真的?”这话听了小夏不只是放心,简直就是喜出望外了。

十方却长叹一声:“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枉我还一直认为夏施主乃是深具慧根,眼光脱俗之人。原来看世事也是如此的重利轻义么?”

小夏听了却是有些哭笑不得:“不是我要看这世事如何,这江湖这世道本来便是如此的好不好?个人之间还有情谊道义可言,涉及到门派势力的那自然要用利益来说话。”

“难道我佛门就不能以慈悲心怀来普度众生么?譬如贫僧这番来荆州接引那位妖施主前去禅院”

“若是你自己要来,我便还有几分相信,若是你师门要你来的。我就觉得你们是在找个机会扫龙虎山的面子。要能在这荆南之地捉一只为害一方的妖怪回净土禅院去,张天师明年那除妖灭魔令我看是不用写了。”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十方连连摇头。脸上好像终于有几分气恼之色,随即终于又长叹一口气,涩然说:“好吧。这一点确实是夏施主说对了,方丈让我来接引这位妖施主确实是有几分这个意思。但这原本确实也是功德一件。否则不管是放任他在此作恶还是让他落入天师教手中都是枉自害了人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