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十州风云志 > 第十七章 傀儡(四)

第十七章 傀儡(四)(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密室外,护院的几名大汉已经聚集在门外,正有些犹豫要不要强行破门而入。

里面那位大人的脾气和难伺候是大家都知道的,而且之前还明言过不准人去打搅。但是刚才从里面隐隐传出的轰鸣和震颤确实又有些不大对劲,怎么听都不像是和三位美女寻欢作乐所能折腾出的动静。刚刚有人试着去开门,却发现门是从里面被反锁了起来。

如果里面其实没事,这动静确实就是那位大师自己搞出来的,比如用机关什么玩意,那破门而入的结果无疑是大师震怒,那大家的饭碗就难免不保。但是如果真的是出了什么事,伤了大师的身体甚至性命,那这饭碗同样也得摔了。神机堂请人办事的出手向来阔绰,谁也不愿意轻易丢了这饭碗,因此这些杀人都不会手软犹豫的大汉们现在却有些犹豫了。

有人去将这里主事的主管请来,正是那个将何姒儿三人带来这里的男子,但是面对这难题依然有些手足无措。

“对了。你们怎么少了一人?”主管忽然发现这些请来的护院高手们的人数似乎不对。

立时有人回答:“是后爪鬼那小子,我之前看到那小子的大哥,就是天河五鬼的老大天河鬼来找他,两人叽叽咕咕地商量了什么事,稍后两人就都不知道跑哪去了。”

“岂有此理!不是说过大师在此期间不准擅离此地的么,外面的暗哨也没来报告。他们跑去哪儿”主管看了一眼面前紧闭的密室,忽然面色大变。“难道是他们混进去了?快给我撞开。”

轰的一下,一个壮硕如牛。满身筋肉虬结,明显也是练外门功夫的汉子重重撞在门上,但这门却纹丝不动。那汉子脸上顿时挂不住,大叫起来:“妈的,这门后面是铁闸么?我老刘的一身蛮牛劲修炼得炉火纯青,这一撞至少也有千斤的力气,怎么的却连动也不动?”

主管也急得挠头。满脑门都是大汗:“这密室是魏瑟大师亲自设计监督打造,看来就是怕被人打搅了他玩乐,所以造得分外严密。连窗子都没留出一扇,听说墙壁都有一尺多厚,中间还有钢板和棉絮的夹层,连火器也轰不破。看来这门也是如此了。”

“那到底要如何是好?”周围的大汉们面面相觑。神色各异。虽然早知道这位大师性格怪异,却也没想到会怪异到如此地步,不过是和青楼女子戏耍睡觉,有必要弄得如此戒备么。

“这里又没有专门的破门利器看来只有请总堂调来一架天工级的机关兽但是这里离总堂却还有数十里的路程如果大师有个什么意外,我,我,我”主管大人满脸痛苦惊恐失措之色,不停拉扯着自己的头发。

就在这时。又是一声巨响从密室中隐隐传出,整个密室的墙体好像也都在微微抖动。

“大师!开门啊!只要你将门打开就好!”主管整个人都趴在门上猛拍。大喊大叫。“后爪鬼!你们千万莫要乱来!莫要伤了大师性命!要什么尽管开口就是了!要钱要多少都行!十万两银子够不够?二十万两,三十万两都行!只是千万莫要伤了大师”

好像主管大人的喊叫和拍打真起了作用似的,伴随着一声奇怪之极的巨响,门开了。

不过这门却不是打开的,而是被破开的。一道红色的光影闪过,这刚才还固若金汤坚强无比的大门包括一部分墙体就像是纸壳子做的一样被豁拉出一条巨大的裂口,然后好像爆炸一样的气流罡风就从里面席卷而出。正趴在门上的主管大人就好像暴风中的纸娃娃一样被卷起,飞出数丈之外撞在院落中一块假山上,落地之后已经没了声息,满身满头都是鲜血,也不知是死是活。

一个身影也随着这暴风般的气流冲出门外,踉踉跄跄地落地站稳,周围的人才看清这是一个面目凶狠,身材壮硕的大汉。这个大汉的左臂已经齐肩消失,连同侧的脸皮上都不见了一小片,血正不要钱地一样在伤口处朝外猛涌。

“四弟!”大汉双目赤红,看着地上一声悲呼。地上散落着的两只手脚,小半片身躯连着一个死不瞑目的脑袋,正是护院中之前不见了的后爪鬼,此时已然死得不能再死。

“就是他了!他便是这后爪鬼的老大,天河五鬼中的老大天河鬼!”周围有认识的大汉立时叫喊起来。天河五鬼在徐州江湖上也是小有名气,尤其是这老大的一身功夫着实算得上一流高手,若不是行事素来低调,恐怕早就是威名显赫的一方高手了。

天河鬼没有理会旁人,只是抬起了头,看向那已经洞开了大门的密室之内,布满血丝的眼中是愤怒,绝望,还有恐惧。

密室的大门和小半片墙壁都已经被破开炸飞,一个和他相比,只能说是弱质纤纤,娇小玲珑的身影从里面徐徐走出。

周围的护卫大汉们都认出了,这就是之前主管带回来的三个青楼女子中的一个,但是没有人上前做什么,也没有人吭声,因为这瘦弱的女子手中持着一把刀,一把宽厚,笨拙,沉重的大刀,握在这个瘦弱女子的手上显得有些异样,让人一见之下会不禁担心她是不是能拿得牢,挥得起,而刀身上则有着一团红色的光影正在闪烁跳动,很难分辨那究竟是火光还是先天罡气之类的东西,只是那脉动的节奏看起来仿佛有生命一般,正是和那之前破门时闪出的那道巨大光影的颜色一模一样。

虽然没有亲眼见到,但所有人都猜得出。正是这女子用手中的这把大刀将那牢固无比的密室大门给劈开,将这横练功夫已是一流境界的天河鬼给砍成重伤。

噼里啪啦爆竹般的声音从天河鬼全身上下的关节处响起,他那一身原本就壮硕的筋肉好像活过来一样纠结扭曲着。尤其是脸上的筋肉,让原本就已经很凶悍的模样更是有些超出了人类该有的范畴,上面的一双眼睛红得几乎要滴出血来。

无论是谁都能看得出天河鬼很怒,很怒。唯一的兄弟死了,手臂也去了一只,换作是其他人也会愤怒得失去理智,何况这本性就足够凶悍暴戾的大汉。但是接下来的一幕却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天河鬼猛地转身,将这借愤怒提聚出来的十二分功力用在了脚下,在地上一顿。轰然巨响中人像一颗炮弹般的高高飞起向远处飞去。

屋外的持着大刀的歌姬皱了皱眉,并没有去追,只是看了看周围一脸愕然,不知所措的护院大汉们淡淡说了句:“蜀州唐家堡的人在此办事。不想死的就滚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