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文学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六文学网 > 思妻如狂 > 第53章

第53章(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六文学网」地址:www.56wx.com  思妻如狂更新最快!

也许是因为晚上晕车的关系,吐得胃里一点也不剩,几颗药下去也不能安抚她的疼痛,所有一整个晚上她睡的并不安稳。

半夜两点的时候。她疼得在床上打滚,沉坠的腹部一阵又一阵的紧缩,身上冷汗涔涔。

强烈而持久的痛楚折磨着她,浑身发冷。

她忍不住将自己蜷缩在一起,等待着难捱的痛苦过去。

感觉全身的力气都在那一瞬间被抽走了,她眼角的泪水慢慢顺着眼眶滑落。

无边的落寞特别令人伤感。

她一手按着自己的胃部一手按着腹部,想着,慢悠悠的爬了起来,套上拖鞋去了卫生间。

再次出来的时候脸色并没有好点,去客厅找了个热水袋,去厨房才发现没有热水了。

她蜷缩在书房的床上。没有空调,躲在被子里等待着时间一分一秒的熬过去。

不知道意识是什么时候意识开始模糊的,只是,那样揪心的疼痛,折磨的人寝食难安。

冯硕在思绪纷乱中又燃起一根烟,郁郁的抽着。烟雾缭绕中,苏静云的一颦一笑一嗔一怒虚浮的出现了,她是怎么进入他的生活的呢?她就像一滴水,不经意的跌落在一块冰上,他们都想将对方变成自己,拼尽了全力同化对方。冰块终究被溶出一滩小小的水渍来,让他感觉久违的润泽与温热,虽然那点热度对他来说远远不够。

他感到喉咙干涩暗哑,心情如这窗外的天色一样暗淡。

思念真的是个很奇怪的东西,不见她时。朝思暮想,仿佛什么心思都没了,可是见了,又能怎么样呢?

手指被烫的终于有感觉了,快速的甩了烟头,饭菜早已冷却。

一看便没有胃口。

她吐了,也不知情况怎么样。

明明胃那么差。还要学人家喝酒。

他有些心疼,复又心冷,她自己都不在乎了,你又何必那么关心呢?

转身,动了动鼠标,黑色的屏幕顿时变成了原本的幽蓝。

项目繁多的桌面上有一只笨笨的企鹅。

想了想,还是输入了账号和密码。

等在上线的空间里,他不知自己到底在期待什么。

已经是凌晨了,她也应该早就睡了吧。

果然,一片灰色。

除了几个跟他一样的夜猫子还挂着之外。根本不会有人等他。

不过qq还是不停的闪,大多是一些朋友发来的。

其中有一个是承恩发来的。

他一打开便看到一堆的财务报表。

他还是觉得欠了他。把他当成了最大的老板。

其实这些年他给他的。已经远远超过了当初他给予他的。

冯硕无心理会这些,看着他最后发来的那句:今年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什么时候回去?

往年都是到了大年三十最后一天才回去的。然后初五便匆匆赶回来。

今年么……

他还没有想好。

再次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手脚依旧一片冰凉,四肢酸疼不已,后脑勺隐隐作痛。那是因为她强迫自己伸展着四肢而造成的。

坐在床上发呆,有些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悲怆。

铃声大作,她惊了一下慌忙的跑过去一抓。

却是陈华秋打来的。

不消说,她心里也有底了。

“喂,陈经理,怎么这么早?”她的声音嘶哑干涩,捏着自己的后颈问道。

陈华秋不迭的关心道:“静云,你生病了吗?怎么声音这么虚弱?”

“没有,就是昨晚睡得不好。”苏静云极力否认着,“你要我回去加班吗?”

陈华秋的声音顿了顿,然后才说:“是啊,这几天太忙了,所以需要你们都回来加班。”

“好的,没问题。”苏静云应了声,“我换个衣服就过去。”

“静云,你要是身体不舒服……”

“没关系,经理,我真的没事,就是睡得不好,很快就好了。”苏静云笑呵呵的应着,尽量把话说得轻松。

“那好吧。”陈华秋没有推辞她,还是让她过去了。

苏静云放下电话,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与其留在家里不知干嘛,还是去上班吧。

胃部虽然还是不舒服,好在没有什么大碍了。她又吞了两颗药,便出门。

酒店忙碌的厉害。

因为周末客人络绎不绝的。

苏静云忙的气喘吁吁,跟徐茵一起跑上跑下,天玺的所有员工似乎都有了一种拼搏的自觉。

“哎哟。”一个不小心,徐茵嘴里发出惨叫声,与那边的人撞了个满怀。

苏静云立刻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

“静云,你没事吧?”谁知听到的,却是辛阳温润而着急的声音。

他的身边,还站着萧晴。

苏静云看着他们,立即站直了身体,徐茵还在哎哟,看到他们,哎呦声更大。辛阳关心的问道:“你没事吧?”

按理说应该是徐茵道歉才是,不过她不喜欢他。所有,道了声:“没事了。”便拉着苏静云离去。

苏静云没有停留,甚至经过萧晴身边的时候眼皮也没有动一下,昨天发生的事情太过荒唐,她到现在也没有办法原谅自己!

冯硕的电话打不通。她已经试了很多次,皆是无果。

“瞧他们一脸小人得志的样子。”徐茵恨恨的批评着。

苏静云拉了拉她:“好了了。”

“哼。”徐茵不解气的说,“还是云姐夫好,对你可是一往情深的,不像那个辛阳……”

云姐夫。苏静云的面部表情一抽,拉住她的手:“他拿什么收买你了?”

竟然这么维护他?

徐茵愣了一下,立即摇头道:“没有啊。”

“没有?”苏静云才不信。

徐茵被瞧得发毛,期期艾艾的说:“真的没有。”

不过就是多收了几张他不要的礼券这样的,应该不算贿赂吧。

苏静云心头生出些许绵延的情绪来,摇头放下手,继续往前走。

徐茵跟上去关心道:“云姐,你跟云姐夫没什么事情吧?”

“……”苏静云不知从何说起,一时说来话长,只能笼统的说,“没什么。”

“是吗,但是我看你的心情很不好啊。”徐茵一语道破其中玄机,“是不是又吵架了?”

“为什么这么说?”

徐茵顿了顿,张了张嘴说:“云姐,其实你当初突然结婚我就觉得怪怪的,只是我觉得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既然你们都结婚了,那就应该好好相处啊,云姐夫他是很关心你的,每一次你有什么事情他不都在第一时间出来了吗?可是你呢,好像对他总是不闻不问的。这……”徐茵吐舌,没继续往下说。

苏静云的心颇为振动,愣愣的看着她,自己真的是这样吗?她的脸色更加的苍白,身体摇晃了一下,徐茵赶紧扶住她:“云姐,你没事吧?”

“没事。”苏静云摇头说,“只是身体有些难过而已。”

那纸协议,始终是压在心上的重石。

“你身体不舒服?”

她又否认。

徐茵看看时间:“还有半小时就下班了,要不你先走吧。”她试探性的建议道。

“没关系。”我可以坚持的。

苏静云虚弱的扯出微笑对她说:“你别担心了。”

“哦,那好吧。”徐茵扶着她的胳膊,一道离去。

下班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

苏静云毫不犹豫的摆脱了辛阳的纠缠,快步步出酒店大门。

冯硕的电话还处于关机的状态,或者是不想接她的电话。

站在门口拦了计程车,她有些犹豫的报上了地址,然后坐在那里阖眼沉思。

司机开始询问她:“小姐,往哪里走啊。”

车子行到记忆中的道路时,苏静云开始负责指挥。

好在来过了几次,多少还是有点印象的。

只是天色昏暗,看的并不太清楚。

夜幕笼罩着大地。

施工现场却是灯火通明。

冯硕与一行人站在事故现场,忙碌的指挥着,施工人员开始帮忙清理现场。

冯硕冷着脸,大声的叫道:“动作快点,快去把上面的挡风板重新安上,明天市领导来视察,看见这样的道路!你们还想不想有饭吃了?”

“动作快点啊,一定要今天晚上安装好,还好是晚上,在试运行,如果是白天呢?造成多大的危险?现在谁的责任都不追究,赶紧把眼前的事情做完了!等市领导走了之后,再开会研究!”施工队长声如洪钟,对着他们吼道。

现场开始有条不紊的清理起来。

冯硕单手叉腰,抬眼看向重新搬过来的挡风板,厉声呵斥道:“小心点!”

站在他身边的,是建设方的董科长。

倒也没有斥责,还安慰了几句:“大家今天都辛苦下了,争取提前完成,大家都可以早点回去休息!”

冯硕抱歉的说:“对不起,董科长,出了这样的事情,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董科长拍拍他的肩膀:“冯总监啊,现在当务之急不是说这事的时候,下面会展开调查会议,到时候再说吧。”末了,他摇头叹息了一声。

冯硕寒着脸,应了声。

事情可大可小,要是处理不好,就会惹上官司,要是大事化小,也不过是口头批评,扣半个月奖金。

冯硕心里知道,不能着急。务必求稳。

苏静云远远的就瞧见这边声音吵翻了天。

她跳下计程车,慢慢的靠近。

谁知外面已经拦起了铁栏,有施工队员头上戴着施工帽,立即拦住了她说:“小姐,这路出了点状况,我们正在抢修,麻烦你不要靠近。”

苏静云心一突,忙不迭的问道:“这里面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其实她想问的是冯硕在里面吗?

最亮的地方聚集了最多的人,只是黑暗中看物视力所及太有限。

密密麻麻的人头,她眯起了眼睛,随着一拨人影走开,她似乎看到了脖子上一抹白的男人。

那个是冯硕吧?她不敢确认。不过还是心安了下来。

她哦了一声,提着心,慢慢沿着安全路栏往前走。

冯硕的冷而沉,施工队长的声音厚而响,苏静云走的心惊胆颤。

近了,她终于看清楚他了。

的确是冯硕。

那么冷的天,却卷起了袖子单手指挥着。

她隐藏在黑暗中,里面的人不仔细并不能注意到她。她却可以将等下的他打量的清清楚楚。

晕黄的灯光毫无美感可言,只是,他像山一样的伟岸。

施工队长依旧操着大嗓门喊着。

冯硕放下手,对董科长说:“董科长,要不你先回去吧,这里也没什么事情了,我看着就行了,你放心,收工的时候一定一切都搞定了!”冯硕极力保证,董科长望了望他们运过来的挡风板,点了点头,“那好吧,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吧。”

他说好。

上面已经有施工人员等着了。

挡风板被吊了上去。只等着他们接住,安上去就没事了。

苏静云虽然不知道具体的情况,见他已冷静下来,揪着的心也跟着安了下来。

他们中间只隔着一个安全路栏,这是苏静云第一次看到工作中的他。

他真的很辛苦。这样瞧着,目光也跟着柔和了。

冯硕转身送董科长,刚好走到挡风板的下方。

苏静云只是稍稍低头,再抬头的时候,只听她的声音混合着其他人的大叫:“小心”

冯硕听到她这边动静的时候诧异的转过头。

苏静云顾不得细想,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她根本来不及再多说一句,头顶上的挡风板便已经不偏不倚的砸向了他!

苏静云的心在一瞬间被抽空了,冰凉的感觉从嗖的一声窜了上来!她想也没想,便朝冯硕身上扑去,抬起双手,用力把他往旁边一推!

震惊的冯硕无法用双手掌握平衡,脚步踉跄了一下连连朝侧方退去,要不是身边的人抓了他一把,他很可能狼狈的摔在地上!

可他还没站稳,眼睛的震惊迅速被恐惧所取代:“苏静云”他惊惶的大叫着。

她只觉得有一个巨大的物体劈头盖脸的朝她砸来,眼前一黑,肩膀一沉,巨大的冲击力之下她根本无暇多想,便如断线的风筝一般被带倒在地。

在她倒地之前,另有一声巨大的重物撞击声响起。

砸的所有人面目森冷。

“苏静云”冯硕彻底的反应过来,推开扶住他的手,立即朝她这边跑来。

苏静云后脑勺着地,又是咚的一声,所有人的心也跟着一颤。

在她晕过去之前听到冯硕喊她的名字。一股浓稠的液体从她的鼻孔上流了下来。

她拼尽全力的睁开眼看了他一眼,见他安然无恙,尖锐的疼痛立刻俘虏了她。

不安的心渐渐放了下来,只觉世界在一刹那天旋地转,只是抓紧了他的手,再也没有松开!

冯硕大惊失色,将她靠在自己的大腿上不停的叫着:“苏静云,苏静云”但是回应他的,只有沉默。

他不知道她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只是现在,他懊悔不已。

双目被赤红取代,愤怒的对着上面的人咆哮:“你们干什么吃的,拿个挡风板都拿不住吗?”

面对冯硕的斥责,他们无言以对。

董科长去而复返,沉声道:“冯总监,当务之急是先把人送到医院去!”

冯硕如梦初醒……

白茫茫的一片。

苏静云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触目所及的全是白。

这样的白,她太过熟悉。

又是医院。

她全身酸痛,尤其是鼻子,她欲伸手,却一股更大的力道按住。

她愣了愣,转头,因为刚刚醒来而模糊的实现才慢慢有了焦距。后脑勺还是疼的厉害,不由得拧了眉。

“苏静云,你醒了?”棱角分明的脸上透着无比的惊喜,抓着她的手更加紧了紧,声音沙哑的像是在磨石。

她望着他眉宇间的焦灼以及毫不掩饰的欣喜,对着他足足看了十秒,眉目流转之间,像磁石,牢牢的吸附住了他们。

“我的鼻子,塌了吗?”

那股腥红的味道,她不会记错。

冯硕被她问的笑意凝固在脸上,只是,她太过平静的表情,反而令人不安。

苏静云见他的表情,不由得扯了扯嘴:“就算是这样,你也用不着这副样子啊。”她反倒安慰起他来。只是悄悄阖起了眼,还有微微颤抖的手显示出她的不安。

“苏静云,你胡说些什么啊。”眼睛里,有湿润的液体滚动。他强忍着心痛的感觉厉声怒骂道,“谁让你突然冲出来的?”

苏静云只觉得被他吼得脑子里嗡嗡的响,仿佛置身一口刚被敲过的钟内,余音绕耳,头皮发麻。

“我只是……”她煽动了一下睫毛,不安的望向他。

“只是什么?”冯硕从出事到现在一直紧绷的心弦终于慢慢的安定了下来。只是她根本无法想象当他眼睁睁的看着她倒在他面前的那种无助与惶恐。

其实,她又何尝不是这样。

她甚至是踢翻了安全路栏才闯进去的。几乎是一种爆发的本能才能让她在挡风板砸到冯硕之前推开了他!

“只是,不想看你受伤罢了。”轻轻软软的声音,却,泄露了内心处最深的恐惧。

冯硕噤声,怔忪的看着她。

许久之后才说:“就算是毁了自己也不后悔?”

“什么意思?”苏静云的心一下子被提了起来,“我的鼻子真的塌了?还有哪里受伤了?”

“不惜用塌鼻和毁容换来我的安全,你觉得值得吗?”他目光灼灼的盯着她。

苏静云原本稍稍抬起的身体在见到他一本正经的表情之后,竟沉沉的躺回了床上,嘴唇发白。

塌鼻,毁容……

后悔吗?

心还是颤抖着,不安着。

可是如果让她再选择一次,她还是会那么义无反顾的做的。

人生不可能有第二次重来的机会,做了,便没有反悔的理由。

她心下冰凉,颤悠悠的欲收回自己的手,冯硕却不让。

苏静云干笑着:“那我一定丑死了。”

“你本来就不好看。”冯硕凝望着她贴了白色胶布的鼻头说。

流了那么多的血。

苏静云愣愣的,一觉醒来,什么都不一样了。

她的世界在一瞬间塌陷了,什么也不想想,又什么念头都冒出来,堵住了她所有的思绪。

冯硕看着她不断变换的面色,有些于心不忍。

苏静云舔了舔自己干燥的嘴唇,干涩的说:“冯硕……我想喝水,你能给我倒杯水吗?”

“好。”冯硕点头,站起来却无法离开。

苏静云的手指甲都嵌进了他的肉里,她是真的吓坏了。冯硕顿觉愧疚,俯下身来,柔声道:“苏静云,你先放开我一下,我给你去倒水。”

微微侧了侧头,她虚笑着抽回手,才发现颤抖的厉害。

冯硕不发一言的走过去倒水,苏静云盯着他的背影,感觉有什么不一样,又说不上来,等他拿着水回来,一手扶住她的背,一首端着水喂她的时候,她才惊觉道:“冯硕,你的绷带呢。”

“先别说话,喝水。”终于发现了,冯硕的心又安了一点,松了一口气。

苏静云咕噜咕噜喝着,喝完了才继续问:“你怎么给拆了?”

冯硕好笑:“总不能我们两个都成了伤员吧。”

苏静云莫名的也笑了一下,看着熟悉的病房环境,得出一个结论:“真是流年不利。”

冯硕挑眉:“为什么这么说?”

“我们三天两头的给医院送钱,难道还不叫流年不利吗?”

冯硕愕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想想也是,三天两头往医院跑,不过这些都不是人力所能控制着,她这么想,未免悲观。

将手上的杯子放下,清晰的看到自己的手背上张牙无爪的跑过几条抓痕,摇头叹息。

苏静云一手打着吊瓶,一手想去摸自己的鼻子,还好冯硕发现的快:“你干什么?”

她终于垮下了脸,抬头对他说:“冯硕,你可不可以去帮我找面镜子过来?”

她想知道自己到底惨不忍睹到了什么样子。

冯硕嗯了一声。

她表现的再怎么平静,再怎么不在乎,终究还是有些介怀的,哪个女人能真的对自己的脸做到无动于衷。

冯硕觉得自己残忍,正想说,门外有医生和护士推门进来。

冯硕神色平静的看着他们。倒是苏静云,欲缩回自己的手。

小护士先笑了起来:“你们还真是恩爱,都这么久了,都没有放开过手,你老公对你可真好哟。”

苏静云虚笑着。她都毁容了,他还能继续好吗?不是不痛惜的,可是事到如今,再伤感又能怎么样呢?她勉强扯了扯嘴皮。

医生过来帮她做了几项必要的检查。

冯硕着急的问道:“医生,如何?”

医生笑着说:“人醒过来就没事了,好好休息几天就可以了。”

“可是她的头着地了。”冯硕想起最后那撞击声现在还是心惊肉跳的。

医生说:“好在地上没突出的物体,只是撞了一下肿起来了,没有流血,这几天可能会有点头晕耳鸣之类的,过几天消肿了就没事了。”

“真的?”

“是的,我们拍过片子,没什么大碍。”医生微笑着解释。

冯硕的脸才和颜悦色起来,突又一紧,继续问:“那她的胳膊被砸到了,也没大碍?”

小护士也跟着笑了起来:“先生,你紧张你太太是应该的,但是真的不用这么紧张,你太太的肩膀只是被挡风板的尖角刮了一下,连鼻子都没什么大问题,肩膀怎么可能会有呢。”

冯硕赧然,抱歉的点头。

苏静云听着,不觉有异。她鼻子都塌了,脸都毁了,还叫没有什么大问题?

她惊问道:“医生,那我的鼻子跟脸还能治好吗?”

“当然可以啊。”医生肯定的答复。

“那需要手术吗?”鼻子塌了是不是应该用什么填回去啊。

“……”医生的脸有些僵硬。

冯硕不好意思赶紧捂住了她的嘴巴,让她别出声了。

“你如果想做整容手术的话我可以帮你安排。”医生给你比较中肯的建议。

“好!”

“不要!”

苏静云跟冯硕一起答道。

苏静云恨恨的盯着他:“为什么不要?我都毁容了,难道你想让我一辈子顶着一张难看的脸吗?”

冯硕的脸更加难看了。

医生与小护士震惊的对望一眼,医生说:“谁说你毁容了?”

冯硕垂着头,不敢看她。

苏静云啊了一声,看着他们说:“我不是鼻子塌了,脸也毁了吗?”

医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小护士惊奇的说:“你只是鼻子被擦了一下,流鼻血了,脸上也有些擦伤而已啊。”

苏静云的心七上八下,不安的再问了一次:“真的?”

“真的。”

他们是真的,那当然有人是假的了!

苏静云蓦地转头,狠狠的瞪着罪魁祸首!

冯硕镇定自若的站起来,对医生说:“我送你们出去!”

苏静云的实现跟着他的背影走,恨不得在他的背上烧出两个洞来!

该死的冯硕竟然敢骗她?!

冯硕在外面晃荡了好一会儿才进来,苏静云却依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他有些心虚,不敢直接面对她。

讪笑了一声:“你还要不要喝水?”

“不喝!”她几乎是咬牙切?说的。

冯硕自知理亏,只好好言相劝着。

她害怕了那么久,哪里是他一句道歉的话就能说了算的。

大喜大悲之下,心生恻然。

眼中竟涌起了微微的酸意。

冯硕见了一惊,急声问道:“你是不是哪里痛啊。”

人在感觉温暖的时候就会想哭。昨晚上那么难捱的时光她都忍着没有落下泪来,现在竟然有了想哭的冲动。

她一瞬不瞬的看着他。

冯硕着急的捧着她的脸,右手很苍白,是因为吊了这么久的绷带造成的,他有些笨拙的捧着他的脸,他还有些不适应。

苏静云抽噎了一声,问道:“你的手不疼了吗?”

“不疼了。”他咧嘴笑了声,轻搂着她的胳膊蓦地收紧,看着她落泪,心里像被针扎了一下死的,有一种异样的疼痛。

抬起左手拭去她眼角的泪水,她瘦弱的身影在冲过来的那一刻深深的印在了他的心上,忍不住又责骂道:“你到底有没有脑子,那么危险的地方,谁让你进去的?你知不知道挡风板是焊接起来的,要是砸中你,就真的塌鼻毁容了?”他甚至不敢想如果刚好砸在她的头上……

他不自觉的加重了手上的力道,苏静云舔了舔嘴唇,干笑着说:“我当时没想那么多。”

他气结,却无法再说出苛责她的话来。只是一伸手,将她拥进了怀里。

苏静云半偎在他胸口,头顶正好抵在他的下颌上,头顶心可以感受到他呼出的温热气息,心里突然被涨的满满的。

本来的不适应竟变成了依靠,无言的动了动,更加紧密的汲取着他身上的温暖。

他们坐在病床上,依偎在一起。

冯硕庆幸着,幸好她没事。

苏静云也庆幸着,幸好他没事。

“你……”

两人又是异口同声的说。

“你先说。”

“你先说。”

蓦地四目相对。

苏静云咬着唇含笑看着他。

冯硕也稍稍松开了她,低头审视她。

“对不起!”

“对不起!”

竟又是同时开口。

苏静云着急的反驳道:“你干嘛老是学我啊。”

“我哪有学你啊。”冯硕不甘的辩驳。

“那干嘛我说什么你也跟着说啊。”苏静云哼哼的道。

“是我先说的,你学我的好不好?”冯硕也毫不示弱的回敬道。

“明明就是你先学我的。”她嘟起了嘴巴,气咻咻的。

冯硕这次没有驳斥她。

“那你想说什么?”他柔声问。

苏静云咬着唇,望着他:“你还生气吗?”

冯硕的脸当真有些不好看,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冯硕你听我说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但是我发誓,我跟他真的没有什么。”她那么急切的解释,脸上的表情那么着急。

冯硕轻哼了一声:“没有什么你去参加一个毫无关系的专业聚会?”

苏静云不知道该如何跟他解释,那些过去中有她的无奈。

她一副无法无法说清而着急的模样,冯硕觉得自己有些过了,又问:“那你对不起我什么?对不起骗了我还是背叛了我?”

“我没有骗你,也没有背叛你!”她睁大眼睛解释。

“你让别的男人牵你手还让别的男人吻你这不叫背叛?”冯硕咄咄逼人的看着她。

“我……”她垂下头,“我都说对不起了。”

他哼了一声,没人能理解他风尘仆仆赶回来的那种失望而愤怒的心情。

“那你呢,想说什么,干嘛也先跟我说对不起啊。”苏静云又抬起头,看着他道。

冯硕眼神深沉的凝望着她。

苏静云觉得自己的心跳的太快了,好像立刻要跳出喉咙,不安的不能在与他对望!

“苏静云,看着我。”冯硕轻叫了一声,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如热浪一般的视线焦灼在她的脸上。

苏静云不明所以,却依然顺从他的话,很认真地看他。连日的奔波操劳使他显得很是疲惫,青惨惨的胡髭布满下巴。凹陷的眼中泛着淡淡的血丝,凌乱地贴着额头,遮住他宽阔饱满的天庭。

最主要的是他似乎消瘦了不少,原本俊朗的脸更显得棱角分明,鼻梁挺直,眼窝略深,眉毛粗而浓,斜飞入鬓,苏静云不觉看痴了。这样的男人,无论变成什么样子,都是很好看的吧。

她近乎痴迷的眼神彻底的俘虏了他。

轻吻在她的脸上。

她一愣,从他的蛊惑中反应过来,旋即想起,那是昨天辛阳亲她的地方。

他已经将唇舌移过来,吻住了她的嘴角。

她的身体微微战栗了起来,他抱着她的双肩,以不容她退缩的力道撬开她的牙关,与她的舌头交缠在一起。

她的抗拒只是更加激发了他的征服欲而已。

他的吻,既轻又怜,像是在诱哄,又像是探求,苏静云抵着他的衣襟,心慌意乱的,更可怕的是,她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抗拒这样的他,也不想抗拒。

她无法再保持冷静与淡漠,也无法假装自己不在意,双臂微张地搂住他的颈项,由浅至深地回吻着他,她无力的依靠着他,由最初的谨慎到全心投入,热切而澎湃。

“哎哟。”突然一道煞风景的痛呼声从苏静云的嘴里叫出来,打断了两人的缱绻缠绵,耳鬓厮磨。

冯硕担忧的问道:“你怎么了?”

“鼻子痛。”苏静云的红唇有了肿了,小心的捧着自己的鼻子瓮声瓮气的说。

尽管没有塌,但肯定是坏了。

冯硕有些心疼,想看看,又被她阻止。

她以手阻挡,他才发现她的手很凉。

蓦地沉沉叹气,牵起她冰冷的手,贴在自己的唇上。

她想抽回,却使不上力气,看着他倦怠的合起的眼,心一下子就软了。

停止了挣扎,她轻声问:“很累吗?”他没有答,张开眼睛,将她的手摊开在眼前。

她的手指很干净,手上的纹理很清晰,尤其是生命线,很长,只是爱情线,有些坎坷。

冯硕不信这些,可是看着,心头难免有些阴郁。

“你干吗?”她放下手,低头问道。

冯硕顿了一下,就笑道:“真当是祸害遗千年啊。”

她明白了他在说什么,作势要打他,然后吵着说:“你的呢,我看看。”

“我的比你还长。”冯硕收回手怎么也不给她看,苏静云不依的非要看,两人在小小的病床上你追我躲。

突然,房门被推开!

小护士去而复返。

苏静云立刻老实了下来。

冯硕着急的问:“是不是她有什么问题。”

小护士摇摇头,一本正经的说:“有问题不是她,是你们。先生太太,你们也不看看现在都几点了,这么大声会吵到别的病人休息的。”

苏静云的头羞愧的都要垂到膝盖上。

冯硕也面露尴尬,轻咳了一声抱歉道:“对不起,对不起。”

小护士又点了点头,示意病人要早点休息,让他们安静点,然后才离开。

听到关门声,苏静云悄悄掀起眼睫,望了望窗外的天色,天色一片漆黑,远远的,只能看到几栋亮着霓虹的高楼,在黑暗中一闪一闪。

苏静云小心的吞了吞口水问道:“几点了?”

冯硕抬起手腕看了看:“四点了。”

“啊,我都昏迷了这么长时间啊,这都要天亮了啊。”苏静云叫了一声。

冯硕立刻坐下来捂住她的嘴巴:“都是你,别叫了行不行。”

要不然也不会那么丢人。

苏静云呜呜了几声,连忙点头冯硕才放开她。

“怪我,还不是你叫的那么大声的。”

从她出事就一直昏睡到现在,难免精神抖擞。冯硕就不一样了,前几个晚上一直在车上打盹,昨晚上一夜未眠,今天又是。

眼睛里的血丝都快充满了他整个瞳孔。

此时不免疲倦,放开了她,轻道:“再睡一会儿吧。”

医生说了,再观察几天确定没事就可以出院了,都是皮外伤,不碍事的。

苏静云不敢再请假,心里犯了难。酒店正是多事之时,这样一次又一次的请假对正常的工作安排会产生很大的问题。

冯硕的眼皮沉重,心安了,困顿便会涌上来。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打起盹来。

苏静云瞧了,心疼不已,一咬牙,往旁边靠了靠,叫道:“冯硕!”

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问着她:“怎么了?”

“如果你累的话,睡这里吧。”

冯硕看了看她身边的空位,二话不说拖鞋爬了上去,只是睡着之前还是习惯性的将她捞进了怀里。

苏静云的身体起先有些僵硬,最后寻了个舒服的位置才安顿下来。

他的身上初时的寒意逐渐被温热所取代,原本浮躁的心跟着安定下来。

原来在他的身边,她会感觉如此的温暖。

“静云,静云?”

苏静云还留恋在温暖中,就被面前挥舞的手掌拍醒了。

茫然的转动了一下眼珠子。

吴娉婷见她醒了,拍了拍胸口坐下来抱怨道:“静云,你怎么回事啊,三天两头进医院。”

苏静云的思维终于连贯上了,点头附和:“我也觉得我应该去庙里烧烧香还还愿了。”

“最好在杀个猪敬敬神,你最近倒霉透了。”吴娉婷说。

“你也觉得啊。”苏静云顿时像找到了知音,一把抓住吴娉婷的手,“娉婷,我也这么认为。”

吴娉婷翻了个白眼,一把将自己的手抽回来,往她的额头上敲了敲,一脸罗刹相:“你还不是自找的,你说你没事跑去工地上干啥,噢,还上演一出挺身救夫的戏码啊。”她想去捏她的鼻子,结果苏静云快一步发现了她的企图,护着自己的鼻头。

吴娉婷也觉得没地下手,只好悻悻然的收了回来。

“对了,几点了?”苏静云望着外头艳阳高照,心里已经明了几分。

“九点了。”

“九点啊。”她惨叫一声,“我应该被解雇了。”

吴娉婷笑出声来:“这也没什么不好,反正你老公可以养你,对吧。”

“谁要他养啊。”苏静云矢口否认。

吴娉婷凑过去逗她:“他的不就是你的,不让他养让谁养啊。”

苏静云被她弄得面有赧色,闪躲着,她却不放过她。

“哎哟,”苏静云叫了一声,吴娉婷惊慌的停手,人家老公可是千交代万交代的要是出了个什么岔子她负担不起啊。

“怎么了,怎么了?我碰到你哪里了?”

“鼻子。”苏静云摸着自己的鼻子委屈的说。

吴娉婷愣了一下,看着她哈哈大笑。

她气得发飙:“枉费我还帮你去相亲,你竟然还笑话我。对了,”苏静云放下手看着她道,“娉婷,那事后来怎么样了?”

吴娉婷的动作停了一下,转过身去削苹果:“什么事情后来怎么样啊。”

“你别给我装傻,就你那点心思还想骗我。”苏静云绝地反攻,“说吧,到底怎样了,东哥是不会这么轻易放弃的。”

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临了把苹果往她的嘴里一塞,欲堵住她的嘴。

苏静云嗯了一声,用手接住苹果。

吴娉婷放下刀子,只说:“快吃吧。”

苏静云是有点饿了,便咬了一口。

酸酸甜甜的汁水让她的脸都皱了起来。

吴娉婷轻笑了一声:“看样子你这伤受的还挺享受。”

“我哪有。”

“还说没有,”吴娉婷继续盘问道,“你没事干嘛跟着辛阳去参加同学会啊。”

“我……”这个问题她根本无法跟人解释清楚。她转换了一下,问娉婷,“如果你跟李俊分手了,但是他又来找你,你能拒绝他吗?”

吴娉婷愣的说不出话来,眉目顿时敛了下来。

感情的事情本就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清楚的。

气氛有些沉默。苹果都变成了酸的。

吴娉婷的响了。苏静云没有说话。

她去看了看,顿时就掐了。

又响起来,她还是掐了。

不可能是李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