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十州风云志 > 第六章 天工(二)

第六章 天工(二)(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魏兄弟,起床了,今日该我们去试制那劳么子机关符箓了。”

小夏是被身边的三山道人给拍醒的,窗外清晨的日光正晒进来,同屋的其他三人正在收拾东西。恍惚间,他回想起在雍州流字营里和那些战友们一起时的时光,转眼间已有了两三年没这样被人叫醒过了。

三山道人一边快手快脚地整理着自己的符囊和包裹,一边说:“早点去,那食堂里的米粥馒头也不会被抢光了,说不定还能有鸡蛋吃。”

另一个叫飞龙的野道士则是个满脸络腮胡的大汉,看起来倒活脱脱像是个厮杀过活的江湖汉,蹲在床上一边抠着脚丫子一边发着牢骚:“妈的,居然还给道爷们定下了点卯和休息的时间,当道爷们是那些要靠着薪水过活的工匠么?要不是看在这管饭管住的分上,飞龙道爷才不鸟这什么鸟规矩,老子想来便来,想走便走,不想干便不干了。”

最后还有一个年至花甲,却并不是身穿道袍作道士打扮的老者,不过既然在这屋中住下,自然也是和其他三人一样是被神机堂招揽来的野道士。这老者言语不多,只自称是姓张,这时候也只是闷不做声地跟着穿衣收拾。

不多时,房中的四人就一起走了出来。外面是一片相同模样的小小阁楼,连同他们所居住的都是一样,并排着建立在一起看起来如同一片排列整齐的积木,不少人已经在外面开始活动。在这些整齐排列的房屋之间看起来好像蚂蚁一般。

“说起来这神机堂的机关手段确实不凡,只是将这人也当做机关来安排,却也忒无趣了。”飞龙道士道士挖着鼻孔。喃喃说着。面前这些房屋都是神机堂专门给工匠和对外招来的各色人才临时备下的住所,包括墙壁,屋顶,门窗,梁柱等都是早备好了的相同的款式,用几具机关兽搬动着一拼凑,半炷香的时间便能凑出一所不小的屋子来。令他们第一次来看到的时候很是震惊了一回。

三山道人却是一笑,颇有些不以为然:“呵呵,这算得什么。飞龙道友是没去厚土门总坛的载天井去看过吧?足足方圆十里的大坑深不见底。岩壁上无数岩洞和石屋,开辟出一间屋子或者通道不过是呼吸间的事,相比我道门,这机关之术终究不过小道而已。那日我跟着一位厚土门弟子前去地底八里深处的地宫。只见那地宫广大无边。便是一座山也尽能装得下,寻常人可是看不到那等奇观”

听得三山道人言语中有掩盖不住的得意和炫耀,飞龙道人便忍不住冷哼一声,从鼻洞里抠出一团污垢随手一弹,险些落在旁边的小夏身上,他也不理会,只不屑之极地说:“厚土门的道法再精奇,也关我们鸟事。这神机堂的玩意再是小道。今日你我还不是要跟着在他们手中讨口饭吃?别只顾着啰嗦,还不走快两步。别被人将稀粥馒头给抢光了到时候又只知道抱怨。”

被抢白了几句,三山道人面露尴尬,却也不便回嘴,只是真的加快了脚步。不多时四人都赶到了一间大屋中,只见数十张桌椅板凳整整齐齐地摆放着,边上几大笼热气腾腾的馒头包子,一大锅稀饭,一大盆咸菜,也无人看管,碗筷都放在一旁随意取用。已经有稀稀拉拉的几人散坐在各处吃喝了。

“哦哦,当真是如此!都是随意吃喝的,大家快去。”三山道人一见之下,顿时就有些激动起来,喊了一声就冲到最前面去占到了离那放置馒头稀饭最近一处的桌椅,给自己舀上了三碗稀饭,用筷子串起四五个馒头,稀里哗啦地大吃大喝起来。

“这厮一辈子没吃过白食么,也不过是稀粥馒头就成这副模样。真他妈的丢人。”飞龙道人骂骂咧咧地跟着走过去,也拿起稀粥馒头开始吃起来。小夏见状笑笑,也和一直不大出声的张老者一起上前坐下。

逐渐的后面也不断有人走入,都是很熟稔地各自寻了个地方吃喝起来,都没和三山道人这般大惊小怪,显是早就熟悉了。这些人都是精干的短衣打扮,显然都是神机堂的工匠和帮众,偶尔也有几个身着道袍的,多半也是和他们一般都是新近招募来的符箓道士。

三山道人足足吃了五个馒头,四碗米粥,胀得肚子高高鼓起,这才放下碗筷。看到周围不远处来了几个道士,也又动起心思来,又端起碗米粥,摇摇晃晃地站起来:“难得有许多道友在此,这神机堂中向来也没有什么人不开眼地要去向官府禀报吧?趁此良机去结识一番,若是有合适符箓大家弄出来互通有无买卖一下也是好的。”

“这货刚吃完白食,便又想起赚钱的事情来了。”飞龙道人很是不屑地呸了一口,不过看看三山道人摇摇晃晃的背影,想了想又提高声音喝了一声。“若是真有什么好买卖可记得过来说一声,不要吃独食!”

看着眼前身边这一幕幕景象,让小夏忍不住会心一笑。可是有些年头没看见了,这才是真正的江湖最低层的野道士们的生活。正因为有了一技之长,会了几手道术符箓,那些和平头百姓一样庸庸碌碌混口饭吃的事便不屑于去做,心中稍微有些姿态,以修道人自居的,也不会去和江湖厮杀汉厮混在一起杀人越货抢地盘占山头,加上没了门派作靠山,没了度牒职箓可以去名正言顺地除妖捉鬼贩卖符箓,只得为生计奔走忙碌,斤斤计较,看起来和贩夫走卒没什么区别,其中辛酸真的不是何姒儿南宫同这种世家大族的弟子们所能想象的。

小夏混进这神机堂来已经有两日了,现在化名魏风。说起来这混进来还真没花什么力气。野道士本来就都是没师承来历,四处漂泊晃荡的江湖浪人,想要盘查也无从盘查。神机堂在招募的时候也只论符箓法术的功力,必须至少要达到能绘制中四品符箓的地步,说起来也并不高,他现在自然是轻松过关。即便如此,该小心的地方一样的需要小心,之前洛水帮早已将他的画像四处发布,多少在江湖上也算是个小有名气的了。幸好小夏本来也不是长得很有特点的那种模样。只需要一些简单的易容,比如在腮下塞进两小片填充物,用药水染得黑一些。粘上些胡须,顿时形貌就大变,成了个二十七八来岁,看起来有些憨厚的野道士。这些手段他早在流字营的时候就用得熟了。这时候只是牛刀小试而已。只要不被老江湖有心贴近了仔细观察,绝不会露出破绽。

这次神机堂招募符箓道士,据说是为了一项将符箓运用到机关上的设计,三山道人等这三人也是和他一起被招进来的,听说之前还有两班野道士在摆弄,昨日他们都是听取些在这神机堂中的各种规矩,今日才轮到去动手。

“张老丈是哪里人?平日间都在哪里修行?”看着三山道人端着稀粥当做酒水,跑到另外一桌前去和两个道士搭讪。小夏随口向那张老者。野道士只是个外人所用的笼统称呼,其实内中却大有讲究。三山道人和飞龙道人这种身穿道袍的,那自然是以修道之人自居,而姓张老者这样俗家打扮的,一般就表示不希望旁人将他看做道士。小夏也是作的寻常打扮,所以之前三山道人只称呼他为魏兄弟。

“荆北平湖人,也不修什么行,就是早年跟着一位道长学过些法术符箓,听说这边的神机堂在招募会符箓的人才便专程过来瞧瞧。”张老者笑得略有些拘谨,端着碗的手粗糙而筋骨粗大,倒像是平日做惯了粗活的。

飞龙道人也开口说:“俺是徐州清平的,也是跑到荆州来的时候听说这里神机堂在招募人,奖赏丰厚,这才过来试试运气。说起来还算不错,管吃管住还有每日三两银子,若是那劳么子机关弄成了还有每人三百两的黄金。魏兄弟是哪里修行的?”

“青州南安一代混口饭吃。”小夏笑笑。问人哪里修行是野道士之间相互说的客套话,意思就是在哪里混。

“那三山道人好像是豫州过来的,哈哈,五湖四海啊,倒也热闹。”飞龙道人抠着鼻孔哈哈一笑,倒颇为豪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死战神 墨守成妻 网游之诡影盗贼 绝世神皇 大妖孙悟空 校园全能高手 我的女友很奇怪 无限之法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