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十州风云志 > 第十九章 前途未卜

第十九章 前途未卜(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不知不觉也已经六年了呢。”小夏叹了口气。

“是啊。好像过了很久,但是仔细想想,又好像没多久。”唐轻笑也叹了口气,侧着脸看了看火光。“尤其是在这火堆边的时候,总让我想起在那天火派分舵驻地的事,所以我没事的时候总喜欢烤烤火。”

小夏摸摸头笑了笑。他虽然没忘记,却不大经常想起。不过也许是他值得想起的事太多了。

换句话说,唐轻笑值得想起的东西可能就没那么多。

“这六年你怎么样?做了些什么?”唐轻笑问。

“唔”小夏想了想。“那年我们分手之后,我北上来了这青州,和师傅汇合买卖了些符箓,然后便想来看看冀州雍州的草原,便从这里去了冀州。在冀州晃荡了一年多之后得罪了一帮马贼,被追杀跑进了草海。在草海里独自走了一个月,走入了雍州地界,几乎死掉,这才被几个流字营的探子顺道救了出来。不过救我的时候一个探子被草海里的独角奎牛给踩死了,我过意不去,就接下他没完的兵役,在流字营里过了两年”

“你在雍州流字营里过了两年?”唐轻笑也瞪大了眼睛,然后摇头苦笑。“原来你真的不怕死。”

雍州流字营,那是大乾七十二年,红叶大将军刚刚被封为大将军的时候为缓解当时前线的军力不足,上书朝廷。将全天下凡是身有武功,道术的死刑和重型犯人押解到雍州成立的军旅编制。大将军承诺这些人只要军功足够,就可以赦免刑期,但这些人所执行的任务也全是最艰巨,最危险的,真正能够生还下来免去罪行的十不存一。因为各地死刑犯源源不绝地送到这里,甚至还有各路被仇家追杀。走投无路的江湖客也主动加入以求大将军庇护,这人死了又来来了又死,宛如流水般源源不绝。所以才被称之为流字营。

也许到了这近年间和西狄战事不太激烈频繁之后,存活下来的人多了不少,但是若要论天下间最危险。最容易死的地方,却还是莫过于此。

“只要小心些,却也没那么容易死。别人为救我而死,若是拍拍手道个谢便走了,自己心里也过不去不是。还有我也没尝过这种军旅日子,试试也不错。这两年间也学到了不少东西,开了不少眼界,总之算是挺有趣的。”小夏笑笑,说得很轻松。当然事实上远不是这样容易,那两年间他至少有四五次差点丧命。也不是没后悔过,但终究还是活过来了。“两年多前从流字营退役,将领来的军功换做钱送去那个几个死去的朋友家,然后再去扬州混了一些日子,本来准备去青州打听我师傅的消息的。银子却一不小心花光了。在洛水城本打算先混口闲饭吃等着我师傅的消息,却又不小心被卷入些江湖恩怨,只能从这里往雍州逃难了。”

“原来你这六年过得这样精彩”看着小夏,唐轻笑的表情有些呆然,随之涩然一笑。“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你。”

“那你当年回唐家堡去又怎么样?我听说你是五年前”

“唐家堡”念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唐轻笑再没有了那种双眼放光。骄傲得好像那是全天下最了不起的地方一样,反而眯起了眼,像是想要努力去看清楚一个眼前的东西。“六年前我回去,老太爷以我历练不成的理由,将我哥召做了我们这一房的内门弟子,我不服气,顶撞了老太爷,结果被浸了三个月的水牢。然后我离开唐家堡,就没再回去过了”

“不过就是封个弟子罢了”小夏依然还清楚的记得,以前那个说起唐家就是那么骄傲,那么神采飞扬的少年。现在这六年之后,他的外貌看起来没什么大的变化,还是俊俏秀气得好像个少女,但是那种冒然冲动,自以为是中却又隐含天真的气息不见了,反而只剩一股浓浓的阴郁。

“不过?我们这一房其实就只剩我们两人。我哥不过是我爸留在外面的私生子,回唐家堡不过一年,而且他连暗器都不会用,而我是我们这一辈中暗器练得最好,最有天赋的人。老太爷却召他不召我,凭什么?”

唐轻笑的声音并不激烈,只是一股浓得化不开的阴沉。顿了顿,他又冰冷冷地笑了笑,笑声像两把冰凌在碰撞:“而我哥连暗器都不愿意学,说不喜欢。不学暗器的唐门弟子?哈哈,还是内门弟子。我若见着他还要尊称一声:四少爷。”

“你是不是将这些也看得太重了。”小夏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不是看得太重从一出生就背在身上的东西是没办法放下来的。”唐轻笑也叹了口气。“所以我很羡慕你。什么都没有。”

“那你这五年在那镖局里过得难道不轻松么?”

“这五年总算还不错。”唐轻笑的眼光里泛出些色彩来。“至少很悠闲,没有在唐家堡里一样没日没夜地练习暗器,背药方,学配药,学其他各种总之没办法学完的东西。除了练剑之外,有时候陪筱燕去钓鱼,有时候还听其他人喝酒聊天,虽然我基本上不和他们聊什么,但是只是在旁边听听也感觉有趣。换做在唐家堡的时候,我根本想不到我也居然会有那么悠闲的时候。”

“那这样不是很好么?”

“是啊,还不错。如果他们不死的话。”唐轻笑指了指周围的这四堆篝火,眉宇间阴沉得能滴出水来。“你女人说得没错,他们是我害死的。如果我能快点解决那马贼头领的话。可能他们就根本用不着死了。至少可以少死一两个人。”

“那可不是我女人”小夏干咳了一声,苦笑一下,旋即叹了口气,拍了拍唐轻笑的肩膀。“既然今日能在此重逢,虽然现在不能把酒言欢,但总算有机会不是。我和明月姑娘会护送你们到达目的地的。到时候我们再”

“谁说我要和他们一起去了?夏道士,不要和这个人一起。这个人是坏人。”

明月的声音在后面响起,小夏回头,就看见她俏生生地站在他后面的不远处。自己居然没有发现她是怎么跟着来的。

“明月姑娘。这位阿笑兄弟是我多年的好朋友这个好朋友的意思就是”小夏不知道要如何去对这位半妖半人的少女解释,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听懂。

但是明月却冷哼一声,很果断很坚决地打断了小夏的话:“不行。不能和坏人做朋友。我们马上就离开这里,别理他们了。”

“唉?这个”小夏真的很头痛,他实在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和她说明白。

对于明月的突然现身,唐轻笑皱了皱眉,然后他在一旁就看着两人的对话,看见小夏的模样,才对他笑了笑:“原来你耳根子这么软?”

小夏还没来得及反应,明月就先有了反应。她好像一点都不觉得这个笑话好笑,歪了歪头,看着唐轻笑眯了眯眼:“我说了让你别做奇怪事的。”

话音一落。在唐轻笑的身后就出现了另一个明月的身影,挥起纤细的手臂就朝他的头上轻拍了过去。

唐轻笑本来应当是看不见的,明月的手掌也没带起丝毫的风声,但是他偏偏居然就在这手掌即将拍到的时候反应了过来,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朝前猛地迈上一步,然后转身挥剑刺出。

剑锋之下明月的身影立刻破碎消散,然后同时三个明月出现在了唐轻笑的身周,对他或拍,或抓,或打。但是唐轻笑居然又能以一个很巧妙也很别扭的姿势躲开了这三个明月的手掌。手上长剑居然还能再刺破两个明月的身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