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十州风云志 > 第二十三章 重逢

第二十三章 重逢(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你说有人想要图谋神机堂的产业?这这怎么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连江山社稷都能鼎革谋篡,何况一小小的江湖帮会。”

“神机堂这些年正是如日中天,怎么也算是天下有数的大帮会了,谁能轻轻巧巧地说谋取就谋取?”

“神机堂本就是行的商贾买卖之道,虽然发展迅速,却没有人心意志的汇聚,也就没有真正的立足之本。说得简单些,寻个由头将领头的一批人杀掉,换个领头的,下面那些人的生yi还不是照做?之前那些人不闻不问,甚至还明里暗里帮忙,不过是将之当做一头随时可杀的肥猪来养。神机堂虽然也明白这一点,这些年不只花了不少力气去笼络江湖中的各大势力,还尽力想向朝中靠拢,但与那打他主意的那对手的势力和手段相比,这些都只是如小孩子舞刀弄枪般的可笑。倒是之前神机堂好像和雍州那边有些沟通,每年朝将军府上供上百万两的银子,将军府即便没发话说什么,却也让那些人不敢妄动。但最近有消息传出,神机堂在雍州的所有分舵都被查封,所有人手都被逐出雍州,不得进入,那些人没了顾忌,顺便这猪也养得够肥了,于是便准备动手了。”

“那些人是哪些人?你是说那水玉竹的师门红烟阁?但红烟阁不是只经营青楼生yi么?你说的这事他们有能力做?”

“不是红烟阁,是红烟青雨楼。红烟阁。青雨楼,本就是一体。不过真正要动手的也不是他们,他们原本也只是其他人的卒子罢了。红烟阁和青雨楼背后是什么便不用我说了吧。”

“那他们背后的是什么?”

“你真的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你怎么好像什么都知道?”

“你怎么好像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你真的是南宫家的人?你真的是何晋芝的女儿?”

何姒儿觉得很憋屈,她都有些不敢再去和唐轻笑说话了,特别是唐轻笑问她时候的那个表情,好像看见一只长了老虎头兔子脚还有条马尾巴的猪一样。

好在这几天也总有其他事忙。她和唐轻笑一起回到了田阳城之后,神机堂的人就已经找上门来过几次了。唐轻笑早已经自报过家门,何姒儿早就在调查那位魏瑟大师,后来透过关系潜伏进红烟阁扮作青楼女子也是瞒不过有心人的。欲盖弥彰反而显得做贼心虚,所以他们就直接堂堂正正地承认了,没错。当日的将魏瑟大师的别院闹得一塌糊涂的人就是他们。

当然,他们两人只是根据一些线索,前去暗查这位魏大师是不是被鬼心咒所操控罢了。须知那弥天鬼心咒乃是天下间最为恶毒的魔道功法,如果不找出那幕后真凶。不只天下江湖永无宁日。首先倒霉的说不定就是神机堂自己。至于那位机关堂魏瑟首座的死,则全是一直潜伏在魏首座身边的天河五鬼的责任。天河五鬼乃是素有恶名的黑道凶人,早年的弑师恶行早就是江湖上人所皆知,后来其中三鬼在茅山何仙子的手下授首,余下的天河鬼和后爪鬼才消声灭迹。nǎ里知道这两年中这两人一直偷偷潜伏在神机堂聘请来的江湖高手中,暗中准备绑架机关堂首座来勒索神机堂一大笔银子,却正好碰见了潜伏进来的何仙子和唐四少,一番恶战之后老四后爪鬼身丧。老大天河鬼重伤遁去,但是逃跑之际却还是出手将魏首座杀死了。

“这样说真的行吗?他们真的会信?万一那天河鬼以后被抓。供出来事实并非如此怎么办?”何姒儿有些惴惴。这套说辞都是唐轻笑说出来的,按照这样说来,他们两人不只不需要为那位魏首座的死负责,神机堂还要感谢他们才是。

“只需要有一个能在场面上过得去的理由就可以了。他们信不信无所谓。就算是我们存心杀那头肥猪又怎么了,难道在这自身难保的时候他们还敢向茅山派和唐家较真不成?就算那天河鬼被抓了又怎样?一个弑师恶徒的话和你茅山何仙子的话,江湖中人会信谁的?更别说那肥猪本身还是个鬼心咒的傀儡。”

唐轻笑漫不经心地全没将这事放在心上,好像应付这些不会比喝水吃饭更值得费神。现在他正专心致志地在做一件另外的事。

刚到田阳城的时候他消失了几天,只说是去找些人问些事,然后烟花飞雪楼就有事挂牌休整了两天,等他回来之后并没说去做什么了,何姒儿也再不敢随便开口去问。现在他们两人就和南宫同一起在田阳城中南宫家的一处宅子中,等着从青州赶到这里来的小夏和明月。

唐轻笑早已经卸下了假扮的女装,恢复成了一个俊秀中带着几分阴柔的少年模样,纤瘦的身材和小巧深邃的五官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年轻上几岁,只是全身上下都散发出那种似乎是唐家人特有的阴沉寡言,让何姒儿总感觉还是之前那个手捧古筝的歌女要顺眼得多。

虽然唐轻笑没说什么,每天的活动都很规律,除了吃饭睡觉练功就是抱着那把古怪的大刀打坐发怔,但何姒儿还是有种感觉,这冷峻的少年是在专心地等着,等着那个他等的人来,其他不管什么事他都没放在眼里更没放在心上,不管是神机堂的询问,还是自己的请教,他应对得是半点不差,不过从骨子里都没真正在意过。

甚至包括他答应加入自己这个正道盟的事情,也不过只是因为这事需要一个由头罢了。

意识到这一点,何姒儿本来就郁闷的心情更进一步地郁闷了。兼之对某人的怨念,好奇,好胜心也更重了。

此外还有一个人也是这样。表面上不动声色云淡风轻,暗地里却是魂不守舍。好在这个人等的想的只是个女人,让何姒儿能稍微想得通一点。

“明月姑娘和清风道长应该没事吧?那蛇道人的真身既然不在这神机堂中,那会不会是在他们所跟踪而去的那里?他们会不会有危险?”

“他们不是都用我们安排的渠道传回消息了么?”

“嗯但若是他们中了那蛇道人的鬼心咒,被控制了心神却不自知,一样的会给我们传来消息啊。明月姑娘修为固然高深,但那位清风道长我看却有些肉脚。最怕的就是他拖了明月姑娘的后腿”

“不会的。清风道长江湖阅历深厚,素有机变,我看不是他拖明月姑娘的后腿。说不定还是他一路照拂明月姑娘才是。他们之前就和那蛇道人交过手,这次更是有备而去,我想就算是真碰见了那蛇道人,全身而退想必还是有把握的。”

“哦这样么既然表妹对清风道长如此有信心。那想来也是一定有道理的对了。我顺便问个事,只是随口一问,表妹莫要在意。那清风道长你是熟识多年的了,不知表妹觉得他人品如何?我的意思是是他和明月姑娘孤男寡女朝夕相处,虽然都算是出家人,但毕竟都是正当年少,虽然明月姑娘冰清玉洁清者自清,但毕竟这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