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野猪伤人

作品:《七零位面小军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五六文学] http://www.56wx.com 更新最快!

    “怎么这个时候会有野猪跑出来?”

    庙二村这边靠近大山,山里头的凶猛野兽可是不少。

    天灾那三年缺粮食,为了不饿肚子,公社组织了一批民兵抄起家伙直接把后山翻了翻。

    除了更深的地方不敢去,靠近居住村落的那些山林中的野物要么就是被他们打死了,要么,就是逃进了深山里头。

    还是这两年饥荒缓过了些,才有野猪重新从深山里头跑出来糟蹋粮食。

    每年一次,倒是挺规律的。

    野猪几本都是田地里头的粮食快要成熟的时候才会跑出来,因此每年生产队都会组织民兵巡逻。

    今年野猪已经下过一次山了,谁都没有料到,这些家伙竟然又会来一次。

    跟着张云强他们一块儿跑到田地的方向。

    张云秀还没看到野猪的影子就听到了惨叫和打枪的声音。

    生产队长范满贵惊慌失措的站在田埂边大叫:“赶紧找个牛车把人送卫生院去啊!我的妈哟!这造的啥子孽哦!”

    女人的哭声也随即传来。

    张家一家子到的时候,就瞧见民兵们拿着枪正在打野猪。

    然而他们的枪法实在太烂,开个七八枪估计才能打中一两头。

    枪声不仅没有把这些非法下山的野猪吓退,反而将它们激怒了似的疯狂的朝着队员们攻击而去。

    张云秀还没靠近,就被白霆拦着:“你先跟妈回去,这里危险。”

    他丢下这句话,就赶紧找张云强要过那把土枪匆匆朝着那些发疯的野猪跑了过去。

    张云秀看他越跑越远的背影,心脏骤然一紧,忧心忡忡的看着他。

    而张云龙则是神色凝重的被范满贵他们叫过去背人。

    “来不及了……”

    重伤人员家属崩溃的跪在伤者身侧,红着眼睛看着丈夫伤口处不断涌出的血水。

    公社里倒是有简陋的卫生室,可这种伤势就算是送到镇上的卫生院都不一定有能救得回来,更别说连个正儿八经医疗人员都没有的卫生室了。

    更何况,血一直止不住,就算现在送过去也早就没救了。

    这跟等死又有啥区别?

    “不管来不来得及,赶紧把人背过去!”

    范满贵急吼吼的叫着。

    被野猪撞上咬伤的人有十来个,有的轻伤有的就只是奄奄一息了。

    谁都没有料到这次的野猪居然会这么狂暴。

    看着路上滴落的血水,不少人都还是一副茫然的模样。

    王大力被张云龙背在背上,急吼吼的就要往卫生室跑去。

    这里距离公社的卫生室也得走上十来分钟。

    张云秀看着王大力面色犯青,只怕还来不及走到卫生室就要丧命。

    她连忙叫住自家大哥道:“大哥,你等等!”

    “妹子,有啥事回家再说,现在救人要紧。”张云龙一边吼一边跑。

    王家是张家的邻居,从小到大就跟张家三兄妹是一块儿长大的。

    比起一些堂表亲的兄弟姐妹关系还要更亲近一些。

    看到好兄弟受了这么重的伤,张云龙急的连话都快说不清了。

    “大哥,你把大力哥放下来,我有法子救他。”

    事情紧急,张云秀也顾不得会不会引起旁人的怀疑,连忙快步跑到张云龙面前拦住他。

    张云龙一愣,还没开口,王大力的亲姐姐就呜呜的大哭着说道:“云秀啊,这都啥时候了,你可别在这儿捣乱了!”

    “大花姐,我真的能救大力哥!”张云秀急忙道:“大力哥受伤太重了,根本坚持不到卫生室,他现在必须马上止血,否则……”

    “云秀,你真的能救你大力哥吗?”王老爹吸了吸鼻子,瓮声瓮气的问道。

    “嗯!”

    张云秀一脸慎重的点头。

    “云龙,把大力放下来,让你妹子试试吧。”

    王老爹自从儿子出事后,这一瞬间就仿佛老了十岁一样。

    张云龙犹豫了一下,才将王大力放在地上,看着自家妹子欲言又止。

    身为家里的大哥,张云龙哪能不了解自己亲妹子的能耐?

    连高中都没上,又怎么可能救人?

    这人命关天的事儿,他可不想让妹子掺和起来。

    平时两家人的关系再好,可要是王大力因为妹子的无理取闹而耽搁了救治时间,两家只怕也要闹翻。

    不过还不等张云龙开口训斥妹子。

    张云秀就主动蹲在王大力面前,从自己的裤兜里掏出一个白色的小包裹。

    这白色的小包裹也就她手掌大小,实际上是从位面交易器的背包格子里面拿出来的。

    她上课的那位比尔老师对人类医学研究的十分透彻。

    中西医术都会。

    张云秀虽然才上了不到两个月的医疗课程,但是在比尔实战教学课的时候已经救治过类似王大力这种外伤患者。

    用针灸之术刺激几个穴位,就能够暂时止血。

    尽管一心救人,张云秀也格外谨慎,只用了银针先进行紧急处理。

    众人只见张云秀拿着几根‘绣花针’?在王大力身上扎了几下,伤口的血液变慢慢的止住。

    王老爹本来也是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心态让张云秀治治,哪知道她还真有点本事。

    “没,没流血了?”

    张母呆呆地看着这一幕,瞧见张云秀认真的模样忽然觉得女儿有点陌生。

    她扎针的手法行云流水,就跟以前那些老中医一样下手干净利索。

    仿佛已经干过成千上百次似的。

    “真的没流血了!”

    王大花惊喜的叫着,看着张云秀的眼神都透着激动,“云秀,你继续,你继续。”

    “血是止住了,但是没有药不行。”张云秀深深地吸了口气,冲着王家和其他人道:“我现在就进山去采些药回来,大力哥就暂时放在这儿,我没回来之前,绝对不能再碰他,知道吗?!”

    “行行行,你赶紧去!我们家大力就拜托你了!”

    接到消息的王母也跑了过来,抹着眼泪说道。

    张云秀凝重的点头,正准备起身走人,就被范满贵和其他伤患家属叫住。

    “云秀,这里还有其他伤了的人,你也给他们扎几针再走吧?”

    范满贵堵住她的去路,叹了口气说道。

    那些伤者的家属也将她团团围住,大有一副不救人就不让她走的意思。

    。顶点

    &/div>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