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十州风云志 > 第二十八章 血祭(一)

第二十八章 血祭(一)(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十方带着那一百人骑着马离开了差不多大半个时辰之后,石道人觉得自己终于明白了十方要带那些人离开的原因。

起因是三盟主姚金东在安排人手的时候发了一句牢骚:“妈的,那和尚也真会挑人,我那几个要专门带出来见见血,练练手的年轻弟子全被他要走了。不会是净土禅院缺人了,要把这些没宰过人的毛头小子抓去当和尚吧?”

能不能算一个真正的江湖客,最简单的一个标准就是见没见过血,杀没杀过人。功夫招数练得再好,一看见别人一刀砍下个脑袋,自己手里一剑刺死个人就手脚哆嗦,埋头大吐,那也等于废物一个。所以不论哪个帮会门派,都是一定要找机会锻炼年轻弟子的。三盟主姚金东乃是荆州黑道联盟散影会的二当家,借这次夺宝盟的机会带年轻弟子们来见见场面,杀杀人练练手那自然是顺理成章的。

这一句话一出,让一旁的石道人却是一愣。想了想,转头去问四盟主,悦来商行的徐州执事胡胖子:“你那几个被那和尚带走的是你们商行新培养的护卫么?”

胡胖子连忙摆摆那还拿着个包子的手:“盟主你放心。这次这么重要的事,我自然带的都是我悦来商行护卫队里身经百战的老手了。”

“哦?”石道人一皱眉。

胡胖子啃了一口手中的包子,哼哼唧唧地又说:“不过那和尚却把我队里的三个帐房,还有四个伙夫都带走了,真不知道是搞什么名堂?若不是看在今天便是最后一天了,他净土禅院也和我商行有不少生意,我是怎么也不会放人的。伙夫都给我带走了,这叫我以后吃什么?那些护卫烤的野味半生不熟,煮的干粮如同猪食一般,叫我怎么吃得下啊?”

“伙夫?帐房?”石道人点点头。回想起自己五岳盟中被带走的那些人,似乎也正是派出来历练。见血的年轻弟子,顿时明白了。原来十方那和尚带走的一百多人,都是手上没见过血,没杀过人的。

不过这是什么意思?净土禅院当然不会缺人,佛门天下第一寺,皇家也多加仰仗扶持,每年不知有多少磕破了头也想拜入寺门中去。那难道会是十方和尚在哪里悄悄准备得有什么佛门大阵。需要拿这些手上没沾过人命的人去祭炼发动那又是更不可能了。

不会是想让这些手中还没人命的人远离这是非圈,以免卷入这之后因为夺宝而引起的争斗吧?石道人只能想出这样一个有些莫名其妙的理由来,但是拿那些佛门秃头的行事方法一推,居然还很有可能似的,至少是从那些被带走人的共同之处来看,好像也只有这个理由了。

真是帮无事生非的秃驴。石道人禁不住冷哼一声。他虽然身披道袍。偶尔也会自称贫道,但那不过是传下那两把飞剑的前辈也是道门中人,他对这飞剑主人的当年风范心向往之,也是为了更好地参悟那御剑术的口诀,这才去黄山古松观拜入的山门。对于其他那些真正恪守清规戒律的出家人他向来不怎么看得起,总觉得是帮被忽悠得昏了头的呆子傻子,清静超脱的道门还好。那些满口慈悲,又要戒这个又要救那个的佛宗秃驴简直就是不可救药,这十方和尚做的这一出废事就是绝好的例子。

不杀人,不被人杀,这就不是江湖了。只要入了江湖,就是来杀人,也时时要准备着被人杀的。这江湖上哪一个功成名就的豪侠,高手。不是杀人杀出来的?就算如那唐老四一般天资卓绝,豪气过人的好汉,刀下的人命也绝不会少。集合在这里的诸位好汉,那更都是站在死人堆上的。那边三盟主姚金东所在的散影会好大一部分生意便是收钱杀人,黑吃黑,荆州黑道上的一半好汉都是死在他们手里的。四盟主胡胖子干的虽然是商行,和其他商行争抢货源商路的时候明里暗里杀的人做的亏心事也够多了。要不是怕别人报复暗杀,他何苦去练那被人改得面目全非就只能图个肉厚不易受人暗算身死的吞天化气功,一天到晚吃吃吃,每个月还要糟蹋一个黄花大闺女。至于剩下的那几个盟主也没一个不是如此。至于自己。杀的人有多少几乎连记都记不清了,当年阴山论剑之上那华山剑派居然群起而攻之,结果不过一盏茶时间就被自己一双飞剑杀得给灭了门?要来这江湖上混下去,要混的好,那就只有杀,杀出个明天,杀出个未来,杀出个金光大道。就像那水中鱼虫一样,最无能弱小的便吃草吃泥,然后就被大一号的吃掉,然后还有更大一号的还在上面等着,只有足够大足够凶猛的才能悠然自得摇头摆尾。

这天下众生天性皆是如此彼此互杀,那佛门秃驴们偏偏还要讲什么慈悲,还要讲什么度化,真是世上最好笑的掩耳盗铃,自欺欺人。你不是说众生平等么?你可知这人从一生下来开始到长大,要吃多少鸡鸭鱼肉害死多少蛇虫鼠蚁?干脆生下来便一刀杀了,那才是最大的慈悲度化。

背后双剑嗡的一阵低鸣,将石道人从不自觉的臆想中惊醒,他这才发现自己的双拳不自觉地握紧了,咬紧了牙关,才吞下的口水中都好像带着些腥味。

怎的忽然这样大的杀性了?石道人随即有些自嘲地一笑,重新放松下来。看来是这大战临近在即,心绪不自觉地有些紧张起来,又被那蠢和尚给气的。

是的,那蠢和尚毕竟还是有些眼光的。佛门虽然假惺惺的妇人之仁,那些借助信徒愿力的神通却是不假,不知怎么的就居然能看出那些人手中没沾染过人命,也能感觉出这即将到来的夺宝之时绝对会是一场腥风血雨。

腥风血雨倒不是说那天火派的余孽会怎么样难以应付。祭炼朱雀灵火不只会将他们所有的法力法器全部用上,以那些人的性子说不定连命都会赔进去不少,这是玄水宫主等几位道法高人一同下的论断,绝不会错。真正的敌人乃是潜伏在这夺宝盟中的那些心怀不轨的,或是想办法窥伺在旁的,都偷偷将自己的爪牙隐藏起来,就等着到时候那灵火现身的关键一刻。

但那些人有准备。难道自己就没有么?想到这里,石道人又是微微一笑。难道这花莫大力气整合起来的夺宝盟,当真只是图个人多热闹?悦来商行那边偷偷运进来的火器和机关兽都是花大价钱买的军械,江湖械斗里用上这些,保管给那些居心叵测之人一个大大的惊喜。

至于自己背后这一对飞剑,天下间能挡得住的人又有多少?抛开唐老四那种天资绝伦的怪物不算,纵然是一般的先天高手。佛门的金刚罗汉,在自己的全力一剑下也只是土鸡瓦狗罢了。这一场夺取灵火之战,说起来也不过是自己功成名就,从此在江湖上,在天下创出一个莫大的名头和基业传承的祭典罢了。杀出来的祭典。血祭。

嗡背后的飞剑又是一阵低鸣。石道人微微一怔,怎么自己又不知不觉地发了这么大的杀性?

不对!!石道人的瞳孔猛地收缩。这飞剑的鸣动并不是感觉到了自己心中的杀意而共鸣。而是感觉到了其他更庞大,更隐晦的杀气在给自己示警!而自己居然也是不知不觉中被这杀气给引动了心性。

左右四顾,周围,整个广场上的人却都没显示出丝毫的异样来。石道人并不奇怪,这些人虽然也算是各门各派精选出来的,却最多只能算是二流,整个夺宝盟中也只有自己一个的修为勉强跨入了先天的境界。这才能感觉到那股莫大隐晦的杀气,还被不知不觉中牵动住了心神。

“盟主,怎么了?”旁边不远处的胡胖子已经在吃今早的第三十八个包子,看着忽然间满脸警惕之色,四顾张望的石道人,顿时也有些紧张起来。“是不是有哪里不对劲?你听到什么,感觉到什么了么?”

石道人没有搭话。这时候他心中的警兆也越来越浓,那股原本如雾气一般茫茫无边。也难以察觉感知的杀气现在正在逐渐凝实,能够确实地感觉到了。

忽然一声古怪的嘶号从远处传来,越过这广场上的喧闹落在石道人耳朵里,他抬头猛地一看,立刻就辨别出那正是唐公正闭关的那个方向。

果然有问题!石道人身形一闪就来到了三盟主姚金东的身边,一把抓住他,厉声问:“那些飞天鹞子是不是真的派出去巡查了?怎么这有了动静还没发讯号出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