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十州风云志 > 第二十二章 诡异(二)

第二十二章 诡异(二)(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不知道什么时候,远处传来的火光暗淡了下去,原本就只是朦朦胧胧的夜色看起来更是有些漆黑,但远远望去,那火球的光芒依然还是辐照着这方圆数十里,只是这周围的光芒忽然间暗淡了下去,好像一阵不知从何而来的雾霭悄悄地在四周空气中蔓延开来。

小夏忽然觉得有些莫名的迷糊和朦胧倦意涌上来,一直紧绷着的心思也不知不觉中松弛了下去,就像即将要睡着时候一样,一些莫名其妙的感觉和念头出现在脑海里。

“是迷烟?”小夏一下惊醒起来,一口咬在自己的舌尖上,顿时一股钻心的剧痛直刺入脑,同时手忙脚乱地从符囊中摸出两张祛毒清气符塞进自己的鼻孔里。

“呵呵,怎么了,姓夏的小子,难不成你以为本座还会用迷烟那等无聊又无趣的东西么?”

轿中人的声音响起,比之前的声音听起来更甜更腻更黏糊糊,这声音好像不再只是从耳朵里传来,包括全身所有汗毛每一寸皮肤每一分筋肉每一点骨髓都好像不由自主地随着这声音回荡融化发软糜烂,好像下一刻整个人都会完全被溶入到这声音里去变作那甜腻腻黏糊糊的一部分。

“吽!”一个如银瓶乍破,清亮之极的喝声响起,就像一把锋利的长剑将那似乎要将人熔化的声音和气息陡然划破出一个口子,也让马上就要晕过去的小夏清醒过来。

出声的自然是明月。她也觉察出了这莫名发生在周围的异状。这次她并没有急着5对轿中人出手,而是在原地双手结出法印,提气开声喝出了这一声。

这一声‘吽’乃是佛门普贤如来根本咒的第三音,也是普贤根本咒中的破法震魔之音。早在青州黑木树林中,灭怒和尚就曾用这一声破去明月的幻影,结果也被明月反用这一声破去他的咒法。现在随着这一声清亮悠远的佛门禅音,不止让小夏一醒,连那四周的昏暗似乎都被驱散了不少。

借着这时机,小夏立刻从腰间符囊里抽出三张符箓,抬手先打出一张。那符箓离手之后就化作一片炙热流动的火光朝那轿子的上方飞去,第二张则朝地面上一拍,地面顿时如水面般地荡起一股浪头朝着轿子下方的地面涌去。

这两张符箓是小夏珍藏已久的中品上等符箓,都远远超出了他自己所能绘制的品级,乃是或买或换弄来以备不时之需的。第一张是中一品的火行道法‘流岩火雨’,在上空炸开之后方圆数丈之内全是暴雨般的熔岩流火,第二张则是中一品的土行道法‘地牛摆尾’,让一片方圆十余丈的地面猛烈抖动,寻常的江湖好汉在上面别说站立行走。不被震伤震瘸腿就需要相当的轻功身法。这两张符箓一上一下的夹击在江湖上已可勉强算是第一流的道法手段,就算夺宝盟这数千人当中也只有石道人等几个盟主高手能应付得来。

而用出前两张符咒之后小夏只是稍稍回气。又立刻将第三张符朝自己身上一拍。这张是能短时间刺激经脉穴道令速度急增的‘神行符’,因为他很清楚那两道法术最多只是能将那轿中人给阻上一阻,分一分心思和注意力,给他躲开和逃走的时间,至少也不能在这里让明月分心。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这两道足可以让一流高手也手忙脚乱的法术却连让那轿中人动一动手都做不到,别说是阻挡和分心了。那飞向轿子上空的那一大团流岩火焰在半空中一阵扭曲,就像个别扭的下九品幻术一样无声无息地消失,地面上那原本汹涌扑去的地牛摆尾法术也成了入海的泥牛,刚刚接近那轿子附近就烟消云散。甚至这一道刚刚拍到自己身上的神行符也是没起到一点的反应。好像那不是值几百两银子的中品符箓而只是一张草纸。

但小夏很清楚那绝不会是一张草纸。符囊中数十张各色符箓的位置,效用,他只凭手指一摸就能确定,而能放入符囊中每一道符箓更是必须经过仔细检查,验证过的,流字营中的几年生涯早让他养成了这样的习惯,战场争斗中的每一个意外和差错都是直接和自己的小命钩挂在一起。容不得丝毫的马虎。但是此刻就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候,这三张精心准备的符箓却就莫名其妙地变得和草纸无异,上面云纹中蕴藏的法力刚一激发,就被虚空中一股诡异的力量扭曲吞噬掉了。

不是寻常法术的抵消。克制,而是一种更深层次的扭曲,同化和吞噬,就像刚才明月的法术被大当家喷吐出的灰黑色雾气给吞噬掉一样。

“叽嘻嘻小子反应不错嘛,符咒品级虽上不得台面但这手法却能算是第一流的,不愧是从流字营里出来的但是本座不是说了么,这可不是那什么迷烟之流的东西,这东西可有趣得很,有趣得很啊”

随着这声音的响起,周围的光线又重新暗淡了下去,刚才明月才以一声清喝破去的那感觉和灰暗重新又以十倍百倍的力量席卷了回来,几乎是眨眼之间这四周的空间就布满了一种不祥之极的灰黑色,和那甜腻腻湿答答的声音浑然一体。都还来不及想明白那三道符箓为什么全然无效,小夏就感觉直接好像突然陷入了一个难以言状的噩梦中,不只手脚无力,连念头和思想的运转都突然艰涩起来。

明月好像又开口说了什么,不过小夏这次再也听不清,听不明白了,他唯一能感觉到的就是无边无际的昏沉沉黑蒙蒙,还有直接在脑海中响起的那甜腻得要死人的声音:“阿月,我说了你这不过是得自舍利子的神通。能勉强自保就算不错,怎的还想着要护着这小子”

昏昏沉沉中,小夏忽然感觉自己伸手从腰间摸出了一道符箓就朝自己身边打去。虽然头脑已经昏沉得连为什么要这样做都不知道,但偏偏他却还是很清楚记得那符囊中每一道符的位置,依然可以只凭手指尖的感觉就摸出一张中三品的玄水冻气符,甚至都可以很清楚地感觉到那符箓中的法力如何在自己的激发导引之下发出,这一次的符箓就没有出丝毫的古怪,汹涌的水行寒气从符箓中喷出将身边的一个身形冻得满身寒霜。然后就又是那好像充塞整个天地的甜腻声音在脑海里回荡:“嘻嘻嘻看吧,别人可不喜欢你护着你以前可不是这性子啊,那赤霞秃驴的舍利子难道真有如此神奇么。看来什么时候我也要想办法去净土禅院弄两粒来玩玩了”

那声音小夏虽然听得很清楚,但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已经理解不了了,身周似乎有人在动,在拉着他飞奔,他也丝毫再没余力去理会,在他脑海中每一丝念头和搏动都在那噩梦般的感觉中越陷越深,逐渐和那感觉,那甜腻粘人的声音融为一体,很快的。他就连任何感觉都感觉不到,也再不会去感觉而就在他最后一丝感觉也要完全消失之时。一个笑嘻嘻,爽利爽朗的声音忽然传来。

“阿弥陀佛”

这一声念佛声好似平常之极,没有之前明月那一声清喝的清亮悠远,也没有传说中佛门大德狮吼禅唱那种如暮鼓晨钟惊醒世人的非凡之意,甚至能听出有些不正经的戏谑笑意,还有点荆州的乡下口音,但却如漆黑一片中亮起的灯光,小夏脑海中那无边无际的灰黑噩梦瞬间就被驱散得干干净净,所有的感觉念头想法又都回来了。

然后这时候小夏才发现。自己的手腕被一只冰凉的小手紧紧拽住,拽得很紧,那手指上的指甲都将他的手腕给掐出了血痕。这手自然是明月的,原来明月已经拉着他跑开了老远,只是明月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很狼狈,再也没有往日间那种画中仙女般的出尘优雅,那抓着自己手腕的小手上有两道细细的血痕正在滴出嫣红的血珠。那一头长发也有些被割去断裂的痕迹,最重要的还是她的头发,眉毛,还有裸露的肌肤上都覆盖了一层薄薄的白霜。琼鼻和红唇间吐出的气息都被寒气凝成丝丝白烟。

那个诡异的小小轿子依然是被那些看不见的玄晶细丝静静地抬在半空中。当然,从明月的身上能看出来之前肯定并不是这样安静的,现在这样,不过是因为一个笑嘻嘻的年轻和尚站在了他们身边,正是原本一直在天火山下的树林中打坐参禅的十方。

“小和尚,你怎么这么迟才来?”对这位及时赶到的救命神僧明月却一点也没表现得感激,反而言辞中还有几分责怪的意思。

十方连忙对明月一合十,解释说道:“阿弥陀佛。今夜我参禅入定忽然颇有心得,一时居然没察觉这里的变故,竟让明月姑娘受了几分委屈,真是罪过罪过。”说完他又转身对着不远处的轿子又一合十躬身:“敢问这位轿中施主,怎么居然舍得下手欺负明月姑娘这般秀美无双,玲珑剔透的人呢?居然还是用迷天鬼心咒这等魔道,幸好明月姑娘身具我佛门神通能抵御一二,否则不是就活生生被施主你炼成傀儡玩物了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死战神 墨守成妻 网游之诡影盗贼 绝世神皇 大妖孙悟空 校园全能高手 我的女友很奇怪 无限之法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