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十州风云志 > 第十二章 追踪(二)

第十二章 追踪(二)(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白老帮主没费什么功夫就在洛水城中的神机堂分舵中找到了已经不再是堂主的吴堂主。已经被除去了一切职务,那一身代表了身份的神机盔甲也被剥了下来的他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前去总堂接受处罚。宽大的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往日间那些围绕在旁的杂役手下们像是忽然间蒸发了一样。

“告诉我,怎样去找那条蛇?”白老帮主并没有废话,直接就这样问。

丧魂落魄的吴堂主怔了怔,死人一样无神的眼睛里马上炸起一团慌乱之极的光,像屁股上被突然扎了一刀一样,他一下跳了起来跑到房间门口左右看了看,碰的一下关上门再跑了回来,看着白老帮主低声吼道:“你不要命了?在这里这样提起提起魏首座?”

白老帮主冷冷地看着面前惊慌失措的吴堂主,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重复了一遍:“告诉我,怎么样去找那条蛇?”

“我我怎的知道”吴堂主的脸色像茅厕墙角上的白灰,白里还透着黑黄和尿sāo味。

白老帮主冷冷说:“你现在还活着,就说明你一定知道。天火山那边的事我听说了。红叶大将军将他逐出雍州,再没有了将军府作靠山,只是他那一身魔门功夫就足以成为过街老鼠,你既然知晓他的真实身份,现在却又还没被灭口,那一定是他手下的人了。告诉我,如何找他?”

吴堂主的一双小眼睛闪过一抹凶光。左右晃了晃,微微伸手做了个抠弄机关的动作,但是旋即马上意识到了自己身上再没有了那身盔甲。呆愣了一会,眼中的凶光又全部暗淡了下来。

白老帮主当然知道他想干什么,不过一点也不āo心,没有了身上的那套盔甲和堂主的身份,这条可怜虫就原形毕露,不只干不了什么,也没胆子去干。所以他只是继续冷冷说:“你若是不说,我便去问其他人。这神机堂里总有几个知道他真面目的。这青州分舵没有人知道,我便去徐州总舵问。但问别人的时候会不会走漏什么消息我就不知道了。”

“我只是被首座提拔至此,替他在青州打听消息和做些无关紧要之事罢了。也不知道如何去找他,现在总堂的那个也只是总之你去问别人也是无用的。”吴堂主的脑门上逐渐浸出汗珠来,咬了咬牙说:“你既然是魏首座的故人,也该是知道他的性子。只能是他来找你。又怎能让你去找他的?”

“那怎么才能让他来找我?”

“你有什么事可以告诉我,我可以帮你去转达给魏首座。”

“不行,你还不够资格知晓此事。”白老帮主摇摇头,用看虫子的眼神看着面前的吴堂主。“总之我一定要去找他,若是你不说,我便用其他方式去找,甚至可以公开宣布他的身份,告诉所有人。逼他出来。到时候会怎么样,不用我说。你自己知道。”

“你!”

吴堂主的一双小眼睛顿时充上了血色,散发出丝丝杀气,像只被逼到墙角无路可逃的老鼠。白老帮主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站在原地动也不动地和他对视着,干枯老朽的身躯看似没有丝毫的气势,仿佛一堆随时可能垮下来的柴堆,只是一双眼眶中的鬼火好像能直接照进吴堂主心底深处一样。

终于,吴堂主还是软了下来,喘息了几下,恨恨地低声说:“我只知道一处地方,是首座的一个心腹的居所,我有消息都是送到那里。”

“是哪里?”

“是在”

###

看着得了消息的白老帮主掉头离去,吴堂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满头的冷汗将胸口的衣服都浸透了,人也像断了线的木偶,几乎要忍不住瘫倒在地。

他能从天机营中一个寻常的工匠坐上青州分舵堂主的位置,可说是那位首座大人的一手扶持出来的,因为他算是神机堂中几个知道那位首座的秘密身份的人之一。但也正因为如此,他也比其他人都更清楚那位首座的可怕之处。只要想想曾经看到过的那些手段,他就禁不住瑟瑟发抖。

当机立断地将这姓白的老狗斩杀在此才是最好最彻底的办法。他几乎是从一开始就想到了,能在神机堂中担任工匠一职的人,头脑的机灵是必须的,但现在身上没有了神机盔甲,身边没有了人手,他根本没勇气靠着自己那三脚猫的手段去和那看似风烛残年没剩几口气,那眼神却亮得怕人的残废老头拼命。一无所有,只剩条老命的人是最可怕的,而且那还是杀人无数,尸山血海里走出来的人。

也许这老头真的是有什么要事,加上他原本就是首座的故人,也许首座不会怪罪自己。而且这也不过是一处首座心腹的落脚处,也不是什么太要紧的地方吴堂主立刻就想到了这些不用去拼命的理由。而且总不能真放任那死老头去四处宣扬,那遭殃的首当其冲的便是自己要不是现在先用飞鸽传书送个消息过去?但是现在这分舵中已不是自己做主了,万一被旁人发现了怎么办

呆呆地坐在地上前思后想,左右为难,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外面一阵脚步声传来,这房间的门被推开了,一行人走了进来。

为首的是总堂派来的特使,暂时接替自己青州分舵堂主职位的张九仙代堂主,紧随其后的则是之前带着自己去洛水帮走了一趟的四个年轻男女。正是那所谓什么正道盟的南宫同,何姒儿,还有原本被通缉的年轻道士和那貌美女子。

“吴明!想不到你不止擅自纵容手下行卑劣手段谋取私利败坏我神机堂的名声。居然还和魔教妖人有勾结!若不是茅山何仙子和南宫公子明察秋毫,神目如电,还真不知道我们神机堂中居然出了如此败类!”

张堂主当面就一声怒喝。满腔的正气让吴堂主一愣一呆。就算下意识地就明白了这应该是做给旁边那两位正道盟的世家子看的,但他还真不习惯堂里的人用这般语气说话,再然后,他才从那话中听出了极不妙的味道来,顿时面色大变。

“什什么魔教妖人?张九仙你莫要无凭无据就血口喷人!”总算是强忍住了惊慌失措,吴堂主迅速将苍白的脸色涨得一片通红,高声怒斥。

“对。无凭无据的,也先不要就急着妄下断论。”来者中那个原本被通缉的年轻野道士微微笑了笑,摆了摆手。示意张堂主先不要着急。那笑容得意中又满是狡黠,就像是看着一只落入陷阱的小动物,让吴堂主感觉到背心一阵发寒。然后他又好像突然想起来似的,对旁边的南宫同问道:“对了。南宫兄。那白老帮主的去向可是清楚的么?那些虎山门的人手可靠得住?他那里可是重要线索。千万莫要跟丢了。”

“丢不了。虎山门本就是我二叔那房的一个旁支所建,专门让其在青州打探消息,别的不说,跟人找人打探消息倒还靠得住。”那南宫家的南宫同淡淡回答,一双眼睛只在这房间中四处打量,对站在中间的吴堂主却是不屑一顾,连看都懒得看一眼。

这年轻道人又转向张堂主问:“张堂主,你们堂中可有这位吴堂主的资料。和他在这青州分舵的所有记录么?比如他在近年九月间见过什么人,有过什么举动之类的?”

“那是当然的。”张堂主连忙回答。还将胸口处的盔甲拍得碰碰作响。“我神机堂不止以机关术闻名天下,这资料记录归类的完善详细也是人所共知,堂中每个香主以上的人所有资料记录都是有的。这吴明居然和魔教余孽勾结,不止败坏我神机堂的声誉,更是祸害天下江湖!罪无可恕!我已向总堂传去消息,让他们将这厮的所有资料记录都抄写一份来,定要将这人的所有底细都查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然后这道人又转向那茅山派的何姒儿问:“何仙子,你们茅山派专长于拘魂役鬼之术,不知道可有抽魂炼魄之类用来审问人犯的法术么?”

何姒儿却是一瞪眼说:“我茅山乃是名门正派,便是有这些手段也绝不会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