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思妻如狂 > 第72章 大结局

第72章 大结局(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思妻如狂更新最快!

娉婷走了。

在那个晚上,给静云发了条短信,然后一个人安静的离开了。

苏静云赶到机场的时候,正好是飞机离开的时候。她照在机场的落地窗前站了很久很久,直到冯硕把她带回。

如果在这里过的不开心,却外面也不是什么坏事。

苏静云。就让她走吧,只要她过得好——

二月十四日。早上五点。冯硕。

天还蒙蒙亮的时候,冯硕就醒了。也可以说,他一整个晚上都没有入睡过。今天是情人节,也是他得偿所愿的一天。因为今天,苏静云将再嫁他一次。人生总有很多的遗憾。当初他们的婚礼是最大的遗憾,今天,这个遗憾将重新来过,他只愿是幸福的开端。

已经做了一年多的夫妻,但是他认为,只有过了今天,他们虚位以待的人生才能真正的圆满。

婚礼是在h市举行的。因为他们的朋友都在h市。虽然通知了王芳和冯景堂,但是冯硕对于他们的出席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虽然养儿不容易,可是他与他们的关系却始终没有好转。

整个城市几乎都处于一种亢奋的状态。

按照当地的习俗。他是要去接新娘子的,所以苏静云在前一天晚上就被徐茵带走了。娉婷走了,很遗憾。未能赶回来,不过临走之前却送了一份大礼。

她们在电话里哭的稀里哗啦,却终不胜唏嘘的收场。

等待的时间很难熬。冯硕早早就准备好了。吴东和简飞也一早就过来敲门了。冯硕的手机从六点开始就没有停过,琐碎的杂事闹的他心烦不已,更有不少借机拉拢关系的马屁户。冯硕不甚其烦。

他的公司经历那一连串的事情之后终于度过了危机,随着冯景耀的落网,也告一段落。

生活正朝着最好的方向发展。

冯硕参加过许多场婚礼。但是总熬不到最后就先行离开了,因为总觉得很滑稽,可是今天换了他自己来当这个主角,心中的激动与不安是不言而喻的。

徐茵和简洁都不是省油的灯,自然不会让他那么容易就如了愿。

他们是去酒店接新娘的,徐茵为苏静云开了一个贵宾房,里面一应俱全。

可是要敲开这扇门。谈何容易。徐茵是想破了脑袋也弄出这么多古怪的玩意来的吗?冯硕气恼的对简飞说:“你老婆是怎么回事啊,快点去把她搞定!”

简飞一脸的无奈:“让我想想吧。”

这就是伴郎啊,得为新郎分忧解难。

冯硕的脸色这才好看了点:“好兄弟,下次等你结婚我不会亏待你的。”

简飞咧嘴,要不是为了这个,他也不会在这里想破头皮。

徐茵的要求最终得到满足,但是那个讲带颜色笑话的人却是她未来的老公,气的她的脸色都绿了。

简洁则是狠狠的宰了冯硕一顿,红包也不知道收了多少,那扇门才颤悠悠的打开了。

那一刻,冯硕脸上足可以用受宠若惊来形容。

一袭白纱,是那一次她在简洁店里看到的,经过简洁的修改更加的漂亮,也将她的身材衬托的更加的玲珑。她捧着花束,站在人群后面。

很可惜,有些人还是缺席了。一如娉婷,一如辛阳。

娉婷没能见证她的幸福,这很遗憾,辛阳没有没能见证她的幸福,很伤感。

可是世事岂能两全,我们的人生中,得到的同时也在失去,幸与不幸只在于得失之间孰轻孰重。握着苏静云的手的那一刻,冯硕想,老天毕竟是眷顾他们的——

酒宴是在天玺举行的。托徐茵的福,场面办得很大,也很成功。

苏静云和冯硕被按在中间的那张桌子上,谈感受,谈过去的种种,冯硕很大方,什么要求都应了。大家闹的很高兴,酒喝得也很多,所以快到散场的时候,差不多的人都醉了。

萧晴喝醉了,捧着酒杯喃喃说:“敬辛阳。”

场面蓦地安静下来,那些混乱的一些人,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这里的人,遗憾声中,分不出到底是谁的哽咽。

苏静云没有哭,因为徐茵和简洁说,新娘子是不能哭的,于是,她抬起头,让所有的悲伤往回流。

苏家人是来了的,可是冯家人没有来。

只不过在婚礼开始之前,苏静云接到过王芳的电话,那个听起来不甚友好,却是王芳最大让步的电话。王芳能做到这一步,理应知足。

曲终人散。

他们搀扶着一步步离开酒店。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但若有缘,终将还会再遇。

外面的空地上升起了璀璨的烟花,照亮了大半的黑夜。

所有人的脚步都停了下来。

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冯硕紧紧抓着苏静云的手,她终于泪流满面,喜极而泣。

十二点整,一年中最缠绵的一天已经过去。可是新的生活,已经展开。

流岚安稳,岁月安好。

花好月圆人团圆——

三年后。宏医系才。

“叮铃铃,叮铃铃——”

床上的人一把掀开被子,还没睁开眼,却已经习惯性的身手推了推身边的人:“冯硕,起来了,快点啊。”她烫了头发,此刻如打结的稻草一般披散在自己的额前,宽敞的房间内光线十足,照在她秀气十足的脸上。

她就是苏静云。三年之后的苏静云。

冯硕咕哝了一身,翻了个身,好半晌才慢悠悠的坐起来。

一睁眼就看到苏静云的头正不受控制的上下点动着,手却还停留在他的身上,叫着:“起床了,起床了……”

被子滑到了腰间,露出里面保守的睡衣,他愕然的看着好一会儿,最后才忍俊不禁的笑出来。伸手,搂住她的腰,将她带进自己的怀里,来了个深情的早安吻。

有一开始的浅尝辄止到后来的不断深入,苏静云混沌的神智终于慢慢的清晰起来。习惯性的张开手臂搂住他的脖子,用力的亲吻着,直到肺部缺氧,大脑短路,她停止不动了。

冯硕放开她,头抵着她的额头说:“醒了?”

苏静云脸色绯红起来,他的手已经不安分的滑进了她的衣服里,她眨了眨自己的眼珠子,略一低头,捞过身边的枕头便丢了出去:“大流氓!”然后一抓自己的衣服,飞快的跳下床催促道,“快点了,我们要迟到了!”

“不是要九点嘛,现在才7点,我们可以再睡一会儿。”冯硕如牛皮糖一般的黏了上去,用手圈住她的腰身。三年了,她终于胖了一点,抱起来的时候终于有了更加满足的感觉。

苏静云动了动,一手拿着水杯,一手拿着牙刷,含混不清的说道:“快点了,我不要迟到啊。”

他动情的亲吻着她雪白的脖子,就算这么多年过去,他依然要不够她。时间似乎不曾在她的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迹,快三十岁的女人还依旧保留着原来的模样。

拗不过她,冯硕也只好乖乖的刷牙了。

一番兵荒马乱之后,苏静云终于打扮妥当,对着冯硕说:“怎么样,还行吧?”

冯硕有些吃味的看着她。

“你干什么啊?很难看?”苏静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胖了,原来的衣服都塞不下了,果然有点难看。正着急的想换一件,冯硕却一把搂住她的腰,抱怨的说:“为什么这么多年你都不会老呢?还有我每次出差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兴师动众的?”

苏静云愕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良久,才捏着他的俊脸低低的笑出来:“怎么,吃醋了?”他是变了,变得更加的深邃,更加的温柔,也更加的有,男人味。

他腻着她,抗议道:“难道这不是我的权利吗?”

苏静云眉一扬,脸一抬,用力的一捏他的脸。

“啊,痛。”冯硕吃痛喊出声来。

苏静云单手叉腰,只差没有揪着他的耳朵:“那我怎么听说你们公司来了个新的年轻的美女工程师?还时不时的对你暗送秋波?”

“哪有的事情啊。”冯硕别开眼,打着哈哈,“时间不早了,我们快点走吧。”

“还说没有,人家的电话都打到家里了,啊,”苏静云发出咆哮声,“自己都不老实,还想瞒着我,你还好意思说!”这事儿已经压了很久了,今天终于爆发出来!

冯硕再也不敢隐瞒,如实上报道:“老婆,这真的不关我的事情,是她一直缠着我的,你放心,我发誓,我真的一个正眼都没有瞧过她,谁知道她长得是圆是扁啊,你要相信我,在我的心理除了你,没有人能比得上你!”冯硕一番花言巧语。

苏静云越听,原本绷着的脸就越难维持,最后忍不住阻止他:“好了!说的比唱的好听,真是的!”

“那老婆你不生气了?”冯硕立刻如抹了蜜一般跟上去。

苏静云哼哼两声,算作回答。

“这是什么意思啊?”他不依不饶。

“哼哼就是哼哼的意思。”苏静云抱着熊,走在前面,冯硕跟在后头。

“哼哼是什么意思啊。”

“哎呀,我说你这个人怎么那么烦啊,哼哼就是哼哼的意思,没有别的意思,知道了吧,快点开车了,还剩下半小时了,要是迟到了我跟你没完!”

太座发话,焉有抗辩的道理?冯硕只有猛的一踩油门,奥迪a8风驰电掣的飞出去。

苏静云一惊,急忙拉住了上头的拉环,冯硕忙着赶路,只是偶尔看一眼正襟危坐的苏静云,见她不语,也不敢多话。

十五分钟后。机场。

冯硕一踩油门。高飚的车速便立刻慢了下来,接着便帅气的停车了。

“老婆,到了。”冯硕看看手表,还有十五分钟,志得意满的邀功。这一看,差点魂飞魄散。苏静云脸色惨白的坐在那里。

“老婆,你不要吓我啊,老婆……”冯硕扶着她的胳膊一动,苏静云眼珠一转,飞快的打开车门,对着车外呕吐起来。

“呕……呕……”她抚着自己的心口,吐得昏天暗地。

冯硕吓坏了,跳下车担忧的看着她:“你怎么样?哪里难受?哪里难受?我送你去医院——”

苏静云接了他递过来的纸巾,甩开他的手虚弱的道:“谁让你开那么快的车?想吓死我啊。”

冯硕语塞,理亏,“所以你只是晕车?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千万别忍着啊。”

苏静云白了他一眼,下车,巨大的晕眩感袭来。冯硕眼疾手快的扶住她:“不行,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吧。”

“那也要接了人才能走啊。”苏静云没好气的说了句。冯硕想想也是,这一折腾时间真的差不多了:“那好吧,我们先去接人,等下就去医院。”

苏静云没意见。

站在出口处。行李正不断的运出来。苏静云跻身在人群中,冯硕高达的身体帮她挡出了一片天地。

苏静云翘首企盼,望着出口说:“怎么还不来啊。”

“你别急啊,总要一个个走出来的。”冯硕无奈的说。

苏静云不甩他,冯硕碰了一鼻子灰。

最近她的脾气是越来越坏了。冯硕悲叹的想,难道更年期提前了?

突然,苏静云兴奋的尖叫起来,冲着刚刚走出来的一个穿着红色风衣的女子用力的挥手:“娉婷,娉婷——”

冯硕顿时抬起头看过去。她穿着红色高腰风衣,腰上是一条又宽又黑的皮带,脸上带着大大的墨镜,虽然挡去了一张风华绝代的脸,可是还是能从她的身形中辨认出来。

苏静云兴奋的尖叫着,只差没有冲出去。

娉婷摘下自己的墨镜,一张娇艳的脸顿时露了出来,来不及拿行李,便快步朝这边跑来。

隔着警戒线,两个人深深的拥抱在一起。

“娉婷……”苏静云激动的语无伦次,“你变漂亮了……”

吴娉婷亦带着哽咽,不过相比苏静云好点,她用力的搂着她的肩膀,努力微笑着说:“静云,好久不见了。”

很久,苏静云才放开她,用力的一抹自己的脸:“瞧我,咱们快走吧。”

娉婷点点头,冲着冯硕笑道:“冯硕,好久不见了。”

“是啊,好久不见了,看样子你过的不错。”

娉婷但笑不语,转身去拿行李。然后三人离开机场。

苏静云看着坐在后座上一言不发的娉婷,看到她眼中转动的迷离的泪光,不由的噤了声。

三年的时光,h市没有发生太多的改变,对于这个适合养老的慢步调的城市来说,三年,似乎只是一晃眼的时间。只是,人呢?

娉婷这次回来,除了苏静云,没有告诉任何人。

就连吴东,也不曾告诉。

“娉婷,你有什么打算?”

“我打算先休息一阵子,然后找个工作,有个教研机构向我发了邀请函,我打算去那里看看。”

“真的吗?”苏静云喜形于色,“这实在是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一定可以的!”

娉婷笑笑,眼中并无太多的喜色。

“他,还好吗?”终于忍不住,娉婷问道。

这个他,自然是指王跃峰。

三年来,她可以大方的询问每一个人的消息,却惟独王跃峰。她不敢问。

“你们都没有联系过吗?”苏静云叹了一口气。

“没有。”娉婷哂笑一声,并无太多的情绪变化。

“他,还是单身哦。”苏静云突然俏皮的说。

娉婷一顿,旋即抬眼看着她不敢置信的问:“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苏静云不再瞒她,直接道,“你以为他已经结婚了?”

说不出心中到底是一种怎样的雀跃,只是觉得,嘴角稍稍扬高了。

冯硕和苏静云带她去吃了饭,然后将她送回了家。

冯硕带她去了医院。后天来取报告。

回去的时候,苏静云说:“冯硕,王跃峰在干什么?”

“出庭。”冯硕立刻就回答了。

“你倒是知道的清楚啊。”苏静云又哼了声。

冯硕讨好的看着她:“老婆,我这个只是关心朋友而已,你用不着这样吧。”

“嗯。”苏静云应了声,“那他知道娉婷今天回来吗?”

“我很不小心的泄露给他了。”冯硕嘿嘿一笑,前几天喝酒的时候他就不经意的说出来了。

苏静云突然眼睛一亮,接着脸一沉:“既然他都知道了,那怎么没反应啊。”

冯硕双眼一翻:“你想他怎么反应啊,总要给他点时间的。何况他总不能不去出庭吧。”

“就你们男人借口多!当初要不是因为他跟张曼牵扯不清,娉婷至于离开的这么伤心吗?”

“你这可就有点冤枉人了,他跟张曼本来就没有什么,是张曼一直缠着他啊,何况现在张曼都结婚了,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啊。”

“是没意思了,反正这些都得到该有的报应了。”苏静云终于觉得解气了一点。

冯硕不敢继续跟她辩,免得晚上睡地板。

“哎,你说现在要怎么办啊。”苏静云扯了扯他的袖子,一脸的苦恼。

红灯。停车。

冯硕叹气:“好了,这件事情咱们要好好计划一下,叫上大伙来一起商量一下吧。”

“好吧。”苏静云掏出手机。

“周大哥,晚上有空吗?出来聚聚啊,带上嫂子啊。”

“简飞啊,我是苏静云,晚上带上你老婆一起出来吃个饭啊。”

“萧晴,怎么样,晚上有空吗?好久没见你了,一起玩一下?”说起来人生真的是很奇妙的事情。

辛阳活着的时候,她们相看两相厌,可是辛阳死了之后,她们却变成了无话不谈的闺蜜。只是萧晴始终放不下心中的结。她现在离开了建设局,当了一个普通的公务员,看着别人眼中艳羡无比的工作,但是感情却依旧没有着落。

也许她还在等,等那个最适合她的人出现。

一想起辛阳。苏静云的心还是一痛。他永远活在她的心中,那个位置,那个地方,无人可以取代。

冯硕一看她的脸就知道她在想什么,用力的握紧了她的手,给予她安慰。

她朝他笑笑,外头的阳光正好——

晚上。ktv包厢内。

徐茵放下手中的话筒,直摇头:“不行了,我老了,唱不动了。”

顿时,吃了一堆的抱枕。

“你要是老了,我们这里就没人年轻了!”简洁率先吐槽。

“哇列,我好歹是你的大嫂,你就这么没大没小的啊。”徐茵不服气的吼回去。

“是你自己往我们的伤口上撒盐啊。”简洁还是单身,在这个剩女横行的时代里,她也没觉得不好,只是偶尔,会有点怅然若失。

看着人家一堆堆恩恩爱爱,和和美美,出来就拖家带口的样子,也有羡慕。只是感情的事情,急不来的。

苏静云靠在冯硕的身上,一直吃着很酸的鼻子。

徐茵敏锐的嗅到了不对劲,来到她的面前说:“云姐,你是不是怀孕了?”

“咳咳,咳咳。”苏静云呛着了,冯硕立刻帮她拍背。

三年了。她还是没能怀孕。冯家的人始终不认可她,她无话可说。只是偶尔,还会觉得小小的失望。

她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冯硕。冯硕没说话,只是隐隐的颤抖出卖了他的激动。

“你话太多了,坐下。”简飞拉回自己的老婆,将她按在自己的身边。

徐茵自觉失言,乖乖的一动不动。

“说不定是真的哦。”她是周向林的老婆,“我当初怀孕的时候就是一直想吃酸的,你还有没有其他的反应……”她是一个很娴静的女人。是周向林在一次教研活动上遇上的,他不小心撞了她,很老套的开端,但是她却很积极。看不出来的一个人,竟然会那么主动。她外表看似柔弱,内心却坚强无比。

周向林抵不过她的柔情攻势,慢慢就被俘虏了。

曾经很想把简洁和周向林凑成一对,但是后来一想,为什么非要把身边的人送作堆呢?顺其不然,未尝不好。

气氛热热闹闹的,门被推开。

萧晴一脸歉意的门口:“对不起,对不起,我迟到了,找不到停车位……”精致的脸上有着成熟的笑容。她变得更加的平和,也更加的动人。

苏静云拉着她的手说:“哎,快点唱歌,惩罚一下。”

萧晴大方的允诺道:“没问题,没问题,随便点。”

“就这首吧。假如那一天你没有走。”

苏静云自然的就想起了辛阳。这个在所有人心中皆是痛的名字,遗忘才刚刚开始。

伴随着萧晴的歌声,苏静云知道,她一直记得很清楚。

一曲毕,她早已泪流满面。坐在沙发上掩面哭泣。苏静云没有动,却无法自持的悲恸着。

气氛很僵硬。

最后还是徐茵说:“怎么回事啊,我们今天来是高兴的,又不是伤感的,哎呀,我们还是快点帮娉婷和王跃峰想想办法吧。”

“就是,就是。”

“这个事情,怎么能忘了我呢?”门再次被打开,吴东一脸英气的站在门口。他的脸很黑,牙齿显得特别的白,所以特别的醒目。

“东哥,你来的正好,快坐,快坐。”冯硕招呼着让位置。

“哈,幸亏来得及时啊。”吴东看了看简洁身边的位置,还有冯硕身边的位置。朝冯硕那边坐去。

简洁的神色有些不自然。苏静云心如明镜。在他们之间来回转悠着——

傍晚,金色的夕阳缓缓吹动着米色的窗帘如同一幅安静的油画突然动了,室内静悄悄的,随着窗帘的摆动,床上的人也慢慢醒了过来。

苏静云挣扎着坐起身,望着墙上的时钟。

下午五点钟。她要听广播了。收音机里传来熟悉的声音,她满足的眯着眼坐在床上。天有些冷了,随意的加了件衣服在自己的身上。

她,怀孕了。两个多月了。虽然肚子上还看不出来,可是这一次,她清楚的感到了孩子在肚子里的律动。

冯硕是激动坏了,知道她怀孕的那一天,就打电话去酒店要求辞职。最后还是在好说歹说,才征得生孩子之后可以继续上班,但是怀孕的这段期间,就要在家里度过了。拗不过他,只好妥协了。

徐茵极大的包容了她,才让她的这份工作得以留到现在。她说,这一辈子都卖给天玺了。

在家调整着规律的作息,认真的过着每一天,日子很平静,也很欣慰。

电话响了。她去接电话。

“喂,”她说。

“我是王芳。”很久,才听到有人说。

苏静云的手微微抖了抖,这么多年了,他们一直留在h市很好回去,所以对冯家人,她一直很陌生。可是对王芳,却心存敬畏的。

“哦,冯硕不在,你打他手机吧。”

“我找的是你。”王芳说。

苏静云惊了一下,没反应过来。不知道王芳找她干什么。

“嗯?你找我?”

“是,”王芳似乎也有些支吾,更有些难以启齿。

苏静云听出来了,所以道:“什么事情,你说吧。”

“你……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啊?”苏静云完全反应不过来。

“我说你跟冯硕打算什么时候回家?你们两个在外面玩得也够久了,难道不知道要回家看看吗?”王芳的语气很生硬,苏静云似乎不太能理解她要表达的含义。

“冯夫人……”

“叫什么冯夫人,叫我一声妈还委屈你了?”王芳啐道。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也许是因为太过激动,所以苏静云有些结巴,一时反应不过来。

“叫冯硕早点回来。”王芳道,“我准备了很多东西给你补身体,早点回来听到没有?”

她几乎是哽咽的点了点头。

如果她是因为孩子而对她释出好意,那么苏静云也认了。毕竟,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好——

g市。墓园。

大家在这个地方没有交谈的心情,将鲜花放下,各自寒暄了几句之后便离开了。苏静云坐在辛阳的墓前,将所有的鲜花一一摆放整齐,很多的满天星。现在她知道了满天星的话语,甘做配角的爱。

或许很多人的眼中,辛阳只是一个配角。可是在她的眼里,他不是。人死了之后才认清这样的感情是可悲的,但是对于苏静云来说,没有比这个更好的结局。

萧晴也来了,却是空手来的。她穿着一身的黑衣,手撑着黑伞,到他墓前之后才收拢。

苏静云在冯硕的搀扶下站起来,将位置让给了萧晴。在辛阳的生命中,这个曾经只是被拿来当做幌子的小师妹,却用自己的青春和生命在祭奠着他,面对萧晴,苏静云感到无比的惭愧。

冯硕扶着她的肩膀,一步步的离开。

天空飘起了小雨,淡淡的落在她的身上。

还有一个月,就快生了。拖着有些笨重的身体,走在凄清的墓园里,生命在这里安息,又在这里延续。

苏静云说:“冯硕,给孩子取个名字吧。”

“你不是有了想法吗?我没有意见。”

“真的吗?”

“嗯。”

“那就叫冯念阳吧。好不好?”

“冯念阳,好,很好听。”

“是吗?”她抓着他的手,手心一阵温暖。

“是的。”

很好听。冯念阳。

其实活着的人总有一天会死去。只有死了,才能永远的活着——

从g市回来之后静云就没有见过娉婷了。她似乎很忙,忙着处理去上任的事情。

于是苏静云打电话约了她。

娉婷踩着高跟鞋婀娜的走来,换了一件米白色的风衣,却依旧摇曳生姿。苏静云只是这样看着她,便笑了出来。娉婷在她面前站定,挑眉道:“怎么?很难看?”

如果娉婷是难看的人,那么世界上不会有好看的人了。静云笑着说:“不,好看,你还是那么漂亮,让我看了都要动心啊。”

娉婷忍俊不禁:“你的意思是我以前不好看?”

“不,以前就漂亮,现在是更加的美艳动人了。”苏静云没有说谎,娉婷眉宇间的那一抹忧色为她平添了几分哀婉的神色,但凡男人,很少有不动心的吧。

“这话要是让冯硕听了说不定就不让我见你了。”

“不会。”苏静云摇头,“看美人保护眼睛,培养肚子里孩子的审美情趣。”

说完,两人便笑了出来。

笑够了,才停下来。

娉婷还未与王跃峰联系。他们就像两个守在自己屋子里的人不肯出去见人,谁也不肯轻易走出那一步,或许同样的故事每天都在不同的地上上演,可是现在,太多长久。聊了一些娉婷在国外的生活,苏静云一直都认为像她这样的女人肯定是不乏追求者的,事实也是如此,可是对娉婷来说,却是不屑一顾的。

看着苏静云容光焕发的脸,娉婷说:“静云,其实我一直都很羡慕你。”

她爱的纯粹,不管是以前的辛阳,还是今天的冯硕,都是好男人。爱她,爱的很纯粹。尽管走过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可是终于还是在一起了。老天始终是厚待他们的,就连这个迟到的孩子,也来了。

娉婷将目光移向别处,眼神中又有了落寞。苏静云无从接口,感情始终是两个人的事情。

经过了这么长的事情,娉婷也看懂了很多事情。人与人之间的很多事情都需要缘分,王跃峰尽心追逐了她那么多年,到最后,却落得这样的下场。只能说当时她还不懂得好好珍惜身边的人,当她学会珍惜的时候,那人,却有了新人。是他们的缘分不够吧。

如果每个人都能如静云一般,该有多好。任何事情都是需要时间来教会他们的。很多事情注定了也就无法轻易的改变,回国的这么多天她似乎又看清楚了很多的事情,如果坚持,也不见得会有结果。她沉淀的心却日渐浮躁起来,有些人,明知道是爱的,到了一定的时候也要学会放弃,因为注定没有结果。

静云也觉得累,对于娉婷的体会她感同身受,可是如果就这样放弃,是不是太过可惜?

“静云,算了,我还是想出国去,在那里我有了新生活,可以生活的很好,不想继续在这里伤心。”静静的审视着苏静云,娉婷说,“静云,你一定要幸福啊。”

她转身,依旧摇曳生姿的离去。

苏静云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对着空气说:“你都听到了吧。”

在她身后的那张椅子上,坐着三年未见的王跃峰。他沉稳依旧,只是更加的内敛了。律师的职业生涯教会了他很多,也看透了很多。手指在桌面上敲击着熟悉的音符。苏静云站起来,任由冯硕扶着她离开。王跃峰独留在那里。

离开的时候,冯硕说:“但愿这次他们不会再错过了。”

苏静云抬起头,迎着夕阳看他的脸色,是啊,但愿这次他们不会再错过了。

每个故事都会有一个结局。但每一个故事结局的好坏,都要靠自己的努力,不是吗?——

办妥登机手续,时间尚早。

早晨的候机室人很多,大多数的旅客都是一脸的倦容。唯有他们这里每个人都是容光焕发,神采奕奕。

苏静云托着自己的肚子在一边坐下,冯硕买回了几杯滚烫的奶茶,递到她们的面前。她和娉婷一起到了谢。

来送娉婷的人不多,吴东和简洁,苏静云和冯硕。三三两两的人不时的从他们身边,偶尔,娉婷还会张望一下机场的入口处。最后又笑着转着头,掩饰自己的落寞。

“真的要走了吗?”静云有些唏嘘的拉着她的手,“为什么不等我生了孩子再走呢。”

“不了,那边脆的急,我得赶回去准备了,何况我又不是不回来了,我是干妈啊,怎么能不想着你呢,你看,我连礼物都准备好了。”娉婷从身边拿出一个袋子放到苏静云的手上。

原来,她早就准备好了一切。苏静云捧着那重重的袋子,热泪盈眶。她打开盒子,看到一套纯金的长命锁,还有几套孩子的衣服。

“娉婷,你……”

“这礼物我准备了好久了,现在终于有机会送出去了,你应该高兴的不是吗?”

“哎呀,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啊,不是说好了不哭的吗?怎么到了这时候反而哭哭啼啼的,真受不了你们,又不是生离死别的,搞得我也想哭了。”简洁一跺脚,半嗔半怒的抱怨着。

吴东一直在旁边抽烟,从他摇头叹息的姿势中,也可以看出他的不舍和无奈。

娉婷走过去搂着他的胳膊说:“哥,你不要这样,我走了又不是不回来了,谢谢你这么多年一直这么照顾我,你永远是我最亲最爱的哥哥。”她狡黠的朝他眨眨眼,泛点的泪光。

娉婷走到今天这一步,是非常不容易的。所以,不应该有遗憾的。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命,怨不得人。

到点了。娉婷要进安检了。

苏静云一行人一一与她告别,然后目送着她走进安检处。

她是最后一个走进机舱的。登机的时候风大的吹起了她的围巾,吹乱了她的头发。狭窄的过道内人们正迫不及待的塞着自己的行李,忙碌的身影将整条过道都堵塞了。

她微笑着道歉,请他们让让,耐心的等着一个一个的过去。

她的位置比较靠后,所以等她走到自己位置上的时候,整个机舱差不多也都坐下来了。她拿着机票,突然发现自己的位置上已经坐了一个人。

他歪着头看着窗外的风景,所以娉婷看不清楚他的长相,倒是可以看到他的耳朵上塞着耳麦,显然是在听音乐或者别的什么,他身边的位置倒是空着,只是,万一这是别人的位置呢?如果是他的,他是不是也应该跟她打个招呼呢?

想了想,娉婷便说:“不好意思,先生,你坐的是我的位置。”

可惜,他似乎没有听到。

空姐已经在催促她快坐下,不得已,她只好提高了音量道:“先生——”

这位先生终于转过头来。那张脸……娉婷受了惊吓,手上的包掉了下去。

然而她的面前伸出来的一双手神奇的接住了她的包,继而,满不在乎的微笑着:“小姐,你叫我?”

“你,你……”娉婷张着嘴,说不出完整的话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王跃峰挑眉,将手上的包还给她,奇怪的说:“当然是买机票上来的了。”

娉婷震惊的眨眨眼,三年多未见的这张脸猝不及防的蹿进她的瞳孔里,似乎,还残留着当年的记忆:“我问的是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