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十州风云志 > 第八章 少年 (三)

第八章 少年 (三)(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十州风云志更新最快!

曾老太爷闺女出阁的这一天嘉水县城锣鼓喧天,热闹无比,宾客盈门那自然是不必说的了,连曾府前的大街上都用上百张长桌摆出流水席,不管是街坊邻居还是过路行人,只要奉上一句喜庆贺词就能坐下喝酒吃肉,果然不愧是这嘉水县第一大户的气派。

不过和门口的热闹比较起来,后院处的戒备森严就显得有些古怪。不只有几个膀大腰圆,满脸横肉的护院武师走来走去,甚至还有两位城外蓝山寺的法师在那里喝茶,隐隐将曾小姐的闺房护住,房中则传来曾家小姐的哭闹声和似乎曾老夫人的劝说声。

“这到底是闺房还是牢房?怎么守得这样严密?”一棵曾家大院旁的大树上,小夏只把头探出枝叶去看了一眼,就连忙把缩了回来。“居然还请了蓝山寺的秃驴来,想要用隐身符障眼法之类悄悄摸进去恐怕也不行了,这还要怎么办?”

“你事先没给那曾小姐送去消息,让她里应外合么?”旁边的唐轻笑也皱了皱眉。

“那位曾小姐可是藏不住事的,如果事先告诉她,绝对等不到这个时候就会被发现。”小夏叹了口气,摇摇头。那位小姐的性子他清楚,只是和他聊了半天而已,就在晚上半夜偷偷跑来找他说是要一起私奔,敢爱敢恨不见得,浮躁肤浅不知轻重那是绝对的。而且看这闺房外的布置,就算那小姐想配合也是无从下手。

“但是那曾老太爷怎的如此小心防备?难道他事先知道你会去捣乱?”小夏看着唐轻笑,无论如何,这样的守备好像不会只是对付一个不愿出嫁的小姐。

“若是我真要去捣乱,这些土鸡瓦狗能有什么用?若不是此事非得要做得毫无声息,不能被人发觉有丝毫异样,还用得着叫你来帮忙?”朝墙内瞥了一眼,唐轻笑冷笑了一下,那一对又细又黑又浓的眉弹了一弹,好像弹落些灰尘一样不以为意。“说不定是那曾小姐这些日子又搞出了些什么古怪来,才搞得曾老太爷如此谨慎。这次联姻对曾家来说意义重大,不容有失。听说这些年他们的生意越做越大,田地越买越多,若不赶紧抱个粗大腿想要守下这份家业可就难了。”

“哦?难道是你们唐门想要这曾老太爷家的”

唐轻笑淡淡说:“这里是荆州,这也不过只是个小小的土财主,我们唐门还没这么饥不择食,手也不会伸得这么长。”

小夏叹了口气,摸了摸肚子,提出一个很合适的建议:“既然看样子暂时还想不出什么办法,在这里呆着还容易被发现,不如我们下去吃些那小小土财主准备的不花钱的酒肉,换换心情,说不定就能想出法子。还能顺便打听出些有用的消息。”

“你就不怕被认出来,重新抓回去浸粪坑?”

“这下面几百个吃白食的,难道就这么巧能认出我么?就算是万一真被认出了,也不过只是浸粪坑罢了。”

当然是没那么容易被认出来的。一会儿之后,小夏和唐轻笑就坐在了曾府门前的大街上吃起了流水席。

唐轻笑吃得很少,只是随口喝些淡酒,眉头轻皱,眼光就没离开过曾府的大门,显得心事重重,大概一直都在想着怎么样混进去的事。而小夏则不只是大吃大嚼,还端起酒碗四处敬酒,兴高采烈,口沫横飞,简直比那些专门来吃白食的人还要吃得开心。

就在唐轻笑已经在想是不是该丢下这个不知所谓的家伙不管,自己单独去想办法的时候,小夏又端着酒碗回来了,一屁股在他旁边坐下,一边继续大吃,一边用刚好他听得见的声音说:“原来这次曾家是要和临山帮结亲。那临山帮势力虽不大,却是天火派在这荆州直属帮派,后台够硬,对曾家这土财主来说这大腿也够粗了。迎亲的队伍大概还有半个时辰就会到,而从这里到临山帮总舵路上要花大概一个时辰。”

“你喝了那么多酒,吃了那么多肉,就打听出来这些东西?”唐轻笑冷冷问。

小夏还是笑了笑,继续说:“听说那临山帮徐少帮主本也是小有名气的风流倜傥之辈,正当青春年少,时常流连青楼寻欢,听说还有姐儿倒贴过去,原本是不愿意成婚的,只是听说最近在和一帮穷凶极恶的山贼的拼斗中受了伤,似乎是不能人道”说到这里,小夏的语气和表情也变得古怪起来。“原来曾大小姐却是因为这个才死活不肯嫁,宁愿半夜跑来要我带她去闯荡江湖的?怎么都没听她说过?我还以为”

“你还以为是你自己英俊潇洒,才引得那小姐春心大动,奋不顾身才来找你的?”唐轻笑冷冷一笑。

“唉”小夏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原来真相是这般如此不过也是好事。我修道之人心向大道,令女子魂牵梦萦虽非本意,但若真是如此也是害人不浅。”

“那难道你就此对救出那曾家小姐没了心思?”

“一开始就没这心思,我可是冲着唐兄弟你那五百两银子去的。”小夏老老实实地承认。“我记得唐兄弟你之前说是要不着痕迹,不能被人察觉地和你一起你混进去,然后你就会将那曾家小姐送与我带出去,是吧?”

“你想到法子了??”

“法子也许是有的,不过我先有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这样做的难道是想要顶替那曾家小姐,借嫁给那少帮主的机会潜伏进临山帮里去?”

唐轻笑没有回答,但表情却像见了鬼一样,半晌才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小夏叹了口气,摇头说:“这迎亲婚礼之上,新娘子若是不见了怎么可能被人察觉不出呢?那自然是需要有人顶替了,今天你看起来又没安排得有其他人手。而你明言对这曾老太爷家毫无兴趣,想要做什么这不是明显得很么?”

唐轻笑怔怔地看着他,好一会之后才回过神来,似乎对自己的安排被看穿有些不高兴,悻悻说:“想不到你这被浸粪坑的野道士还有几分小聪明。”

“那临山帮势力不大,总舵应该也不是什么戒备森严的地方,要悄悄摸进去大概不是难事,唐兄弟为何要想这么个别扭的办法?”

“偷偷进去自然不难,但是我所要做之事说不定要一两天时间,而且有个光明正大的身份才好行事。你没听那曾家小姐说过么?这桩婚事乃是临山帮和曾老太爷府上临时定下的,那少帮主和曾家小姐根本都没见过面,我才需要借那曾家小姐的身份来个偷梁换柱。只要你去和那曾家小姐说通了,安排好那几个陪嫁过去的丫鬟,短时间之内绝不会被看穿。”

小夏哈哈一笑,又夹了一大块肥肉丢进嘴里,边吃边说:“那便好办了。既然这里戒备森严不好混进去,但现在还有一个多时辰,我们何不趁早赶到临山帮?找出新人洞房来先藏进去,待得那新娘子拜过天地了,送入洞房了,新郎在外面喝酒之时再动手换人,不是更要轻松容易许多?反正新娘子一直盖着红披头,你身材也和曾家小姐差不多,他知道谁是谁?”

“对啊”唐轻笑又怔住了。

“这其实也是个很简单就能想通的问题,我只是奇怪你为什么一直想不到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不死战神 墨守成妻 网游之诡影盗贼 绝世神皇 大妖孙悟空 校园全能高手 我的女友很奇怪 无限之法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