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思妻如狂 > 第56章

第56章(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思妻如狂更新最快!

被他吃完了豆腐,最后卸掉了带子才将胸衣给她穿上,将背后的扣子给她扣上的时候,冯硕心跳快如擂鼓。

苏静云的手紧抓着床单,已经彻底将脸埋了进去没有再抬起来。

“苏静云。咳,你……”接下来的话不用冯硕说,苏静云也明白。她只能趴在枕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这下,真的是全部被他看光了!

苏静云只感觉浑身一凉,血液在体内疯狂的乱窜,那纷纷扬扬的如爆裂一般的碎片在心中莫名的升腾起强烈的渴望,自己的下腹一坠,重重的升起一股热源。

他当然知道那是什么,然而此刻,他却无力顾及这些。

苏静云腰上是一片刺目的红,幸好内裤是低腰的。她见他没动静。又将被子往自己身上盖了盖,急促而害羞的提醒他说:“你不要再看了好不好?”

她那软软的带着几分哀求的口吻与平日里完全不一样,也正好点醒了傻愣愣的冯硕。

拿起手上的内裤,缓缓的从她的脚踝部套上去。

内裤是棉白的。款式也很保守,完全没有任何的美感可言,可是冯硕就是觉得随着不断的往上移,也能体会到自己的身体正在发生的变化。

手指不可避免的触碰到了她的大腿,白嫩的肌肤如绽放的白莲花,冯硕眸子的颜色越来越深,呼吸越来越灼热,苏静云也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

像完成一次惨烈的运动。那曝露在冯硕眼中的风景成为视觉上的享受,苏静云再也受不了的伸出自己的一手按住他的!

声音软呢的说:“冯硕,我自己来!”

他顿了一下,然后缓缓的将视线往上移,她稍稍将脸露出了一点。却是红的如虾子一般,他笑了,唇角逐渐勾起,手上的力道渐大,扯开了她的手,声调低缓的说:“还是我帮你吧。”

苏静云突然有点冯硕心里的恶作剧,上一次他在医院动弹不得的时候,是她帮他擦洗的身子,那让人血脉喷张的一幕至今深深的留在她的脑海里——

“冯硕,你小人!”他的手指似有若无的拂过她的身体,她的神经敏锐异常,每一个细微的变化都能清楚的感觉到,最后终于忍不住恨恨的骂出声来。

冯硕没有回答。他的目光沉沉,有些小小的遗憾,帮她整理好身体,然后才回头说:“谁小人啊。”

“你!”苏静云脸蛋红扑扑的,闷在枕头里不愿意抬头。

冯硕阴翳的心情有些许好转,坐下来,苏静云顿时感觉床铺陷了进去,她的身体往他的方向微微倾了一些。

他俯下身来,将一手放在她完好无损的背部几乎上,暧昧不清的笑道:“我怎么小人了?”

苏静云咝了一声,背上时缓时快的抚摸令她全身的汗毛都竖立了起来,身体绷成了一条直线,战栗盈满了全身,他就是故意的!

再也受不了他的折磨,苏静云恼羞成怒的一把抬起头瞪着他吼道:“你无耻!”她看似愤怒的抗议却因为语调的松软和一脸的绯色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冯硕紧锁住她的容颜,手臂还搭在她的背脊上,苏静云无法承受他的目光,只想继续将脸埋进去,冯硕却已经快一步阻止她,还将她的身体微微往上托了托,上半身正好伏在他的大腿上,他一低头,便可以看到她深深的锁骨上那极细的链子闪动着盈盈的光芒。

何其养眼的画面啊。

只是可惜了她一身的伤,她目光如流水一般的流转,迷离之间吐气如兰,微张的红唇如等人采撷的樱桃,冯硕没忍住,沉沉的压下头夺取了她的娇艳。

他不断加深着这个吻,用力的拥抱着她,正当他们吻的难舍难分的时候,门口却传来煞风景的敲门声!冯硕的手微微一晃,碰着了她的伤口,疼痛刺激了她脆弱的神经末梢,蓦地清醒过来,疼的呜咽出声!

冯硕立刻停下来观察她的背部,脸上还有半褪的激情:“怎么样,我弄疼你了吗?”

苏静云顾不了那么多,催促着他:“你先去给我拿衣服吧。”

他这才发现,自己是有多么的放浪形骸!门口的敲门声还在继续,苏静安的声音传来:“姐,你怎么样了?需要去医院吗?”

苏静云立刻对门外喊道:“等一下。”

冯硕已经拿了她的衣服过来,动作笨拙的替她换上,也许是因为太过着急的缘故,好几次都疼的她龀牙咧嘴的。

冯硕选了比较柔软的衣物,因为外面有人的催促,所以他不敢再多生几分心思,只好匆匆帮她穿上。

一番忙碌只好才算大功告成,苏静云趴在床上看着他,看他急得满头是汗,竟然还笑了出来。

冯硕哼道:“既然能笑得出来,看样子应该不太严重了。”

她的脸一板:“要不要我往你身上浇一下?”

冯硕邪恶的一笑:“要是我伤了你也能这样贴身的照顾我,我倒是不怎么介意。”他带着三分认真七分戏谑的话语彻底的击溃了苏静云仅存的意志,恨不得立刻站起来扑上去!几乎让她将银牙咬碎!

冯硕含笑蹲在地上,贴着她的脸上:“这件事情,我不会这么算了的!”他闪烁着暴风雨袭来的幽深的眸子深深的刻在她的心坎上。

苏静云不知道他只得是她被烫伤这件事情,还是刚才未完的事情,或者是两者兼而有之,总之,她没有接话。

冯硕站起来,敛了笑意,去开门——

开门,站着苏静安与宁墨香。

门一开,宁墨香便往里面走。

苏静安则对着冯硕问道:“我姐的情况严重吗?”

冯硕摇摇头:“不算很严重。”

苏静安松了一口气:“那要不要再去医院检查看看?”

苏静云在里面摆手:“不用了,我回去休息几天就好了。”

宁墨香看她辛苦的趴在床上动弹不得的样子立刻就红了眼眶,不无心疼的说道:“静云,让妈看看你的伤口吧。”

都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怎么能不心疼呢?

谁知苏静云却只是淡淡的咧了咧嘴,淡笑道:“没关系,我已经不碍事了。”

宁墨香伸出去的手不知如何是好,冯硕走过来说:“我马上就带她走了,你们放心吧,我会照顾她的。”

宁墨香一听立刻抬起了头,急道:“现在都这么晚了,何况静云也受伤了,要不你们就在这里住一晚吧,反正房间本来就是空着的。”

苏静安没有表态,静云则是皱起了眉头。

唯有冯硕,还是一脸的笑意。

宁墨香以为他是同意了,立刻张罗着说要人来准备多加一床被子,可冯硕却道:“不用麻烦了,我们还是回去吧,才来了这么一会儿就闹出了这么多的事情,我可不敢想象在这里住一晚,我们还能不能安全的离开。”

这番话明明是笑着说的,语气却很冷冽,说是笑里藏刀亦不为过。

宁墨香顿时脸色发白,不知如何自处。苏静安见自己母亲的手有些颤抖,于心不忍的说道:“姐夫,这件事情不能怪妈。”

冯硕点头:“我知道,所以我也不怪你们,不过就算是这样,她留在这里也是不安全的不是吗?当然,她的目标是瑶瑶,但是我可不敢想象那么一壶水劈头盖脸的倒在瑶瑶的脸上身上会是怎样的场景。”最后,他眼神锐利的望着苏静安。

苏静安无言,只好沉默。

苏静云想说什么,最终也一句话都没说。冯硕说的对,如果当时不是她那热水泼在瑶瑶身上,简直是不敢想象。

“可是静云身上的伤……”

“不碍事,妈,我可以走的。”苏静云挣扎着欲坐起来,她无声的用眼神求助着冯硕,冯硕立刻来到她的身边,扶着她小心坐起来。

苏静云的手指紧紧攥着他的,可以感受到她全身都在发颤,脸上却平静无波的笑着。看着她的强颜欢笑冯硕有些心疼,但是却没法表现出来,只能用力的握着她的手给她支撑。

宁墨香看着他们紧紧相偎的身体,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欣慰。

苏静安握着她的肩膀,用力的拍了拍说:“这样也要,妈,你就让姐跟着姐夫回去吧。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他们也要回家团聚的。”

苏静云听到他的话,犹如五雷轰顶,不安的看向冯硕,他没有表态,她只好缩回头。

宁墨香想想也是,不过仍是不放心的问:“静云,你可以吗?”

“可以!”她沉沉的点头,感觉后背一片灼疼。

宁墨香还想交代什么,突然听到楼下传来瑶瑶的哭声,冯硕心一紧,他们相互对望了一眼。

苏静云立刻说:“你快去看看啊。”但愿不是苏慈雪那个心肠狠毒的女人又做了什么事情,苏静云心里跟着着急,想下床,冯硕急忙按住她说,“你躺着,我马上下去!”

苏静安已经率先跑下去了,宁墨香紧随其后。

房间一下空出来,苏静云心里着急,用手支撑着的腰,也想挪动着下床,结果一个不小心,便从床上摔了下来。疼的她直吸气,只好匍匐的趴在地上。

冯硕走的时候没有将门关上,当苏静云正在地上挣扎的时候却突然看到门口多出了一双拖鞋,她微微将头往上一抬,就看到苏慈雪抱胸倚在门口对着她笑。

她目光骤然转冷,锐利的盯着苏慈雪。

苏慈雪也笑,不过却是得意的,略带嘲讽的笑着:“感觉怎么样,后——妈?”

苏静云强忍着怒气却因为无法站起来总是低人一等,她瞪了她一眼,抓住床沿,想缓缓站起来。

苏慈雪继续说道:“想表现高尚吗?所以这么拼命,不过我看那小女孩可一点也不知道感激呢。”说完又咯咯的笑起来。

苏静云冷笑一声:“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吗?什么事情都要斤斤计较,什么事情都想着有回报,你错了,我没想过让瑶瑶感激我,我只是无法容忍你那卑劣到极点的手段,你就那么无耻的狠心朝着一个小女孩下手吗?”她一字一句,坚决而冰冷的说道。

苏慈雪顿时有些被激怒,恨恨的放下手从外面走进来,站在苏静云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盯着她说:“你说我卑劣?”

“是不是你心知肚明?”苏静云索性也不动了,靠着床牢牢的锁住她,目光中仅是冷意与鄙夷。

苏慈雪气的脸色发白,突然目光一转笑了一声,然后跟着蹲下来,与她平视,那精致的脸上尽是恶毒的笑意,苏静云皱着眉头提防着她,她却笑道:“如果我就说我就是冲着你去的,你会不会觉得自己良心不安呢?”

苏静云倒抽了一口气,愤然骂道:“到底是谁会良心不安?!”

“呵呵,你说是谁呢?”她言语无半分的激动,眼神却泄露了她的恶毒,她分明就是想毁了瑶瑶然后让她对她这个后妈心生怨怼!

苏静云被气的说不出话来,用力的死死盯着她!大大的眼窝中黑白分明的眼球就像一幅色彩分明的画,一目了然。

苏慈雪被她看得有些不安,率先收回了目光从地上站起来:“其实你应该感谢我不是吗?如果不是因为我,你怎么可以嫁给冯硕呢?”她抚摸着自己的卷发,一手插着腰露出自己窈窕的身段。

苏静云皱着眉,等着她继续说下去,果然她没静云失望,乐呵呵的看着她:“你是不是应该对我表示一下谢意呢?”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种人?”苏静云气的口不择言,“当初你自己拍拍屁股走人了,留下了一个烂摊子逼得我没法选择走上这条路,今天你竟然还有脸回来那就算了,可笑的是你竟然还有脸来邀功?”

苏慈雪的脸顿时拉下来:“我不是在邀功,苏静云,我是在告诉你,冯硕是个不错的男人!”她媚眼如丝的看着苏静云。

苏静云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心跳蓦地加快一拍:“所以呢?你就想抢回去了?凡是我苏静云的男人你都要抢是吗?即使是你自己当初不要的,你也见不得别人好是不是?”她气急攻心,仿佛忘了身上的疼痛一张脸涨的通红。

苏慈雪竟然还笑了,点头:“苏静云,你真是说对了!你那下贱的母亲不知道用了什么狐媚法子勾引我爸爸,竟然还带了你这么个拖油瓶来,你骨子里肯定跟你母亲一样的下贱!”

苏静云这才明白,世界上最伤人的话往往都是从最漂亮的嘴里说出来的!她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头垂在身侧,苏慈雪说完了这一串话,浅笑着站起来:“我后悔了,早知道冯硕这男人长得这么俊,我当初说不定就嫁了,不过现在应该还不晚吧。”

苏静云心头像横了一根刺,半晌说不出话来。

楼梯上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苏静云只觉眼前一黑,没想到苏慈雪竟弯下腰搀扶起她的手,她目瞪口呆的看着苏慈雪。

苏慈雪笑着将嘴巴附到她的耳边:“苏静云,我当年竟然有办法叫辛阳抛弃你,今天我还是有办法让冯硕离开你的,你等着吧,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苏静云觉得心中有什么东西断裂了,无法置信的看着苏慈雪巧笑倩兮的脸:“你说什么?是你让辛阳跟我分手的?”她一阵天旋地转,默然紧抓着她的手!

还想细问,冯硕却已经一马当先的冲进来,见苏慈雪站在她的身边,立刻勃然大怒道:“你在干什么?”

苏慈雪不无委屈的看着她,早已换了一副柔弱的表情:“她从床上摔下来了,我不过就是进来扶起她而已,这也不行吗?”

冯硕的眼顿时眯了起来,锋芒毕现的看着她的手。

苏慈雪笑了一声,身后的手重重的往苏静云的伤口上一压,然后站起来:“既然你来了,那她就交给你了。”

苏静云脸色风云突变,苏慈雪却已经甩手里去。

冯硕着急的奔过去抱起她放在床上:“苏静云,她弄你了?”

苏静云惨白着脸,从刚才的失神与震惊中回过神来,盯着冯硕焦虑的眼,说:“瑶瑶没事了吧?”

“她没事,就是想上厕所才哭的。”

苏静云哦了一声,没了声音。

“给我看看你的伤口!”他要求道。

苏静云突然按住他的手,哀求的说:“冯硕,你带我走好不好?”她实在没有办法继续在这里呆下去了!

冯硕蓦地住手,瞧着她的眼,会意,问道:“你确定你可以吗?”

“嗯。”她点头。

他默默的抱起她,往楼下走去。

客厅内聚集了一堆人。

宁墨香正招呼着瑶瑶吃水果,小孩子怕生,一直不停的摇头,好在苏静安变着戏法的哄着她,苏慈雪闲闲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冯硕抱着她走下来,目光陡然有些变色,不过很快便掩饰过去了。

冯硕说:“瑶瑶,我们要回去了。”

“哦。”瑶瑶立刻跳下沙发,来到冯硕的身边,苏静云挣扎要下来,冯硕却说,“瑶瑶,妈妈受伤了,你自己走出去好不好?”

“好。”瑶瑶懂事的点头。

冯硕朝这里的人颔首致意,对苏静安说:“静安,麻烦帮你姐姐的衣服拿过来!”

苏静安立刻跑过去拿了她的大衣过来,盖在她的身上。

冯硕笑着点头,对宁墨香和苏展鹏说:“那我们就先走了。”

宁墨香纵然舍不得,也无可奈何,只好吩咐:“路上小心开车。”跟在他们后头送他们出门。

苏慈雪看着被冯硕抱在怀里的苏静云,脸上嫉妒的发疯——

等他们走后,他便对着苏展鹏说道:“爸——”

知女莫若父。她只要一个眼神苏展鹏就知道她想干嘛,沉声说:“怎么,现在知道后悔了?”

“爸——”她摇着苏展鹏的胳膊,“我开始不知道冯硕长得这么好看,而且还这么温柔体贴呢。”

苏展鹏笑了两声:“可惜现在知道已经晚了。”

“爸,我不管了爸,你会帮我的是不是?爸。”苏慈雪又摇着他的胳膊说,“我妈妈走得早,难道你就这么让我被人欺负吗?”

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到底是谁欺负谁啊。

苏静安一进来就听到她这么大言不惭的话,顿时气得跳过来道:“姐被你害的还不够吗?好不容易才得来点幸福,你竟然又想去破坏?”

苏慈雪立刻站起来反唇相讥:“她是你姐,我就不是了?苏静安,你别忘了,我跟你才是一个爸爸生的,那个贱女人算什么玩意啊!”

宁墨香气得差点晕倒,苏静安指着她恨道:“你……”

苏慈雪抱胸:“我就是喜欢冯硕了,他本来要娶的人就是我。爸,你要帮我啊。”

宁墨香听着她不知廉耻的话浑身都颤抖了起来,她忍了一辈子,什么都认了,可是她没想到苏慈雪竟然会这么对静云,竟没有控制住自己,一个巴掌甩了下去。

苏慈雪捂着自己的脸,无法置信的看着她,直到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感,她才确信这个女人打了她!

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向来不是她的作风,她当真站直了,毫不客气的一巴掌扇了回去,苏静安一急,挡在自己母亲的身前,硬生生的挨了她一巴掌!

脸上顿时浮现出五个鲜明的手指印!

宁墨香心疼的看着他:“静安,疼吗?”

苏静安厉眼一扫,瞪着苏慈雪,却对宁墨香说:“妈,我没事,你呢?”

宁墨香嘤嘤哭泣起来,苏展鹏一拍桌子道:“够了!慈雪,跟你妈道歉!”

“她不是我妈!”

“道歉!”

“我不要!”她态度强硬的拒绝了,然后捂着脸跑上了楼——

苏静云身后靠着一个柔软的垫子,瑶瑶安静的坐在与她一到坐在后面。

冯硕给先给晚柔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瑶瑶晚上不回去了,瑶瑶立刻眉开眼笑的对冯硕说:“谢谢爸爸!”

苏静云的脑海里始终盘旋着苏慈雪说的那句话:“苏静云,我当年竟然有办法叫辛阳抛弃你,今天我还是有办法让冯硕离开你的,你等着吧,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她早就应该想到事情不会那么简单的,可是任凭她想破了头,也不会将当年的事情与她联想在一起啊。她突然觉得不寒而栗,苏慈雪就像一只狡猾的狐狸,随时窥伺着她的生活,见她得到一丁点幸福的时候就上来横插一脚,将她的幸福毁于一旦!

冯硕刚放下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他有些不耐的拿起来,是家里打来的!

他只好接了,王芳的声音立刻就传了过来:“阿硕,你回来了为什么没有回家?”

冯硕拧眉:“谁告诉你们我回来了?”

“你二叔都回来了,自然是他说的。”王芳一语笃定的说。

冯硕没应声,她接下去说:“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你要回来吃饭知道吗?”

他悄悄身后的苏静云和瑶瑶,点头:“好,没问题!”

王芳没想到他会答应的这么快,虽然疑惑不过还是有些喜形于色的交代着:“那好,我们等你回来,记得早点过来啊。”

苏静云没反应,倒是瑶瑶脸上先浮现出了害怕的表情,抓着苏静云的手指紧了紧。苏静云嗯了一声回头说:“瑶瑶你怎么了?”

她紧紧的抿着唇,摇头。

冯硕说:“瑶瑶,别怕,有爸爸在。”

窗外灯光迷离,处处张灯结彩,喜庆的气氛将这里围成了欢乐的海洋,苏静云淡淡的扯了扯嘴皮子。

已经回到了住的地方,今天的私人会所打烊的比较早,门口已经挂出了暂停营业这样的牌子,听到汽车的喇叭声,承恩从里面跑出来。

冯硕对他说:“承恩,麻烦你把瑶瑶先抱进去!”自己则钻进车内将苏静云抱了出来。

承恩奇怪的看着他们问道:“怎么搞成这样了?”

“别问了,先进去再说吧。”

直到冯硕将苏静云放在床上安顿好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瑶瑶困了,捂着自己的嘴打着小小的呵欠,不过却安静的坐在一边没有打扰他们。

苏静云说:“你先带瑶瑶下去睡觉吧,她累了。”

冯硕也注意到了,不过却是让承恩安排她去睡。

瑶瑶终于有了反应,固执的摇着头:“爸爸,我想跟你睡。”

苏静云惊愕的看着冯硕,冯硕也看着她。

承恩咳了一声,想将瑶瑶哄走,她却紧紧抓着椅子不肯离开,见冯硕这里行不通,竟对着苏静云说:“妈妈,可以吗?”她眼底闪烁着晶亮的光芒。

也许是因为晚上苏静云救了她,博得了她的好感,也许是因为小女孩天生就渴望母爱,尽管有些害怕却无法阻止她想要温暖的心,慢慢的,一点一滴的也在改变着她的心境。

苏静云完全懵了,不知道如何拒绝她,等她有反应的时候,已经点了头。

冯硕与承恩对望了一眼,有些无力,瑶瑶欢快的从椅子上跳下来,就想往她的被窝里钻去。

冯硕说:“先跟承恩叔叔去洗脸洗脚!”

瑶瑶立刻应了,这次是欢天喜地的跟着承恩走的——

瑶瑶很快就回来了,洗漱干净了,也换好了衣服。

承恩说:“既然这样,那她就交给你们了。”

冯硕送他出门,再回头的时候瑶瑶已经安静的钻进了苏静云的被窝旁边,听话的闭上了眼睛。

苏静云无奈的看着冯硕,笑了笑。

瑶瑶正好睡在他们的中间,冯硕站在旁边,看着她们,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说实话瑶瑶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在他身边睡过。不适应完全是可以理解的。他是疼瑶瑶,可是终究,还是有些生分的。

苏静云说:“你怎么了?”

“没事。”冯硕摇摇头,“你觉得这样好吗?”

“你说瑶瑶妈?”她答,放柔了眼神看着瑶瑶,柔软的头发服帖的垂在她的两侧,她心生怜惜,说,“也没什么不好,她主要是太渴望父母了吧。”

冯硕没有说话,默默的脱了衣服,上了床。

瑶瑶很听话,心满意足的睡在那里,脸上还有甜甜的笑容,今夜她的梦肯定是美的。

熄了灯,冯硕却睡不着,一个不小心便将心思转到了苏静云的身上,接着便控制不住的心猿意马起来。

半夜的时候,冯硕翻了个身,首先看到的是瑶瑶沉静的睡脸,他有些怔忪,仿佛看到她又回来了。瑶瑶长得太像她了。越大,越像。

他强迫自己转开了头,看向苏静云。

她趴着,将脸搁在了枕头上,左边的脸因为受挤压而有些变形。他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竟然横出手想触碰她,结果却被瑶瑶挡住了,不由得有些气馁。

今夜注定了不会安静,炮竹噼里啪啦的响,不过她们都累了,所以睡的有些沉,只是可能伤口有点疼吧,苏静云的眉心一直皱的紧紧的。

冯硕脑子转了一下,竟翻身下床,将瑶瑶往旁边挪了一下,然后自己从后边钻了上去。

瑶瑶叮咛了声音,吓了他一大跳,还以为她要醒来,不过幸好,没有事。他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但又隐隐觉得兴奋。

苏静云睡的迷迷糊糊,可是却敏感的感觉到有一只手在她身上游走,那微微麻痒的战栗之感如罂粟一般迅速蔓延至全身。她机警的睁开眼睛,就看冯硕放在的面部呈现在她的面前!顿时吓得差点跳起来。

幸亏冯硕眼疾手快的按住了她,捂住了她的嘴巴。

苏静云捂捂挣扎了两声,冯硕靠在她的耳边说:“不要出声!”

苏静云立刻点头保证。冯硕这才松了手。

身形相贴,彼此的呼吸都暧昧的交缠在一起,苏静云趴着不敢动,冯硕往她的身边挤了挤,她小声的抱怨道:“不要再过来了了,我要掉下去了。”

“不会的,我抱着你,不会让你掉下去的。”他压低了声音说。

他们不能有大动作,因为瑶瑶就在他们的身边,苏静云推了推他,他将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感受着她背部的光滑。

苏静云嗔怒道:“不要太过分啊。”

冯硕早就心痒难耐,此刻将她弄醒了,不讨点便宜怎么能甘心呢?

他说:“上一次我就跟你说过,下一次不会饶了你的!”他吻着她的唇,慰藉着自己可怜的相思之苦!

苏静云听了,立刻睁大了眼睛:“你疯了!”

“我没有!”他改为咬着她的耳垂,挑拨她的敏感。

他的手在她身下施了蛊,苏静云顿时感觉口干舌燥起来,不安的看着他,让他住手。

他让苏静云侧躺着,不压倒她的伤口,却可以极大的方便他干活。他灼热的呼吸全部喷在她的脸上,有些无助,又不能发生大的动作和声音,羞窘极了。

他早就感到自己的身体起了变化,试着询问苏静云的意见:“可以吗?”

当然是不可以!

她还没有开放到这样的程度!

冯硕如此的渴望,一次又一次的缠绵无疾而终,他早就恨得不得了!上一次虽然是得到了满足,可是终究,不是他希望的!

他蓦地沉下身体,往被子里钻去,苏静云只感觉自己的衣服被人推高了,他在亲吻她的——

“冯硕……”苏静云忍不住发出声音,但是一看到瑶瑶那纯真的睡脸,只能紧紧的咬着自己的牙关,谨防声音泄露出来!

他吃的不亦乐乎,完全的沉浸在了这样的快乐之中,可怜静云脸上都冒出了汗水,恨不得将他拽出来!

身体又不争气的起了羞人的反应,她对自己感到无能为力,苏静云觉得一拨又一拨的情潮涌上来,血液不断的往头上涌,咬牙苦撑着才没让一丁点的声音发出来。

被子很轻薄,冯硕没有呼吸困难的隐患,倒是觉得要不够这样的甜美。

苏静云心中患得患失,被喜悦和担忧冲击着,短暂的快乐击溃了她原本的忧虑,可是却在心中埋下了不安和疑问的种子。

她闭着眼,承受着冯硕的侵袭,他渴望她,发泄自己过于的精力,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冯硕再也不满足这样,他帮她穿上去的衣服,都要一件件的脱下来!

苏静云震惊的睁开了眼,被子底下阻止他的手,实在不行,就将被子往自己的头上拉了拉,连同她一起,沉入了被子底下,冯硕早已激情难耐,此刻正好与她耳鬓厮磨的软磨硬泡,让她松手。

苏静云紧张的摇头。

两个人自然开始了一番你来我往的争夺!

床铺被他们弄得咯咯作响,在幽静的夜里发出暧昧的声响。苏静云突然止住了动作,拉下被子!

新鲜而冰冷的空气骤然涌进来,被子里的热气升腾起来,她红着脸,看着坐在一边的小小人儿。

冯硕也意识到她的静默,跟着转头,就见瑶瑶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们说:“爸爸,我要上厕所。”

他呼吸一窒,胸膛间满胀的热情顿时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

苏静云用手推了推他,将自己的身体裹得严严实实,拉下自己的衣服说:“你快点去啊。”

冯硕见她的动作,心已经凉了半截,好不容易才有了动静,却被生生的扼杀了!他恼怒的瞪了苏静云一眼,只好抱着瑶瑶去上厕所。

多么后悔的一个决定啊!

虽然瑶瑶又睡着了,可是他却再也找不到机会,等他下定决心再来一次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而他身上的火,却始终烧的旺旺的!——

苏静云不喜欢吵闹,偏偏过年到处都有震耳欲聋的响声。很多人都喜欢过年的时候放点烟花爆竹以求增加更多的年味与过节的气氛,所以走到哪里,都没点清净。

大年三十的早上就在这样忙碌而混乱的噼啵声中拉开序幕。

经过一夜的休整,苏静云的伤口换了药,精神看起来好多了,不过冯硕的精神就不怎么好了,青色的胡渣开始占据他的下颌,原本就很阳光的脸上顿时增添了几分落拓,却更加的英气不凡。

就是这样的男人,开始帮瑶瑶穿衣服,苏静云睁着眼睛靠在枕头上看着冯硕连哄带骗的叫起瑶瑶,往她身上一件件传衣服,竟感觉有些饱涨的幸福。她眯着眼,像极了慵懒的猫咪。

冯硕觉察到她的目光,抬起头,看着她。苏静云立刻闭上了眼睛,假装睡觉。

瑶瑶很乖巧,穿好了衣服冯硕便将她抱下了床,让她去找承恩叔叔。她立刻瞪着自己红色的小皮鞋跑了。

苏静云依旧在假寐,冯硕身上的火气还未完全褪去,此刻见瑶瑶带上了门,不由的心生荡漾,又爬上了床。

他有意无意的逗弄着她,苏静云觉得鼻头一痒,根本装不下去,只好悻悻然的睁开了眼睛。

“醒了?”带着明显的起床气,他的声音还是嘶哑的厉害。

她侧躺着,抓下他不规矩的手,红着脸说:“君子动口不动手!”

冯硕哈了一声,笑出声:“我可从来不承认自己是君子,所以我一向是动口又动手!”

昨晚被瑶瑶那一闹,的确是坏了所有的情调,也难怪他欲求不满,可是苏静云还是摇头说:“起来了了。”外面的天色大亮,到处是噼啪的声音,预示着,一年中的最后一天已经来临了。

冯硕不干,没讨得一点好处怎肯善罢甘休,继续在她身上占着便宜。苏静云觉得痒,忍不住笑出声,按着他的手不满的嚷道:“你到底想怎么样啊。”

冯硕的笑容更大,揽着她的背,便重重的吻了下去,苏静云一时不察,被他亲了个正着,待冯硕极尽全力与她缠绵之后才依依不舍的放开她。

苏静云上气不接下气,愣愣的看着他,就连他的眼睫毛都看的清清楚楚,青色的胡渣扎的她的皮肤有点疼,他放开她的时候忍不住后仰一下,顿时压到了伤口上,五官一皱,挤的眉毛都拧了起来。

“哎哟……”一声,冯硕立刻捞起了她的身体。

门恰在此时打开,承恩一身的休闲一手握着门抬起头说:“阿硕,我带着瑶瑶……”下面的话顿时没了声音。

苏静云与冯硕正以一个诡异的姿势交缠在床上。

承恩快速反应过来,猛的咳嗽了一声:“嗯咳。”又迅速背过身去哈哈道,“我什么也没有看见,你们可以继续!”一大早就来这么激情的?……

苏静云恨不得用被子蒙住头,冯硕瞪着他的背影说:“什么事情?”

承恩立刻哦了一声:“我就是想告诉你我先带着瑶瑶出去转转,下午回来,你们两个可以……嗯咳,继续继续。”说完,便一溜烟的跑了。

苏静云的脸上能沁出血来,咧着嘴挣开他。

冯硕失笑:“看来我不做点什么真对不起人家的好意了。”

“找死!”苏静云恨恨的抓起一边的枕头丢到他的身上。

冯硕的笑声从胸腔里发出来——

一开机,便有大条大条的短信进来,两人的手机几乎是此起彼伏的响起。苏静云摇头,任由手机在那里响,冯硕也是。

终于静止不动了,苏静云刚想去拿,手机却又响起来,这次不是短信而是电话,她吓得够呛。一看是吴娉婷打来的,立刻眉开眼笑:“娉婷,新年快乐!”

吴娉婷也是开头便是一句:“静云,新年快乐!”

“怎么样,冯硕有没有欺负你?”她劈头就问。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