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十州风云志 > 第八章 何姒儿(七)

第八章 何姒儿(七)(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夏兄弟,你能发誓不将这两日发生之事对别人说起么?”何姒儿看着小夏说,一张俏脸忍不住有些微红。“此事对我来说实在太过重要,若是传了出去”

小夏却摇头:“我从不发誓,但我答应你不将这些事说出去便绝不会说出去。”看了看何姒儿的脸色似乎不大高兴,他又连忙解释说:“何姑娘你也不用点脑子想想,我说那些出去做什么?可换得来丝毫好处?而且我一介浪迹江湖的野道士,口中所说出去的,相比你这茅山掌门千金所说的,旁人听了信谁?说不定还会被人说沽名钓誉无中生有,被钦慕你的江湖少侠们围攻追杀。”

“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小夏很有些着急。若是平常时间他才懒得和人这样婆妈,但现在却感觉有些口干舌燥心中惴惴,生怕别人不信。

“那好吧。”看样子却是何姒儿松了一大口气。然后这才将手中的一道符递给小夏。“如今我身边也没有足够的银两,这彩云观虽是我茅山派的下属道观,我也不好胡乱调用银钱,若是符箓之类的却还好,这张戊土甲兵符就算是赔给你的。”

“那就多谢了。”小夏将这道符接过,收入腰间符囊中最深的一道夹缝中。

面上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实际上小夏连拈住那符的手指都忍不住有些微微发抖。这可是上品灵符,虽说只是上一品。可说是最次的上品灵符,但毕竟也是上品!少说也是值得数千两银子!不要说绘制,小夏几乎连想都没有想过居然能搞到一张。只是这样一张上品灵符。这一番折腾就算是大赚了。

平安回到了城中之后,何姒儿去取回了遗落在青楼中的宝剑和其他事物,又来到了茅山派的分属道观彩云观,终于是不用害怕碰着什么天河五鬼了。在小夏不动声色地暗示之下,这位茅山千金很当然地想起了曾答应过要援助这位同舟共济的江湖同道的银两,还有那些为了救她而用出去的符箓、只是小夏没想到的是她居然直接拿出一张上品灵符来。

“还有我和观主说过了,这观中的静室还有制符材料你都可以取用。”何姒儿再加上一句。让小夏几乎没忍得住把刚压下去的惊喜之色又露了出来。这等好事他还从没碰见过,道门正宗的静室可不是流字营里那种一间僻远的破房子能比的,不止地面有用玉石布下法阵利于人在其中安神聚气。还有各种特制的焚香,更别说还有备下的各式制符原料免费使用。这位何仙子在小夏心中的形象顿时连升三级,从头脑不灵刚愎自用的纨绔名家子弟,升作了头脑不灵刚愎自用但出手大方乐善好施值得结交的纨绔名家子弟。

“不过符箓之术终究只是末节小术。夏兄弟还是不要太过依仗。用心锤炼心神元气才是正道。”何姒儿又以有些语重心长的口吻说。

对于这位何仙子居然能说出这样老成善意的话来。小夏有些意外,不过也只是点点头,微微笑了笑没说话。这些他当然也是知道的,道法根本还在心神元气,符箓不过是种最为快捷方便的途径而已,借助符纸,材料,通过云纹勾勒将原本需要一气呵成的法术慢慢架构出来保存住。比起直接施用法术方便了许多。但是这毕竟是捷径,手法再娴熟精妙。能绘制出的符箓品级也超不出本身的真实水平太多,他现在能以其实只在下七八品道法的境界绘制出中品符箓已算是相当不得了了。

只是没有正统的道统传承,要去锤炼心神元气那又谈何容易,即便不说什么财侣法地等等实打实的东西,只说道法本身,也是和武学之途还有天下间任何一门东西一样,只有至精至纯才能至高至深,五行宗特别是天火派就是绝好的例子。何姒儿不屑去使用符箓,连五行宗的基本法术也不学,也确实是修行磨练道法境界的一个法子。小夏是自家人知自家事,如他这种每派道法都会些,却只将之用来当做赚钱糊口之术的野道士,从这心思根本上基本就绝了修出真正高深道法的可能,心思散乱了,境界提升也是极难极慢。

所以尽管五行宗的法术基本上谁都可以去学,天下间会两手法术符箓的野道士也很是不少,却从没出过什么能上得台面的高手。毕竟所谓博采众家之长,那非得是有大宗师的眼光和气度才能达到的境界。小夏从来不觉得自己有迈上那一步的可能。

“不知道夏兄弟从今以后有何打算呢?”何姒儿又问。

“大概四处走走看看吧”这个问题倒真是问中了。这扬州就是小夏替流字营那几个战死兄弟送银钱的最后一处,补充好符箓之后他还真没想清楚该去何处。似乎应该是去继续一边四处云游一边寻找师傅,但师傅到底在哪里如今又毫无头绪。倒是惹上天河五鬼这一摊子事让他有些顾忌。

何姒儿想了想,犹豫了一下,忽然说:“那夏兄弟可有意留下来入我茅山派?”

“嗯?”小夏一呆,随即笑着摇了摇头。“多谢何仙子美意,只是我早已有了师承。虽说已有数年没见着我师父了,也不知他如今在哪,是死是活,但如此就擅自改投茅山派怕是不妥吧?”

“也不是说让夏兄弟真的拜入山门成我茅山弟子,只是比如就暂时挂单在这彩云观,成我茅山派的外门弟子如何?”

小夏怔怔地看着何姒儿,然后一笑:“何仙子怎的突然有这想法?”

何姒儿咳嗽一下,说:“我是看夏兄弟你为人机警。江湖经验又丰富,乃是大好人才,只是心术小节上有些那个不怎么正经。怕你误入了歧途,这才想邀你入我茅山派”

小夏一笑:“到底有什么话何仙子不妨直说。”

“好吧。”何姒儿脸红了红,点头。“往后日子里我有许多事要做,夏兄弟心思敏捷,头脑灵活,正好可以助我一臂之力。”

小夏问:“那何仙子到底要做什么事?”

何姒儿皱起眉头犹豫了一下,似乎是斟酌考虑了一番。终于长吐了一口气,缓缓说:“不瞒夏兄弟,我打算是要联合中原江湖上志同道合的朋友成立一个志在匡扶正义。除魔斩邪的正道盟,引领中原江湖风气重回正道。但是刚刚的此番波折也让我明白我无论江湖阅历还是经验都太浅,而夏兄弟你虽然出身旁门,手段有些恩。那个不择但我能看出你胸中一股正气犹在。江湖经验也很丰富,正是可以助我一臂之力的人,所以才希望夏兄弟能暂入我茅山派。假以时日,我定会想办法给夏兄弟你弄一个客卿的名义,这样夏兄弟也可以有机会精修我正宗茅山心法,精进道法境界。”

小夏听得有些发怔,一时之间完全不知如何作答。入道门正宗的茅山派作客卿,这可是一般江湖野道士做梦都想不到的天赐良机。不过对小夏来说相比什么茅山心法。他更习惯了多年来的无拘无束自由自在,而且何姒儿这番远大心思。让他感觉有些哭笑不得。

平心而论,这位何仙子能自我检讨,明白自己江湖阅历太浅,在那些名门世家子弟中已是非常难得的。而能慧眼识英才,放下世家子弟名门大派的身段,抛出合适的条件拉拢一个毫无根基的江湖散人,这心胸决断也是不错。但是什么要引领中原江湖这番抱负是不是又太大了些?当然,以茅山派,南宫世家的地位来做这些事并无不妥,只是怎么也轮不到面前这位初出茅庐有些愣头愣脑的何姒儿出面来做。

别人好言相邀,小夏也不好直接讥嘲,只能摇头叹了口气:“想不到原来何仙子有这样一番大的抱负,果然是名门子弟,眼光远大,我有些奇怪你为何会这样想的?”

何姒儿也叹了口气,说:“自从十年前那叶红山纵容西狄入关,中原浩劫之后,各大世家和各大门派都大伤元气至今未复,只能养光韬晦休养生息,妖魔宵小趁机四起作乱,江湖上一片乌烟瘴气。偏偏旧有的势力格局并未完全破坏,无论哪门哪派也不好强自出头。此时正是需要一股全无顾忌的新生力量来带动整个局面的时候,我们这新生一代便正是站在这风口浪尖之上,自然当为这天下江湖尽自己的一份力。”

这话倒是听得小夏真的呆住了。因为这话说的都丝毫不错。天下十州,除了海外瀛洲他还没去过之外,其他地方他都或多或少地呆过一段时间,尤其是这刚刚从雍州南下经过豫荆徐中原三州,一路之上所见所闻确实是有些混乱,帮派之间争斗不休,山贼劫匪一路也碰见的不少。但是到底为何如此他也没去细想,直到何姒儿说出这话来才恍然大悟,这些确实都是因为旧有的江湖格局被十年前的战事破坏之故。

而能将这些看似简单的事用几句话说得通透明了,小夏相信绝不是这位何仙子的头脑心思就能做到的,所以他问:“难道是令尊何天师告诉你要如此做的?”

“自然不是。”何姒儿摇头哼了一声:“这些话我也对我爹说过,他却说这等事不是我所能做的。他还与我击掌为誓,两年之内若磨砺不出个模样,做不出些名堂来就要抓我回山。幸好现在铲除掉了这为祸无数女子的飞天玉蜂,还有天河五鬼中的三个咳,我知这些本都是夏兄弟的功劳,但我实在是需要这些虚名来堵住我爹的嘴”

小夏摇摇头叹气说:“你能替我担这虚名,引得天河五鬼剩下的两个去找你报仇,我感激还来不及。而且我答应了你不告诉旁人,也绝不会食言但我也觉得何天师说得确实不错。这等事还真不是你所能做的。”

何姒儿的一张俏脸顿时就涨红了,憋了一会才怒声道:“我知我年纪太轻,声名不著。江湖经验也浅薄,但万事开头难,从这最艰难的开头一步一步走来也可让我一路慢慢磨练成长,焉知不会有成事的一天?若是连做都不敢去做了,那才是真正的失败!我多杀一个江湖败类,便少一些人受苦受难,多做一件好事。便有多一分的人心汇聚,终有还这中原江湖清明的一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死战神 墨守成妻 网游之诡影盗贼 绝世神皇 大妖孙悟空 校园全能高手 我的女友很奇怪 无限之法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