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十州风云志 > 第十九章 暗流(二)

第十九章 暗流(二)(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经过几天之后,这些江湖客们也逐渐习惯了在这巨大火球下的生活,入夜之后,虽然那火球的光芒依然将这周围方圆数十里照得亮如白昼,但该睡的人还是能酣睡如昔,这白天还热闹喧嚣的树林整个地安静了下来,只有那巨大火球上火焰流转带动出的低沉隆隆声隐约可闻。而且大概是这火球的缘故,这树林中所有的鸟兽都跑了个精光,似乎连虫子都没留下来,让这入夜之后的安静就静得有些诡异。

离开这巨大火球十余里,在这片稀稀拉拉的树林边缘,草地上的动静终于显得有了些生机,不过也并不是说这里就有了鸟兽,从这天火山的异变发生之后,这附近的鸟兽连同虫子都跑了个精光,夺宝盟派出去打猎的人也不得不去数十上百里外才能找到可供猎取的野兽。这里的动静来自那些偶尔响起的马蹄声。

一阵不徐不疾的马蹄声由远及近,三个骑着马的江湖客从一侧的树林阴影中绕了出来。这是三个打扮各异,年龄差距也颇大的三个人,最年轻的不过只是个十岁的少年,腰间挎着两把短剑之类的兵器,年纪最大的那个却是个四十多岁的汉子,焉头搭脑的模样好像四五天没睡过觉一样,身上却没看见武器,加上另外一个三十来岁背着一条铁棍的壮硕汉子,这三人策马并排走在一起,一边走着一边还不时地四处张望。而这三人虽然打扮年纪都不相同,神情却都有些疲倦,即便是那最精神的少年也有些心不在焉,那原本就没精神的中年人就更不堪了,好像随时都能在马上睡着一样。

“不行了,停下歇息一会吧。”中年汉子在马上晃晃悠悠地终于忍不住了,勒停了马,歪歪扭扭地几乎是一头栽了下来。

“姓熊的,这一趟还差着好一截呢。”少年显得有些不满,瞪着中年汉子。

中年汉子一屁股坐在地上不肯起来。摇头说:“不管了,我不行了,我要歇息歇息,真的撑不住了。”

少年的腰杆挺了挺,怒目看着中年汉子:“你这人怎的如此马虎?这几晚巡逻你晚晚都是如此。不是拉屎拉尿就是没精神推脱。一路走走停停的,三盟主交代下来的任务怎能这样敷衍了事?”

中年汉子耷拉着眼皮瞅了少年一眼,用要死不活的语气回了句:“三盟主?就直说你们散影会的二当家吧。弄得这样认真,小子你不去雍州参军却跟着散影会作贼当真是可惜了。”

“姓熊的你说什么?谁是贼了?”少年双手猛地搭上了腰间的两把短剑。看着中年汉子怒吼。

“反正不是我姓熊的就是了。我姓熊的杀人抢银子抢女人,却只当强盗,不当贼。”中年汉子懒洋洋地说。

一直没说话的壮硕汉子这时候分开两手朝两人摆了摆,沉声说:“好了,你两人消停些吧。今晚就是我们轮值的最后一晚了。难道你们还想为这点小事动手,去尝尝执法堂的鞭子么?”

“哼。也就是这最后一晚我才忍着这厮。”少年愤愤地将手从短剑上收回。

壮硕汉子又对中年汉子说:“熊广宁你也撑一会吧。等到将这截路巡视完,你回去随便睡也没人理会你。如果被后面的人发现我们在这里耽搁,报了上去你这无门无派的独行盗还好,我们可要受训斥,弄不好还有责罚。”

“就这种鸟都不生蛋的地方有个鸟的好巡视的这几晚这么多人巡逻,可逮着了个鬼影么?”叫熊广宁的中年人磨磨蹭蹭地从地上爬起来,嘴里还喃喃地发着牢骚,忽然他又一转身。朝着旁边不远处的树林阴影下跑去。“不行了,我要拉屎。你们等一等,我忍不住了。”

壮硕汉子和少年人正要开口阻止,中年汉子却已经冲到了阴影下拉开了裤子蹲下,发出一阵稀里哗啦的响动。少年扭过头去露出厌恶至极地神情,壮硕汉子也摇头看向别处。隔了好一阵子,就在两人出声催促之后,那熊广宁才提着裤子走了过来。慢腾腾地爬上马去,然后三人一起骑马朝另一处地方行去。

马蹄声渐渐远去。直至消失,这里又要恢复到了之前那种毫无生机的寂静的时候,两个人影从树林中无声无息地冒了出来。一个身形窈窕的白衣女子,一个衣衫随意,满头乱发不修边幅的年轻道士。正是出来散步的小夏和明月。

“夏道士,和你散步也不怎么好玩呢。为什么一直偷偷摸摸地躲着看那些人?”

明月皱着眉,摆着头,一头黑发随风而动。远处传来的火光将周围的所有东西都染得红黄红黄的,但照在她身上却映出一丝月光的清柔来,撇着的小嘴,还有那一双轻轻皱起的细眉好似能把旁观者的心也勾起来似的。

但是小夏却好像完全没有察觉到身边的绝美景色,反而眼光烁烁,面带一丝古怪微笑,全神灌注地看着前面地上的一个东西,还一边快步走了过去,蹲了下来,歪着头仔仔细细地看起来。

如果这时候有其他人在看到这副场景,只会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这年轻男人根本就是个疯子。因为他抛开身边的绝色佳人而跑过去蹲下来仔仔细细地观赏着的东西就是刚才那姓熊的汉子拉出来的一滩半稀半干的大便,而且他还看得很用心,很仔细,很专注,甚至干脆趴了下去,脸上的神色简直有些眉飞色舞起来。按照这样子看起来,就算是他下一步马上扑上去将之给一口吃了好像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好在他没有真的这么干。他只是从腰间摸出一张符纸,随手晃了晃,那符纸顿时就变得如同刀锋一样的坚挺硬直,然后他很小心地将符纸刀伸过去插入地面,将那团大便合着下面的泥土一起挑了起来。

挑起的土坑中,一块石牌正静静地躺在里面。这块石牌不过巴掌大小,灰白的颜色,质地看起来非常细腻,上面还篆刻着许多模模糊糊的纹路。

仔仔细细地看了片刻,小夏这才很满意地将手上托着的大便和泥土一起重新铺回原处。然后直起身,连连后退几步,深深地长出一口气,摇摇头说:“好臭,好恶心这姓熊的到底吃什么了?”

“既然觉得好恶心为什么还要那样去看?我还奇怪你什么时候变得很喜欢那个呢”明月只是觉得不明白。

“因为就算是恶心也恶心得也好有趣。”小夏一笑。神色满意得意之余也有些惊叹。“昆仑派的传承果然不简单。只是下三院的人居然也能弄出如此大的阵势来要在这十来天里将这法阵布置完,看来悄悄混进这夺宝盟里的昆仑派弟子可不少,那些人敢打朱雀灵火的主意也不是完全没道理的”

刚才那三人是夺宝盟派出来巡夜的人手。确实如同石道人之前和唐公正所说的,他们能集结到这么多人一起前来。并非是头脑一热的莽撞之辈,这两千余人居然安排得井井有条,各司其责,有负责四处打猎觅食的,也有在四处巡逻探查的。连也这夜间也派有弟子四处巡查,颇有几分军旅行动的味道。只是这终究并不是真正的军旅,混在一起的各路人马龙蛇混杂,各有异心,虽然表面上还能行动如一,背地里都是各有手段。那个叫熊广宁的中年汉子分明也就是昆仑派的人,借着这四处巡逻的时候暗中布置阵法。

昆仑派的法术在江湖中流传不多,小夏并不怎么了解,但从梁洪涛那说漏了嘴的话语中他还是能猜出些端倪的。趁夜出来悄悄一看,果然发现了这些有趣的东西。

不过现在发现之后要怎么办,小夏现在还有些拿捏不定。在这暗流汹涌,很显然还没全数暴露出来的时候,静静地旁观显然才是最明智的。小夏甚至不敢确定石道人是不是真的对这些昆仑派的人的作为毫无察觉,又是不是也还准备着他所不知道的后手。

“夏道士,你发什么呆?你要看的都看完了,现在继续去散步吧。我知道那边过去走一会有条小溪。我们过去捉鱼玩吧。”

还是明月姑娘最无忧无虑,并不为这当下扑朔迷离的复杂局面浪费半分心思。拉着小夏的手就要朝那边走去。但是忽然间她的眉头一皱,扭头看向树林中的深处,低声说:“那边又有谁来了?好像不是那些巡夜的人。”

“我们再躲起来看看。”小夏连忙拉着一脸不高兴的明月朝刚才隐藏的地方退去。

没过多久,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就从明月察觉的方向传来,随后就是一个快步疾行的人从树林中走出,火光照在这人的脸上,躲在阴影里悄悄看着的小夏一惊,因为这人赫然就是初阳道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死战神 墨守成妻 网游之诡影盗贼 绝世神皇 大妖孙悟空 校园全能高手 我的女友很奇怪 无限之法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