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十州风云志 > 第十二章 天工(八)

第十二章 天工(八)(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在分舵前院的正堂大厅中,神机堂荆州分舵的所有中高层骨干都已经到了,三四十人在其中或坐或站,却还是显得这数十丈见方的大厅空荡荡的。

神机堂有钱,也舍得用钱,这正堂大厅乃是接见各路客人,皆之还要用作展示各种机关兽之用,因此修得极为气派宽大,上面用透明的琉璃瓦片铺设一层之后再加以遮盖,白天需要的时候就可以亮堂得如同露天一样。但是这时候,这宽大亮堂的大厅中却是一片阴沉沉,每个人脸上都是一片阴霾,不少人之间相互窃窃私语,一些人面色惶惶站立不安,一些人则是满脸悲愤,不甘的火花不时从眼中跳出来,

曾九文堂主站在最中央,经过了这些天他显得更瘦了,看上去几乎和那些马上会倒闭的饿殍没什么区别,只有眼神深处偶尔的耀眼光亮一闪,显示他这瘦弱不堪的身躯里面正潜伏着巨大的力量。他脸色一片漠然,没有和任何人说话,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有意无意地放在他身上。他是分舵的堂主,也是整个神机堂中资历最深最久的元老之一,无论是能力还是声誉都是所有分舵堂主中数得出的,现在这荆州分舵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也是前所未有的耻辱,所有人都在看着他如何应对。有不少年轻些的香主眼中冒着熊熊的火焰,就等着曾堂主来一声号令了。而更多的人的眼光则都有意无意地看着大厅边缘和周围放置的一些用黑布遮盖住的事物,眼中有浓浓的不安和忧虑。

魏总匠师是最后一个来的,一迈进这大厅,他便感觉到了这厅中阴沉郁闷的气氛,让他原本也阴郁的心情更加地沉重晦涩了几分。但是手中捏了捏那融火核心炉的图纸,他心中又有一丝生气和暖意升起,大步走到曾九文的面前,将图纸递上:“堂主,幸不辱命,终于赶在这最后关头将这东西给完成了。”

听到这话。曾九文脸上也泛起一丝讶异和神采,连忙将图纸接过匆匆一看,便珍而重之地收入怀中,很欣慰地看了一眼魏总匠师,点头道:“多亏你了,老魏。若不是你,断然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将此关键机关完成,如此,这荆州分舵也就算完成任务了。”

“为了天工计划,为了方总堂主。我这把老骨头就算当柴火烧了也不可惜。”魏总匠师慨然一叹。“只可惜没有将那一个颇有天赋的野道士收拢过来。不能让其为天工计划出力。却是真的可惜了。那些野道士也不知脑子里装的什么东西,一个比一个自以为是,食古不化。”

“哦?那些人可都处理好了么?”曾九文眼也不抬,只是看着门口。像随口问个简单之极的问题一样淡淡问。

“也就是一句话的功夫罢了,自会有人去处理,总不能留下来当那些居心叵测之辈的把柄。”魏总匠师回答得也是轻松淡然。这时候他也看到了放置在大厅四周的那些东西,脸色一沉之余也有些疑虑。“直接将这些放在这里,是不是有些太直接了?难道堂主不怕那些人看见?”

“看见了又如何?如今这种情况,摆不摆上台面来又有什么区别?如今局面已是退无可退,不直接一点怎么行?”曾九文波澜不惊地淡淡道。

“也是,便是要那些人知道我神机堂也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他们便算是要胡来,也要掂量一下胡来的代价。”魏总匠师冷笑了一下。他左右张望了一下。对着不远处的张执事招了招手,张执事便走了过来。魏总匠师便问:“这些日子里你可查探得清楚,南宫家那小崽子有什么异动?”

张执事摇头:“似乎并没什么异动。那南宫同和正道盟的那些人都是缩到南宫家的宅院中几乎足不出户,收买了用人杂役传出来的消息也没什么特别的。”

“怎会如此的?你是怎么办事的?派出去的人连点消息都打听不到。”魏总匠师听了之后马上便眉头大皱,面有怒色。“那南宫家的小崽子现在已是图穷匕见。既然定下了今天便要来摊牌,这几天之内怎会毫无动作?”

虽然总匠师一职道理上来说只是执掌机关制造方面的事务,严格来说这外务执事的权力还要大些,但魏总匠师的资历极老,乃是从巧金宗时期过来的元老,连总堂主都要称呼一声‘魏师傅’,地位超然。张执事这挨了训斥也不着急恼怒,只是老老实实地回答:“确实已将能用出的人和手段都用了,但南宫家的下人都是世代为仆,训练有素,极难收买,只能从杂役中下手,宅院戒备虽不算森严,但那些正道盟的人都是修为精深的名门子弟,更加不好派人潜入。只是从能得手的消息,还有南宫宅院附近出入的人来看,这些天来那些正道盟的人确实是没什么异动的。”

“这”魏总匠师看了看曾九文。

“无妨。”曾九文淡淡地冷笑了一下,那骷髅般精瘦的脸上一片漠然的冷意。“我也不管他们有什么打算,只要他们今日来了这里便好。”

“哦”魏总匠师好像明白了些什么,转头再看了看大厅周围用黑木遮盖住的那些东西,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也冷笑了一下。上面的阳光洒落在他苍老的脸上,居然露出几分狰狞之色。

这时候,外面一个帮众跑进来禀报:“正道盟南宫同公子带领正道盟一众少侠前来拜访。”

“请他们进来。”曾九文挥了挥手,转而对魏总匠师淡淡说:“差不多也可以让人将那些人处理了。”

魏总匠师胸有成竹地点点头:“早吩咐过了,堂主放心。这个时候差不多应该已经解决了。”

###

当小夏回到临时居所的时候,正看到飞龙道人,三山道人还有张老头正在收拾东西,显然是准备拿了赏金便准备离开了。

看见小夏回来,三山道人立刻便上来问:“魏总匠师怎么说,可是邀请你加入神机堂么?魏兄弟若是入了神机堂,也当上了什么匠师,以后若有什么好买卖的话可不要忘了我们这些朋友。听说这神机堂以后还有诸多的大动作,说不定像这般悬赏几千两黄金的好事还有着。我们纵然修为平平,不能如魏兄弟这般大才,但是像这样混口汤水喝也是可以的嘛。”

小夏哈哈一笑:“哪里哪里,魏总匠师虽然提起过这个,兄弟我却没什么兴趣。此番拿了这几千两黄金足可以逍遥快活地好长些年头了,何必要当这些个什么匠师。”

“魏兄弟这话可说错了,一时的横财终究有用完的时候,当然还是要想办法细水长流,有个稳定的来源和靠山才好。这神机堂虽不是什么名门大派,实力却是有几分的。近些年搞得如此兴旺。说不定假以时日也能成一番大事。有了这样一个靠山,岂不是比在江湖上孤零零的一个人,饱一餐饿一顿地强多了?”

小夏还是摇头笑道:“有道是乞丐当三年,皇帝不想做。做符箓道士逍遥自在惯了。哪里吃得消像这样天天日日地来摆弄这些符箓机关。”

飞龙道人也点头:“正是!修道之人就该有这样一个逍遥自在无拘无束的心思,像你这般眼里只有利害得失之辈,还是去做那蝇营狗苟的商贾匠人合适些,披了这道袍也是给俺们丢脸。”

三山道人顿时大怒:“我自与魏风兄弟说话,你来凑什么热闹?”

“好了,好了。些许小事何必争执,大家还是等着领赏吧。待会那些神机堂的人来了,还以为我们等不及看见赏金便在这里争功劳呢。”小夏也跟着笑了几声,只是眼中却没什么笑意。

隆隆隆的声音合着微微的震动从地面传来。这是重型机关兽走动的声音,在这里住了这么多天了,诸道士们也都早就熟悉了,听见了这声音飞龙道人便笑着说:“怎么,神机堂还用机关兽给我们驮银子来么?”

三山道人笑道:“那是自然的。就单是魏风兄弟那五千两黄金,可不是一两个人能搬得动的呢。对了,魏风兄弟可向那魏总匠师问清楚了没有?到底是真给我们黄金,还是折成银子,抑或是银票啊?黄金最是硬,到哪里都能用得着,若是银子便要差些,搬运不便不说,有些还掺假,银票虽然是方便了,但有些地方却不大好用。”

小夏没回答,只是侧耳认真听了听机关兽的脚步,然后走了出去,正看到不远处的几只大大小小的机关兽走过。这些应该都是之前守为在他们住所周围的,七八只水牛大小的,还有三只阁楼大小的,巨大的身躯,打磨得光滑的铁木表面反射出耀眼的日光,如一群冷冰冰的怪兽。

机关兽逐渐远去了,一个人小跑了过来,正是魏总匠师手下的一个匠师,他跑到众人面前来拱了拱手,说:“黄金搬运不易,也就没带过来,还请诸位道长跟我一起去食堂领取。”

“不用了。便就在这里吧,反正你们有机关兽,搬运起来也快。我们就在这里等着,你快去将那些剩下的都搬运过来就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死战神 墨守成妻 网游之诡影盗贼 绝世神皇 大妖孙悟空 校园全能高手 我的女友很奇怪 无限之法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