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十州风云志 > 第八章 兄弟(四)

第八章 兄弟(四)(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大胆!”

“找死!”

呆住的只是短短一瞬,这里毕竟是唐家,就算唐公正的功夫确实已经很不错,也许算得上是天下一流,在这里也不算什么。唐家的一流高手虽然没有狗多,但也不少,每一个唐家的内门弟子,每一房的家主都是一流的,甚至超一流的高手。

只是一眨眼的时间,七八个或尖锐萧杀,或诡秘模糊,或快得肉眼都几乎难捕捉到的身影就朝唐公正扑了过去,空气中也响起无数或刺耳或如春蚕食叶的破空声。浓重如实质的杀气仿佛将这祠堂中的空气熬成了一锅浆糊,一锅正在沸腾足可熔金蚀骨的浆糊,只需要一接触,半眨眼的时间就可以把中间的那个人变作一团血肉的杂碎。

但是这些骤然而起的杀机,杀气,转眼之间又全部消失了。因为老太爷站了起来,摆了摆手,低声说了句:“都退下。”

于是扑出去的人马上都停了下来。那个野小子不懂尊卑不知上下,他们却是懂的。老太爷开了口,那不管他们怎么想,也就只能住手。

人停了下来,飞在空中的暗器却停不下来。但老太爷的那一摆手,这些空中所有大大小小能看见的看不见的暗器就全都脱离了原来的方向,转而飞向了他的手中。

转眼之间老太爷的手上就抓到了一大把形形色色的暗器,然后老太爷的拇指挨个地在掌中拨弄了下,这些暗器全部又飞回了原来的主人手里去。这些明明是金铁铸就的暗器好像一下就有了生命,全成了驯养多年的鸟雀宠物。而且所有人都能将他的动作看得很清楚,似乎一点都不快,还带着点老人特有的滞涩,但这上百个各种暗器飞回数十个唐门子弟的手中一共却不过一眨眼的时间而已,最后一个飞出,那第一个飞出的才刚刚落到射出人的手里。

手中做出这些动作的同时。老太爷也迈步走向了唐公正,很慢很小的步伐,却一步就走到了唐公正面前。

“老太爷”唐公正一脸的愕然。刚才那四周骤然而起的杀气之下。他好像受惊了的猛兽一样周身的筋肉绷紧,如果刚才的这些人都真的扑过来,暗器都真的飞过来。不管是不是真的接得下对付得了,他都肯定会拼命去接去挡去反抗。但是现在过来的是老太爷,他就算是再不知轻重尊卑,也不敢对老太爷动手。

老太爷没说话,脸上还是一副几乎要透出死人味的漠然,只是伸手慢慢地向唐公正的胸口抓去。

“老太爷,我”唐公正向后退了一步,开口想要解释,却好像不知道该说什么。

老太爷的脸上还是没有表情,那手还是慢慢朝唐公正的胸口抓去。这次是真的很慢。每个人都看得很清楚,唐公正都还能朝后再退一步。

格拉一声。唐公正这后退的一步将地面的一大块青石踩得粉碎,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是满头满脸的大汗,满是血丝的眼睛死死地看住老太爷那只缓缓伸过来的手。

老太爷的手慢得能让周围眼力稍好些的唐门子弟看清他手上的每一根汗毛每一处褶皱。但是面对着这只手的唐公正却再也无法退后,他的整只脚的脚背都全陷入了地面的石头中去。全身的筋肉都绷紧到了极限,汗水汇成的小溪顺着下巴和颈脖将他胸口上的衣服全部浸湿,好像有一只看不见的千斤重担正在他的肩膀上不断压下。

唐公正喉头耸动了两下,似乎想要说什么,但却发不出一丝的声音,他的眼睛好像被老太爷的这只手给吸住了似的。一丝一毫都无法挪开,一股恐惧正从眸子最深弥漫出来。

老太爷的指尖已经快要触到了唐公正胸口的衣服,而唐公正的脸已被紧张扭曲得完全变形,眼中的恐惧之色也浓重到了极点,好像一只正在被毒蛇慢慢吞噬的青蛙。

一声宛如野兽般的狂嚎猛然从唐公正的喉咙间爆出,就在老太爷的指尖触碰到他胸口的瞬间,仿佛被一颗火星点燃了的油井,他眼中浓重到了极点的恐惧一下全部化作了冲天的火焰,僵直不动的身体也终于再向后退出了一大步。

落脚之处,一大块坚硬的青石全数化作齑粉。同时,他双手高举过头,将这积蓄了许久的所有力量全部灌注在这一个动作中猛地挥下。明明他手中什么也没有,但是这一挥之下,所有人似乎都感觉到了一把宽厚沉重,通红炙热,散发出无穷热气和锋锐的刀。

只有人,没有刀。这一瞬间连唐公正这个活生生的人似乎都不见了,而且所有人都没有感觉到奇怪,好像这一刀一出,他这人就可以没有了,这一刀已经是他这整个人的心,气,神,魂全部凝聚而成。这一瞬间,周围很多唐门子弟的脑海中就只剩下了这把刀,虽然他们确实看不见,没有任何的光影,声音表示确实有这把刀,但是他们就能真真实实地感觉到,还被这把压根就并不存在的刀的气势所夺,仿佛天地宇宙在这一刻已然完全被这把刀所占据,只要这一刀一劈下,无论是面前的谁还是这个祠堂乃至整个唐家堡都只有一分为二。

但也就在此时,老太爷的手已经抓住了唐公正。唐公正的身躯也同时完全僵住了,然后下一瞬间就像被抽空的口袋一样地软了下来,刚才还充斥在这身体中的那些气势,活力,生机等等力量全部消失得无影无踪。刚才那把无形无踪,却真实得比任何东西更真实的刀,现在也完全感觉不到了。

至始至终,老太爷就只是这样慢腾腾地走过去。伸出手去抓住唐公正而已,和一个普通的行将就木的老人走过去抓住一个东西没有丝毫的两样。那一幕剑拔弩张的紧张场面好像就只是唐公正自己表演的独角戏,抑或根本就是周围人的幻觉,就像那把莫名其妙的刀一样。

“目无尊长,以下犯上,按家法先浸他三个月的水牢再行处置。”老太爷脸上还是一脸的漠然,将手上的唐公正丢向了负责执掌家法刑律的子弟。佝偻着背的老太爷不过身高五尺多点。而唐公正身高八尺,偏偏老太爷这样像提小猫小狗一样的动作却丝毫不显得古怪。

转回去走到座椅上坐下,老太爷还是一脸的漠然。转头对老太太说了一句:“那孩子欠缺管教了些。但功夫却还不错。”

老太太点了点头。虽然她的脸上没有笑了,但看了那边昏过去的唐公正一眼的时候,那眼神却依然的慈祥。

这时候。周围的唐门子弟们才仿佛回过了神来,响起一大片出气吸气声,还有少许忍不住的嘈杂。有的还是满脸怒气瞪着低声的唐公正,有的皱眉互相低声交谈,也有少数的人不动声色。

人群中,唐轻笑呆呆地站在那里。他脑海中好像是一片空白,又好像是想得太多连自己都分辨不出到底在想什么。一是因为这个在祠堂里出手痛揍长辈,还居然引得老太爷亲自动手的人是他哥哥,他自然比其他唐家子弟感受的惊愕更大,二是他眼力。天赋又确实比其他唐家子弟要高出不少,能隐隐约约看出点更多的东西。

还有,在他身边不远处,是两个刚刚扑出去,又在老太爷的示意之下转而回来的叔伯。他们和大多数的唐门子弟不一样。显得很平静,好像刚才发生的一切并没什么好奇怪的。他们还在低声交谈着,声音放得很轻,但是没刻意用内力传音,对于曾经把自己关在黑屋里三个月来苦练耳力的唐轻笑来说,还是刚好能听得见。

“你上一次看见老太爷动手是在什么时候?”

“三十几年前。那时候老太爷还不是老太爷的时候。”

“那你有多久没听见过老太爷说人不错了?”

“二十几年了吧。”

“哼。那今天我们可都开了眼啊。”

“呵。那是。天魔五册之一的大碎魂手,普天之下见过的还活着的大概也没几个。可惜周围这些臭小子也看不明白。”

“哼。用大碎魂手来抓那个野小子,老太爷什么意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死战神 墨守成妻 网游之诡影盗贼 绝世神皇 大妖孙悟空 校园全能高手 我的女友很奇怪 无限之法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