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十州风云志 > 第二十二章 危机

第二十二章 危机(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贵堂的机关之术确实独步天下,这个我是不否认的。但是就算再精巧那终究也只是机关之术罢了。”

“二爷这话可就不对了,什么叫只是机关之术罢了?难道之前我和二爷打的赌是我输了么?二爷麾下的那许多弟子可确实是输在了我那只摩天机关蛛手下啊。那还是因为我是亲自纯粹用手来操纵机关,若是以内中的五地狼蛛魂来操控,无论是灵活度还是反应都要更胜得多,那些少年人绝不可能有丝毫的机会来反击得手。”

“哦,是最近贵派脱胎于茅山道法中的新技术么?我也听说了,以动物生魂为枢来驱动机关,确实是一项妙想天开的创举。但是此法也还远未成熟吧?不用说先天高手的武道拳意了,便是一道茅山镇魂符,佛门的一声禅唱,甚至旁门左道的一些驱使阴魂的法子,只要找对了时机和位置,都有可能直接伤到那生魂,直接令整个机关兽垮掉。方总堂主直接亲自以手操控,是不是也有这个顾虑?”

“哼,看来二爷对我堂的动向还是了解得挺清楚么但是我神机堂的机关技巧又怎会给人留下那么大的破绽?囊括了全天下最聪明杰出的机关人才,日新月异的法子和技巧层出不穷,相信要不了多久便能找到应对的解决法子。”

“呵呵,对此我也很有信心,对贵堂的技术来说那确实不会是个太大的难题但是,那终究也只是机关啊。用死物链接起来的东西,越是精密越容易出故障,这一点方总堂主自己也是清楚的吧。只要被人明白了运作规律,找到了关键之处就能克制,比如我之前只需一拳”

“天下间又有多少和二爷一般精通机关之术,眼光又那般厉害的大高手?没错,机关之术确实不比活物来得灵活,但也有最大的一个优点便是简单直接,方便快捷。还可以以量取胜。比如我那台摩天机关蛛虽然花了八十多万两银子,但那是逐步实验,用料也特别才那么贵。若是定型之后成批生产有可能只要几万两银子便能造一台。就算不用生魂操纵,直接培养一个熟练的机关师,也最多花个千多两银子,一两年的功夫而已。而二爷那些晚辈。唐家堡培养他们可花了多少功夫?银子什么的便更不用说了吧”

“方总堂主扯远了。人怎能跟机关比?机关再精巧强大,也还是造出来给人用的。难不成还能造出直接会造机关会用机关,还能想事情的机关人出来么?退一万步讲就算以后贵堂真有那能耐了,但那简直就比魔教的人由术驭,顺天成神来得更走火入魔了吧须知道不远人,由之为道而远人者不可以为道。我的意思并不是贵堂的机关术不强,只是机关术毕竟只是机关术罢了。”

“怎的将儒家之言也扯进来,二爷怕是将自己也给扯糊涂了吧。我何时又说过机关比人更强了?机关确实只是造出来给人使用的工具。有强大的工具,就能将人的能力以百倍地放大。寻常人比之那些妖物野兽来说爪牙不及其锐利。性不及其凶猛,力不及其强,却常常能食其肉寝其皮,不正是借助了工具之力么?所以能利用工具,便是我们人与野兽最大的区别之一”

“方总堂主此言差矣,那猩猩猴子也是能用工具的”

###

方芷芳抹了点清凉油在太阳穴上,这是药王谷特制的提神醒脑的灵药,足足九百两银子一小瓶,擦一点在头上,那清凉入脑的爽利感觉只要不是死人,就能狠狠地提上一把劲来。直到头两侧传来的清凉感在自己脑中央会师,她才松了一口气,感觉差点就要爆炸的脑门终于平复了些下来。

和那位唐二爷足足磨了大半天的嘴皮,让她却感觉到比连续绘制了十张机关图纸再熬夜操纵一晚上的机关还来得费神,两人讨论争辩得倒是既热烈又ji烈,关系到实际的问题却几乎是一点进展都没有。倒不是她不愿意说,而是唐二爷习惯把话题左拉右扯,但又好像并没有完全偏题,还能总引逗得向来好强好讲道理的她忍不住开口驳斥。唐家堡派来专门和他接洽的唐二爷所说的当然不会是毫无意义的闲扯,无疑是有更深一层次的意思的,所以她必须要一边毫不示弱地回击反问,一边要飞快地考虑对方话中的隐喻,猜测对方的意图,评估对方的立场,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用心和用意这大半天下来,唐二爷直到离开的时候还都是那样精神勃勃,好像完全可以再继续个一天一夜,她却是已经精疲力尽了。

和这种人打交道,真的累。方芷芳能感觉得唐二爷话中隐隐的意思和意图,只是对方掩饰和隐藏得很好,一半是出于故意,一半则纯粹是唐家人的那种阴沉隐晦,不喜欢正面表态的习惯。

如果是换堂中的其他几位分堂主来对付也许要好得多。毕竟身为神机堂的总堂主,要考虑的东西已经太多,再要来这样亲自和人谈判,确实是有些吃力了。但现在情况却让她已经没有了选择。

“总堂主,还是算了吧。”

听到身后的话语。方芷芳有些意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直默默站在她身后的年轻人一眼。

胡巧是个习惯将自己收拾得很干净的年轻人,这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更小了许多。他今年二十七,是方芷芳十二个副手中最年轻的一个,刚刚从总堂的内务部中抽调上来,平时间的话并不多,只是很踏实周到地将方芷芳的命令执行下去。将方芷芳需要的资料收集上来。相比向来大气的方芷芳,他简直就像是个听话的小媳妇一样。这时候他忽然冒出来这样一句,让方芷芳有些意外。

“你说什么算了?”方芷芳笑笑。靠清凉油提出了些精神,她颇有兴致地看着自己这个最年轻的副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