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十州风云志 > 第二十一章 剑髓(三)

第二十一章 剑髓(三)(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石道长,你你你怎么了?”

看见石道人身上的异变,小夏大惊,不过他非但没有上前去仔细查看,反而连着后退了几步,退到了地窖的入口。因为他一眼就看出了从石道人身上升起的那层黑色的雾霾正是鬼心咒。

虽然只论攻伐威能,弥天鬼心咒在天魔五策中只能垫底,无论吸人精血元气以养自身的夺天造化功,崩碎一切的大破灭手都高高远凌驾其上,连神秘莫测的极乐心经都有先天之上的利害手段。但那毕竟是魔教最高秘典之一,小夏早在这东西下吃过苦头,就算他如今早有防备,身上备得有足以应付的手段,也万万不敢大意。

从那黑色的雾气出现,原本都已经近乎痴傻了的石道人立刻全身一震,一直呆滞着的神情也重新有了变化,震惊,惊愕之后变成了一种异样的扭曲。

“是是那人动的手他早就在我体内中下了那鬼心咒为何为何现在突然”石道人一字一字地从喉咙里挤出话来。他面上的表情古怪到了极点,或者说根本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每一条肌肉都在那黑色雾气的熏染下好像变作了一条条独立活动的小蛇,相互纠缠扭曲噬咬。

“是不是因为那上官闻仲死了?”小夏能猜出大概是这个原因。

“不,不知”石道人已经连话都说不出了,那一层似雾飞雾的黑色气息在他身上翻腾不已。掀起一层层小小的海啸,似乎是想将他整个人都包裹起来。他全身的筋肉,皮肤。也都在这黑色的浪潮中单独翻涌激荡,似乎随时就要扭曲变作一个莫可名状的怪物,或者直接崩散成一地的碎肉。

但是直至这个时候,石道人还没有死,甚至从他那并没有完全失神的眼神来看连理智都还保有着,因为有两道微弱的光芒从他的心坎处,还有额头上分别透出。在翻滚如潮的黑色气息中若隐若现,却坚定无比地将之抗拒排斥开来。

黑潮不断不停地在石道人身上涌动着,和那两道若隐若现的淡淡光芒相互角力。一时之间似乎胶着起来,但下面石道人的躯体却已经承受不起,不断地有破碎的筋肉从皮肤下崩起,在黑色的鬼心咒中飞速化为一滴滴的浓稠汁液。

小夏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从腰间抽出了一张符。扬手一扔就抛了出去。符箓在半空中化作一片清光,随即凝聚成一柄朦胧的巨大光剑向着石道人一斩而下。

清光巨剑从石道人的身体上掠过,但石道人的身体却不见有丝毫的损伤,反而是沸腾翻涌的黑色雾霾被斩开了一条缺口,那汹涌的势头也为之一遏,随之渐渐平静消散了下去。

“石道长,你怎么样?还撑得住么?”小夏长长松了一口气。虽然弥天鬼心咒对先天之下的一切道法武功都有克制,但终究也有个度量。这种并不是由施咒者直接操纵的鬼心咒乃是无根之水,威能大减。只要用对了适当的方法还是有办法应对。刚才他用出的这道‘上清斩魄剑’就是专门事先备下的,茅山派的中一品道法,对邪祟鬼魅有大克制之效,果然一举奏功。

“我我我已经不行了,如今只是后悔当初没有听你的”石道人艰难地吐出这些话来。鬼心咒虽然暂时缓和了下去,但这短短片刻之间对他的伤害也太大,早已是千疮百孔的身体早已到了极限,刚才在鬼心咒下崩碎的肌体不断渗出鲜血来,连他自己都能感觉得出来,生机正飞快地顺着那些伤口从身体中流逝,如今他还能不死,只是因为埋藏在心坎和眉心中的那两只宝贝罢了。

但那终究只是外物,最多只能帮他多撑一会。石道人很明白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选择更是没有,他只能看着小夏,用尽残存的全部力气说:“夏兄弟,你我也算有缘,如今我快死了,只是有件重要物事和一桩心愿想要托付给你”

小夏只能点头:“道长请说。”

“那指使上官闻仲来害我的幕后之人,其实所图的乃是我那两柄飞剑。如今那飞剑已经落在了那人手中,只是他却想不到这两柄飞剑的剑髓一直都在我身上,少了此物,那两柄飞剑他便驱使不得,所以他才命那猴子来拷问折磨我”

随着石道人的话语,两把寸许长的小剑带着一层朦胧的光分别从他的眉心和胸口处缓缓飞出,飞到小夏面前。

“这便是我那两把飞剑的剑髓,一直就被我收在心坎和眉心中,和我的真元性命交融为一。现在我将他给你,若是你有机会就去收了那两把飞剑吧。若是能帮我报仇,我在九泉之下也就多谢你了”

“这”看着自己面前漂浮在半空中的两柄小剑,小夏有些不知所措。什么飞剑剑髓他根本闻所未闻,就算他拿到手也不知如何使用,甚至他都不知道要怎么去‘拿’。看那形状,这确实就是石道人那两把飞剑缩小了若干倍之后的模样,只是却漂浮在半空中,被朦朦胧胧的微光包围,似真似幻似虚似实。

而就在这时候,石道人身上之前刚刚平息下去鬼心咒忽然又飞快地重新席卷而来,好似直接从他身体上所有毛孔中冲出的黑色雾霾以比刚才更浓重十倍的气势和速度将他整个人都吞没了,这次再没有什么足以抗拒的力量,小夏连反应都来不及,就眼睁睁地看着面前的石道人彻底淹没在这片极之不详的黑色中。

一阵古怪之极的响动,好像是无数或柔或硬。或干或湿的无数肢体同时一起互相挤压碾碎发出的声音,几眨眼之后,这世上就再也没有石道人这个人了。连尸体都没有,在黑色的雾霾逐渐散去之后,留在原地的只是一堆渗出黑色汁液,发出难闻腐臭的骨肉。这个在石道人身上所设下的鬼心咒的后手似乎纯粹就是要将他身上所有的东西,所有的痕迹都尽数抹去。

原地呆了半晌之后,小夏也只能长叹一口气,将手伸向半空中的那两柄小剑。

就在他握住的一瞬间。一道仿佛穿透万物的光华从这小剑中绽开,将小夏,乃至整个地窖都完全吞没进去。

###

两片山崖中间的峡谷里。刚刚清晨,一阵雾气从山谷外的小湖中升起,开始在山谷间弥漫开来。

随着雾气弥漫的还有沁骨的寒意,虽然连雪都没下。但是南方隆冬特有的湿冷比起北方的风雪更有一种透骨的穿透力。无论穿得多严实,寒意都可以顺着水汽一起浸进衣服里,让人感觉骨头都被冻得咔吧作响。

就在这刺骨的晨雾中,数十条人影灵活之极地在峡谷中的乱石群间穿插跳跃,他们的身上只有一层薄薄的紧身衣,身形灵活飘忽,行动间快速又轻巧,就像一群介于虚实之间的影子在那里舞动。

隆隆隆的声音逐渐接近。一个巨大的影子从雾中冲出,追赶着那些跳跃奔跑着的人。这身影虽然巨大。但丝毫也不笨重,在这高地不平,乱石遍布的峡谷间也是行走如飞,八条腿飞快地交错伸出弹起,支撑起足有一间阁楼大小的身躯快速前进。

随着这些人的跑动。这庞大身躯也一起冲出雾气,露出全部身形来,赫然是一只蜘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