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十州风云志 > 第十七章 谈(四)

第十七章 谈(四)(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那妇道人家懂得个什么?连你也一起见识短浅起来。”唐轻笑不屑之极地冷哼一声。“若图大计,小小牺牲自然难免。什么好人坏人?你当是给小孩子说故事么?”

“我记得你当时也并不好过的,还亲自去砍柴来给他们火化。”

“张四他们几个这些年确实对我有照顾,真把我当做他们的小兄弟看待”说到这里,唐轻笑的眼光也忍不住微微一黯,不过旋即又被深处的火焰点明起来。“不过他们本来就是拿命换钱的活计。我这里事成之后,十倍百倍地赔偿他们家人银两便是了。”

“所以你就什么都可以做?骗好心收留你的林总镖头,利用一心爱慕你的林姑娘说不定你还准备拿她当筹码要挟那天火派宗主?你自己好好想想,可过得了自己心中的那一关?”

“这世上从来都是成王败寇,只以成败论英雄。只要你成功了,谁管得你用的什么手段。千百年后的世人只会记得那些名动天下的丰功伟绩,谁会在意背后有什么龌龊不堪。”唐轻笑眼中的火焰越来越旺,越来越亮。“而且这就是我唐家行事的方式和方法,作为一只暗器,隐,忍,无情,为达目的要能舍下一切私人感情的气魄,我心中确实有愧,确实有犹豫,确实有不忍,但这都是我心性磨练不够所致。而也只有经过这些,我心中的这些才能慢慢磨砺得锋利”

“这才有资格做唐家最锋利的暗器。是不是?”

“是。”唐轻笑眼中的光芒火焰亮得好似正在将自己的灵魂当做燃料,耀得刺眼。

小夏长叹一口气,他知道自己再说什么都没用了。其实在此之前,他也知道自己的劝说基本上不可能有什么用的,一个倾注了五年心血的计划,背后是唐轻笑那一个从小到大十多年的意念,精神支柱,已是几乎不可能再被任何外力改变。

但是他依然干冒大险潜进来,能说的还是一定要说:“那我说此事背后有人暗中图谋,你也是不信的了?”

“信。我当然信。”唐轻笑一笑。“为了这个计划我等了六年,你以为我只是窝在有德镖局里无所事事么?我当然早看得出这场风波似乎是有人暗中操纵,但那关我什么事?”他双手一摊。“从一开始,我的目的就是这场风波的风眼里,外面的风波再大再诡秘,已不是我需要关心的问题了。”

“看来我说什么你也是听不进去的了。”小夏再叹一口气,转头朝石壁的一个方向看了看。“那个和林姑娘一起的,便是她外公,天火派宗主金志扬吧?”

“对。”

“他们正在朝这里走来。看来我该走了。”小夏站起身。

“你是怎么知道的?”唐轻笑微微一惊。

小夏淡淡回答:“那天火宗主一身凝聚的火行道法已经和这天火山的整个阵法连为一体,一身火元之力充沛到了极点。便是当日荆州天火派那天地洪炉大阵也不过如此,偏偏还能运转自如,已是我这辈子所见道法修为最深的人。你武学修为不到先天,也不通道法,自然是看不出来。我最后劝你一句,不论你手里有什么依仗,不到最后关头也绝对不要妄动甚至到了最后关头也不要妄动,因为你无论怎么动都是死的更快罢了”

唐轻笑静静地看着他,突然说:“你最好别再来了。这次便算了。下次若是情况稍有不对,说不定我会先出手杀了你。”

“你放心,我这土遁术也只是之前别人所给的符咒。而且现在这所剩的法力只够我出去,之后便是再想进来也是不成了。”手按着没剩下多少的土咒球,小夏身体开始下沉,脚下的地面像水一样将他吞没下去,当地面淹没到他胸口的时候。他忽然抬头说:“对了,最后我便回答之前你的问题,为什么所有人,包括你家老太爷在内都觉得唐四哥比你强。”

“什么?”唐轻笑的双眉猛地朝中间一交一碰。像两把互相交锋的剑。

“因为唐四哥只是坦坦荡荡,真心诚意地将自己做好,从不想什么暗器什么功业之类和自己无关的东西。唯大英雄能本色。能做好自己的,就是这世间一等一的人物。而你不过只是个连是非对错都要靠别人来告诉你的小孩子罢了”

顷刻间,地面就将小夏的整个身影完全吞没了,然后回复之前的模样,没留下丝毫的痕迹。

唐轻笑只来得及对小夏留下的那句话冷冷地嗤笑了一声,随即马上从怀中掏出一个半个巴掌大小,缝制得精细之极的小口袋,那小口袋上居然还有大大小小十来个更细小的口袋,他屈起小指从其中一个小口袋中掏出一丝粉末朝空中一弹,一阵细不可察的清香在空中一闪而逝,将这石室中留下的所有味道全部驱散。然后唐轻笑又用飞快的速度将小夏坐过的石凳,所碰过的所有地方都用自己的衣袖擦拭了一遍,甚至还捡起了几片从小夏身上掉下的细小盐霜。

做完这一切,他马上又重新跳回石床上盘膝坐好,无论姿势甚至表情都和之前小夏进来之前一模一样。然后没过多久,石门外就传来了脚步声。

石门一拉开,林筱燕真的像只燕子一样活蹦乱跳的跳了进来,对着石床上的唐轻笑大叫:“阿笑,我回来啦,要你等这么久真是不好意思。我和外公聊得很开心啊。”

跟在林筱燕后面迈入石室的是一个须发皆白的红袍老人,老人的面上也带着笑容。一脸的慈祥,给人的感觉却是平常之极,如果不是那一身的红袍太过显眼,简直就好像一个刚吃过早饭喝了一壶好茶后过来串门的邻家大爷。

唐轻笑连忙从石床上下来,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林筱燕一把抓住手牵到红袍老人面前,对着唐轻笑说:“这是我外公,阿笑,叫外公啊。”

唐轻笑一时间根本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张口结舌地看着红袍老人。之前心中想好的那些举止言辞全部被林筱燕这一下就击得稀烂。

“阿笑不好意思了。外公我刚才和你说过的,阿笑性子很内向,不大会说话的。”林筱燕牵着唐轻笑的手对着老者扬了扬,随即又转身对着唐轻笑说:“阿笑,外公说要我们在这里等等,他在这里有个很重要的事,做成之后就带我一起去个很好玩的地方。我说了要他也带你一起去。外公说好玩一定就很好玩的!他从小到大都没有骗过我的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