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十州风云志 > 第九章 份量

第九章 份量(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窗外飞舞的雪花越来越大了,这豫州初冬的第一场雪就这么大,似乎预示着今年会有个很冷的冬天。

而在南宫别院的客厅中,却是一派温暖如hun的景象。地下掩埋着的铜管将远处暖房烧出的热力昼夜传递到房间中,几株南方特有的阔叶盆栽都盛放如故,不见丝毫的冬意,连几名穿梭着将酒菜送来的侍女身上都只穿着薄薄的几件纱衣。

酒席上的菜看起来有些简单清淡,因为席中有几位重要的宾客都是出家人,但即便是最挑剔的老饕都不敢对那些看似简单的菜肴有丝毫的不满,就算是一道最简单的炒白菜,那也是千挑百选的材料,经过了数名大厨精心准备的数十道工序处理才端到这里来的。即便是皇城中的御宴也不见得能有这样的精致。

吴金铭是个很能吃也很喜欢吃的人,任神机堂豫州分舵舵主的这几年间,他已经将豫州所有能吃的好吃的都吃了个遍,身上的神机盔甲也从中号变作了大号再变作了现在特制的加加大号,现在坐在那里晃眼间看起来就仿佛是一台家具。但是面对这面前的精致美食他却不大敢动筷子,不是他不想吃,而是酒桌上的几位客人比这桌酒席更难得。

真武宗的冲虚,玄虚两位道长,净土禅院嵩山别院的方丈青木禅师,都是这豫州佛道两派的魁首,也是最难请动的人。若是其他时候,吴金铭要想见这三位一面都有些难。神机堂的人一向不大受江湖上高们的待见。特别是这种德高望重老成持重的名宿,对于机关取巧之类的段都是深恶痛绝,更别神机堂那种有钱便可办事的商贾风格。也就只有冲着现在这南宫家的面子上才有机会和他们同坐一桌。所以吴金铭必须打醒全副精神。

酒席的主人,何姒儿和南宫同正在向席间的诸位敬酒致谢。这两人年纪虽轻,但言谈举止间世家子弟的那种悠然自信的气度,得体的神情都让人挑不出丝毫的瑕疵来,这是吴金铭自付无论怎么样也学不来的,虽然他也见过不少世面,打过交道的人更是不计其数。但那浸透到骨子里的市侩味和圆滑连他自己都能闻得到。所以他不随便开口,只是听着,等着。

“姒儿成立这正道盟。也是想联合各派之间年轻有为的青年子弟一起为中原江湖出力。还望各位前辈能鼎力支持”

“何姑娘能有此等心境和志气,当真不愧是茅山高足,巾帼不让须眉何天师有女如此,当足自豪了。呵呵”

“哪里哪里。前辈谬赞了。只是如今中原江湖一片混乱,实在令人忍不住叹息”

一边仔细听着,吴金铭心中一边又不禁隐隐有些不屑。这些世家子弟没事弄个什么正道盟出来玩耍,口中的什么匡扶正义斩妖除魔,简直比戏台上唱的还要好听,但若不是南宫家真的有钱有势,不是自己花了大把人力物力捧,连场闹剧都算不上。他们还真当这在座的几位真的是为了什么正道公理才坐在这里的么?但他依然听得很认真。神机堂帮着成立正道盟出了花了大笔银子和心思,所为的不是别的。也就是这样一个能向这些世家大族,名门大派展现自己的机会,能坐在这里,就已是他的一个成就。只可惜听了好一阵子,何姒儿和南宫同口中都是些看似华丽滴水不漏,实质却没任何意义的客套话之外,并没有什么值得他插嘴的实质性问题,他都有些忍不住要打呵欠了。

“今日邀请诸位前辈来赴宴,除了向诸位表明我正道盟的决心,感谢诸位前辈的鼎力支持之外,还有一件要事要向诸位告知不知诸位前辈对几月前青州洛水帮发生的事可知晓么?”

幸好这时候,何姒儿的话题和语气都一转,吴金铭下意识地感觉到了有什么有分量的东西要即将要出来,顿时精神一振。

“你是那残害洛水帮数十条人命,连净土禅院的灭怒和尚也一并杀了,最后却还神秘逃无踪的一男一女么?”席间一个六十岁左右的干瘦老者开口问。他一身灰扑扑的旧衣服,左臂齐肩断,只留个空荡荡的袖子垂在那里,坐着好似个落拓的乞丐,和这客厅中的柔和精致很有些不协调。

“是。不过又不是。”何姒儿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旋即又摇了摇头。“姒儿的正是此事,只是此事真相却并非如那洛水帮所的那般简单。”

“哦?难道何姑娘得知了什么特别的消息么?”青木禅师开口问。一位护法金刚居然圆寂于斯,已是净土禅院近年来所受的最大一个挫折,由不得他不关心。

“确实,姒儿也是今日方才知道些真相。”何姒儿一笑:“我来也不清楚,还是请那两位亲口来向诸位前辈明吧。”

###

“阿弥陀佛,想不到真相竟然是如此只可惜灭怒师弟一身法力神通,却也丧命在宵小的机关暗算之下”青木禅师摇头长叹。

桌子对面的吴金铭已是满头大汗,之前的无聊和睡意早不知道飞刀哪里了,因为这宵小之辈就正是他神机堂的人,暗算也正是出自他神机堂的机关。他很想大声辩解,或是质问这到底有何真凭实据,但他清楚这里还轮不到他先开口,而且他自己也隐约明白这还真是神机堂惯有的作风。

好在还是有人开口的,那身穿旧衣的独臂老者浑浊的老眼瞥了一下,看定着场中新来的那一男一女中的年轻男子,哑着声音问:“但如今所有人都尽数死光了。又没留下什么真凭实据,只凭你两人的话便要定论恐怕有些不妥吧?焉知是不是真如江湖坊间流传的那样,是你两人勾搭成奸。里应外合,谋财害命之类的?”

老者这话一出,何姒儿的脸上顿时就有些难看,但是转眼之间又恢复如初,笑着:“这位点苍派的徐老爷子是出了名的口无遮拦,随心所yu,还请清风道长。明月姑娘莫要见怪。”

听着这莫名其妙落到自己头上的道号,小夏无论如何也觉得很不习惯,他摸摸鼻子。苦笑摇头:“哪里哪里,徐老爷子的乃是实话。事实如此,我们两人确实拿不出什么证据来,那数十条人命却是实打实的。旁人要这样以为也是难免”

一旁的明月却是看着那老者一笑:“这位老爷子很好玩啊。”

青木禅师摇摇头。口宣佛号:“阿弥陀佛。其他的贫僧还不敢保证,但是这位明月姑娘的一身修为却是不容置疑,确是我佛门神通,要她是滥杀无辜之辈贫僧第一个不信。而且我净土禅院早已派人青州查看,清风道长所言也与现场所遗的情状丝丝入扣。”

“焉知不是分真话,一两分关键之处的假话?”那姓徐的老者哼了一下,颇是不以为然地。“那女娃娃倒也罢了我也知净土佛法最重心性修持,神通法力即是修持心性的外放。作不得假的。但那小子分明是个油滑之极的人物,从那一众比他厉害许多的高全都死了。偏偏他毫发无损地活下来这一点就可知道。最为古怪的便是你们怎么当时不主动站出来向那洛水帮明真相,偏偏要等到这时候跑到这豫州来?”

小夏还是苦笑。这老头倒也没错,他真的还就是的多半真话,关键之处的假话。

有那十万两黄金的诱惑,青州黑木林中的每一寸土地都早不知被多少人仔细探查过了,其中绝对不乏寻踪识迹的高,再要在那些过程上面假话很有些危险,所以小夏在之前告诉何姒儿的,在这里出来的,基本上都是真话实情。他们如何围攻明月,自己如何用那张乾天锁妖符将明月制住,众人又如何在树林中迷路,胡茜设计下毒用蛊,云州大汉逐渐妖化,直至最后翻脸动等等都巨细无遗地了出来。

只是在最根本的一点上小夏扯了个不算是谎的谎,那就是将洛水帮少帮主和洛水城中那些受害者剥皮虐杀的是一只二十年前被那些人残杀的动物的残魂,在那黑木树妖的残骸中滋养了二十年,得了那黑木树妖的巨大妖力成了妖灵,这才出来报仇。

当然,明月姑娘和这只妖灵是没有半点关系的。而且作为一位隐世高僧的传人,她早就感觉到了这妖灵的无比怨气才赶到了那黑木林中,恰好看到妖灵将白少帮主虐杀。而很不巧的是她刚刚将那妖灵超度,洛水帮的一干高们就赶到了,眼见少帮主的尸体,悲愤至极的曾老护法就不由分带领众人一拥而上,明月也被迫还击。这才酿成了这场惨剧。

和洛水帮众一起的灭怒和尚虽也在打斗中看出了明月的佛门神通而心存疑虑,但战事却已是生死相搏由不得丝毫迟疑,等到乾天锁妖符将明月封住之后,她又已昏迷过不出话来了。灭怒和尚要将她带回净土禅院再加以细细询问,和早已心怀鬼胎的胡茜意见相左,也就埋下了后来内斗的苗子。

严格来这个谎还是有些破绽的,灭怒和尚的眼光,反应和想法等等之类的还可以在细节上修改掩饰,最大的破绽就是明月姑娘实在不是个演戏和撒谎的人,就算小夏早就在一路之上教了她很多次,她也老是不好,不是吞吞吐吐别扭至极,就干脆是发火生气什么都不。最后小夏只得让她尽量少,或者在一些问题上干脆记不得记不清了,由他来补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