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十州风云志 > 第十一章 囚笼(一)

第十一章 囚笼(一)(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这位队长,你当时是问:这兵牌是你的?是不是?”

“是。”

“好。那当时我也回答说:是。然后我又问你们几位兄弟是不是白虎左翼的斥候,然后再说:三年前,白虎左将军令狐小进大人就是在这里将我们救出来的,为此他还丢了只左手,好在最后还是击杀了那地行妖虫和西狄探子。不知他现在可好?是不是?”

“是。”

“好。那你马上又说:令狐将军如今已是我白虎军统领。是不是?”

“是。”

“然后你又说:原来是流字营的夏兄弟,那倒是我们失敬了。”

“然后你再问:不知道夏兄弟如今是在办公事还是私事?我说:这个却是有些不方便说了。是不是?”

“厄是。”

“那最后你说:那今日就卖夏兄弟你一个面子。之前多有得罪,还望夏兄弟海涵。然后便带领手下离开了。是不是?我说的可有一字是捏造胡说?你可要老实回答,李大人精修儒门浩然之气,观神查眼之术定然也有甚深造诣,你若是信口开河,定然瞒不过李大人的慧眼。”

“厄厄是。确实都是如此。”骑兵队长的头上已经满是冷汗。

“好,如此便清楚了。”小夏向李守仁和令狐小进一抱拳。“两位大人可听清楚了。在下只是将流字营军牌给这位队长兄弟看了看而已,从头到尾便没有说过我乃是流字营中人。更没有阻碍这位队长兄弟排查什么奸细。”

大帐中央椅子上坐着的李仁守大人面沉如水,一言不发。旁边的令狐小进面色古怪,似乎是有些想笑,又有些不以为然,帐中的其他亲卫等等也大都和他的表情相同。

“你你”骑兵队长明显是不服,额头上青筋暴起,高声争辩道:“但你将流字营军牌交予我看。难道不就是说自己是流字营之人的意思么?”

小夏叹了口气,摇头说:“所谓空口无凭,何况我也还什么都没说呢。你又怎能肯定我是什么意思?弄出这番误会来,其实只是队长兄弟你自己一厢情愿的误会罢了。”

“这分明是狡辩!大人,此人分明是故意用此手段来迷惑我们。替那一行有可能是西狄奸细的镖师作掩护!”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若强要照一厢情愿的想法来说,我也可以认为当时那队骑兵其实是西狄人假扮的奸细。”小夏一摊手,顿了顿,又说。“抑或至少也是心中有鬼,前来借故敲诈勒索行旅商贩的军中败类。要不怎么只是看我亮出军牌,就自己莫名地退去了呢?若是正常排查,即便我真是流字营中人,也断断没有上前阻挠的道理。”

“你你你这奸诈小贼”骑兵队长几乎忍不住就要抽刀砍去,总算记得这里还有两位大人在。只能原地气得发抖。这一番自以为迎合上意,找到个可以栽赃流字营的借口,没想到却偷鸡不成蚀把米,还被人反咬一口,也不知道这两位大人会不会真的追究下来。

“听闻能发配去流字营的。虽然心术德性上都是败坏无遗,不可救药的残渣败类,但是心机手段,或是武功技艺方面却都是有一技之长的人才。而最后能撑到活着退役的,更是人才中的人才了。”李仁守大人缓缓点头,面色虽然有些难看。但看着小夏的眼神也难免有几分欣赏:“对着一番寻常盘问都能有如此细密的心思,不露丝毫破绽,若非令狐将军认识你,我倒真要以为你会是西狄那边的奸细探子了。”

“大人谬赞了。”小夏抱拳躬身行了一礼。“如此大人便可知,在下确实没有滥用流字营之名。大人乃熟读圣人之言的方正君子,自然不会听信那等自以为是的臆测之言,定能还在下一个公道青白。”

“没错,你倒清楚君子可以欺之以方。果然是个圆滑世故,言辞狡辩的奸诈之徒。”李仁守大人又点了点头,然后又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皱了皱眉。遇见这样一颗老练圆滑的铜豌豆,让他也颇为头痛。虽然真要处置这小子,就算是当即推出斩首也不过一句话而已,但是此番的真正目的乃是针对红叶军。这小子又确实没有露出把柄被抓住,还是个退役了的,即便是杀了也没丝毫的作用,反而显得自己和这奸诈小子斤斤计较,失了君子风度。

看了旁边的令狐小进一眼,这统领大人看过来的眼神似乎也有点就此罢手的意思。这小子是他故识,他显然也不愿无故将之杀掉。这人也是花了不少心思笼络在麾下的有用之人,既熟悉军伍中上上下下的门道又是个真正能统军上阵的料子,将来还有大用,也就此卖他一个人情也好。

心中算定,李大人缓缓开口:“好吧,此番确实是一场误会,便看在令狐将军的份上”

“报”外面一声通报,一个传令士兵小跑进帐来。“大营外有一人持蜀州军牌求见令狐将军和州牧大人。”

“蜀州的人?”李仁守和令狐小进对视一眼,都是一脸的奇怪。蜀州和冀州一西南一东北相隔数千里,相互之间又无地域交接,无论是军旅还是民生上都几乎不可能有什么来往。

令狐小进拿过传令士兵手上的军牌看了看,皱眉向李仁守说:“不过一闲散职衔,倒像是那些世家子弟所领的”说到这里,他又连忙低头再仔细看了看。“果然,姓唐,应该是唐家堡的人。”

“唐家堡?”李大人的眼中闪过一抹怒意,重重地哼了一声。“这些土豪世家占据一方。目无律法,不知大义,简直就和毒瘤无异。作乱草莽江湖也就罢了,还将手伸到军伍庙堂之中来。这唐家尤其不知所谓,若不是看在镇守西南对抗西狄之时还对国家朝廷有几分绵薄之力,早就该将之除去了。”

令狐小进没有接口。江湖和庙堂其实并不是分得那么清楚,和西狄交战多年。几番战事险恶之时也多亏了江湖草莽之力,加之江湖世家根深蒂固,比之这大乾朝更久远的也不少见。大乾初立之时更是靠着世家之助,因此大乾庙堂中自然也有各大世家的人脉力量,军中武艺高明之辈也多少有江湖门派或是世家的传承关系。而蜀州唐家堡更是世家中的佼佼者。族中子弟领个军旅中的闲散职务方便行事也是常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死战神 墨守成妻 网游之诡影盗贼 绝世神皇 大妖孙悟空 校园全能高手 我的女友很奇怪 无限之法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