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十州风云志 > 第十三章 少年 (八)

第十三章 少年 (八)(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原来道友你是专门过来替你师傅还账的么?如此尊师重道敦厚老实的少年人当真是少见了。[e点]”刚才那给小夏通报,牵着两只灵火猫的天火派弟子看着小夏,面露惊叹之色,连连啧啧称奇。“莫离管事居然还不放心,还要用这地火缚身咒来困着不要你离开,却是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哪里哪里。莫离道长小心谨慎,先小人后君子,那正是作为执掌后勤仓储的管事所正该有的道理,哪里能说有错。而师有事弟子服其劳那也是理所应当,道友谬赞了。”小夏摆了摆手,淡淡说道。他现在正站在天火派分舵的门口,一边和守门的那个弟子闲谈,一边时不时地朝着山下来路那边瞥上一眼。

天火派的人手并不多,莫离老道也还要去和其他人一同运转那天地洪炉大阵,自然没空管小夏,就让他在这外面一圈闲逛着。他也并不怕小夏悄悄逃出去,之前他施在小夏身上的那一道符正是天火派独有的,专门用来桎梏人的地火缚身咒。这种符箓是和地面上那一层地火熔金阵互为作用,只要一直站在这地火熔金阵上,那道符箓就能一直让中者和这地火熔金阵合二为一,不受其害,但是一旦脱离开了地火熔金阵的范围,三息之内就会轰然炸开,将中咒人从里到外全烧成焦炭,远比什么镣铐囚牢都管用。

而这地火熔金阵固然不可能一直开启着,但在天地洪炉大阵祭炼完那灵物之前也肯定不会关闭。也就是他只能在这里一直等着,等到祭炼顺利结束,莫离老道才会过来理会他。

但是小夏很头痛的就是,他知道这个祭炼多半不会顺利结束。到底该怎么办,能怎么办,他现在真的很头痛。

“道友如此看重义理人情,所作所为更仿佛儒门子弟。我们道门中人便是该一心求那无上大道,道友如此是不是有些多余了?”这守门的弟子对小夏小小年纪就能有这样的风范大为赞叹,已不敢将他视为寻常少年。而是真正当做同道来说话。

小夏微微一笑,又再度拿出师傅的风范来,缓缓说:“道友何出此言?正所谓人能弘道非道弘人。若是连这些人伦小事也做不好怎有资格去求那无上大道?想那儒门圣人也曾向我道家老祖求学,便可知天下大道皆是相通,人道也是天道之一。认为觅求大道就非得要不食人间烟火那已是入了魔障厄”

说到这里,小夏自己也是一顿,说不下去了。因为他想起这五行宗却正是这个德行,讲究大道无情,虽然传承久远道法精深却从不介入世俗争斗,更不去求什么功名利禄,甚至据说这五行宗的道法修炼到高深境界之后七情六yu都慢慢消退,直到最后化人为五行。成为一股有生命的灵火,流水,厚土,现在自己在别人面前大言不惭什么入了魔障,这才真的是入了魔障。

哪知道这看门弟子一听之下却顿时一拍大腿。大叫:“道友此言大善!我早就觉得如此脱俗离世苦苦修炼,将自己搞的满身焦臭宛如木炭一般哪里是个道理?别人学得一身本事之后都是出去行走江湖,扬名立万,妻妾成群,我们却天天在这种鬼地方烧这个烧那个,不是自己找罪受么?”

“哦?原来道友也是如此想的么?”

“谁不是如此想的?也只有派中那些修炼得快成了火炭的长老们才不这么想。当年我也是羡慕这道门法术神奇。更听说修炼到极致能长生不死,这才千辛万苦拜入这天火派,哪知道这过得如此清苦!连喝酒睡女人也得外出办事的时候才能有机会。”

想到这弟子之前拿过十两银子时的双眼放光,莫离老道偷偷把门中准备的符箓拿出去卖掉,小夏也是恍然大悟。虽然传下的苦心向道这门规是无可非议,但却也不能指望人人都能有这等慧根觉悟,也难怪五行宗虽然法术厉害,却不甚兴旺。

“贵派长老和祖师修为高深,道法通神,自然能视七情六yu为求道之障碍,但却强要要求门中所有人都和他们一般,却正是矫枉过正,过犹不及了。”

“道友言之有理。看道友小小年纪却见识过人,难道是龙虎山,茅山派这些名门子弟?”

“哪里哪里,贫道不过一无门无派的野道士罢了。”

“如此谦虚的气度,果然是大派子弟方有。想必所谓替师傅还账,也不过是令师刻意借此来磨练道友的手段吧。唔,看来无论哪派哪宗,这求道修炼之途果然也非是易与。”

“这也许吧”

说话间,终于看到了一辆马车远远地在山下出现朝这里来了,小夏知道是徐少帮主带着他的新婚娘子一起,面上却装作惊讶之色,指着那马车问旁边的天火派弟子:“那马车朝这里行来了,是贵派的车么?”

“我们天火派规定弟子若无特例不得骑马坐车,若不用法术,便只能用双腿赶路,此谓身体力行体验修道之艰辛那好像是临山帮的马车,嗯,没错了,赶车的正是那临山帮的徐少帮主。”

“临山帮?听莫离道长说正是那临山帮少帮主为你们寻来了一件灵物,是么?”

“正是在用天地洪炉大阵祭炼的那件灵物。不过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清楚。奇怪了,他这时候来做什么?应该和他们说过这几ri间已经不需要送东西来。上次不是听说那少帮主正于这几ri间成婚么?”

小夏沉吟了一会,微笑道:“依我看,那马车中八成定是有一个女人,还是个年轻女人。说不定还挺漂亮。你信不信?”

“不信,道友这话纯粹胡扯了自从我入派开始,便从来没在这山上看见过女人。”

“那我便与你打个赌如何?若是没有,我便输你五十两银子,若是有我见道友这两只灵火猫颇为有趣,就借给我玩耍半ri,如何?”

“反正你也走不出去。这灵火猫让你玩玩也无妨不过道友何以如此肯定那马车上定有女人呢?”

小夏高深莫测地呵呵一笑,淡淡说:“说来也简单。若只是送平常事物,哪里用得着那少帮主亲自前来?但若是重要之极的事物。又怎会是少帮主一人前来?你看那车行甚缓,说明少帮主也心情悠闲。刚才道友又说那少帮主正是这几ri间成婚,若是成婚在即。怎能有如此悠闲?定是新婚燕尔,带着新婚夫人一路游山玩水过来的,而且他知道贵派正在祭炼他找来的灵物,定是想带夫人前来开开眼界炫耀一下。”

“道友如此一说,好像真的有几分道理不过道友又怎知他那夫人漂亮呢?”

“若是相貌平平,或是奇丑不堪,扔家里多看一眼也都觉得讨厌,哪里还有心情带出来游玩呢?”

说话间,马车已经到了,也不等徐少帮主下车。看门的弟子就先走了过去,大声问:“徐小舍,不是听说你要大婚么?怎么又到我们这里来了?祖师爷的赏赐可没这么快来的。”

“哈哈,朱道长取笑了。”徐少帮主从马车上跳了下来,看样子和这看门的弟子颇为熟悉。“徐某昨ri大婚。未能请朱道长过来喝几杯水酒实在是不好意思,改ri必定补上。今ri却是和贱内游玩到附近,想带贱内来贵派看看,开开眼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