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十州风云志 > 第一章 借力

第一章 借力(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豫州北部,白屏镇。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还只是晨时三刻,镇上最大的平安客栈大堂中就挤满了人。这几天从冀州南下的商人和江湖客络绎不绝,将几个两州边境上的小镇弄得得好生兴旺热闹。隆冬将至,冀雍二州的行商都像候鸟一样朝着南方赶来,那些江湖客却是往年间难得见到的,这些人一大早就在大堂中喝酒吃肉,高声喧哗口沫横飞地谈论近日江湖中的两件大事。

首先的一件便是半个月之前,北面冀州以外的天火山下的一场恶战。关于那天火派的朱雀灵火江湖上早就传得沸沸扬扬,没胆子去凑热闹的,或者心中早就清楚那是沾惹不得的,都在等着看那些聚集而去的江湖客们的收场。果不其然,不只是西狄人半路杀出来,冀州的白虎军也趁势而动,整个场面化作一团惨烈之极的混乱厮杀,最后却是红叶大将军和麾下一百铁骑横空出世,摧枯拉朽一般地将西狄人全数斩杀,惊走白虎军,那一朵朱雀灵火也自然是落入了大将军的手中。悦来商行,五岳盟,散影会等等几家牵头的帮会势力的人基本上全死了个精光,领头的黄山剑仙石道人也去向不明,生死不知,就算活着,从此之后大概也再没脸面出来见人了。

红叶大将军当然不能算江湖中人,但那一骑当千,所向披靡的盖世威风和武功,但凡是习武之人都不禁心醉神驰。这些江湖客大都是窝在白石城一带等着看热闹,捡便宜的,基本上都是从退下来的白虎军中打探来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传到后来都有些走了样,什么数万西狄大军数千西狄妖虫铺天盖地,却在大将军一戟之下尽成齑粉,那白虎军领军的冀州州牧只是一介儒生,顿时吓得口吐白沫屎尿齐流跌下马来。现在这些酒客食客大多都在谈论此事。只听得一些刚刚知晓此事的行商们瞠目结舌,有些自诩眼光高远的则在高谈阔论朝廷会对大将军如何如何,天下大势从此又将怎样怎样。

相较之下,那另一件事的动静就小多了。却是两个月之前青州洛水帮的少帮主被人活活剥皮凌虐致死,帮中好手也在那凶手手中死了个干净,痛失独生爱子的老帮主散尽家财,以洛水帮的全部基业为赏金。通缉那害死少帮助的凶手以及与之勾结的帮中奸细。

洛水帮乃是青州数一数二的帮会,虽然是正宗的江湖草莽,和那些世家大族是没的比,但十多二十年积累下来的钱财基业也非同小可,一二十万两黄金是少不了的。这通缉令一下,不能说震动江湖。却也让不少人眼热心跳,想入非非。而且那凶手还在洛水城中害了不少人命,搞的人心惶惶,若能真的捉住凶手,这等震动一州的大事说不定便能登上除妖灭魔令,正是扬名天下的好时机。所以此事虽然远没有大将军在天火山下的一番惊天动地来得引人瞩目,却是真正落到了人的心眼里去的。

比如黄老五就是一个。他现在正独占一桌一边喝着猪血汤。一边吃着葱油大饼,眼看着那前面一桌胖子手舞足蹈口沫横飞地比划大将军的惊世武功,耳朵听的是旁边那一桌对天火山下当日种种变故的猜测,心中思量的却还是关于洛水帮传来的那些消息。旁人的绝代豪勇盖世无双听听也就罢了,能落到自己腰包里的银子才是真有意义的。

黄老五当然并没有要把那悬赏一口吃下的想法。作为一个从十五岁就开始当马贼,一直到这四十岁还没死的老油条,他很清楚凭自己的斤两在江湖上该吃多少,能吃多少。那凶手既然能将洛水帮请来的一众好手杀个精光。连净土禅院的护法金刚都折损了一位,就绝不是他一人能对付的。不过他也很有自信,凭着他那一手从小锻炼出来的码踪奇术,他绝对可以排在冀州五大追踪好手之内,只要让他发现了,看到了凶手的脚印,那追到就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只可惜时间已过了两个月。青州又远在千里之外,脚印无论如何是看不见了。现在只能是静候消息,看看会不会有其他人先将这凶手的踪迹找出来些,他再趁机前去追踪。就算是自己不敢动手,只要将那凶手的行踪消息卖出去也是笔横财。

若是能亲自去青州洛水帮打听打听,想必还能得出些更精细的线索来。那四处流传的通缉画像上只能看出是一对年轻的男女,女的颇为貌美,修得有厉害邪门法术在身,男的据说只是个四处流浪的三流野道士,姓夏,除此之外便再没什么有用的消息,连那女的姓名都没有。也不知只是这样的两人怎么就能将硕大个洛水帮弄得天翻地覆鸡犬不宁,还要倾家荡产来悬出赏格,难道是一对奸夫淫妇勾搭成奸里应外合

正在胡思乱想,左前方一对似乎是流落江湖的卖唱父女吃喝完了起桌离开,黄老五也没在意,随便瞥了一眼便埋头继续吃喝,但心中忽然又隐约觉得有哪里不对,抬头再看,马上便发现了蹊跷。

那对父女不过是一个提着胡琴满脸皱纹,约莫六十多的灰发老头,一个打扮俗气,脸上都是劣质胭脂的少女,扔大街上都没人理会,黄老五确实也看不出他们身上有什么古怪的,但他从地上的脚印上看出古怪来了。那少女的也还罢了,那老头的脚印却不是老头该有的,那分明是一个年轻人的脚印。

在十二岁的时候黄老五就能跟着地上的蹄印,从邻居家的上百只羊里面把自己走丢的那只给找出来。自从当上了马贼之后对这手绝活更是勤加练习,只需要看一眼脚印就能知道踩出这脚印的人是男是女,高矮胖瘦武功高低不用说了,身上是否有伤,携带得有多少货物等等之类,简直比直接看这人还清楚。就凭这一手,他虽然武艺平平也在马贼中混的风生水起,借他这双眼睛不知道截杀了多少马队镖货,只是近日被官军剿灭了老窝。这才和一些逃跑的兄弟们一起流窜来了这豫州。

那老头的外貌身姿黄老五都看不出任何的异状,但是一看这留下的脚印,他却能立刻判断出这绝对不会是个真的老者。就算一些内功深厚之辈的身体能强健不输少年人,但步伐起脚上年轻人特有的筋肉弹性那也是没法子保持的,黄老五敢拿自己的一双眼睛打赌,那绝对就是个年轻男子假扮成的老头。

从步伐上看这年轻男子虽有些功夫在身,却并不怎么高明。行进间双手有意无意地靠拢腰间,倒像是个常年用暗器的,但身上却又没带着武器,照道理来说除了蜀州唐家那些怪物,一般就算是精擅暗器的江湖人怎么也会带把随身的兵刃,这架势倒有些像那些惯用符箓的野道士

噗的一下。黄老五嘴里的猪血汤和大饼一股脑儿的喷在了桌上,还有些呛进了气管,顿时大力咳嗽起来。周围的一些人都侧目看过来,连那已经走到客栈门口的‘父女’中的年轻女子也扭头过来看他一眼,一双脂粉掩饰下的眼睛倒是灵秀清澈异常。

黄老五的反应也是极快,一边强压下心中快要爆炸般的惊喜,一边装作满脸的怒色大声吆喝起来:“小二!你这猪血汤里怎么有股屎臭?莫不是那做饭的大便了没洗手就来煮汤么?”

那边正忙着的小二连忙跑过来大叫:“客官你莫要乱说!我们这里的猪血汤今天早上已经卖了上百碗了。哪里会有什么屎臭?就算厨房的师傅们拉了屎也不会不用草纸用手去抹吧?就算真沾到了些在手上他也自晓得去清洗,哪里有故意留在手上去做饭的道理?”

“他妈的大爷正吃得香,哪里来的贼厮鸟口无遮拦地说什么屎啊尿的!?店小二!你说得比那厮鸟更恶心,存心让大爷吃不下是不?”

“哈哈,那泼皮莫不是身上没钱了胡乱寻个由头要赖账?掌柜的可要小心了。”

“老子看是脖子短了闻着自己肚子里的屎臭了吧,哈哈哈哈”

扫了周围笑骂怒喝的江湖人一眼,发觉好像没露出破绽来,黄老五这才暗中松上一口气。忍着心中的紧张忐忑从怀中摸出几钱碎银子丢给小二,皱着脸连说几声晦气,转身走出了客栈。不过他并没跟着那一对‘父女’,甚至连看都没看上一眼,而是埋着头朝相反的方向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之后,重新换了身打扮的黄老五才从远去的方向走了回来,好似信步闲逛一样。似缓实快地跟着那一对‘父女’留下的脚印走去。

黄老五的眼光似乎一直在左右张望,但精神却全集中在了地面的脚印上。就算已经有不少人在那路上走过,但在他的眼中,那些普通人难以察觉的蛛丝马迹依然如黑夜中的明火一样的明显。这全神贯注之下。踩出那脚印之人的更多细节逐渐在他脑海中浮现出来那男子脚步看似松散,其实随时都在微微提防,分明是个做贼心虚的,那女子的脚步轻灵跳脱间好似又有种奇怪的韵律,正是某些功法到了心神合一的境界才有的征兆。

没错了,没错了!黄老五的心在胸口中一阵狂跳,表情还能勉强装作无所谓的样子,额头上已经有了细汗。他几乎已经可以肯定这一对乔装打扮的父女就是他正惦记着那一对洛水帮通缉中的狗男女。想不到居然这样凑巧能让自己给碰到,难道真是时来运转,该当自己发迹了么?!只可惜自己一个人势单力薄,就算去招呼那些一起逃来豫州的兄弟,也万万对付不了这两个能将青州第一大帮杀得丢盔弃甲的厉害人物且慢,明的不行可以来暗的啊,只要摸清楚了这两人的行径路线和落脚的地方,迷烟,麻药,机关什么的统统用上,有心算无心之下照样的能拿下。那洛水帮的十多万两金子可不就是自己一个人得了么?只是这厉害的迷烟毒药什么的自己身上并没有,这豫州初来乍到的,路子没熟也不知道怎么去弄不过听说那什么神机堂在这中原一带的生意做得好生宽大,只要给钱,一些偏门独门的迷烟毒药蛊虫都能买到但这些玩意肯定都贵得厉害,也不知道自己钱够不够

一边心中盘算着接下来的路数,黄老五一边跟着那对男女的脚印走出大街,拐入了一条僻静的小巷。虽然心中略略有些不安。但细心一想,黄老五对自己之前的表现很有信心,自信绝没有暴露出半点破绽,而且这里面说不定就是那对男女的落脚之处,那更是无论如何一定要跟下去了。

走入人迹罕至的地方,地面上那两对脚印的痕迹就更是明显了,黄老五不觉间也加快了脚步。胸口的那颗心跳得更快了。但是刚走过一个拐角处他却是一愣,前面赫然是一面墙,这根本就是个死胡同。

地上的脚印一直延伸到了墙边,然后就这样消失了。既没有停下来,也没有发力跳过去的迹象,简直就好像是这样径直走进了墙里去一样。

黄老五蹲了下来。用心地看了看那两对脚印,确认自己没有判断错之后,就抬头仔细地打量面前这道墙来,看看能不能从上面找出道暗门之类的东西。只是这道墙确实又没有任何的出奇之处,和两边的一模一样,甚至连上面的缝隙裂痕的模样都丝毫不差

刚感觉到一些不妙,一只手就忽的从墙上伸了出来捏住了黄老五的脖子。黄老五都还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就感觉一股大力抬来。天旋地转地一下猛摔在了地上,只摔得胸闷气短头昏眼花四肢欲断,在地上哼哼唧唧地动弹不得。

“这位老兄,跟着我们父女俩走了这么远,所为何事啊?”

一把有些古怪的老人声音响起,黄老五缓过一口气来,才看清站在面前的正是他一直跟着的那一对‘父女’。开口问他的老者神色有几分警惕,又有几分戏谑。旁边站着的那个年轻女子。从距离上看刚才赫然就是这女子捏住他脖子把他给摔过来的。而刚才挡住他的墙壁现在已经看不见了,那位置上只有一张符贴在地面上微微发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死战神 墨守成妻 网游之诡影盗贼 绝世神皇 大妖孙悟空 校园全能高手 我的女友很奇怪 无限之法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