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思妻如狂 > 第60章

第60章(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思妻如狂更新最快!

“他说,我升职不升职无所谓。”苏静云平静的颔首,然后优雅的转身离去。

杜云薇睁着眼瞪着她的背影,胸口有些起伏不定,许久。才微微缓和下来,捏着的拳头慢慢松开。踩着高傲的步子回了办公室。

原本陈华秋的东西已经被一件不剩的丢弃了,办公室焕然一新,全是按照杜云薇的喜好来布置的。她才刚坐下,座机的电话就响了。

看了一眼上头的号码,她便接起。

电话里的人说:“你上来一下。”

她只应了一声好,便搁下电话往外走。

在电梯的转角处,与正好走出来的徐茵撞在了一起。杜云薇不悦的拧起了眉头。徐茵见是她,脸色更不好,只是象征性的点了点头便抽身而去。

杜云薇没有跟她计较,转而进了电梯。离开的徐茵又折返回来。望着电梯不断攀升的层数,嘴巴抿成一条直线。

“徐茵,”苏静云在身后叫了她一声,关心的道。“你在这里干什么?”

她当即换了一副笑脸,回头说:“没什么啊,刚好在这里跟杜经理撞了一下而已。”

“疼吗?”

“不疼。”徐茵轻笑道,“疼的人是她吧。”她狡黠的样子带着几分愉悦。

苏静云侧目,只是好笑,并没有深究:“那走吧,别偷懒了。”

徐茵撇撇嘴:“也只有你还兢兢业业,自从陈经理走了之后我感觉这里就像是一盘散沙似地。”

苏静云也深有同感。最后无奈的摇摇头——

冯硕的车才刚转了个弯,就接到了严朗打来的电话。

“总监,”许久未见的严朗这个年过得应该很好,说话中气十足的。

冯硕笑了笑,带了耳麦说:“怎么了?”

“没什么事情。就是问问你是不是明天准时开工?”

“嗯。”冯硕算了算时间,“四川的那一个工程是不是快要到验收期了?”

“是的。”严朗回答。

“你去看看年前留下了多少工期要验收,还有多少工程要开工和考察,把资料准备好,具体的等我明天回去开会再说。”冯硕简短的交代着。

“没问题。”严朗乐呵呵的应声。

冯硕好奇的问:“你过年遇到什么好事了,笑得这么开心。”

严朗也直言不讳的承认:“过年被我妈逼着去相亲了。”

“哦?这么说还不错咯?”冯硕也心情好转,不由的打趣。

严朗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笑意更深:“还好,挺聊得来的,她是幼儿园老师。”

冯硕呵了一声,夸奖道:“这么说好事成了,看不出来你这个傻小子下手还挺快的。”

严朗的笑声更大,知道冯硕是调侃。遂也乐得高兴。

挂了电话之后冯硕直摇头,不过严朗最后一句话提醒了他,要先发制人。

什么时候,也轮到严朗来教他了?冯硕哑然失笑。

原本是绿灯的马路上,突然窜出来一个人,冯硕神情一凛,赶紧刹车。吓得前面的女人容失色,一不小心便摔在了地上。低呆纵血。

幸好车子及时刹住了。冯硕二话不说的跳下车跑去:“小姐,你没事吧?”他蹲下身来,着急的问道。

长长的头发一甩,她抬起头来:“你怎么开车的啊。”打了照面,两人皆是错愕不已。

冯硕率先笑出来,伸出手:“老同学,是你啊。”

差点被撞的女子正是简洁,她坐在地上,将手搭上冯硕的手,冯硕一拽,她便从地上站了起来。

后面有车子上来,简洁的手心蹭破了一点皮,冯硕将她送回了店里。

倒了一杯水放在他的面前,简洁低头查看自己的伤势,好在都是外伤不算严重,她摇头叹息说:“要是换了别人我非赔死他不可。”

冯硕失笑:“那我还真是荣幸,你也不看看刚才那是情况,要是换了别人,非告死你不可。”

“行了行了。”简洁摆摆手,“有你这么跟美女计较的男人吗?”

“哈。”冯硕忍不住笑出声来,“嗯,美女都是有特权的。”

简洁拿出医药箱来,简单的清理了一下,而后抬起头,撞死不经意的说:“提到美女,我看到当年的杜大美女了。”她放下手中的签,等着冯硕的反应。

冯硕挑挑眉,握着茶杯的手微微一拨,哂笑道:“那又如何?”

“别骗我。”简洁有些不高兴了,“我们都多少年的同学了,你心里想什么我还不知道吗?”她呵了一声,眼神却无比犀利的看着他,“你留着那个小女孩,不就是因为你还等着她回头吗?”

他默默的放下茶杯,无声的看着她。

简洁叹了一口气,发现自己未免太过凌厉,遂放软了口气:“我知道你留着她是为了等有一天杜云薇她回头的时候让她看看自己的决定是多么的错误,等着这一天在她的面前扬眉吐气好泄了心中的愤恨,可是你扪心自问,真的只是这样吗?难道你心底就只有恨,没有一点留恋吗?”无比犀利的,插入他的心中。

冯硕无言以对。

“那天她路过我这里,就遇上了,正好进来坐了坐,跟我说了点她的境况。”简洁抬眼觑了他一眼,见他无多大的反应之后,才继续说,“她现在是静云酒店的客服经理,是她的上司,你觉得这是个巧合吗?”

冯硕心一紧,怔愣的看着她,眸子闪了几闪。

从他的表情中,简洁已经看出了些许门道:“既然你早就知道是这样,为什么还让苏静云呆在那里呢?她怎么会是杜云薇的对手?”简洁的声音有些尖刻了,“冯硕,你到底想向杜云薇证明什么?你明明就已经喜欢上了苏静云,为何不能放下过去的那些事情呢,这样对苏静云来说,会造成很大的伤害的。”

也许在这整件事情里,只有简洁看的最清楚。

所谓当局者迷,不过如此。

是啊,他到底想利用苏静云像杜云薇证明什么呢?证明他过的很好,很幸福?证明她当年弃他而去是多么不明智,如今回来他就可以颐指气使的站在她的面前吗?心中一片默然。

“苏静云是无辜的,我看得出来她对你也有感情,冯硕,你好好想想吧。”简洁站起来,放下袖子,打开门做生意。

冯硕站起来,点点头,道了声:“谢谢,我会好好考虑的。”便离开了。

简洁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摇摇头。

剪不断理还乱。当年的金童玉女落得今天的地步只能说造化弄人。感情没有走到最后一步,谁也无法预料结果是什么。

冯硕看似忘了当年的事情,其实不然,他这么多年的努力拼搏,为的,不就是这一天,如今,杜云薇真的回来了,还想着与他复合,他的心就会好过了吗?苏静云要怎么办?他明明已经爱上了她,却还是守着过去放不开。

他今天表现的有多少不在乎,就证明他过去有多少在乎——

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

吴娉婷怀孕的事情还是让吴东知道了。

苏静云接到冯硕打来的电话之后便匆匆跑去向杜云薇请假。结果无法批出来。因为她说不出请假的理由。

杜云薇的办公室里,苏静云双手撑在桌面上,强烈的要求:“杜经理,我有急事,需要请假!”

翻阅着过去的请假记录,杜云薇要笑不笑的说:“可是你已经请了很多假了。”

苏静云咬着牙,只坚持一句:“我要请假。”

杜云薇扯扯嘴角:“给我一个理由。”

苏静云咬着唇,动手摘了胸前的铭牌:“无论如何,我必须离开。”

“苏静云!”杜云薇锐利的眸子眯成了一条缝,霍然站起来在身后叫住她。

苏静云哂笑了一声,回过身淡然的笑道:“杜经理,我知道你对我有敌意,不过我还是想告诉你,没有什么,敌得过时间。”

她冲出酒店的时候,冯硕的车子已经等在外面了。

苏静云二话不说跳上车,两人飞快往医院赶去。

赶到医院的时候吴东正生气的站在吴娉婷的病床前脸红脖子粗。

而吴娉婷则紧抿着嘴沉默着,双手紧紧的护着自己的肚子。

“娉婷,你快说,这到底是谁的孩子。”吴东双手叉腰,他的大嗓门即使是在很远的地方也听得清清楚楚,苏静云与冯硕对望了一眼,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门一推开,就看到吴娉婷用倔强的眼神看着吴东,却始终一言不发。

吴东见他们来了,立刻将火头对准了他们,指着冯硕说:“你们来的正好,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是真的动怒了,说起话来也毫不客气。

冯硕挡在苏静云的跟前,承受了吴东所有的怒气,真心的道歉道:“东哥,有话慢慢说。”

苏静云趁机从另一边绕到吴娉婷的床边,娉婷一接触她的手,苏静云才感觉她其实浑身都在颤抖,事情终有败露的一天,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那么快,快的他们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

冯硕想伸手握住吴东的手,却被吴东一把挥开,他尤不解气的说:“冯硕,我当你是兄弟,可是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吗?娉婷是我的妹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不告诉我,反而帮着她瞒着我吗?要不是我朋友正好在这家医院工作通知我我还不知道她进了医院!”吴东说的掷地有声,显然是气极了。

苏静云揽着吴娉婷的肩头,只感觉她一阵阵的颤抖着,这样的痛苦,她感同身受。遂只好更加用力的搂进了她。

“东哥,你冷静一点。”冯硕强行压住他的手,吴东不客气的一拳挥出,冯硕一时不察,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

苏静云一惊,飞快的站起来跑过去扶起倒在地上的冯硕,急问:“你没事吧?”

冯硕摇摇头,按着自己的腹部,吴东已经出离了愤怒,除了站在那里剧烈的喘气之外一句话也说不起来。他那一拳用了十成的力道,冯硕站起来的时候都有些摇摇晃晃。

苏静云心疼不已,想说什么却被冯硕一把拦住。

“东哥,这件事情是我们不对,但是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愤怒解决不了事情不是吗?”冯硕靠着苏静云的支撑一手扶住墙壁,这才站直了身体。

“哥,你要怪就怪我好了,不关冯硕和静云的事情,他们只是为了保护我而已。”说话间,吴娉婷已经掀开被子要从床上站起来。

苏静云立刻跑过去拦住她斥责道:“你干什么?”

吴娉婷又倔强的看着吴东。

吴东指着她,剩下不住的点头之外,脸色涨得通红,许久才憋出一句:“吴娉婷,你厉害!”

娉婷心头紧紧一颤,手指用力的抓着床单,身体也跟着一抖,吴东是真的要气疯了,才会这么的口不择言。可是她没有别的选择。

“哥,”吴娉婷紧抿的唇微微张开,好不容易才吐出一个字,却被吴东厉眼一瞪,立刻噤了声。

“说,那男人到底是谁?”吴东如一只暴躁的狮子在原地来回不停的走动,语气中没有丝毫转圜的余地。

吴娉婷摇摇头,她是铁了心了。

“好,你不说是吧。”吴东又点头,“既然这样,那我现在就去安排让你堕胎!”他一说完,吴娉婷便瞪大了眼睛,然后从床上坐起来叫道:“不,哥,不要,哥,我求求你,不要这么做!”吴娉婷声泪俱下,紧紧抓着吴东的手哀求道,“哥,我求求你,不要好不好,不要……”

她泪如雨下,使劲的哀求着他。吴东的目光死死的瞪着她,看着她的面容双眼用力的眯起,那是一种爱之深责之切的悲恸!

他手上的青筋高高凸起,声音愤怒的说:“吴娉婷,你到底在想些什么?这件事情要是让爸妈知道了,你要他们怎么做人?你又要怎么做人?”

“不会的,哥,不会的,我保证,我立刻就回去辞职,不会有人知道的。”吴娉婷哭的迷糊了眼睛,声音凄厉的说,“哥,你从小就疼我,什么事情都帮着我,这次我求求你,帮帮我吧。”

吴东眼神中闪过深深的刺痛,非常努力的压抑着爆发的怒气,冷声道:“好,那你告诉我那个男人到底是谁?是周向林还是上次在你家的李骏?”

娉婷身体陡然一震,泪眼婆娑的看着吴东,见他一脸的坚决,默默的松开了自己的手,然后缩回床上,苏静云将她揽进怀里,心疼不已的摸着她苍白的脸,再次请求道:“东哥,不要这样,你吓着娉婷了。”

她是如此的害怕,如受惊的小兔子一般,吴东的心钝痛。从小便将这个妹妹疼在手心里呵护,怎料事情竟然会变成如此。他应该怎么办?在大队里的时候他可以用命令决定一切,可是这是他的妹妹,他到底要怎么办?

冯硕搭上他的肩膀,低声说:“东哥,我们先出去说吧,娉婷累了,让她先好好休息一下。”

她一脸的倦容,又受了惊,却仍旧死死的护着自己的肚子,吴东恨铁不成钢的拂袖而去。

冯硕对苏静云打了个眼色,跟着走了出去。

病房内,苏静云搂着娉婷的肩膀,替她擦去脸上的泪水,柔声安慰道:“娉婷,不要怕,我在这里,不会有事的,乖,你先躺下来。”

吴娉婷变得有些患得患失,依旧不放心的看着静云说:“真的吗?我哥不会打掉我的孩子吗?”

苏静云愣了一下,只能安抚道:“不会的,不会的,你先休息一下。”

吴娉婷点点头,刚想躺下去又惊得做起来,抓着她的手说:“静云,我求求你,不要把事情告诉我哥好不好?我不想给他带去麻烦。”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护着他!”说道这个苏静云也有气。

“静云——”吴娉婷满脸的哀求之色,楚楚可怜。

苏静云叹气,摇头,最后又点点头,替她擦去脸上的泪水说:“好,我们不会说的,你安心的睡一觉吧。”

娉婷这才停息了,慢慢的躺下来。

她的不安,苏静云全部看在眼底。一个人孤立无援的战争,太苦太累了。

想要保护孩子的心是如此的强烈,可是却没有人能真正的帮到她,只能默默承受着所有的痛苦。

娉婷的眼睫颤动了几下,即使在睡梦中,她也变得惶恐不安。苏静云坐在床沿,帮她掖了掖被角,为什么,她们都会走到这一步?

在道义上,苏静云知道这个孩子不能留;可是在感情上,苏静云又是如此的渴望能帮助吴娉婷。即使,千夫所指,即使,所有人都不赞同,然而作为一个母亲的心,都是一样的。

病房外,吴东一根根的抽着烟。冯硕一声不吭的站在他的身边,也同样抽着烟。

“咳咳,咳咳。”吴东不小心岔了气,猛的咳嗽起来。冯硕回头,拍拍他的背。

吴东耸了耸肩,冯硕只好收回手。

“东哥,对不起。”冯硕颓然的放下手,难掩的歉意。

吴东嗤笑了一声,反问道:“你还把我当兄弟吗?”

“那是当然。”冯硕知道这件事情伤害了吴东的感情,可是他却没有办法,他只能说,“这件事情我承认我有错,可是你不能不替娉婷想一想,她那么害怕让你知道就是因为在乎你,我怎么能出卖她呢。”

“所以你就出卖了我?”吴东陡然拔高了声音,不过很快又弱下去,“冯硕啊冯硕,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不理智了,娉婷还没有结婚,要是有了孩子她将来可要怎么办。”

冯硕沉默了。他说的都是事实。

“东哥,那你打算怎么做?”

吴东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他:“告诉我,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冯硕皱了眉,固执的摇头:“这个我不能说。”

“你不说你以为我就不知道了吗?”吴东露出讽刺的笑意,“别忘了我是谁什么出身的,是那个李骏教授吧。”

冯硕吃惊不小,不过并没有表态。

“上一次在学校的时候他们移接木用周向林换了李骏让我误以为娉婷是跟他在一起,其实,你们那时候就知道了,只是一直瞒着我,还把我蒙在鼓里,我没有说,还介绍王跃峰给娉婷,是为了什么?不就是想让她及时醒悟及早抽身吗?她倒好,让静云代替她去相亲,把事情搞得一团糟,现在竟然……竟然还……”吴东伸手指着病房,无法接下去说。

冯硕知道,吴东是搞侦查出身的。早年就当过兵,在部队里更是学的一身的本领,吴娉婷放在他的眼底简直就是小儿科,他发现了蛛丝马迹再去一调查,焉有不知道之理?哎。

他沉沉的叹气。

“东哥,娉婷不告诉你,就是不想你担心。”如今,冯硕已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劝慰他了。

“不让我担心?”吴东苦笑了一声,“算了,说什么都晚了,我已经问过医生她的情况了,医生的意思就是要打酒趁早打,反正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她的孩子生下来的!”吴东的态度无比坚决。

冯硕刚开口,病房门便打开了,苏静云走出来,一脸的心疼,她说:“东哥,我知道你是为了娉婷好,我们大家都想为她好,可是一条生命在她的肚子里,你真的忍心就这么扼杀了他吗?”

吴东神情有些怔忪。

苏静云继续说:“为了所谓的别人的看法而扼杀了一个孩子,会不会太残忍了?如果没有办法要这个孩子就算娉婷再想要她也只能忍痛打掉,可是你们能想象一个女子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那种无依无靠的感觉吗?感觉全世界都遗弃了她,自己的孩子都无法保住,只能忍痛打掉,那么短短的几分钟,一个孩子就从自己的体内不见了,那种剜肉的痛,你们能体会吗?”

苏静云淡漠的说着,仿佛事不关己,可是她身上发出来的强大的幽怨,深深的刺激了他们的神经。

一盏白色的水银灯柔和的照在自己的头顶上,没有知觉的只是胸腔一下,思维还在活动,就算打了麻醉药却依然清晰的感觉到孩子从自己的体内慢慢的抽离。她给了他来到这个世界的资格,可是,却无法赋予他睁开眼看看的权利。

缓缓的闭上眼睛,不愿再去回想那不堪回首的往事,再睁开眼的时候,她已经掩去了所有的情绪:“东哥,我们不能没能力,就算娉婷养不起,我们也可以帮着养不是吗?我也求求你,不要这么残忍好不好?”

吴东的心猛烈的颤抖着,他无法言喻的看着苏静云说:“静云,你……”

她的眼角依然有泪,抬手轻轻抹去,她吸了一下鼻子打趣道:“你也被我吓着了,你们都被我吓着了对不对?”

“苏静云。”冯硕不动声色的站在她的身后将她带进自己的怀里。

“我没事。”她摇摇头,“我只是觉得她好可怜而已,东哥……”

吴东摆手,转过身望着窗外的风景,宽阔的背影微微紧绷,半晌才说:“她睡着了吗?”

苏静云点点头。

“让我考虑一下吧。”吴东叹了一口气,语气中充满了无奈。

苏静云立即破涕为笑,她知道吴东还一时还无法接受这样的答案,只是,这已经是最好的现状了,不由的微笑道:“谢谢你,东哥。”

“不用谢我,娉婷要谢的,是你。”吴东说完,拍了拍冯硕的肩膀,转身进了娉婷的病房。

苏静云放下手,心中溢满苦涩。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傍晚。

娉婷还在沉睡着。吴东让他们先回去,他在医院看着,得了他的保证,苏静云才安下心,与冯硕慢慢走出医院。

医院的过道上人有些多,每天都有人生老病死,也每天都有新的生命来到这个世界,生命在医院里终结,生命又在医院里产生,苏静云对这里充满了敬畏。

走出大门的时候,她才沉沉的吐出一口气。

冯硕走在她的身边,自动自发的拉着她的手。夕阳缓缓西沉,将他们的身影拉的老长,他手上有长年工作留下的薄茧,不扎手,反而很厚实。

他说:“你当年,为了他做了伤害自己的事情吗?”

苏静云的心咯噔一下,有些夸张的笑出声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

冯硕摇摇头,语气中充满了心疼:“苏静云,为什么面对我的时候你还要带着面具?为什么不能老老实实的对我坦白呢?”她的心中始终有一个结,这个结,让她作茧自缚,将自己包的牢牢的。

他们停下来,四目相对,在彼此的眼底探究着自己的卑微和渺小。

“你想说什么?”苏静云有些慌乱,却依旧强自镇定着。

“吴娉婷的事情让你想起了那些不愉快?”

苏静云沉默的咬着唇。

“对我坦白就这么困难?”冯硕高大的身躯站在她的面前如一座墙一般厚实。

苏静云终于张嘴,却说:“那么你呢,你能对我坦白吗?你跟跟我坦白你跟杜云薇的过去吗?你知道我每天在酒店面对她那些咄咄逼人的质问有多累人吗?”她终于忍不住,袒露了她的心声。

冯硕眸中精光一闪,撅住她的手臂:“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苏静云笑了一声,“告诉你有用吗?杜云薇摆明了想跟你复合,要是你跟她复合了,就不会有那么多的问题了!”

冯硕脸色阴沉下来,语气阴翳的说:“苏静云,不要惹我生气!”

“我没有惹你生气,我说的都是事实!”她知道自己过分了,却固执的不肯低头认错,是为了从他那里得到什么,肯定什么?她望着他,气氛有些剑拔弩张。

“这都是你的真心话?你就那么希望我跟她复合?”冯硕声音低沉的如寺庙里的晨钟暮鼓,敲击的苏静云心头狠狠的震动着。

“不是我希望,而是你们就是这么计划的!”苏静云口不择言,猛的将心中的所感发泄了出来。

“你什么意思?”冯硕眯着眼紧盯着她。

“杜云薇不是邀请你晚上去她家吗?时间不早了,那你就去吧。”

“你看了我的短信?”冯硕眉毛微微扬起,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苏静云吸着气,却不愿意求饶,只是用力的回瞪着他,她努力的做到不去在意,却无法真的做到不在意,她知道,自己失败了,败给了日渐沦陷的心,败给了自己无法守住的情感。可是面对杜云薇这么强大的对手,她却彷徨着,不知道该怎么办。

有多坚强,就有多软弱。她越是表现的不在乎,其实心里就是越在乎。杜云薇一波又一波的攻势,她快招架不住了。

“是。”她闭上眼,无力的点头,“我看了。”他们回家换衣服的时候,她偶然看到的。

是他们那天晚上吃饭的时候那个他故意视而不见的短信。

“那你当时为什么不问我?”冯硕的口气硬了几分。

“这还用问吗?”苏静云反笑道,“她要跟你谈瑶瑶的事情,你能不去吗?”

“就算我要去,那又怎么样?”话一出口,冯硕便后悔了。只是骑虎难下,他也不愿意低头。

“不怎么样!”苏静云倏然抽回自己的手,冯硕低头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掌,脸色更加的难看。

失了她掌心的温度,苏静云顿觉一阵寒意,然而,她只是浅笑着说:“那你就去吧,祝你们今晚过得开心!”

倏然背过身去,紧闭着双眼微仰起头,让心中的咸涩吞进肚子里。

天色暗了,将她的身影拉的更加的纤瘦。

冯硕叉着腰站在原地,瞪着她的背影慢慢远去,心头一阵烦躁。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根本不知道。

“苏静云!”他忍不住对她喊道。

她的脚步停了停,却始终没有转过身来。

“你就那么希望我去吗?”冯硕对着夜风喊道,有些气急败坏。

她有什么资格决定他去不去?吴娉婷的事情开启了她长久以来掩藏在心中的伤口,加上杜云薇的刺激,她的世界天崩地裂,冯硕等着她的回答,但是他失望了。

苏静云挺直了背脊,慢慢走出了他的视线。

“好,既然你这么希望我去,那我不去真是对不起自己了!”冯硕用力的对着她喊道。

苏静云摇着头,加快了前进的脚步。

不要听,不要听,什么也不要听。

“苏静云,我他妈真是瞎了眼了!”冯硕心头一把无名火烧的旺旺的,对着街边的路栏狠狠的踢了几脚。

然而,她已经远去,寒风呼呼的吹着,路过的行人纷纷对他侧目。

冯硕懊恼的抱头,又踢了路栏一脚——

苏静云拖着疲惫的脚步不停的走,她没有打车,只是这样漫无目的的走着。

医院距离她的家很远,可是她却浑然未觉。

不知道走了多久,阴阴的天空竟然开始飘起了细细的雨丝,为黑色增添了更多的寒意,沁在她的头顶,冰凉。

苏静云站在路中间,抬头望着晦涩的天空,伸手抱紧了自己的双臂。

她怎么会走回这里?只是这里已经没了冯硕的身影。

路边有几个被破坏的路栏,她死寂的目光不为所动的盯着。

身边车子来回的开过,她吸了吸自己的鼻子,慢慢的转身往回走。

雨,逐渐下大了。

她没有任何的遮挡物,孤身行走在路上。

幸好还有路灯,惨白的灯光伴随着她,一步步往回走。

冯硕开着车往相反的方向走,当挡风镜前开始落下第一滴雨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

他狠下心没去理会。思绪却不自觉的落到她的身上,她没有带伞,会自己打车回去吗?还是会傻傻的一直走下去。她有一种傻气的固执,就像上一次一路从酒店跑到人民公园,这次是不是也不会停下来,被这样的情绪感染了,他越想越担心。

口袋里的手机泠泠作响,他蹙眉掏出来一看,却不是她。如果苏静云能打电话给他,他一定二话不说赶回去的。可是她不会,打了,也就不是苏静云了。

“喂。”他说的沉沉的,如同他此刻的心情一般。

“硕,我是云薇。”

“我知道。”这么多次下来,冯硕觉得自己的表现比想象的平静。

“你会过来吗?”她似乎隐含着期待,问的有些小心翼翼。

雨,更大了。冬日的雨总是夹杂着冰雹,打在外面的挡风镜上劈啪作响。

冯硕心头一阵烦乱。

双手却有意识的掉转了方向盘,对她道:“我现在还有点事情,再说吧。”

不等杜云薇说话,却掐断了电话,车子冲进雨幕里,溅起不少的水。

“喂,硕……”杜云薇抱着电话,却只听到传来嘟嘟的声音。

她站在窗前,看着窗外铺天盖地的雨幕,跺了跺脚。桌上,是摆放的整整齐齐的饭菜,她悉数扫进了垃圾桶——

冯硕开着车一路往回走,双眼来回的注意着两边的路况,却一无所获。

按照苏静云的脚程,不可能走出这么远的,如果找不到她,要么她已经打车走了,要么就是他错过了。

“该死!”冯硕一拍方向盘,汽车的喇叭便滴滴作响。他奋力的踩住刹车,将车子停在路边,拿出手机,拨出那个早已熟悉的号码。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sorr……”冯硕不满的放下手机,低咒道,“苏静云,你到底搞什么鬼?”

距离车子不远的地方,有个电话亭。电话亭的一开一合,冯硕看了几眼,终于决定先回家看看。

车子离开的时候溅起很大的水,甚至飘到了电话亭附近。

苏静云哆嗦着伸出手,将门微微阖上。她的手机没电了,想打电话才发现自己根本没硬币,身上的衣服经过雨水的湿润已经变得很沉,很冷,她用力的环起了自己。

雨,似乎变小了一点。不再有刚才风声鹤唳的感觉,苏静云探头望了望路边,积水已经有一脚那么深了。她不能再这里呆下去了,于是挪动着微麻的双脚从地上站起来,顿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

幸好及时扶住了旁边的电话亭门框。

冬雨一阵,空气便更凉了。

苏静云抓着包,咬着牙站在路边,想拦下一辆计程车,可刚刚下过大雨的地方,哪有计程车?她站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唯有将包抱在心口,似乎这样便能挡去些许的寒意。

她不想哭,可是眼睛却酸涩的厉害,鼻子也被堵住了,每吸一口气,就感觉拼劲全身的力气。

一辆车子的大灯从远处照来,昏黄的她睁不开眼睛,只好用手挡了一下。

车子飞快的由远及近,无情的压过路边的水坑,苏静云闪避不及,污水全部溅在她的身上,她脚下一个踉跄,却重重的摔倒在地,发出咝的一声。

车子去而复返,停在苏静云的面前,再次溅起水,苏静云捂着脸,已经连发怒的力气都没有了。

突然,一双软底的皮鞋出现在他的跟前,接着是一只手伸过来。

苏静云愕然的看着那只略带着薄茧的手,恍惚的不知所以。

“对不起,你没事吧?”满载着沧桑与忧虑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十州风云志 不死战神 墨守成妻 网游之诡影盗贼 绝世神皇 大妖孙悟空 校园全能高手 我的女友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