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十州风云志 > 第二十五章 制符

第二十五章 制符(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在那以刀气砍劈出来棱角分明的石台之上,唐公正还是一直静静地端坐在那里,已经过去了近十天,无论是风吹日晒雨淋他一直如那样雕塑一般,好似没有丝毫的改变。

在他面对着的那面巨大火壁上变化却是日渐明显。刚开始的时候,还只是他面前的一小块地方的火焰不时地波动一下,好像被只无形的手干扰,切断了般的散开,而到了现在,却是东一横,西一撇,每次都是一道十多丈长,数尺宽的巨大痕迹悄无声息地出现在火壁上,好像一直向这面火壁攻击着的无形巨人越来越大,越来越有力。

只是放眼望去,在这直径数里,将这整个天火山都笼罩在其中的巨大火球面前,这些伤痕却渺小得好像一只蚂蚁用力砍劈着一只大象般的可笑。更何况那些在火壁上的伤痕只是一瞬之间,立刻就会被从其他方向涌来的火焰弥补合上。

“.这样看来,唐四少还真的能在这些时日里将功力刀意再逼上一层.那大碎灭手乃是天魔五策中攻伐第一的法门,取一点万事万物本质中的破灭崩毁的本意,号称足以破灭万物粉碎一切。无论是有形之物,抑或是无形元气道法意念俱都可以破碎毁坏。只要唐四少能真的将那股招意参透领悟,说不定还真能破开这极阳炼狱罩.”

看着远处高台上静坐着的唐公正,还有那火壁上浮现的一道道刀痕。石道人的表情有几分凝重,有几分赞叹。更多的却是可惜。他背后的那一双飞剑也在嗡嗡低鸣,低鸣声中好像也带着一股淡淡的哀伤之意:“.只是这魔道功法本就太过霸道,据闻当年魔教修炼此功之人最后都是被那一点崩毁之意反噬其身,粉身碎骨而死,我不知唐家将之改良了多少,但无论怎么样,还要用这种拔苗助长之法强提功力境界,对自身损害极大。于此过后。说不定便是终身再难有寸进了.”

昨夜一夜的搜寻侦查,除了将夺宝盟底层弟子们累的够呛之外,这方圆百里之内没找出任何的可疑痕迹来,那诡秘莫测的小小轿子和着那半死不活的大当家一起好像消失了一般。但夺宝盟的几位盟主并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反而更是亲自带人继续四处盘查。连石道人这位总盟主也特意带着那两把回复了些许元气的飞剑来唐公正闭关这边查看。

不远处的白金凤也听到了石道人的话,一直满是愁色的俏脸上更是黯然了几分,不过忽然间她又一挥拳头哼了一声说:“没关系。我们云间大山里有很多仙草神果,就算唐家阿哥受了再重的伤都能治好的。”

石道人连看都没白金凤一眼,只是像听到孝子的无知笑话一样撇了撇嘴,继续冷冷说:“.原本顶多再过十五年,他就可以是天下三大用刀名家之一,最年轻的天下十大高手之一。再进一步。说不定还可凭借唐家这数代家主研究改良这大碎灭手所积累下的经验心得,有生之年踏破那魔教天子当年也未能成功的以武证道之路只可惜就在这里,就因为放不下的兄弟情义,将这大好前途都统统葬送了。”

小夏在一旁接口说道:“有什么样的人,才有什么样的刀。而只要还是人手中的刀。自然就有放不下,斩不断的东西。正因为至情至性。唐四哥的刀才能那样至精至纯,也就注定了定会做出如此选择。”

“小子和那和尚谈了一番,言语间的机锋也见多了啊。”石道人冷冷一笑,转头看向小夏。“那位小神僧可透露了哪些天机给你知道?小子可否说来听听?”

小夏一笑,知道这也瞒不过人。虽然他去的时候并没人注意也没人知道,但毕竟在那十多丈的树顶上和十方侃侃而谈了好一阵子,有那巨大火球的照耀,一两里之外都清晰可见,自然早就被夺宝盟的弟子禀报给几位盟主去了。他也没心思去糊弄石道人,就直接说:“十方大师也说我们所见的那轿中人有所图谋,这朱雀灵火之事恐怕有极大的风波,及早退去方为上策。”

石道人却冷哼一声,说:“那你怎的还不速速退去?”

“那自然是因为我也有放不下,斩不断的东西。”小夏一笑。“而道长明知此事风险极大,却也不愿半途撒手,不也是有东西放不下,斩不断么?”

石道人瞪了小夏一眼,冷哼道:“贫道有两把飞剑傍身,若要存心遁走,天下之大不见得有几人真能留住贫道。倒是你这小子一身符咒法术不过二三流的水准,若是到有什么混乱变故中再碰到那晚的轿中人,那天魔鬼心咒克制一切不到先天之境的道术武功,你和你那红颜知己明月姑娘恐怕连逃都没什么指望。”

说到这里,石道人又拿出一枚烟花递给小夏:“我知你这小子机智善变,眼光独到,这些时日你就算要去四处打探,也最好莫要走出这树林二十里之外,一耽现那晚那神秘人的踪迹就用这烟花示警,我御剑而来顷刻可至。我这两把飞剑正可克制那天魔鬼心咒,只要将那人先一步抓住,追查出他的安排和图谋,潜在的隐患也就去了十之。”

小夏点头,接过烟花放入怀中。不过他知道这烟花大概永远不会派上用场,那神秘的轿中人既没什么可能会冒险潜入这里,自己心中有了定计,更不可能再冒险去自找麻烦,石道人特意来这里给自己的这一番说辞无疑就是想让自己再去找找那轿中人的痕迹,却是白费了。

不过石道人这一趟来的却是正好,因为小夏正好有事想要找他。

“道长放心。不过我也正好有事想要请石道长帮忙这段时日里变故频发。小子身上连压箱底的符箓都用了出去,现下既有空闲打算赶制些来急用。但仓促间制符所用的各种灵石法物却又没有,我这些时日看道长这麾下的夺宝盟行事周密,各方准备也是井井有条,粮食,食水这些不在话下,连飞天的机关兽都备有好几部,制作符箓的材料想必也是早有准备的,分上些给我也只是九牛一毛吧?”

从青州开始。小夏身上的符箓就只是使用,完全没有补充过,如今腰间符囊里只剩下寥寥十几张了。而即便是绘制最低级的符箓,符纸朱砂之类的用具也是必不可少,中品以上的符箓就要用到各种蕴含五行元气的灵物,或是研磨精炼过的灵石粉末,或是妖兽鲜血精髓提炼的药剂。品种繁多难以计数。符箓的品级越高,所需求的灵物也就越高级越罕有,凭一己之力去搜集炼制那是麻烦无比,只能去黑市中去买,动辄几百两银子不说,有些稀奇之物还要碰运气才能买到。小夏早发现这夺宝盟里也有些小门派的道士法师或是散人野道士。按这夺宝盟安排周密的阵势来看,应该也是给他们备得有绘制符箓的灵物。

石道人闻言眉头一皱,微有些不悦:“分上些给你?难道我们收购祭炼这些事物便不费精神,不用花银子了?”

小夏连忙说:“.大家同舟共济,正是相互协助之时。怎的还说起金银这等大俗之物.好好好,那我也用银子向你们买行了吧?只是希望石道长发发话。知会一声,让他们在这价钱上能不能给些折扣,以道长这总盟主的身份,半价,不,六折该是可以的吧”

石道人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起来:“你这小子之前还一副义之所在万死不辞的高深模样.怎的一说到银子,忽然就变得如此市侩起来了?”

“.游荡江湖多年养成的习惯,道长莫要见怪,呵呵.”小夏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我们这等无门无派的野道士,可比不得有宗门靠山和那性朝廷俸禄的道友,在这符箓材料上若不扳着指头缩紧腰带过日子,说不得就要冒着浸粪坑的危险去骗些乡下老财了。”

“”石道人面色继续古怪地发了会怔,忽然一挥手说:“那你自行去找胡胖子吧。虽然那些道士法师基本上都归在我五岳盟麾下,但这联盟的物资却都是胡胖子的悦来商行在采购调度,我回去之后自会给你打个招呼,将你当作我五岳盟聘请来的法师,那些制符灵物就只以成本价钱算给你好了。”

“如此多谢石道长了!”小夏顿时大喜。那些灵物原料的价格其实大多落在繁琐的收集整理祭炼等等的功夫上,省去这一项可就砍去了一大半的价钱。

“.不过你可要答应我件事。”

“.什么?”小夏一怔。

石道人犹豫了一下,却还是挥手说:“.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等到时候再说吧。”

半天之后,小夏就从四盟主胡胖子那里弄来了足足值三千两银子的材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死战神 墨守成妻 网游之诡影盗贼 绝世神皇 大妖孙悟空 校园全能高手 我的女友很奇怪 无限之法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