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思妻如狂 > 第65章

第65章(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思妻如狂更新最快!

培训的课程枯燥而繁琐,甚至连最基本的礼仪都要重新学起,学习如何微笑,学习如何走路,学习如何与客人交谈——这些平日里做来就稀疏平常的事情一旦被拿到课程上来一一演示就变得很累人了。

一个星期下来。苏静云感觉自己的脸都快笑僵了,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的,至少看起来整体的素质与形象真的提升了不少。

不过就是轮到那两个外籍教师上课的时候感到有些吃力了。因为她的英语水平实在是一般,一堂课全部是英文上下来的,她能听懂的加上连蒙带猜的,恐怕只有一小半。加上她不是酒店管理出身的,很多专业名词实在是听不懂,上课的时候难免吃力。因为专业的关系,学校只要求他们考过四级就可以毕业,她在学校里的成绩算不得多好,当年却是阴差阳错的四级一次性通过了。本来满怀信心的想借着那股劲头一举将六级拿下的,结果却是铩羽而归。

考了三次也没有通过。终于,她的信心被严重打击了,也没有再去考。

倒是公布成绩的那个晚上,她拉着辛阳,去学校外面的餐馆里好好的庆祝了一番,因为他的英语六级是以580的高分通过的。

往事不堪回首。老师在上面叫她,身边的林爱推了她好几次她才反应过来讷讷的站起来。

上面的老师是那个外籍女子,长得非常白皙,也很漂亮,就是有些尖刻,说起话来叽里呱啦的,苏静云听得是一头雾水,只好保持着笑意,不过光有笑意的脸看起来有些傻。

女教师似乎受不了她那傻傻愣愣的模样。又说了一通,苏静云只听到几个简单的名词。简飞。朋友……她也许是在说不要以为她是简飞的朋友,所以就可以偷懒吧。

天知道她是多么的冤枉,除去第一天两人在天台上喝了咖啡之外他们之间的交谈实在是少的可怜,偶尔见面也只是擦肩而过的点头。可是这些。在这里的人看来已经是不得了的事情了,因为简飞那不苟言笑的脸与疏离冷漠的态度让一帮摩拳擦掌的女人全然没了进攻的方向。

不过对于苏静云来说,也的确是上他的课最有味道了。

她一直保持着笑容,任凭台上的老师说了什么引得下面的同学哈哈大笑她也没有翻脸,光是这一点,也足以让她无话可说,最后只好让她坐下。

苏静云在心底对自己做了个鬼脸,有些小小的后怕。

幸好下课的时间到了,外籍教师拿着书走了,一场战役一样的课程终于告一段落,苏静云瘫软的坐在位置上。

身边的林爱拍着她的肩膀说:“静云,也只有你能受得了她的个性,要是换了我,早就跟她翻脸了。”

“啊?”苏静云很迷茫。

“你都不知道她说了什么玩意。”林爱一脸的愤愤不平。

“你听得懂她说什么啊。”她有些讪笑,原谅她,能听懂的实在有限,所以……原来单纯的人的快乐就是来自这里的,因为无知,所以没有负担。

林爱被她的表情噎住了,半天没说出话来,苏静云觉得挺不好意思的,其实听不懂的不止她一个人,就拿宋经理来说,作为这次的领队经理原本也要一起参加培训的,可是她实在受不了这叽里呱啦的鸟语,一到这个课程就称病请假,免受炮轰之苦,苏静云也很想请假啊,可是总觉得不太好。

抱着课本往外走的时候,却意外的看到简飞站在门口。

他颀长的身体犹如一道亮丽的风景,吸引着众多的女性。

她朝他微笑了一下,正想如每一次一般的经过,简飞却说:“晚上有时间吗?一起吃个饭。”

苏静云吓了一声,但是身边的抽气声盖过了她的震惊,她茫然的点了点头。

“顶楼的餐厅。”简飞说,“你先去把书放一下吧。”

“哦,好。”

“等等,”简飞叫住她,将手上的光碟递给她,“今天的上课内容,晚上有时间你可以看看。”

苏静云愕然的拿着那个光碟,他朝她点点头,便转身离开了。

苏静云回到酒店客房差点没被吓死。

手上的书都掉了下来,砸到自己的脚,吃惊的叫道:“宋姐,你吓死我了。”

宋经理原名宋岩,其实也才三十多岁,熟稔了之后她边让静云改口叫宋姐,苏静云自然乐得高兴,只见她此刻正敷着一张白白的面膜如幽灵一般的站在苏静云的面前,她一手扶着额角,一手却恶狠狠的将一个手机丢给她,张口便大声的抱怨道:“哎呀,你下次上课的时候一定要把手机带走,要么关机,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手机在她走之后就没有停过,原本想着不去上课可以睡个美容觉的,谁知道却变成了听那一首千篇一律的歌,气的她好几次都想把苏静云的手机从窗外扔出去。

“我手机没电了,要充电啊。”她有些哭笑不得。

宋姐还想说什么,苏静云的手机又欢畅了起来,宋姐受不了的叹了一口气,急忙挥挥手,苏静云抱歉的对她笑了笑,立刻跑到外面接电话。

冯硕抱怨的声音也毫无例外的传了过来:“苏静云,你怎么不接我电话啊。”

“我刚才在上课啊。”她有些好笑的撇撇嘴,对他这样的夺命连环call似乎习以为常了起来。原来距离真的可以产生美。一个多星期未见,只靠着电话的联系感情却比以前更好,没有争吵,只有满满的温馨与思念。

“那你也应该给我发个短信的。”他依旧在抱怨,不过声音却柔和了许多。

苏静云笑说:“我手机放在房间里充电,你打了那么多电话,快把宋姐弄疯了。”她刚才粗略的看了一下,差不多有十几通吧。

“下次要等我没空的时候冲。”

谁知道他什么没空呢?“你会不会太霸道了。”苏静云撇撇嘴,脸上却是满满的笑意。

“我是在捍卫自己的权利。”他说的很认真。

苏静云轻笑,暖暖的,心情也跟着这越来越温暖的天气飘了起来。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滑过,苏静云一看时间,才发现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她猛然想起简飞还在等她,不由的大惊失色道:“我不能跟你说了,我还有事情呢。”

“什么事情啊。”

“嗯……简飞约我吃饭。”其实苏静云怕他乱想本来不想说的,不过最后还是坦白交代了。

“哦。”没想到冯硕的反应却淡淡的,有些出乎她的意料,“那你去吧,我挂了。”

“你不生气了?”苏静云很是惴惴不安的问道。

冯硕愣了许久,才笑出声来:“你觉得我是那么蛮不讲理的人吗?”

是。当然这话她没有勇气说出口了。她匆忙的选择了沉默,冯硕只说:“你真当以为除了我还有谁那么傻能看上你啊。”不是所有人,都能慧眼识英雄,发现她这块璞玉的。

苏静云被气的说不出话来,恨恨的回道:“那可说不定!”谁说她没有市场的。

冯硕想起了辛阳,脸色有些沉了下来,不过还是微笑着说:“朋友妻不可欺!简飞明白的。”

妻子……苏静云挂了电话之后就直奔顶楼。不过步子却很是轻快。

到了餐厅之后却跟简飞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让你等这么久。”

她急切的认错的样子让简飞微微咧嘴笑了笑,泛着冷光的镜片后藏着一双冷静的眼,不过还不至于冷漠就是不太热情罢了:“没事,坐吧。”

其实跟简飞吃饭还是很有压力的,因为苏静云发现他真的是一个非常严谨的人,他的严肃体现在每一个生活细节上,因此跟他在一起的人绝对不能沉默,一定要很活泼,却不至于冷场。

简飞已经点了菜,她到了之后菜很快就上来了。苏静云的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道简飞为何找他。

“现在的课觉得怎么样?”简飞只拣了一个比较安全的话题如题。苏静云捏着筷子的手抖了抖,笑道:“还可以,就是……”

“就是有些课程听不懂?”苏静云的精力他是知道一点的,“对于你这样没有受过系统训练的人来说,现在已经很不错了。”

苏静云的脑袋上留下一滴冷汗,这到底是夸她还是损她呢,她只好继续微笑。

“如果你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可以问我。”简飞放下了一个比较吸引人的诱饵。

苏静云瞬间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他的眉毛扬高了八度:“你不想问?”

“不不不,”苏静云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地,“我怎么会不想问呢,我求之不得啊,只是可能这样会不会太麻烦你了,而且别的人会不会有想法?”最后一句话她说的很小声,这不啻于开小灶的事情……会不会对她太好了一点?

“其他人你不用担心,他们想问的话自然也可以问。”见看他会不会回答罢了。

苏静云立刻点头如捣蒜:“那我先谢谢你了。”

“其实我今天找你来,并不是为了这件事情。”

终于要切入正题了?苏静云顿时正襟危坐,简飞也被她过分隆重的表情弄得有些尴尬了起来:“你不用紧张,我要问的只是很简单的问题。”

“嗯,你问吧。”苏静云就像个乖学生似地坐在他的面前,一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样子。

可是问题问道最后她却已经跌破了眼镜。

你对徐茵了解多少?你觉得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在酒店的表现如何?最大的优点是什么?缺点是什么?

……

问到最后,连她是什么星座,喜欢什么颜色,喜欢吃什么这样巨细无遗的问题也都问了出来。

苏静云原本紧张不安的心在越来越多的八卦声中完全的平复了下来,她的确到了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地步,甚至差点把徐茵内裤的颜色都说了出来。

惊觉自己的失言立刻闭嘴了,十分尴尬的看着简飞。

简飞还是一脸阴沉的模样,就连这时候,他还是可以拿出一副是在研究深刻的教研课题的模样,深沉的宛若学者,苏静云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有两把刷子。然而当所有的问题都围绕徐茵来展开的时候,她心中的疑问也越来越大,徐茵说那是简飞是她家里给他安排的对象,可是简飞的成功与成熟是有目共睹的,能跟他安排相亲的女子也必定是身价不菲的名门千金吧。她虽然没有听徐茵提过自己的家世,但是感觉上,总是觉得徐茵与她是一类人。

简飞是何其锐利而精明的人,看到苏静云脸上疑惑的表情时便知道她在想什么,不过他并没有解释,只道:“今天谢谢你。”低肠反血。

苏静云敏锐的从他的脸上嗅到了什么,不过却不动声色的回道:“不用客气,举手之劳而已。”——

八点多的时候,宋姐出去happy了。

苏静云目不转睛的在看简飞给她的光碟,都是原装版的英文,她听得有点累。好些个单词也看不明白,不由的有些气馁。

“这个单词是什么意思啊。”苏静云将刚刚看到却不明白的生涩的单词打了过去。

马上的就有了反应。

“in duplicate。(正副)一式两份。”

苏静云呆呆的看着电脑屏幕,有些赧然。

“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冯硕夸张的语气继续刺激着苏静云顽强的神经,她已经被训练的越来越厉害了,从开始的一句话不爽到现在的任凭冯硕怎么说都波澜不惊可谓是经历了风霜雨雪的洗礼。

“不知道很奇怪吗?”她一边听着昏昏欲睡的英语,一边与冯硕qq交谈,这似乎已经成了他们的习惯,每到晚上8点的时候就准时上线,然后聊一聊当天发生的事情,不过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冯硕在调侃她,苏静云开始恨得咬牙切齿,最后又总是含笑着入眠。

等苏静云将所有的不懂的单词一个个理解清楚之后已经11点了,不过宋姐还没有回来。她就上床睡觉了。冯硕的电话也追了过来。

这是一种在心尖上跳舞的冲动,美得令人屏息,她趴在枕头上嗯嗯啊啊的应着,尽管说的都是一些烂到不能再烂的话题,却依然讲百遍也不厌。

“苏静云?”冯硕低哑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嗯?”苏静云迷糊的应了一声,她的倦意已经涌上来,他没有说话,一直等到她均匀的呼吸声对着电话传过去的时候才轻轻的与她说了声晚安。

冯硕靠在椅子上无限的疲惫。似乎刚才的电话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他关了灯,整个人都隐藏在黑暗中,下巴布满了青色的胡渣。

公司遇到的麻烦不小,就连萧晴,也让他做好准备,他也有点始料未及。今天是税务局来查账的日子,闹的不可开交,他虽然全力配合,却仍然感到了重重的压力。

他按了按自己僵硬的肩膀,不知道明天将会面对什么,望着暗沉的大地上一片黑暗,那是沉重的透不过气的压抑吗?

苏静云也站在窗前,只是她捧着一杯热茶,俯瞰着的万千灯火。

宋姐已经睡着了,在床上呈挺尸状,就是喝多了,睡的不安稳。苏静云摇头叹息,原本的睡意被宋姐一搅和,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她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累的睡着了,不知道冯硕怎么想她。

又喝了一口茶,站得久了,茶水也冷的变得苦涩了。不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苏静云有些恶作剧的想如果现在给他打个电话,会是怎样的情形?

她躺在自己的床上,思虑了一会儿便拨了出去。

正当她紧张的想放弃的时候,冯硕带着睡意的声音直接传了过来:“苏静云?”

她嗯嗯啊啊的应道。

“呵,你怎么了?”冯硕似乎被吓着了,口气陡然就清醒了。

她怕吵醒宋姐,只好压低了声音说:“我……我没事啊。”

冯硕也跟着软下来,如释重负的说道:“哦,你不是睡着了吗?”

“又醒了。”她轻轻的说。

这次晚上的时候她主动给他打电话,冯硕感到很高兴,于是浅笑道:“所以你是想我了?”他看着自己身边空空如也的位置,顿时一阵喟叹。

他的叹息声就像一根针刺入了她的心底,苏静云感到一阵起伏,呼吸也凝滞了许久。

“有吧。”她没有强逼着自己说出违心的话,只是模棱两可的回道。

这足以让冯硕欣喜若狂,偶尔打趣,偶尔含情脉脉,直到苏静云的手机再次传来没电的时候,她才惊觉外头已经露了白。

她不好意思的说:“我手机没电了。”

“你那什么手机啊,这么不经用,动不动就没电。”

苏静云张张嘴憋出一句:“诺基亚手机。”

冯硕呵了一声,似乎也发现天色亮了,直接从床上站起来,伸了伸懒腰道:“好了,你再睡一会儿吧。”

“那你呢?”她急切的问道,心中突然有些隐隐的不安。

“我今天要出去一趟。”

“哦。”

冯硕去浴室洗了个澡,然后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又剃了胡子,除了眼中有血丝之外,他的精神还是很好的。太阳升起来了,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环视了一圈房子,似乎苏静云还在这里鲜活的存在着。他对着空气露出了一个笑容——

“静云,你是怎么回事,这几天上课老师走神,现在走路都是心不在焉的。”刚刚结束了一堂课,宋姐与她走在一起。

苏静云习惯性的拿出手机看看,却是原始的屏幕安静的很。她啊了道:“没有啊,我没有怎么啊。”

“还说没有呢,你刚才上课的时候连简飞都没有看一眼,别的女人看的都是两眼冒金星,你倒好,却是正眼也没有瞧一眼。”宋姐唉声叹气,“你都不知道简飞刚才似有若无的看了你多少次,我想要不是顾及你的面子他一定要发飙了。”简飞在课堂上向来是六亲不认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特别的手下留情。

现在想来苏静云也有些后怕,只是她依旧显得意兴阑珊。

宋姐不放心的摸着她的额头说:“你这几天的精神不太好,是不是发烧了?”

苏静云摇头:“我没事。”

“那是?”宋姐惊讶道,“你老公很久没有给你打电话了对不对?”

苏静云顿了一下,然后才点点头,的确,冯硕意见五天没有跟她联系了。打他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的状态,就连严朗,也找不到。

她找吴东,得到的答案却是在外地出差。找娉婷,在外地静养。周向林则是完全的不知道。

冯硕就像消失了一般,任凭苏静云怎么努力,就是没有他的消息。

或者是他出事了,所有大家都瞒着她?这样的念头不知为何越来越强烈,她的心顿时紧张了起来。

宋姐发现了她的苍白,苏静云的身体踉跄了一下,好不容易才站稳,又拨了一次,仍旧是关机状态。

恐惧,从心底蔓延出来,她被自己的臆测吓死了,胃部也跟着痉挛了起来。宋姐见了大惊失色,立刻扶着她往房间走去。

喝了满满一杯热水之后才感觉稍微好点,她虚弱的对宋姐说:“宋姐,谢谢你了。”

“不用谢,倒是你,胃不好就要按时吃饭知道吗?”

“嗯,我知道了。”她默然的垂下眼睑,视线又落在了一边安静的手机上。

最初的时候她一直以为是她的手机坏了,可是她试了好多次,使用正常,唯一的解释就是冯硕没有打电话来。

“宋姐,你说会不会?”

“呸呸呸。”宋姐一把捂住她的嘴,“口无遮拦的乱说什么呢。”

苏静云也觉得自己可能想得太多了,立刻闭上了嘴。

培训才过去半个月,她却突然归心似箭。

宋姐拦住她说:“再等两天吧,要是还没有消息就请假回去看看。这几天正是重要的关键时期,马虎不得。”

苏静云惴惴不安的应承了。

第二天就是她的生日了,晚上查看钱包的时候身份证突然掉出来,她才猛然想起来。

往年的生日,都是吴娉婷帮她庆祝的,今年的生日,似乎会过的格外的寂寥。

又过了一个提心吊胆却平静的晚上,她已经快被折磨疯了。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天气并不太好,苏静云望着外面灰蒙蒙的天空提不起一丝劲道。

今天的课程安排的相当满,宋姐也起了个大早,与她打了声招呼后便去洗漱了。

苏静云习惯性的看看手机,生怕自己错过什么。

娉婷的电话如期而至,接着是吴东的,每个人都祝她生日快乐,可是却都没有提起冯硕。

一整天她不时的收到短信,可就是没有一条是属于他的——

傍晚的时候谢绝了所有人陪她的好意,她独自外出。

徐茵给了她一封长长的ml,里面全是需要她的东西,跻身在喧嚣的人潮中,她被香港人疯狂血拼的场面吓着了。

好像东西都是不要钱随便拿似地。偶尔能在人群中看到几个陪着老婆和女朋友的男人,她不止一次的想象当初冯硕给她带回去的这些东西,是不是也是他这样买来的?

心有千千结。

从商场厮杀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拎满了战利品。回去的时候,原本阴沉的天空开始飘起了蒙蒙细雨,不似冬日的寒冷,飘在人的身上还有些朦胧的意境。

下了车,慢慢的踱步朝酒店走去,手机却酣畅的响起来,熟悉的铃声另在游离的神智一震,手忙脚乱的扔下手中的东西去翻手机!

“冯硕?”她小心翼翼的这才发现的声音有些颤抖。

“生日快乐!”久违的温暖人心的嗓音传来,苏静云傻傻的站在马路上忘了反应。

“苏静云?”

她哽咽了,语不成调。他似乎料到了她的激动,也沉默着不说话。

“你的电话为什么一直关机?”她好不容易才嗔怪的找回自己的声音。

“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他笑而不答。

苏静云吸了吸鼻子,这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傻气,她咬着唇摇头:“我没有什么想要的。”其实对她来说,有他的电话就够了,他的声音比什么都重要,听到他的声音知道他没事,她一直悬着的心才能放下来。

“哦?生日连礼物也不想要了吗?”他笑着打趣。

“就算我说了,你也送不到啊。”她撇撇嘴,终于破涕为笑。

“那可说不定,你说说,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你现在出现在我的面前。”她有些故意的说,“怎么样,做不到吧。”笑容很是明亮,连周围的行人也感觉到了她的快乐。发自肺腑的笑容很容易感染人。

冯硕哈哈大笑,“你这么想我吗?”

原本以为她会否认的,可是,“是,我很想你。”她沉沉的呼出一口气,很快又轻快的说道,“我就不相信你不想我。”

“臭美。”

“我就臭美怎么了?”反正又看不到。

“不怎么样,我老婆想我是应该的。”

她像吃了蜜,灿烂的笑着。

“算了,还有半个月我就回去了,知道你没事就好了。”她不说那几日的担心,冯硕却依然能深切的感受到。

“还要半个月啊,那我岂不是还要独守空房?”

苏静云被他夸张的语气逗笑,“那你过来香港啊。”

他大笑,“要是我过去了呢。”

“你开玩笑呢。”苏静云不当真,以为他说笑的,俯身想捡起地上散落的东西。

他轻声说:“你转过身来,抬头。”——

苏静云愕然的放下手中的东西,听话的转身面对着酒店的方向,看到一个穿着穿着深咖色毛衣的男子站在酒店门口,怀中有抱着一束快要燃烧起来的玫瑰。

天空飘着毛毛细雨,光线不是很好,他没有打伞,美得,就像刚刚从画中走来的男子。

苏静云站在原地,只能用震惊来形容。

“苏静云?”电话里传来冯硕温柔的叫唤声。

“是你吗?”她似乎根本无法确定,好怕这是一场梦,一个不小心,一切就会消失。

“你何不走上来看看?”冯硕低沉的笑声传来。

苏静云突然扔下手中的东西跑了过去,她跑的很快,如急切的兔子一般越过所有的障碍物,眼中只剩下那个伟岸的身影。

她气喘吁吁的跑到他的面前,似乎是为了验证不是自己的眼花,竟伸出手在他的脸上掐了一把。

冯硕吃痛,原本的浪漫情怀也在一瞬间发生变化,他捧着花道:“你干什么呢。”

湿润的液体顿时弥漫了她的眼眶,苏静云破涕为笑:“我只是想验证一下你是不是真的。”也许是因为太过激动,她的眼泪簌簌的掉,可是她却一点也没有感觉到,笑容明媚的让他把持不住,一把将她抱进了自己的怀里。

火红的玫瑰在两人中间被挤压的变了形,最后掉落在地上,苏静云抱着他的肩头,他的身上有熟悉的烟草味。她第一次觉得,其实烟味并没有那么难闻,甚至,还能带给她安心的力量。

冯硕亦是没有说话,紧紧的抱着她的身体,仿佛要把她嵌进自己体内似地紧窒。他身上的毛衣沾染了不少雨水,苏静云感觉自己的脸上有些冰冰凉凉的。

路过的行人并没有对他们指指点点,只是偶尔露出会意的笑容仍是让苏静云颇不习惯,她这才惊觉他们到底做了什么,理智在一瞬间清明起来,只是她很舍不得,如果人生必须有一次是冲动的,她不后悔自己的选择。良久,他们都没有松开,贪婪的闻着彼此身上的气息,感受着长久的分离带来的喜悦和激动。

“你怎么会在这里的?”终于,她放开他,站在他的面前仍旧很震惊。

“不是你让我来的吗?”他摸着她的脸道。

“我什么时候说过啊。”她不记得在他来之前说过什么啊。

冯硕哑然失笑:“因为我感觉到我老婆想我了,所以我来了。”

苏静云完全的石化了,除了傻傻愣愣的看着他之外,根本做不出任何的回应。

冯硕叹息着将花从地上捡起来放进她的怀里。花束颇有些重量,只是刚才被他们激情的一压又一摔有些变形了。不少花瓣掉落下来,她有些心疼的抚了抚。

冯硕拉起她的手说:“先去把那些东西整理一下吧。”她这才想起被她半路扔下价值不菲的一堆东西——

冯硕的到来引起了酒店女子的高度八卦和兴致。尽管苏静云一再低调的回避,却还是被堵在了餐厅里。

好在宋姐在,替他们解了围。

很快又恢复了安静,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她不知道他到底是安排了多久才能有今天,因为就连位置,也都是他事先定好的,只是对于那空白的几天,她始终有些耿耿于怀,只是冯硕没有说,她也没有再提起。

没有什么,比此刻更让她觉得高兴的。

冯硕点了一个制作精美的提拉米苏的蛋糕,上面插着几支简单的蜡烛。他用打火机点燃了,然后说:“先许个愿吧。”

她看着他眨了眨眼,然后认真的闭上,不知道许了什么,不过嘴角却有明亮的笑意。

如果可以,请让我们,一直享受此刻的幸福。

她吹熄了蜡烛,冯硕切了一块蛋糕给她,她咬了一口,甜的她眯起了眼。

冯硕扬眉道:“不好吃?”

她摇头:“就是太甜了。”

“是吗?”他没有再切一块,反而接过她的盘子就着她用过的叉子和碟子吃了一口,最后道,“果然是太甜了。”

苏静云看着他的动作,眼中有暖暖的笑意。

“笑什么?”他奇怪的看着她。

苏静云望着他俊朗而帅气的面容,突然说:“别动。”

冯硕愣了一下,错愕的看着苏静云的身体缓缓上前,伸出手指抚上他的嘴角!他浑身如遭电击,满眼全是她的身影。

她略微冰凉的手指擦去他不小心沾在嘴角的碎屑,指下结实的触感微微波动,眼中皆是他性感而薄薄的唇形。

冯硕一把按住她的手,苏静云半身伏在桌前,与他的脸靠的极近。她吓的呼吸都有些渐促起来,冯硕的瞳中有两促燃烧的火苗。他出其不意的在她的唇上啄了一口,幸亏他们做的比较角落,看到的人不多,却足够让苏静云脸红心跳,飞快的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一顿饭吃的很慢,可是苏静云却感觉心底在发酵着萌动。

吃完饭冯硕拉着她的手一起离开了餐厅。

外面繁华如斯,但他们没有出去逛,而是回到了冯硕订的房间——

房间里。苏静云才刚刚从高亢的兴奋中缓过劲来。

“啊……”想得正入神,她突然觉得腰间一紧,惊呼了声后,美满垂眸看了眼,目光紧扣在她腰间的纤长手指,身后有个炙热的怀正抵着她,带着烫人滋味的呼吸不断抚弄着她的耳际。

“在想什么?”他低头,很享受地用唇轻啄了下她的脸颊。因为晚上喝了酒的缘故,呼出的热气中都带着微醺的酒意。

苏静云震了震,感觉到他的下颚擦过了自己的鬓间,遗落下酥酥麻麻的味道。

“我没有想什么,只是很奇怪你怎么会来这里。”好不容易,她红着脸,稍稍挣扎了一下。

冯硕继续与她耳鬓厮磨,嗓音慵懒的说:“想你了,所以就来了。”

“那前几天呢?你都干嘛去了?”她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冯硕顿了一下,才在她的脖间偷了一吻:“去了山里一趟,那里没有信号。所以不能打电话。”

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至少这是个可以说服她的理由。苏静云果然沉默了。

“嗯?”他见她没反应,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收紧了她的腰,苏静云吃痛,一低头,就看到他手上戴着的铂金戒指,还有她的,叠在一起,如同两个幸福的玩偶,装满了甜蜜。

冯硕也低头看着他们的戒指。他执起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里把玩,与她十指紧扣,两枚泛着冷光的戒指顿时合在了一起。

冯硕身体微微一动,放开她从身后的行李箱中拿出一个黑色的盒子递到她的面前。

苏静云疑惑的看着他。他让她打开。

是一款诺基亚的手机,很精致的外形。

“这个给我的吗?”

“嗯。”他点头。

“生日礼物?”

他摇头。

“那这是?”

“你手机耗电太快,这个电板好,用的长久啊,不用担心电话打着打着没电啊。”他理所当然的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