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十州风云志 > 第五章 兄弟(一)

第五章 兄弟(一)(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又是和在那山凹中的时候一样,大当家将这两把一共一百多斤的大刀挥舞成一团巨大的刀球,和他那同样巨大的身躯裹在一起轰轰隆隆地朝客栈门口的唐轻笑碾压了过去。这位大当家好像非常喜欢用这种直接悍猛的方法和方式来碾压斩杀对手。

“你们快走!”唐轻笑双手一拍,就把身边的林筱燕和林总镖头朝后推了开去,抽出腰间的虹影剑就独自迎上。

轰隆一声,周围客栈的木质门框还有泥墙在大当家的冲势之下顿时粉碎四散开来,那有些瘦小的身影瞬间就被大当家那排山倒海一样的刀光给淹没了。

“我们快上去和大家会合,这里先交给阿笑挡一挡。”林总镖头拉着林筱燕朝客栈楼上退去。虽然他心中极度不甘,甚至感觉有些窝囊和羞愧,但这也是唯一的法子。这胖大马贼首领的功夫极其硬朗,已是江湖中一流的好手,若是自己上去最多不过撑上四五招就会被砍成几段,唯一可以依仗的也只有阿笑那似乎永远都不可思议的剑法天赋。

但是他的剑法再好,天赋再高,也绝不会是外面那上百名马贼的对手。林总镖头现在心中唯一的希望也只有二十里之外的白虎军能察觉到这里马贼的动向,调集人手过来。

不过真的会有官军来吗?林总镖头的心底浸着一股深入骨髓的寒意。这上百马贼能肆无忌惮地出现在这离白虎军不过二十里的小镇上来,这本身就已经足够说明很多东西。

“阿笑!”哭着的林筱燕几乎是被林总镖头给提在手里跑的。她很清楚这一段时间几乎没有睡好过觉。昨晚也根本没休息的唐轻笑现在其实很虚弱,刚才那副魂不守舍的模样都已经让她担忧心痛,现在却还要独自抵挡这狗熊一般的马贼首领。

狂风暴雷般气势汹汹的刀光中,一个瘦削的身影若隐若现。按照大当家那好像能活活肢解一头大象的势头,这瘦小的少年剑客好像不过是眨眼间就会被切成肉末。但偏偏门口的砖石,泥土,木头都在大当家的刀气刀势余波中被搅得粉碎。这个处在最激烈最强的刀光中心的身影却还能勉力支撑下去。

但这确实只是勉力支撑。连大当家现在都察觉到了。这个少年似乎确实是很累了,原本浑然天成,精微玄妙的剑法和身法都有了不少滞涩之感。一些时候的借力,卸力都做得没那么精妙没那么恰到好处,如果不是他手中的长剑换了把不错的宝剑。恐怕早就崩断了。

“怎么了?今天不和我好好玩玩了么?不和我好好聊聊了么?不放点小玩意来吓唬大爷我了么?”

所以大当家更是兴奋,更是高兴,更是砍得开心,一双砍刀舞得赫赫生风杀气四溢,一边乱砍一边狂笑。什么红货,什么有可能是和流字营有关的,他全不在乎,他纯粹为的就只是这个让他心慌心痒难以自抑的少年。

就只是为了这个目的,他不惜冒着危险动用参将的身份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探清了那个用古怪法术的少女早已没在这镖局队伍中。那个疑似流字营的野道士也被叫去白虎军中受死,更穿上了一件临时专门打造的双重硬皮甲,身后有四当家和上百手下坐镇,他就不信今天还会折在这居然用唐门子弟的名号来招摇撞骗的小子手上!

后面的马贼们并没急着冲入客栈或者是上来帮忙,只是在后面好整以暇地看着。大当家早放过话要亲手炮制这人。而这客栈已经是被团团围住,里面的人都只是瓮中之鳖,插翅难飞。

只有一个脸上一直带着微笑的干瘦马贼从自己马鞍旁取下了一把军用弩,不紧不慢的地上好了箭,平端到了面前,闭上了一只眼。对准了大当家正舞得汹涌澎湃迭起的那片刀光,看了许久,瞄了许久,然后扣下了扳机,一只弩箭嗖的一声破空而去。

当的一声响,唐轻笑手中的虹影剑脱手飞出。这一箭来得极其阴损,刚好在那双刀砍来的空隙之间,他虽然堪堪能够躲开,步法姿势却被完全打乱,再也无法借力卸开那比他臂力大上数倍的如山刀劲,手腕虎口一阵剧痛,再也拿捏不住剑柄。

夺的一下,虹影剑斜斜插入客栈大厅的横梁。唐轻笑抽身急退,带着被刀劲擦出的几处伤口脱出了大当家的刀圈。

大当家笑了,还是野猪一样的声音,不再是发怒的野猪,而是发情的野猪。这一下当然是他故意手下留情,他的目的不是杀人,他才舍不得杀,有趣的东西还在后面。看着有些狼狈后退的少年剑客,想到那些有趣的地方,他不禁凭空耸动了两下腰胯,不过旁人看来他只是流着口水挺了两下肚皮,扭了扭屁股。

“阿笑!”客栈二楼上,汇合了其他镖师们的林总镖头和林筱燕大惊,就要朝下冲来帮忙。但是大当家只是一挥手,一把砍刀就呼啸着飞了出去,将客栈楼梯和冲在最前面的那个镖师一起砍成了两截。

唐轻笑脸色惨白,满脸的冷汗,捂着被震麻木的手腕看着一步步逼近过来的肉山一般的肥硕匪首,一颗心慢慢地沉了下去。

如果只是这一个肥壮首领,他其实也不是没办法应付,但后面还有一百多马贼,特别是刚才那个射冷箭的,只凭那份眼力也知道是个极为精明的对手。而他身上的藏着的暗器也绝不够对付这么多的人。在有德镖局这六年的时间里,他最多也只是抽空悄悄配了些麻药之类的小玩意,真正致命的毒药却没有。

果然,只有心才是唐门子弟最根本的毒药。这六年间的平淡生活已经将自己的心思彻底磨灭了么?

唐轻笑抓着自己手腕的指甲已经深深的陷入肉里。他几乎再想不出有任何的办法来应对面前的情况。而现在如此的危急。怎么还是没有人赶来援手?难道自己全料错了么?这一路暗标难道其实并不是自己以为的那个意思

“持强凌弱乘人之危这也就罢了。还要以多打少,趁人不备偷施暗算,你们这一身的功夫都是练到狗身上去了么?”

一个声音忽然响起。并不响亮,却清清楚楚地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所有的马贼都是一怔。唐轻笑的眼光却猛地闪过一阵亮得怕人的色彩,是吃惊,不可思议。然后当他的眼光也和其他所有人一起落在这说话的人身上之后,马上又沉了下去。阴沉。

这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精瘦汉子。邋里邋遢,破破烂烂的一身衣服,头发胡须脏乱得好像有好几年都没有整理过。正坐在不远处的一个路边小摊的桌子上吃着一大碗牛肉面,旁边还有着四五个吃光了的空碗,看起来好像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饿得慌了的流浪汉。扔在哪里都不会起眼。

小镇上的路人早就跑了个精光,剩下的几个被马贼们撞伤踏伤的跑不掉的在惨叫,这个面摊的老板也是被吓得软了脚,半坐在地上,看着这些马贼满脸惊恐地打着哆嗦,这样的场面下,这个看似普通的吃面汉子顿时就显得不普通起来。

“敢问阁下何人?”那个用弩偷袭唐轻笑的干瘦马贼对着这汉子一抱拳,微笑着客客气气地问。“熊风岭众兄弟在此做买卖,可曾打扰到阁下么?”

能在这时候还安安稳稳地吃面的人,当然不会是普通的流浪汉。更何况刚才那一句话中分明有不弱的内力。混江湖虽然要靠拳头硬刀子快,但是不先动动脑子动动嘴皮就先动刀的,那不管刀子有多快,都是只能是死得更快。

这个汉子又挑了一筷子面,稀里呼噜地送进嘴里。一边吃着一边含含糊糊地说:“蜀州唐家堡在此办事。你们滚吧。”

马贼群中顿时一阵小小的骚动。这个名头确实够响。天下闻名的世家大族中蜀州唐门绝对是让人最不愿意去惹的一个。

那个干瘦马贼脸上的微笑也是抽动了一下,但马上又拱了拱手,说:“久仰蜀州唐门的大名,我们一众兄弟自然是该退避三舍。不过阁下看起来似乎是不大像啊。何况唐门中人以暗器下毒而闻名江湖,又何以会对在下用暗器偷袭有所不满?”

这话说得也没错。像毒蛇一样隐伏在暗中不动声色,最关键的时候才猛然亮出毒牙致命一击然后又转入暗中隐藏起来。这才是唐门子弟的作风,这汉子这样邋里邋遢不修边幅也还罢了,大大咧咧地摆出身份这一点确实是不大像,尤其是不屑于暗算这一点,简直就好像是屠夫不屑于吃肉,和尚不屑于拜佛念经一样的不可思议。

“嘿嘿哈哈哈哈”一阵野猪打鸣一样的怪声大笑从大当家的口中发出。他转过了身,朝着那个吃面的汉子走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死战神 墨守成妻 网游之诡影盗贼 绝世神皇 大妖孙悟空 校园全能高手 我的女友很奇怪 无限之法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