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思妻如狂 > 第68章

第68章(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思妻如狂更新最快!

直到他们出示证件说明来意之后苏静云还是恍如身处梦中。

“冯硕他,不在。”苏静云无比干涩的说道,紧扶着门框不肯轻易泄露心中的不安,倔强的抿着嘴巴显出她强自的镇定来。他们亦看着她,越过她朝里望去。

身后传来电梯打开的声音,苏静云一抬头。就看到冯硕跨出电梯来。他看到这些人,并无半分的惊讶,反而与他们点了点头。

他们还有几分客气,不过已经展开了架势在那里等着他。

苏静云心一紧,差点叫出声来。

冯硕走过来道:“我说几句话就走。”他们没有为难他。冯硕跟着苏静云进了门,而他们则站在外面。

苏静安与宁墨香也是一脸的紧张。冯硕惊讶的看着他们,最后才叫了声:“妈,静安。”

宁墨香有些拘谨,倒是静安叫了声:“姐夫,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没事,我会处理好的。”冯硕拉着苏静云的手说。“我要跟他们去一趟,你在家要小心,至于孩子……等我两天,如果两天之后我还没有回来,东哥会过来帮你的。”

苏静云紧抿着唇,脸上露出依恋与惊惶的神色,紧紧的抓着他的手不放开,眼眸焦虑而彷徨的看着他。

冯硕抹了一把脸,感觉心上像压了无数的大石头,他用力的紧了紧她的手,将苏静云交给苏静安,自己就要转身。

“冯硕——”静云在后面叫他,声音凄厉。冯硕身体狠狠一震。却强逼着自己迈开脚步。

苏静云不顾一切的推开静安的手冲出去,只见冯硕跟着他们进入电梯,电梯门缓缓合上,最后看到他带笑而心痛的脸庞。

“冯硕,冯硕——”苏静云拍着电梯门。感觉一阵绝望。她用力的拍着,直到拍红了手也没有停下来,可是肚子上的痛楚却席卷而来,她死死的捂着自己的肚子蹲下来,为什么,为什么要对她这么残忍?

重重的晕眩袭上她的脑中,苏静云只感觉心悸和强烈的痛楚让她痛不欲生的倒在地上只差没有打滚。痛苦的呻吟从她的嘴角里流出来。

“姐。姐,你怎么了,姐?”苏静安从屋内冲出来,被眼前的吓得魂飞魄散。

正想送她去医院,苏静云却抓紧了他的手阻止了,气若游丝的说:“不用了,我没事。”

“可是你那么痛……”苏静安说什么也不肯。

宁墨香坐在她的床头。看着终于睡着的苏静云,一阵阵的心疼。

苏静安轻声的推开门,叫了一声妈,宁墨香当即站起来走出去,临走的时候还看了苏静云一眼。

“静安,事情怎么样了?”宁墨香紧张的搓着自己的手。

“妈,我去问过了,姐夫的事情还在调查中现在还不好说,”苏静安一脸疲倦。

“那你大姐那边呢?”她的神色又被提了起来。

苏静安看了看静云的房间,微微摇了摇头:“她已经正式跟酒店提出赔偿,要求酒店解雇姐。”

“什么?”宁墨香惊叫了一声,她都已经给她下跪了,难道还不行吗?

“妈,你别激动。”苏静安立刻扶住了她的肩膀,“她就是那样的人,你说了也没用不是吗?不用对她这么低声下气的,你不欠她的。”想起在医院的那一幕,苏静安也觉得无比的心疼。

宁墨香摇摇头,眼中含着泪水:“静安,不要这么说,她怎么说都是你的姐姐啊。”

他抿紧了唇,最后一脸的无奈——

苏静云被叫回了酒店。尽管请了病假,可是却无济于事。

杜云薇的办公室内,她将一份验伤报告递给苏静云。

苏静云仰着头,一脸的镇定,她并没有接,只是淡漠的问出口:“你直接说吧,到底要怎么样。”

杜云薇似乎没想到她会如此说,一时半会儿倒有点怔忪了。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苏静云,这就是你做错事情的态度吗?这件事情是你惹出来的,你总应该想个办法解决吧。”

“事情是不是我惹出来的你心知肚明。”苏静云嗤笑一声,“不用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事情到了这样的地步,又何必再枉做好人呢?

杜云薇被她一呛,脸色青红交错。

苏静云继续笑着:“赔钱?还是我离开酒店?”

“她要你公开道歉,然后酒店解雇你。”杜云薇的声音平淡的找不出一丝波澜,她已经恢复了原本的傲慢。

“钱?道歉?解雇?”苏静云笑着,“很抱歉,钱我没有,我也没错,为什么要我道歉呢?至于解雇,请问我做了什么对酒店不好的事情吗?”

杜云薇精致的眼眸闪了闪,抱胸看着她。

苏静云将验伤报告递还给她:“杜经理,我希望你不要将个人恩怨带到我们的工作中来,这样的公私不分,有什么意思呢。”

“你说我公私不分?”杜云薇当即拉下脸看着她。

苏静云扯了扯嘴皮,没有说话,意思不言而喻。

“苏静云,这是你对上司的态度吗?别以为我不知道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现在还剩下什么?”她傲慢的抬起尖俏的下巴,“这是辞职信,你好自为之吧。”杜云薇从抽屉里拿出一封早就准备好的信交到她的手上,原来是早有准备的,苏静云甚至连眼皮都没有掀。

她不接,心中的火却已经燃烧了起来,正想彻底的发怒,办公室的门却被一把推开,她与杜云薇一起抬头,就见徐茵一脸喘气的站在门口。

杜云薇不悦的瞪着她:“进门之前不知道要敲门吗?”

徐茵顺了顺自己的气息,立刻拧了眉头,不过她并没有听她的话,反而渐渐露出了趾高气扬的表情。

苏静云想劝她出去,谁知徐茵却大步走来,狠狠的将手上的一封信甩在她的身上。杜云薇吃了一惊苏静云也吓得不轻,唯有徐茵老神在在的抱胸看着她。

徐茵没有杜云薇高,所以无法做出用眼神睥睨的动作来,不过她不耐的翻着白眼看着她的眼神还是足够表达她的愤怒和掩饰不住的得意的。

杜云薇瞪了她好几眼,根本不相信,可是徐茵鄙夷的神情却让她不得不相信,缓缓的蹲下身,将地上的东西捡起来,这才收回自己的视线。

苏静云先看着徐茵,徐茵对她眨眨眼,她也开始相信了。

杜云薇震惊的从地上站起来,的确是一封辞职信。她怒吼道:“这不是真的!”

“信都给你了还不是真的?”徐茵冷笑道,“那要怎么样你才觉得是真的?”

杜云薇的眼睛蹦出凌厉的光,死死的看着徐茵,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我要见总经理!”

“见总经理?”徐茵眼中的轻蔑更甚,面对杜云薇的咄咄逼人,她显得泰然自若。

杜云薇不理她,拿着信就要往外走去,徐茵伸手拦住她,微笑着说:“你有什么事情跟我说也是一样的。”

“你是什么身份?”杜云薇冷着脸,一脸的怒容,用力的拨开徐茵的手,徐茵身形晃了晃,往旁边倒去,苏静云伸手扶住了她。

“给我站住!”徐茵一跺脚,怒喝一声。杜云薇的脚步未停。

“徐成梁不在楼上!”她又补充了一句。

这次杜云薇总算停下来了,回头看着她,眼神充满探究。

徐茵被她看得不自在,不由的反驳:“别以为每个女人都像你一样的不要脸,靠着跟男人上床才换这一切。”她的轻蔑显而易见。苏静云也一愣。

杜云薇脸上青红交错,死死的咬着自己的牙齿,手握成拳,显然是在隐忍自己的怒气,最终还是蹦道:“你再说一次!”

徐茵浅笑不语,缓缓摘下自己胸前的铭牌。

苏静云蹙眉看着她。杜云薇亦然。

“你想找总经理是吗?”徐茵手上捏着铭牌道,然后将手伸进外套的袋子里,又摸出了一块铭牌慢慢的挂在自己的胸前,挂上去之后她的手陡然移开,在灯光的照耀下,铭牌发出一道刺目的光芒。

就见杜云薇和苏静云皆是狠狠一震,尤其是杜云薇脸上的血色顿时全部褪去。

苏静云则是惊愕的张着嘴巴,看着徐茵。

“好了,有什么事情你跟我说吧。”徐茵笑意盈盈的看着杜云薇,缓缓的踱回办公室后面,在她们错愕的目光,矜持的坐下。

微扬着下巴,将双手交叠在桌子上,她淡然道:“你对酒店做出的这个决定有什么不同意的地方吗?”

“你是总经理?”杜云薇震惊之后已经恢复了镇定,可是她依然无法相信这样的事实。

徐茵摊摊手,背靠近后面的椅子上,“我表达的还不够清楚吗?”

“那徐……经理呢?”杜云薇深吸一口气。

“徐经理?我就是啊。”徐茵笑得一脸的无辜。

杜云薇咬着银牙:“你知道我说的是徐成梁经理!”

“你说我叔叔啊。”徐茵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那你要说清楚啊,我们都是徐经理,很容易搞混淆的。”徐茵明显就说在耍着她玩,可是杜云薇除了生气又是一筹莫展。

事情超出了她预料的范围。那该死的徐成梁只说不要去惹徐茵,从来没说过她的真实身份!一时之间,她真的很难想到应对的策略。不由的有些气恼。

苏静云聪明的一言未发,她知道徐茵是在帮她,尽管惊讶,却没有表态。

杜云薇忍着气等着她说。徐茵却迟迟未开口,足足过去两分钟才露出一抹笑,摊手:“他现在正在跟董事长下棋喝茶,需要我帮你引荐一下吗?”

杜云薇冷着脸,气氛彻底的僵了下来。

徐茵拍拍手,倏地从座位上站起来,修剪整齐的指甲敲击着桌面,发出笃笃的声音:“下面的事情不需要我说吧,杜小姐?”

杜云薇的嘴巴抿成了一条线,最后竟笑了出来。

徐茵一愣,并没有被她吓到:“笑吧,别哭就成,给你二十分钟时间,拿着你的东西滚出这间办公室。”也不知道她的什么时候通知保安的,竟然有两个保安出现在门口。

拉着苏静云的手,她淡漠的吩咐道:“二十分钟后送杜小姐出去。”

“不用麻烦了。”杜云薇蓦地拎起自己的袋子提着一口气道,“我自己会走,这些你还是留着自己用吧。”

徐茵微笑,做出恭送状:“不送。”

苏静云望着杜云薇踩着高跟鞋愤愤离去的背影,有些回不过神来——

总经理办公室。

这是苏静云第一次进来,也让她见识了一把这样的奢华。她坐在沙发上蹙眉打量着。

徐茵将一杯茶放在她的手上,叫了声:“云姐。”

苏静云正喝茶,被呛着了,立刻咳嗽起来:“咳咳,咳咳。”

徐茵立刻帮她拍背:“你喝慢点啊。”

苏静云尴尬的放下手,看着她说:“那个,徐……经理。”身边的人突然变成了高高在上的经理,苏静云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一样的不真实。

徐茵一听,就摘下了自己胸前的铭牌,挥手:“云姐,你不要这么拘束好不好,”说到这里她倒是先不好意思了,再抬起头的时候眼中已经多了份坦然。

苏静云很早就觉得徐茵不简单了,只是没想到最后的结果会是这样的出人意料,“那杜云薇……”

“她处处针对你,这样的女人一点也不知的姑息。”徐茵撇撇嘴,大快人心。

苏静云蹙眉,她并不是同情杜云薇,只是觉得她不会善罢甘休。最后只得无奈的点点头,看着徐茵,才觉得自己好似不认识她了一般。

“云姐,你不要这样看着我啊。”徐茵拉着她的手不好意思的说。

苏静云笑笑,也许是因为事情太过突然所以她也有些措手不及,但是这些都不重要了:“难怪你会跟简飞相亲,原来如此。”

说道简飞,徐茵就有些不自在,忍不住打了岔:“不要说我,云姐夫的事情解决了吗?”

苏静云心神一凛,他说两天之后也许会回来的……可是现在已经是第三天了……有些沉痛的摇摇头,她连日来的精神紧张很是折磨人。

“不用着急,一定会没事的。”

“但愿吧。”苏静云抬头深吸了一口气,“对了,那你现在?”

徐茵的脸顿时就垮了下来,望着偌大的办公室开始唉声叹气,快活过去了,压力与责难便会接踵而来,“赶走杜云薇是我接手总经理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可是天知道我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她哭丧着脸,快意恩仇是很爽,但是后面就不好玩了。

苏静云明白她的意思,“实在不行你可以找减肥帮忙啊。”

她的这句话是带着建设性的,谁知却引来徐茵强烈的反弹:“不要跟我提他,我跟他没关系!”

没关系才有个鬼了。

不过苏静云聪明的没有说。

徐茵拿起一边的辞职信,眉心一皱,便撕了个粉碎:“好了,只要有我在的一天,没人能赶你走的!”她说的豪气云天,苏静云有些想笑。

“我有了你这个大靠山,是不是就吃穿不愁了?”

“这倒还没有,但是至少不会让你失去工作的。”徐茵笑着说。

“那大家知道这件事情了吗?”

徐茵摇摇头,她还穿着客服的制服呢,杜云薇的辞职信是她直接从董事会上拿下来的,还热乎着:“没事,船到桥头自然直,正好让那些欺负我们的人看看,再爬到我们头上来下场就跟那个杜云薇一样。”

苏静云始终没有徐茵乐观,不过也没有打击她。恰在此时,她一直拿在手上的手机响了。

是吴东打来的。她飞快的按了通话键:“喂,东哥!”

“静云,你在哪里?”吴东边开车边问。

“我在酒店。”

“那好,你在那里等我,我过去接你。”

“噢,好。”

告别了徐茵,刚出酒店就看到吴东的车子停在路边,她飞快的跑过去,下腹沉坠的痛,脸上陡然沁出了冷汗,医生建议她尽快做手术……可是……

吴东飞快的跑过来扶起她的身体,苏静云的嘴唇都被咬出了鲜血,吴东吓了一跳,抱起她立刻就往医院的方向赶去。

“静云,你忍着点,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任由吴东开着车疯狂的将她送去医院——

“让开,让开——”冯硕心急火燎的拨开挡在他前面的人影,快速的冲进医院里面。

他衣服有些皱,不过还是挺干净的,脸上带着深深的倦意,眼眶略微凹陷,青色的胡渣霸道的占据了他的下巴和侧脸,他如一阵风似地冲进走廊,吴东在手术室外来回的走着,看到他,终于松了一口气。

对身后的同事扬了扬手,他们离去。

冯硕顾不上喘气,握着他的手臂道:“她,怎么样了?”

等待是难捱的煎熬。

手术门的打开的时候,冯硕站在原地,一脸的不知所措,在这不长不短的等待时间里,他似乎经历了那么长久的一段路,久到他突然有一种不知身处何地的感觉。

吴东刚好从外面抽烟进来,直到他用力的拍了冯硕一下,冯硕才恍然醒过来,手都有些颤抖的朝着医生走去。

“谁是病人的家属?”医生拉下口罩问了声。

“我是,我是他丈夫。”冯硕好不容易才稳了稳心神,一开口,声音嘶哑的厉害。

医生点点头,对他说:“手术已经结束了,因为病人的情况不算很严重,所以手术进行的还是比较成功的,但是经过检查,因为她上一次流产之后恢复的不是很好,所以对子宫很有影响,加上这一次宫外孕带来的伤害,想要再怀孕可能会有点困难。你要有心理准备。”

冯硕只是木然的听着,也许是因为上一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所以这一次显得非常的平静,他抹了一把脸:“医生,我只想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她现在已经没事了,马上可以送去病房,你可以先去看看她。”医生让开身体,让病床推出来。

苏静云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一名护士手上还拿着一个吊瓶,瘦弱的她躺在这张床上竟显得那么无助。她的另一只手还无意识的放在自己的肚子上,她的人生,何其多舛?

冯硕弯下腰,抓起她另一只完好的手,与人一起将她推回了病房——

苏静云醒来的时候只看到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她的手指微微一动,冯硕便惊醒了。

宁墨香与苏静安也随之醒来。

“苏静云……”

“静云。”

“姐。”

苏静云游离的神智终于慢慢恢复过来,头一偏,就看到冯硕正紧紧的望着她,他握着她的手都有些颤抖,表情却是无比欣喜的问道:“你醒了?”

苏静云下意识的想去摸肚子,可是一手还在打着点滴,一手正被冯硕握着,她怯懦的张了张嘴,只轻轻的喊出一声:“你没事吧。”

一时之间,百感交集。

宁墨香正在她的床前抹泪,苏静安紧了紧她的肩膀,冯硕双眼赤红,那是长久未得到休息的后果,他的眼睛酸胀的不停的流眼泪,可是他却强迫自己不能睡去。

她静静的睁着眼,嘴角竟然还露出一抹微笑:“我没事,你们不要担心。”只是,“对不起。”

尽管心很痛,可是,她却不能让自己表现的软弱。

冯硕何尝不是,他们的孩子就因为这样的方式而没了。冯硕怎能不难过:“只要你没事就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