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十州风云志 > 第三十八章 尾声(三)

第三十八章 尾声(三)(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天火山。

山下树林中的数千具尸体早已经腐烂发臭得连觅食的狼群都已经散,只有密密麻麻的乌鸦秃鹫还是和苍蝇一样地盘旋穿梭着,中间这崩坍了一半的山体就像是个巨大的坟堆。

唐轻笑就一直呆在这坟堆中心,还是那天发生一切的已经冷凝成岩石的熔岩池上。小夏在这里将他击昏,在这里等他醒过来,也把他丢在这里。而他就这样一直呆呆地坐在这里。

其实在刚开始的一两天过后,该发完的呆他也已经发完了,但他还是在这里,因为他想不出自己该哪里,能哪里。

他绝大多数时间都坐在熔岩池中那个吞没了唐公正的位置上,当日的一切所见所闻,之前的种种悲欢喜怒都在他心中不停地流过。那光芒万丈,似乎足可以覆盖整个世界的梦想原来是那般的可笑,可怜,如肥皂泡一般破裂之后才将下面的真实显露出来那个高大的身影在他心目中其实是那么的伟岸亲切,那种他不屑不耐到极点的平凡生活原来是那么地令人心安,和那朴实乡愿的女孩一起原来就已是他的全部和所有。但是现在这些全部都深深埋葬在了这巨大坟墓的下面,不留丁点。

他也记得不曾哭过多少次,只是到了后来也渐渐麻木了,双眼再也没有泪水好流,所有的悲伤好像都化作灰尘沉淀到了心中最深处,留下的只是一片空荡荡的虚无。

间中下过一两次雨,他就着一直喝那些岩石凹陷处积累的雨水,肚子饿了他就随捡石子击杀一只飞过的乌鸦,连火也懒得生,就那样撕开拔毛就生吃。几天下来,那个曾经俊逸好看不输女子的白净少年已经成了一个衣衫褴褛面目污糟的野人。

不只如此,他还生病了。也许是巨变之后的身心憔悴受了风寒,也许是那些乌鸦吃了太多死人肉。他开始发烧,开始呕吐不止,他想不出什么办法来自救,也懒得想更懒得救,最后就只能躺在那熔岩池zhongyāng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地看着天空。

就这样在这里死了也好。朦朦胧胧中看见周围岩壁上已经有几只秃鹫在那里等着,他无力地笑了。

不知什么时候地面似乎在微微颤动,身下的岩石也开始发热。周围的秃鹫慌忙地飞走了,这座已经完全沉寂死的火山好像又重新回复了活力。就算是在半昏迷中,唐轻笑也可以感觉到这岩层下有一股力量似乎正在向这里冲来。

地上的唐轻笑还是没有动。在喷涌上来的地火岩浆中化作灰烬,在他心中来大概没有什么比这更好的结果了。

轰。不远处的冷凝岩层破碎,一道火光冲破下面那层岩石高高飞起,但没有预料中随之而来的崩碎和爆发。身下的岩层随即就平静了下。那道火光在高空慢慢地势已尽,一个转折后直落而下,噌的一声插在不远处的一块岩石上。

那是一把刀,一把看起来有些粗陋,简朴,比寻常的刀更阔更大的厚背大刀,带着一层暗红色的光芒。宛如一座丰碑直立在那里。

唐轻笑愣住了,抬头呆呆地看着这把熟悉的刀。半晌之后,他才积蓄了全身的力量站了起来,踉踉跄跄地走过看向那刀冲破地面飞出的洞窟。

地洞深处是缓缓褪的流动红光和扑面的热浪,那下面依然是地心深处的熔岩地狱,除了那些死的天火派众人,确实不可能有任何生灵能在其中生存。他发了会怔,忽的转身走到了那刀落下的岩石下朝上爬。在摔下好几次之后他终于爬上那块岩石,站在那把刀面前。

端详了许久之后,唐轻笑终于向刀柄伸出了。他的抖得很厉害,比积年的老酒鬼的还抖得厉害,多年沉浸暗器练习出来的稳定早已不知哪里了,他也不知道是不时太激动,抑或根本是害怕。他怕这只是他自己临死之前的幻觉,怕这伸出却抓不住,没资格抓住那把刀。

终于,他握住了刀柄。地火的余热还很烫。但就是这中的滚烫,还有那厚重,淳朴,亲切的感觉一下就将他已经冰冷空荡的心给填满了。

他拔起了刀。那刀的沉重差点带得虚弱的他摔下岩石,但他还是勉力站稳了,身体依然虚弱如故,心中涌上的热力却让他感觉从未有过如此的充满了力量。

看着中的刀,口齿滞涩地吐出这几天来的头一个字。不知什么时候那好像干枯了眼眶也重新恢复了生机,两行清泪从污糟一片的脸上滚落而下。

一个月后。徐州西边明山镇外,凌云村,秀玉谷。

唐轻笑很容易地就找到了这个风景秀美,人迹罕至的山谷,也很容易地找到了唐公正口中的那两处坟。坟前虽有杂草却并不深,看来是每年唐公正都会来打扫拜祭。一个上面的石碑写着的是“父亲唐天昊之墓”,另一个则是“爱妻李笑之墓”。

唐天昊的墓碑肯定是唐公正所立,而那另外一个,则应该就是唐轻笑的母亲了。生平头一次站在父母坟前的唐轻笑没有痛哭流涕,也没有激动,只是呆呆地看着那墓碑上的字在发怔。

“我娘姓李?”

唐轻笑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甚至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一个背叛了唐家堡的家族不值得浪费他的记忆和感情,但他至少还是知道父亲和亲的那家族并不是姓李的,而且那个多少也是个世家之女的亲娘,也不可能会和父亲一起默默地葬在这无人知晓的山谷中来。

但是临到生命中最后一刻的唐公正没有任何理由骗他,既然他这里埋着的是他母亲,这就一定是他母亲。

“难道.我娘是.”经过了天火山中的变动,这数十天的沉寂和反思,唐轻笑本以为自己的心绪是再也不会掀起太大的风浪的,但是此刻他却感觉到自己居然又在微微发抖,他甚至不敢进一步往深处想。

带着心中的一片乱麻,唐轻笑缓步走到了坟墓不远处的一个小小院落中。这是几栋小木屋组成的小小院落,木屋也搭造得颇为精致。虽然很陈旧了却并不破败,院落中的杂草并不多,似乎唐公正会在祭拜前后这里住上一嗅的样子。

木屋的门都没锁,唐轻笑随便走到一栋前推开门走了进。

很普通的陈设,屋里的每一件家具都是和木屋一样,精致而别具匠心,应该是出自同一人之。凭唐轻笑的眼力甚至依稀可以看出些上面留下的一些唐门子弟特有的法的痕迹。而最令他震惊的还是,他越看,越有一种朦朦胧胧的感觉涌上心头,似乎这地方是他曾经来过的,曾经很熟悉的,但他却不记得来过。也不应该来过。

在房间的角落里他找到了一个木箱,里面用油纸封存着几幅书画,展开一看,都是他父亲唐天昊的笔,他在唐家堡三娘家中早已看得熟了,一眼就能辨认出来。只是这几幅画画的都不是三娘家中画的那楔鸟鱼虫,而是人。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唐轻笑没见过这女人,但却依然还是能一眼认出来,因为那画中女人的模样几乎和他一样。

画中女子或喜或嗔,明艳如春风艳阳,柔顺如轻雾细雨,绘画的笔法虽和唐家堡中那楔鸟鱼虫一般无二,但却有了种不出的感情和生机,只需微微一揣摩。就能体会出画者下笔时是带着如何的欢喜,亲昵和爱慕。这几张女子的画中分别有两幅上还有两个孩子,一个是七八岁的孝,正持一柄木刀临空砍劈,年纪虽小架势居然也颇有气度,分明就是唐公正,而另一幅上的则只是个襁褓中的婴儿。被一脸慈爱的女子环抱在怀中。

从面目上看不出这婴儿是谁,但唐轻笑却能猜得出。他的已有孝抖。在这里发现的一切正在逐渐将他心底构筑成世界的某些东西击碎,摧毁。

除了那些书画,箱子底部还有一封信。发黄的信纸上是他父亲的几个字‘吾儿轻笑亲启’。

唐公正没有提过有这封信。也许是来不及,也许是他知道唐轻笑来这里后自然会找到。不管如何,当唐轻笑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彻底呆住了,他从来就没有想象过会和那个叛出唐家堡,在他眼中就是个最大的耻辱和污点的父亲会有任何的交集,但此刻,那些幼年和年少时的世界已经在开始模糊,崩碎。

终于,用出了这辈子最大的勇气和力气,唐轻笑拿起,拆开了这封信。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死战神 墨守成妻 网游之诡影盗贼 绝世神皇 大妖孙悟空 校园全能高手 我的女友很奇怪 无限之法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