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思妻如狂 > 第63章

第63章(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思妻如狂更新最快!

在楼下的大堂里,杜云薇叫了两杯蒙顶毛尖。

冯硕斜靠在位置上,目送着苏静云缓缓消失在拐角处。白玉一般晶莹剔透的茶杯上飘出丝丝缭绕的烟雾,刻画的风韵高远的图绘如同诉说的年代久远的故事,道不尽的春秋繁华,说不完的绵长悲凉。淡淡的茶香萦绕在两人的鼻息间。

“硕。我记得你一直喜欢喝茶,这茶叶是我特地带来的,你喝喝看。”杜云薇似乎并没有被刚才的事情影响,笑得很自然,也仿佛他们之间的那些不快统统不存在。

冯硕莞尔一笑,并未喝茶,只是点头致意:“不用客气了,很多习惯已经改变,我现在已经不品茶了。”

杜云薇脸上略微一僵,一开始的示好瞬间被打破,复又笑道:“硕。我们可以不要一直剑拔弩张吗?我很想跟你回到……”面前的人脸上的表情太过淡漠,以至于她的话硬生生截住,不无哀怨的说,“如果你是为了故意气我而跟苏静云装亲热。我会以为……”

“你会以为什么?”冯硕赫然沉吟,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容,“你会以为我还爱着你?还有谁跟你说我跟她是在装亲热?”

杜云薇脸上闪过震惊,手捧着的茶杯微微一抖,差点将自己的茶水洒出来。

冯硕双手交叉相握,一手稳稳搁在自己的膝盖上,一手轻轻拍打着桌面,带着讽刺的笑意继续说:“你从来都把自己定位的很高,可是难道你就没想过有很多事情是你无法达到的?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你会不会太贪心了一点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与苏静云的关系好转令他感到很是愉悦。所以对杜云薇的态度也算不上恶言相向。

杜云薇捉摸不透他的心思了,原本自信满满的心境在他的面前一点一滴的打破。

想到得到,就付出代价。冯硕的话说的很对,她想鱼与熊掌兼得。可是为什么这不可能呢?现在的她,有了钱,只要冯硕还爱着自己,他们就可以……她承认,自己对冯硕根本就放不开,有着说不清的感情:歉疚,懊悔,留恋……尤其在自己越来越平顺的几年里,她什么都有了。却惟独缺少一个真心爱自己的男人。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偌大的房子里旁边空无一人,对着窗外皎洁的月色,她何尝没有后悔过。对他的思念,对瑶瑶的思念……

当年的她不顾他的苦苦哀求执意离开……她曾经很想放弃一切回来找他,可是她毕竟还是有理智的,冯硕是一个很骄傲的男人,他为她放下了一次尊严,她没有把握,就不能再奢望他会放下第二次,她也不会指望只要她一个转身,冯硕依然会站在原地等她。

太多的不确定让她迟迟不敢回来,既是害怕面对他,也是一切都没有铺展好。

“硕,你……还是那么怨我吗?”她放低了姿态,有些哀怨的问道。

冯硕默默将脸转开,不去打量她面上浮现的懊悔或者幽怨。因为他知道,她已经变得他根本就不认识。厚厚的面具掩去了初时的真心,他们早就不是当年那几个懵懂无知的少男少女。

“其实,我根本不想用这样的手段来让你回心转意……这几年,我过得并不好……”杜云薇的脸上渐渐浮现出泪水,无论如何她都要再赌一把。

他真心爱了她四年,倾注了他的全部。对于过去那段感情,他无法抹杀,然而此刻,她的虚伪令他作呕,更让他觉得这是对过去美好感情的一种侮辱和亵渎。

他已经不为任何女人的眼泪动容,除了苏静云。现在想来他的冷漠就是拜她所赐。不过这些话能从高傲而精明的杜云薇嘴里说出来,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也有可能,这是她的另一个手段。她想借此传递什么,他心中亦不甚明白。

“好了,我还有事情,先走了。”他及时打断了她的忏悔,也没有心思与她继续纠缠,只是冷道,“我不可能跟苏静云离婚的,你死了这条心吧,还有瑶瑶,当初你不要她,是我把她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如果你真的想把她要回去,我可以给你,只要你好好对她就可以了。”

“难道你一点也不会舍不得吗?”她立即变得有些尖刻,也许是因为冯硕的话刺激了她心中某根脆弱而敏感的神经。

冯硕的心一痛,眼神陡然发出凛冽的寒光,冷漠的看着她说:“她就是我的耻辱,看到她就让我想起你的背叛,我曾经很恨她,可是她是无辜的,你也许根本就不会知道你狠心的将她扔在楼下的垃圾桶里我捡她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断了气!而且,我没那么伟大的可以继续帮别的男人养孩子!”冯硕恶狠狠的说着,眼前似乎出现那一个寒冬的夜晚,那个脆弱的生命……

他真的很想不去管这件事情,因为对她的恨……可是,他无法放着一个无辜的生命不管。他不止一次的告诉自己,救了她,就要负责养她,他必须放下一切的成见,把她当成自己的孩子……开始的时候是多么的艰难。

可是当瑶瑶开始牙牙学语,开始第一次开口喊他爸爸的时候,他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也是那一声爸爸,让他决心彻底的忘掉过去,努力的将她当成自己的孩子来养。

可是这又是多么的困难,所以他只能尽量减少去看她的次数,尽量的,隐藏起自己所有的心思。外人不知道,皆以为瑶瑶是他的私生女,其实,那根本就是杜云薇给她带的那顶大大的绿帽子!至于孩子的父亲是谁,她从来没有说过,等冯硕发现她怀孕的时候,也早已没了那个男人的影踪。

杜云薇被他说的摇摇欲坠,精致的面容也掩不去她的苍白。

冯硕的电话响个不停,他再也没有心情继续呆下去,径自跨出了接待区域去外面接电话。

杜云薇站在原地,手指与身体都颤抖不已,张嘴叫着:“硕……”他却一点也没有停留的意思。

后面的雅座上,徐茵缓缓的将自己的身体滑下去,嘴巴张得大大的,为自己听到这样的秘密而感到心惊不已。她迫不及待的想跑去告诉苏静云,可是才走了一步,就对杜云薇发现了。

“徐茵!”她的脸近乎扭曲的叫住她。

徐茵的脚步稍顿,一脸不甘愿的转过头来,垂眸叫了声:“杜经理。”

“你偷听我们谈话?”她背着手,颇具威严的看着她。

徐茵望着自己的脚尖既不回答也不否认,沉默就是默认了。

杜云薇不怒反笑,笑得有点參人。

徐茵不舒服的拧起了眉头,傲气的说:“杜经理,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不用这么拐弯抹角的。”

她似乎没想到徐茵竟然会如此反抗,不由的吃惊了一下,嘴角微微勾起,声音冰冷的说:“你要是敢把刚才听到的事情说出去,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的。”

“你威胁我?”徐茵哈了一声,看笑话一般的看着她,脸也拉下来了,毫不畏惧的反击了回去,“你以为自己是谁啊,要不是靠着徐成梁的关系,你以为你能进得来?”

杜云薇脸上出现了咬牙切齿的神色,那种近乎狰狞的表情完全破坏了她美好的气质。

徐云深吸了一口气,看她的眼神充满了不屑和鄙夷:“别搞不清楚自己的身份,还有,嘴巴长在我的身上,你有本事就缝了我的嘴巴!”说完,她就立刻踩着高傲的步子扭头走了,将近乎咬碎银牙的杜云薇远远的抛在了自己的身后——

苏静云有些焦灼,意识不止一次的飘到冯硕和杜云薇的身上,滚动的页面也无法吸引她全部的注意力。她正在上网浏览出租资料。房东给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搬房子,实在是太紧了一点。

可是上面的信息大多没什么用处,不是要价太高就是地方太远,要早一处比现在好的地方实在是太难了。

不知道他们又要谈什么?每次冯硕送她来上班都会碰上杜云薇,这也是她现在为什么不愿意让冯硕送她的原因,原来她的私心里,还是那么害怕他们会见面。

冯硕走出酒店的大门,就给苏静云打了个电话。

原本胡思乱想的心思,被桌上震动的手机吓了一大跳。见是冯硕打来的,立刻就接了,只是没有说话。

冯硕说:“你在干什么?”

“我……在偷懒。”她愣是将舌头绕了个卷儿扭了过来。

冯硕原本以为她会说在忙,在干各种事情,却没有想过她会说……偷懒。这个答案让他忍俊不禁起来,原本阴翳的脸庞也露出了一丝淡然的笑意。

听到他的笑声,她才知道自己刚才有多紧张。

“你不要笑了。”她有些嗔怒的说道。

“好,我不笑了。”他保证。

“那你想说什么?”

“我就是想告诉你,我要走了。”

“哦。”

冯硕不意外的勾了勾唇,附加道:“还有我跟她什么事情也没有,所以你不用多想了。”就是因为怕她想歪,所以特地给她打个电话。

“我才没有想歪!”她急切的澄清。

“没有吗?那我可要失望了。”他的语气是掩不住的失落。

苏静云的心微微一动,嘴硬的说:“没有!”

冯硕低沉的笑声再次传来,那种穿透肺腑的笑意刺得她耳膜发痒。苏静云听到他发动车子的声音,马上说:“我要忙了,你自己小心开车。”

冯硕愣了一下,接着就是嘟嘟的电话声传来。原本扬起的嘴角立刻放下,脚踩下油门向前冲去。

苏静云的耳根还有些发烫,刚想继续浏览刚才的页面,徐茵兴匆匆的从外面跑进来,见了苏静云立刻拉起她的手往外走。

她吓了一跳,站起来拦住她心急火燎的身体说:“徐茵,你干什么啊。”

“云姐,你跟我出来一下,我要跟你说一过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在这里说不行吗?”苏静云看着她一眼,徐茵的视线在整个办公室扫过,看似都在忙自己的事情,却一个个都拉长了耳朵,不用想也知道在想些什么。

徐茵道:“我们去外面说。”

“可是……”

“哎呀,别可是了,”徐茵正想拉着她走,苏静云的内线却响了。

她只好让徐茵等一下。

杜云薇从容的请她过去一趟,现在立刻马上。

徐茵跺了跺脚,直接说:“云姐,别去。”

她其实很在意冯硕到底跟她说了什么,可是又不好意思问他。她安抚的拍了拍徐茵的肩膀:“没关系,我去去就来。”

徐茵咬着唇,将自己的嘴巴附在她的耳边低声的说道。

苏静云睁大了眼睛,得到徐茵肯定的点头之后才往杜云薇的办公室走去。

办公室的大门被没有关上,苏静云只是简单的敲了敲门,门就推开了。

杜云薇站在窗前,一手环胸一手抵着自己的下颚,白色的衬衫黑色的套裙,怎么看,都是漂亮的。

“徐茵已经把那件事情告诉你了吧?”她直接就开门见山说。

苏静云不置可否:“是又怎么样?”

杜云薇轻笑:“不怎么样。只是我觉得阿硕对瑶瑶还是有很深的感情的,他早就把她当成了亲生女儿,我想你不会不明白吧?”

苏静云面无表情的站着,好半晌才说:“我不知道你是用了什么法子让瑶瑶这么快就忍了你,但是你抛弃她是不争的事实,你的良心难道就没有一天受过指责吗?”

杜云薇的嘴里露出嘲讽,每个人都想当圣人,责备她:“我找你来,也不是为了跟你谈这件事情的。”

“哦?”苏静云的义愤填膺至少暂时收了起来,静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她似乎也看透她的心思,走回自己的办公桌前,将一份薄薄的纸递给她。

苏静云拧着眉头问:“这是什么?”

“还记得上次我说过的去香港培训的事情吗?”她的笑容看起来非常的真诚,苏静云却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现在结果已经出来了,我推荐了几个人选上去,总经理指明要你代表客服部去参加培训。”杜云薇眉目含笑。

“我没说我要去。”苏静云蹙眉,紧抿的嘴唇微微张开。

“这是总经理的意思,我也没辙。”杜云薇摊摊手,将文件放到她的面前,“这是行程安排表,你回去好好看看吧,就在一个星期之后,你现在可以着手准备了。”

苏静云的被她搞得火气,冷然道:“你是要赶鸭子上架?”

“我是为了你好啊,如果你想在这个酒店里呆下去,就最好配合酒店的工作安排,还有不是人人都有机会去香港培训的,你要想清楚啊。”杜云薇似笑非笑的眼眸内闪着精光,苏静云一阵不舒服。

她淡然的拿起那份文件打算离开。

谁知杜云薇又叫住她说:“等一等。”

苏静云挺直了背脊,没有动。

“这是你的体检报告,你拿走吧。”她从抽屉的底部抽出一份薄薄的纸来。

苏静云终于转身,脸上闪过质疑。杜云薇耸耸肩,并没有解释。

苏静云拿起报告就点头走了出去。

杜云薇望着她的背影,浮现冷笑,很快笑意又被不甘所取代——

苏静云拿着那两份东西回到办公室,徐茵立即围上来说:“云姐,那老女人对你说什么了?”见苏静云的表情不对,“她是不是又拿冯硕威胁你了?”

“没有的事情。”她摇头,“她是很好心的想提拔我,给我表现的机会呢。”

徐茵一听就听出了她话中的意思,不由的一拍桌子骂道:“什么想提拔你,她根本就是想调虎离山把你调出去!”

苏静云何尝不知道,不过她能说什么?

“这是什么?”徐茵拿开上面的行程表,“你的体检报告?”

“是啊。”苏静云这才想起来要看一下。

徐茵咦了一声,对着其中的一项说:“云姐,这是什么啊?”

苏静云也看到了,不过却是摇摇头:“没什么,每年都有这个,我也没注意。”以往都是直接下发的,所以别人也没注意过,她也没在意。

徐茵敛眉:“医生都建议你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了,我觉得你还是去一下医院全面检查比较好。”

“都这么多年了还不是好好的,你别多想了。”

苏静云看看时间,对她说:“好了,先出去工作吧。”

临走的时候又看了那一眼行程表——

冯硕回到公司的时候,严朗已经快把地板给踩破了。看到他立刻冲上去说:“总监,你可回来了。”

“嗯,先到办公室再说。”冯硕一脸的凝重,严朗已经在电话里将大致的情况与他说了一遍,他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我税务局的朋友打电话告诉我,有人发了举报信上去,现在他们正在准备动手查了。”

冯硕目光冷峻,沉声道:“什么时候来?”

“最快下星期,最慢也就下下个星期。”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他摆摆手,严朗就出去了。

冯硕掏出手机给吴东打了个电话,吴东很快就接了,冯硕说:“东哥,晚上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吃个饭。”

吴东满口应承,答应了晚上见——

酒店的大门朝两边打开。一个戴着黑色墨镜穿着洋派的女人拎着一个行李箱走进来,门口的侍应立刻说:“小姐,你要用餐还是住房?”

“住房。”她微微张开自己娇艳欲滴的红唇,一头蓬松的波浪头发让她看起来很有女人味。

侍应立刻让她跟他走,引她到柜台登记。

她边走边打量,然后便问:“你们酒店,有一个叫苏静云的客服吧?”

“客服?”侍应道了一声。

徐茵正从她的身边经过,鼻孔里立刻出现了一股浓郁的香气,不舒服的揉了揉鼻子,听到苏静云的名字变停住了脚步打量着这个有些妖里妖气的女人。

侍应回答不出来,徐茵接口说:“你是什么人?认识苏静云?”

“你认识苏静云?”她的脚步停住转过身看着徐茵。

徐茵穿着客服的制服,她了然的点点头:“原来你也是客服啊,难怪。”她那轻蔑的语气让人特别的不舒服。

徐茵懒得跟她计较,也没有打招呼,就想离开了,这样的女人肯定不是云姐的好朋友,说不定又是跟杜云薇一样讨厌的老女人。

“你告诉苏静云,我是她的姐姐。”她用力的拉下自己的墨镜,露出那一张被重重脂粉遮盖的脸,可不就是苏慈雪?!

徐茵听到她的话愕然的转过头,就见苏慈雪得意洋洋的转动着手上的墨镜道:“我在这里等她,麻烦你让她快点过来。”

徐茵瞪了她一眼,没有理会她直接走人。苏慈雪恼怒不已刚想骂人,可是意识到周围这么多人,只好悻悻然作罢。

苏静云正打算穿过大堂回办公室,谁知却与一个人撞在一起,对方发出夸张的惨叫声,她立刻道歉说:“对不起对不起。”

“你以为说对不起有用吗?要是每个人都像你这样,我们是不是要被撞死了?”尖锐到无理取闹的声音,是那么的熟悉,苏静云不敢置信的抬起头,就看到苏慈雪那张得理不饶人还张牙无爪的脸。

苏慈雪显然也很吃惊,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看着苏静云一身的简单,脂粉未施却依旧清爽而亮丽的脸,不由的嫉妒起来,恨不得扑上去抓花她。

“你来这里干什么?”苏静云嫉妒排斥的问道。

“我是客人,难道你不知道撞了我应该道歉吗?”

苏静云用眼神询问后面的侍者,他无奈的点点头,才短短十几分钟的时候,他已经被眼前这个打扮时尚行为却十分可笑的女人打败了。

苏静云觉得这个酒店越来越让人窒息了,心头一阵翻滚,便感觉有些呕。她二话不说推开苏慈雪朝洗手间的方向冲去。

苏慈雪原本洋洋得意的脸在见了她的表情之后顿时扭曲起来,气急败坏的跺脚,冲着后面的侍者喊道:“看什么看,还不快点把我的东西搬上去!”——

苏静云一手撑着洗手台,一手抚着自己的胸口,干呕的厉害,可是又呕不出什么来,喉咙痒痒的,相当的不舒服。

过了好一会儿,才压下去这样的感觉,抬起头,看着镜子里自己惨白的一张脸,她有些心惊,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伸手抚着自己的腹部,她感觉心头跳的厉害。

算了算时间,她的经期没有如期正常的到来……

跌跌撞撞的往外走去,她震惊的完全不知所措——

下班的时候,吴东正打算去赴冯硕的约,刚想走,却接到h大打来的电话。

他只好快速的将车子掉转了方向,哄下油门朝h大开去。

由于还未到下班的高峰期,所以开的还算顺畅,不过这段路上红绿灯特别的多,他心中着急,遂不管不顾的往前冲,连摄像头也顾不上。

娉婷被人打了两巴掌。

脸上红肿一片,破坏了一张完美无瑕的脸。可是她却面无表情的坐着,好像被打的人不是她。还有好些人坐在她的对面。

李骏,他的太太,还有他们的儿子。

这是娉婷第一次如此仔细的见他的太太和孩子。早就听说他太太是一个非常贤惠又漂亮的女人,今日一见,果然不差的。带着白色的珍珠项链,将她的气质完全的衬托出来了。他们的儿子很可爱,皮肤很白皙,长得像母亲多一点,娉婷不禁想,那么她的孩子到底会像谁多一点?

纸是包不住火的。她早就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天的到来,多少是愧对她的,所以她说:“李夫人,我做了什么让你这么生气的事情吗?”自始至终,她都没有看身后的李俊一眼。

李夫人喘着粗气,一向娴静的女人如此恶狠狠的煽人耳光子还是第一次,面对娉婷的询问,她更加的生气。她伸手指着娉婷:“你……你……”

“你是个坏女人……”没想到李俊的儿子突然发难,冲上去捶打着娉婷的身体,娉婷吓了一跳,护着自己的肚子往后退了几步,借此闪躲。

“你这个坏女人,就是你破坏我爸爸妈妈的感情,还要破坏我的家庭,你这个坏女人,狐狸精……”李俊的儿子已经上初中,对大人之间的爱恨纠葛已经有了一定的认识。

娉婷倒抽着气,震惊的看着他。她被逼到了墙角。

李夫人想阻止他,不过最后不知为何还是坐在那里什么动作也没有。

娉婷只好自己闪躲着,他不放过她,追着她打,娉婷心焦不已,感觉无助又伤心。

“够了,嘉乐!”李俊挺身而出,一把护住吴娉婷,阻止了儿子的无理取闹。

嘉乐被他一骂,原本要打娉婷的手立刻捶到了李俊的身上,嘴里还叫嚷着:“爸爸,你太让我失望了,你做了对不起妈妈的事情,你现在还护着她,她是个狐狸精……”嘉乐的哭喊声有点大,李骏震惊的任他的拳头落在自己的身上。

这里是李骏的办公室,吴娉婷刚好到他这里交材料,没想到他的夫人竟然会闯了进来,直接打了娉婷两巴掌。

她一定是听到什么风言风语。娉婷觉得对不起她。咬着唇不让自己落泪。

李夫人擦去眼角的泪水,对李骏道:“你先带儿子出去,我有话想单独跟吴小姐谈谈。”

李骏摇头:“对不起,这件事情我没法答应。”

“你怕我继续打她吗?你放心,我不会的。”

“你们先出去吧。”吴娉婷不再躲在李骏的身后,坦然的看着他们。

外头看戏的人不少,吴娉婷与李骏的事情原本传的沸沸扬扬,可是因为王跃峰的关系,立刻峰回路转,出现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情况。

吴东赶到h大的时候,娉婷还跟李骏的夫人在里面谈。

看到李骏,他招呼都没打,直接就想上前砸门,可是这里是办公室,周围全是老师,为了顾及娉婷的颜面,他只好在外面等着。

他站到一边抽烟,直到抽完了三根烟,用完了他所有的耐心正打算上前砸门的时候门被朝里开了,李夫人率先走了出来,脸上有笑意,已不像来时那么气匆匆,身后跟着吴娉婷,宽大的风衣正好遮去了凸出的肚子,脸上也是笑意。

看到吴东,就叫道:“哥,怎么来了?”

吴东观察着他脸上的伤口,询问道:“还疼不疼?”

他的关心令她感动的酸酸的吸了吸鼻子就摇头:“不疼了。”

夕阳下,娉婷目送着李骏和他的夫人一左一右的拉着嘉乐的手离开,手掌托着自己的肚子,心中怆然。

她的牺牲,并不求能换来什么,只希望他们一家人,还能回到平静幸福的日子。

对他的念想,也应该彻底的断了。

“哥,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吴娉婷说。

“什么忙?”

“带我回家吧,我想回家。”她掩饰着浓浓的失落,假装俏皮的说道——

冯硕被吴东放了鸽子,心中也不恼,正想回去,工地上却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小刘激动的抱着面前的女人转圈说:“云薇姐,真的是你吗?真的是你吗?你真的回来了,这实在是太小了啊。”

杜云薇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摸摸她的头说:“小刘,你都长这么大了,来,我这里有几套适合现在女孩子用的化妆品,你拿回去试试,要是好的话我下次再送你。”

“这怎么好意思呢?”话虽这么说,小刘的手却已经自动自发的接了过去,“谢谢云薇姐,从过去到现在,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

“我这里还有一些燕窝鱼翅,你们拿进去让刘嫂给你炖一炖,好好补一下。”

她的话音刚落,大伙就沸腾了起来,直朝她感谢。

她微笑着享受他们的热络。

只有严朗站在一边,脸上的表情淡淡的。

杜云薇来到他的跟前,笑着说:“严朗,你还记得我吗?这几年过得好吗?”

“托你的福,还不错。”他的回答有些生硬,现场的气氛一下就冷下来了。众人面面相觑,不敢多言。

杜云薇不介意的笑笑:“我知道你也生我的气,不过我很感谢你这些年对冯硕的照顾。”

“那是我应该做的,跟你没有关系。”严朗朝她点点头,“我还有事情要忙,不奉陪了。”

他正想往里走,没想到却遇到了从里面出来的冯硕,刚刚回笼的气氛,顿时又冷了下去。冯硕手上拿着外套和车钥匙,显然是要离开的样子,看到杜云薇,顿时有些不悦的说:“你怎么来这里?”他的目光又看向众人手上拿着的那些东西,更加不悦,“我是没给你们饭吃吗?还是没让你们吃饱了?”

“冯硕,这只是我的一点心意而已,你不要这样。”杜云薇挡在她的跟前,努力的说着。

冯硕目视前方,冷笑道:“这里是我的公司,不是你作秀的地方。”

杜云薇面子上下不来,尴尬的没办法接话。

小刘说:“总监,云薇姐也是一番好意,你别这样啊。”

立刻就有人附和。

冯硕刀子一般的凌厉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你觉得她好啊,那我就让你跟了她走好不好?”

小刘瞪大了眼睛,慌了:“总监……”

“不要再说了,事情一大堆不做在这里嚷嚷是吧,严朗,记下这里的人,谁再无视公司规矩不把我放在眼里的,直接请他们走人吧。”

小刘委屈的咬着唇,眼睛里闪动着晶莹的泪光,却一句话也不敢再说。只是用眼神控诉着冯硕。

“这里不欢迎你,请你带着你的东西马上离开。”冯硕毫不客气的对她说。

“硕……”

“叫我冯硕就可以了。”他摆摆手,一副我跟你不熟的样子。所有人都沉默的不说话,现场的气氛搞得非常的怪异。

刘嫂从厨房里端着菜出来,招呼他们说:“总监,可以开饭了。”

“刘嫂。”杜云薇轻轻的叫唤了一声。

“你是……杜小姐?”刘嫂放下碗,看着她惊叫出来,杜云薇上前握住她的手流着泪说,“是啊,刘嫂,是我,这么多年不见你,你还是老样子啊。”

“哎呀,我是老了,倒是你越来越漂亮了。”刘嫂感叹道。

冯硕脸色阴沉,立即说:“刘嫂,我要回去,不吃饭了,你们吃吧。”

他正打算要走,杜云薇却伸手拉住了他:“硕,难道你连陪我吃顿饭的时间都没有吗?”

“没有。”冯硕被他搞得仅剩的耐心都磨光了,他不知道自己以前到底是看上了她什么,“放手。”

“硕……”

没有人敢说话,杜云薇那哀怨的表情与哀求的声音任是哪个男人也要融化。除了冯硕,无动于衷。

只有刘嫂打圆场:“总监,我今天特地做了你喜欢吃的菜,你就留下来吃几口吧。”

“是啊,总监,你好久没有跟我们一起吃饭了,不如就吃点再走吧。”身边的人也放下杜云薇送的礼,真心的说道。

“要不,吃点再走吧?”严朗也询问着他的意见。

冯硕看着一张张黝黑的脸布满真诚的神色,怒气就缓了下来,他用力将自己的手从她的袖子里拽出来,警告道:“吃完了这顿饭你就马上走吧,这里不适合你。”

“谁说不适合的?难道你忘了我曾经跟你一起每天出入工地吗?”

冯硕蹙起了眉头,她立刻改了话:“快点坐下吃饭吧,我饿了,好久没吃到刘嫂做的菜了,光闻着我就想留口水了。”

冯硕看了看时间,因为记挂着苏静云,所以显得心不在焉。

象征性的吃了两口就想离开,杜云薇却夹着一块鱼放在他的碗里。虽然没人敢拿冯硕开玩笑,不过眼底的意思还是不言而喻的。

“冯硕——”一声清脆的叫唤打断了吃的热火朝天的众人。

苏静云提着一个塑料袋子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她的脸上红扑扑的,众人惊愕的看着她。苏静云原本的笑意在看到冯硕身边的杜云薇时,戛然而止。

时间似乎在那一刻凝固了。

所有人都姿势怪异的保持着不动,她手上的塑料袋子发出落地的声音,里面的东西洒了一地,顿时芳香四溢。她神情激动,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慌乱的抹了一把自己的脸说:“对不起,我来的好像不是时候……”说完就往外面跑去。

冯硕率先反应过来,推开凳子就叫:“苏静云!”

杜云薇抓住他的手,冯硕心头一阵恼火,想也不想就挥开了她:“严朗,以后这里严禁闲杂人等出入!”

“苏静云——”他二话不说,立刻拔腿着急的追了上去!

月色高高悬挂在头顶,苏静云屏着气不管不顾的跑着,石子铺成的路让她磕磕绊绊,可是她一点也不在乎,只想快点逃离这里。

本来是想下班了来这里给冯硕一个惊喜的,却不想,撞见了如此的一面。

“苏静云——”冯硕的声音由远而近,苏静云抽了一口气,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跑的更急,蓝色的铁皮将里面的施工现场团团围了起来,旁边留下两条可供通行的道路,苏静云就沿着其中一条路拼命跑。

冷风呼呼的在她耳边吹,尽管已经阳春三月,可是夜间的气温还是很低。

冯硕在后面拼命的追着,昏黄的路灯照的不是很远,他只能看到前面模模糊糊的那个人影。苏静云跑步的技术是很好的,尤其是当她拼尽全力想逃离的时候,这种爆发力就更加的可怕。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