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十州风云志 > 第十八章 傀儡(五)

第十八章 傀儡(五)(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小冤家,你好狠。这一针就将姐姐的一身极乐飞仙功废了一小半,以后若不好好调养,连这条腿说不定也要彻底废了呢。到时候你要姐姐怎么办?嫁进你们唐家堡吗?”

水玉竹已经站了起来,虽然依然是云鬓散乱,衣衫不整,汗水,眼泪都还挂在脸上,脚都还明显地有些跛,但看起来她又是那样地柔美,恬静中带着轻媚了,尤其是那挂在嘴边的一抹微笑,笑得那么玲珑剔透,入心入肺。

唐门少女脸上的震惊慢慢地平息了下来,再没有了任何表情,连声音也是冰霜一样的冷冽:“说我狠,nǎ里及得上你狠?我狠还是对别人狠,你是对自己狠。三阴交乃是执掌生养情欲的重穴,更是你们极乐功的命门所在,我这一针只要再加上三分阴力,便是你们阁主也只有功散人亡的下场,你就真居然敢这样硬受下来?而且如果我这不是寻常的无毒蚊须针,而是化雨针,腐骨钉你还有机会笑得这样开心么?”

“若是对自己都不够狠,还怎么对别人狠?”水玉竹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瓶,倒出一粒药丸吃下,言语间轻轻柔柔的,只是其中深处的寒意却足以比肩那些最狠辣的老江湖。说毕她又破颜一笑,笑盈盈地拍了拍唐门少女的脸蛋。“姐姐若不狠一点,nǎ里有机会这样和你说话呢?若是正面打起来,姐姐可真不是你的对手。还不如用这法子来搏一个机会,你看。姐姐不是就搏到了么?”

“你你你是”地上的何姒儿都已经有些麻木了,今天她受到的震惊已经太多太大,不过头脑还不算完全迷糊。还能分辨出一些东西来。“你是红烟阁的人?”

“姐姐当然是红烟阁的。飞雪楼中的姑娘,哪一位不是红烟阁的?”水玉竹一笑。“哦,对了,至少你不是,你是茅山派的何仙子。”

青雨楼,红烟阁,这本就是两位一体的组织。青雨楼经营着天下间最大的赌场和消息买卖,红烟阁则掌管着天下八成以上的妓院,有青雨楼的地方自然就会有红烟阁。而青雨楼中带出来的自然都是红烟阁的姑娘。不过何姒儿说的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水玉竹乃是‘真正’的红烟阁的人,从她的性子,举止。作风就能看出来。

红烟阁的姑娘是最迷人的。红烟阁的姑娘也是最要命的,她们每一个都是能迷死人的妖精,还是能将人的骨髓都挖出来吸干的妖怪。江湖中男人最喜欢的,也最怕的就是红烟阁的女人。以前何姒儿只是听过这句话,现在终于明白了。连唐家堡的人都不够她们狠,不够她们阴,这样的女人确实太可怕。

而相比之下,自己简直就像个傻瓜一样。就算没有那一股香甜之味缠绕在身体里。何姒儿也还是觉得自己没力气站起来。

“你想干什么?”唐门少女冷冷地问。

“嗯”水玉竹屈指点了点自己的下巴,皱眉做出苦思的样子。风姿婉约,分明就是位感性怡人的绝代佳丽。“其实我还真没什么想干的呢。虽然那两头笨牛来一通捣乱,但今天我要做的差不多也算做完了。”

“哦?原来是你在搞那胖子么?枉我还以为是那胖子在搞你。”

“天下间大概也只有姐姐所修的这一门极乐仙功能钻那鬼心咒的空子了,倒是劳烦你记挂。”水玉竹淡淡一笑。“所以姐姐我现在也没什么想做的,只是有些好奇,有些话想问你。”

“你问吧。”少女冷冷答应。

“你们唐家难道也对这胖子有兴趣么?”水玉竹点了点床边角落里的那一大堆肥肉,那位魏瑟大师到现在也没有醒过来。

“我们都对这胖子没什么兴趣。都知道这不过就是个傀儡罢了。”少女的回答则有些奇怪,至少何姒儿不大能听明白。

“我的意思自然是对这傀儡背后的人有兴趣。”

“只是我有兴趣。”

“只是你么”水玉竹皱眉,一双秋水妙目在少女的脸上身上慢慢游走,然后看到少女怀中的那把大刀的时候骤然一亮,然后露出一个了然于胸的迷人微笑。“原来如此,我大概明白了。那看起来我们可以合作,我们也对那个人很有兴趣。”

“你们有兴趣的怕不单单是那个人吧?”少女却不为所动。

水玉竹摇头,嘴角飘起一丝懒洋洋的笑意:“当然不是。我们红烟阁从来不会对一两个人有什么兴趣,又不是大将军那等举世无双的英雄豪杰,怎值得我们红烟阁的姑娘们劳师动众?”

少女冷冷说:“好。反正我只要那个人的命就是了,其他的东西我不会插手。”

水玉竹又想了想,似乎斟酌了一下言辞,再问:“那连你们家老爷子也决定不会插手么?”

少女冷笑了一下,分明是不屑之极的意思:“只要你们不将手伸到我们蜀州来,我家老爷子就对你们这些龌龊事没兴趣,你难道不明白?”

“我会转告阁主的,我想她一定明白。”水玉竹转过头来看着何姒儿,笑笑。“那何仙子呢?你来此也是为了调查这胖子背后的人的么?”

“是。”何姒儿有气无力地回答。她不止丧气,还觉得头昏,她几乎根本听不明白这两人的对话。

水玉竹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似乎有些不以为意,又有些说不出的东西,居然不再理她,径直转身朝外走去。但刚刚一迈步,她便轻轻娇呼一声,皱眉看了看受伤的那条腿。

“只是为了问几句话便挨了这样一针,想起来姐姐还真的是亏了呢。”水玉竹转身走到了少女面前。贴得很近。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气恼,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是似笑非笑,带点邻家小女孩第一次送大哥哥礼物时的娇羞。又带点少妇初承雨露后的妩媚,将少女搂在了怀中,朱唇轻启,侧头吻了过去。

这一吻足足吻了十多息的时间,水玉竹才抬起头来,看着怀中一脸呆滞相的少女,咂咂嘴。笑得像刚偷吃了十斤小鲜鱼的波斯猫一样。

“这下算扯平了,四少爷。”水玉竹带着银铃般的笑声远去了,身形飘逸。nǎ里还看得出脚上受了伤。

何姒儿张大了嘴巴,尽管今天受到的震惊已经很多,但是这一下确实也太过了。

###

“你你你是男的?”

何姒儿终于明白了,看着面前这位‘少女’呆呆问。就算这已经知道了真相。但看着那张秀气英俊的脸。配着脸上的淡淡胭脂水粉,淡扫蛾眉,依然还是下意识地会将他当做一位貌美少女。

“唐家堡,唐轻笑。”少女冷冷地回答。她,应该是他的声音尖细柔和,介于男女之间,刚才听在耳中只觉得这少女的声音微微带着宽厚的磁性,现在知晓他其实是男子了。那听起来感觉就成了阴柔冷冽。

水玉竹下的手并不重,离开没多久之后他就自己冲开穴道。恢复行动能力。而何姒儿身上的那股香甜之气也不知不觉中也消散了。

“你你原来你就是那个唐轻笑?”何姒儿的心中已经不是吃惊所能形容的,根本就是被震得山呼海啸天崩地裂。原来这位才貌兼全,身手奇高,连她都只能深深自叹不如的‘唐门少女’竟然是个男的,还是之前从小夏口中听说的那个轻浮妄动,自把自为,结果害死自己大哥的唐轻笑。

“你认识我?”唐轻笑皱眉。在镖局隐姓埋名这么多年,这江湖上应该是几乎没人认识他才是。水玉竹无疑是红烟阁的重要人物,手中掌握了青雨楼的消息所以才能看出他的来历,但是这位茅山派的何仙子分明是个棒槌,却还能知道自己的名字,这就很有些古怪了。

“厄我是听清是听那个夏道士说起你过”

“你认识夏道士?”唐轻笑一惊。天下间姓夏的道士很多,但是现在这位何仙子口中所说的肯定是那一个,于是他的脸色也慢慢变得古怪起来。“他说我什么?”

“他说你”何姒儿说不下去了。转头看看满地的狼藉,还有依然如一座肉山一样横在那里动也不动,生死不知的魏瑟大师,她这才想起自己来这里的初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