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十州风云志 > 第十二章 囚笼(二)

第十二章 囚笼(二)(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第十二章囚笼(二)

“原来你就是阿笑六年前去荆州认识的朋友。当时他回唐家堡之后向我提起过。他原本几乎是不和我怎么说话的,但是那次回来之后,居然主动和我说起他去外面历练的经过来。唉,大概除了我他实在找不到人说话了吧。而他说起你们一起在荆州天火派的时候,他很高兴。整年整日地在唐家堡里习武修行,那去荆州一趟可能是他这辈子最好玩的经历了。”

“当时确实蛮有趣的。他刚认识我的时候,我正在浸粪坑。”

“哈哈哈哈,这他也对我说起过听说你还有个很有趣的师傅,可惜他没见到。”

“连我都已经好几年没见到他了。不过最古怪的是好像他总能在需要的时候找到我。”

原本周围巡逻站岗的士兵也不知在什么时候撤走不见了,好像那位李大人已经彻底把他们遗忘了一样。不过他们两人却一点都不在乎,有吃有喝,还能这样开开心心的闲聊,加之这木笼实际上也根本困不住人,想出去随时都可以,看起来简直就好像是专门给两人准备的休息的处所一样。

这一聊起来,时间不知不觉地就过得飞快,两人都是走南闯北,见识经历极广的人,话题自然多不胜数,从各地的江湖掌故,风土人情,美食特产一直聊到武功法术,小夏也顺便向唐公正讨教些武艺上的东西。他的拳脚功夫本来就是东学一式西学一招,虽然战阵厮杀的经验丰富,但到底不成系统,和武艺稍精一点的对手正面对上就是破绽百出。而唐公正既也是自己磨练出来的一身武艺刀法,又有世家传承的深厚底蕴,加之自身的天赋奇高,武学境界也眼界之高之广,几乎已不在任何一派宗师之下,对小夏一加指导点拨,就让小夏有如醍醐灌顶,豁然而通的感觉。甚至唐公正还挑了一些适合小夏的唐门散手招式教给他。

“这四哥此举是不是有些不妥?若是被你们唐门的人知晓你将唐门绝学传授给外人”

“不过一些小小招数,何足道哉?若是有唐门的人问起,你便直说是我传你的他们也不敢拿你如何。而且那些修为高超的叔伯们,也未必真会在意这等小事而为难你。”唐公正洒然摇头,不以为意。顿了顿,他又颇为不屑地继续说:“武学之道广阔无边,但其实又互通脉络,万流归宗。正该互相交流印证,才能发扬光大推陈出新。即便是我唐门最高深那几门绝学,也是参考了天魔五册和道门典籍再加以融合修改而成。那些自以为是,敝帚自珍的门户之见,这心态便已落了下乘,和那些老想着将挣来的钱财用以传家的农户商贾又有何异?心思眼界就已经桎梏于门户高下里,哪里还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得见至精至远的武道境界?”

小夏摸头苦笑。按照这样的说法,天下九成门派和学武之人都是一文不值。不过他也禁不住心中佩服,这样的万中无一的心胸气度,才正是成就一位千万中无一的大宗师的必然条件。

难怪他即便是连暗器都不会用,唐家老太爷却还是收他作内门弟子。小夏觉得有些明白了。

“不过说起来夏兄弟你为人聪明机灵,悟性更高,无论是学武还是修炼符箓法术都算是颇有天赋之人。武艺上面错过了幼时的苦练,筋骨已然成型那是没办法,但你自幼在道法符箓上浸yin多年,即便不另外拜师,自己想办法博采众家之长,静下来花上些时间专修法术相信也能有一番不俗的成就,何必早早就四处游历闯荡呢?”

小夏摇头,还是苦笑:“四哥说笑了。这道门法术不比武功修炼,一切求诸自身,乃是需要炼丹搬运,存神静思,‘财’‘侣’‘法’‘地’都是必须的,我一介无门无派的浪荡野道士,即便是想静下来潜修也不行啊。连那不问世事自顾自行修行求道的五行宗,不也是在各处设立分派吸收附属帮会收罗各色炼丹符箓的材料和灵物,传授法术售卖灵符换取金银么?”

“哦,这倒是我疏忽了,不过夏兄弟若有意愿,我唐家堡中也有专修符箓道法的场所,你大可”

小夏摆摆手,淡然一笑,说:“这番话阿笑也说过。不过我还是习惯一个人。而且我师傅说过,这千般法术就算修炼到极致用到极致,焚山煮海改天换地,也不过只是大道的旁枝末节罢了,过分沉浸其中好比学武之人一味地比谁力气大一般的可笑。偏偏还要为此费尽心思来成门立派,收敛财物,难免接下来便是争权夺利等等龌龊俗事,这于修道来说无疑舍本求末。道在何处?在天,在地,在人心,在便溺,在世间万物,在你自己,何必只守着些法术符箓?所以我还是以人驭术,顺其自然,练到哪个地步就算哪个地步吧。”

说老实话,这番话其实连小夏自己也不是十分十信服的。每当看见那些大派弟子抬手便是几张数百上千两的符箓扔出去,动辄就有无数的符箓材料拿来练手,更有派中留下的典籍秘籍用以借鉴,他也眼馋,也心动,但是所谓乞丐当三年皇帝不想做,从小就跟着师傅无拘无束地流浪二十年,真要定下来入个什么门派,受什么规矩的束缚,小夏还真是不习惯。

但是师傅这番话至少从道理来说,还是一如既往地和他其他高论一样的无懈可击,高处不胜寒。乃是吃不到葡萄之时充高手,装门面的不二选择。

果然,唐公正一听之下也是皱眉思索,然后就是满脸的肃然,点头拱手,慨然说:“令师果是高人。之前我还看不起那些受桎于门户之见,目光短浅的学武之辈,哪里知道自己其实也是如此,目光只落在武人的争强好胜和高矮强弱之中,不知这修道的真谛所在,真是可笑之极。”

“哪里哪里,唐四哥当真客气了。”这下小夏还有些不好意思了。听闻天才与疯子只有一线之差,师傅这番话说给其他一百个人听恐怕要有两百个人跳出来嗤之以鼻,也就是这位天资横溢的唐四哥反而还被糊弄住了。

“果然也就只有令师这样高远脱俗的高人,才能教导得出夏兄弟这般洒脱的人才来。便是我在夏兄弟那年纪,也是不敢只为一报救命之恩就投身而入流字营的。阿笑能认识你这样的朋友,真是他的福气,也希望他能在你身上多学着些超然物外,莫要再被那些什么唐门暗器所困了”

小夏真的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连脸都有些忍不住的发红起来,好在这夜间也看不出。在流字营的日子里他可不是没后悔过,没想过要半路逃跑的。只得咳嗽一声,笑说:“可惜阿笑兄弟似乎并不如此以为,

我记得当年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他可是很有志气地说他的目标便是成为一只唐门最厉害的暗器。”

“他还小。把别人告诉他的就当做是自己真明白的了”唐公正叹了口气,旋即又有些庆幸地说。“幸好他离开唐家堡了。当时我被老太爷吩咐去了他处,没想到他一声不吭地就走了。这六年我一直很担心他,但是今天看到他,知道他的心已经定了下来,我心里也安心了。”

“定下来?怎么定下来?”小夏有些奇怪。

“能为个女孩在一个小镖局做了六年镖师,这难道不算定下来么?”唐公正一笑,虽然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是小夏也能感觉出他是真正的很开心。“虽然为情所困也不是大丈夫所为,但总是出自自己内心,总比那些绝世暗器不朽功业等等莫名其妙的东西要好得多了。”

只可惜,事实可能并不是他以为的这样。至少小夏就看得出不是。他想了想,问:“那么阿笑他现在在哪儿?还和镖局中人一起在镇上等你么?”

“他说先一步护送镖货去白石城,让我救出你之后随后就去。”

小夏叹了口气,默然了一会之后,还是忍不住说:“虽然我不知道详情,但是那趟镖肯定是有古怪的,阿笑等了这六年也许不是为了那个女孩,而是为了这趟镖。”

“什么?”唐公正惊问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小夏却感觉到脑里一闷,差点一头栽倒。

默然了半晌之后,唐公正再开口,声音似乎很平淡,但又带着说不出的凝重感:“若是天亮之前还不来人,说不得明天我们也只有自己动身了。”

还真的被唐公正说中了,子夜的时候真的有人来了。

小夏正昏昏沉沉半睡半醒,是静坐中的唐公正忽然睁开了眼,低声说:“既然要来,何不大大方方地直接走来便是?何必鬼鬼祟祟的?”

“若不是鬼鬼祟祟的,就不敢来了。”随着一个刻意压低的声音,一个身影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了两人的木笼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