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李世民要干啥?

作品:《盛世太子李承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五六文学] http://www.56wx.com 更新最快!

    两仪殿里李世民如同一蹲雕塑一样端坐在宝座上,面沉似水心里却翻江蹈海。

    现在他心里就是对李承乾的恨铁不成钢,还有就是被愚弄的愤怒,李承乾要在朱雀门前公开审理案件他是知道的,只是他当时根本没有想到李承乾准备在朱雀门前当着百官和数万百姓的面打死那么多重犯。

    这事连他都不敢想。

    要知道那里面可是有勾结亲王造反的朝廷重臣,如果只是几个土豪劣绅李承乾打死了也就打死了,但是像岑文本这样宰相级的人物,如果今天被李承乾随便打死了,那以后满朝文武谁还敢跟李承乾说个不字

    而且李世民向来认为只有天子才可以决定人的生死,在唐朝被判了死刑的重犯都是要皇帝亲自勾决后才能执行的,这个权力在李世民病重李治监国时还专下旨说明五品以上官员的任免和死刑勾决必须他李世民亲自决定。

    可是一不小心李承乾就要代他执行了,所以可以想象当他听说李承乾要当众打十几个重犯每人二百军棍时,是何等的愤怒。

    而且李世民也实在不能理解李承乾为什么要这么做,李承乾今天这么做对他有什么好处

    如果说李承乾想密谋造反,那么就不应该到处竖敌。

    要说是李承乾身边的人给他出的这样的主意也不可能,李承乾重用的无论是崇教殿七学士还是程名振、薛仁贵、薛大鼎这些人李世民都是了解过的,李世民非常清楚这些人绝对没有这个胆子。

    难道真的是因为李承乾生性残暴

    想一想也是,当初李承乾不显山不露水在东宫韬光养晦,还经常派人刺杀他的几个老师,现在李承乾要做事自然更容不下与他政见不同的人。

    想当初隋文帝、隋炀帝在朝廷上说一不二最后隋朝二世而亡,难道大唐也要……

    李世民这一会儿几乎想到了所有李承乾的缺点,一时想起真恨不得立刻把李承乾拉来打死算了。

    就在此时小内侍进来报说太子殿下到,李世民立即抬头看着大殿门口。

    李承乾柱着拐杖一瘸一点地走进两仪殿,眼角余光往左右一飘,立即发现殿里的气氛不对,两边的大臣都是站着的,不像以往在两仪殿里议事大臣坐在小兀子上。

    而且今天这么多大臣在这里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因刚才进殿时除了他以外其他人都是脱了鞋进来的,所以此时整个两仪殿里只有他的鞋底和拐杖的触碰地面的声音。

    “通啪——啪,通啪——啪……”

    声音极为有节奏,听李承乾心里直打鼓。

    “儿臣参见父皇!”李承乾朝李世民躬身作辑行礼。

    “臣……,参见陛下!”诸遂良等跟着向李世民行礼。

    李世民依旧面沉如水,就这么看着李承乾,半天都没有任何表示。

    李承乾半躬着身子还低着头很不舒服,便幽怨地再一次道“儿臣参见父皇!”

    李世民依然没有任何反应,两仪殿里落针可闻。

    站在李承乾身后的诸遂良、许敬宗、苏定方、李义府都知道李世民这是真生气了,心里都十分担忧,想提醒一下李承乾今天千万别顶撞李世民,可是此时却不敢有任何动作。

    殿里又僵持了一会儿,李承实在忍不住了,再次大声道“皇太子李承乾参见皇帝陛下。”

    喊完李承乾就听两侧群臣和他身后的诸遂良等人发出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

    “哼!你还知道你是皇太子啊”李世民冷哼一声道。

    李承乾抬起头来看着李世民冷漠的脸感觉有些陌生。

    自从李承乾穿越以来虽然李世民很少给他好脸色,但是以前李世民无论多么愤怒李世民眼里总还有些情绪,而且这业情绪根结处就是把他当成一个孩子。

    但是这一刻他从李世民眼中看见的是冷漠,是无情,李承乾不知道为什么李世民会对他产生这种情绪。

    当下小心道“不知父皇宣儿臣等人来所为何事”

    李世民看着李承乾一行人,面无表情地道“崇教殿七个大学士为什么只来了四个”

    李承乾不知道李世民发得哪门子邪火,只是平静地道“回父皇颜先生在准备明日崇贤馆招考的事,任雅相和郝处俊都在平章院值守,儿臣已经派人去传他们了,想来也快到了。”

    “既然他们还没到朕先来问你,你为什么要在朱雀门前公开审理案件”李世民的声音依旧是毫无情绪波动。

    李承乾对此早有准备,闻言立即大声道“

    儿臣之所在朱雀门前公开审案是因为近些年我大唐有一些勋贵之家无法无天地残害百姓,而地方长吏不敢过问,致使冤案和民怨一起积压,狂妄与野心同时生长。

    父皇请想一想一个区区亲王只靠着几个世家和身边区区几千人就公然劫杀当朝皇帝和太子,岑文本弟弟岑文昭只是一个小小校书郎,他随便的一句话就使得一户人家数十口人被无辜杀害且真凶逍遥法外。

    崔仁师出身博陵崔氏是名门望族,在朝堂上满嘴里仁义道德,谁知道他不但包庇他儿行凶射死人命不问,竟然还纵容他儿子收受贿赂包揽讼词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尚待一一清理。

    还有于志宁的弟弟于永宁、长孙嘉庆等等这些人哪一个不该死

    儿臣公开在朱雀门前审理,宣判就是要告诉天下人大唐是有公理的,告诉一些人不要为非作歹……”

    正所谓气盛言宜,这件事李承乾自认为做的没有错,所以一开口就威势慑人,殿上的一些大臣也被李承乾所感动不住地点头。

    李世民看着慷慨激昂的李承乾,神色越来越复杂,直到李承乾说完,半晌才痛心疾首地道“你说的都对,可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这些人你既然已经公开审理并且判他们死刑,为什么还要打二百军棍呢

    你是皇太子,如何能不遵国法

    即便你恨他们残害百姓,要行杖刑,只需要吩咐一声让臣下去做就行了,为什么非要当着数百官员和数万百姓的面亲自这个命令

    若是这些被当场打死天下人如何看你”

    李世民这话一出口下面的大臣全都倒吸一口冷气,皇帝这是被气成什么样了,连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

    要知道很多高级领导都有一个习惯,那就是当他看见下面的人做的好时候,他当面夸奖,但是如果他看见下面的人做不好的时候,他会去找你的直属领导或是相关部门的人,让他们批评你或者处罚你。

    领导这样做有两个好处,一是给下面员工留一下一个好印象,好人全让他当。二是他不跟低层交涉也有担心被低层员工当面骂了不好出气的原因。

    皇帝们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保住他们从不犯错的圣人形象,坏事、恶人的锅都由大臣们来背。

    李世民做为皇帝自然深谙此道,虽然他自己有时候脾气上来也不了管那么多,但是这不影响他想让他的接班人李承乾做好这一点。

    李承乾看李世民又还是语重心长地教育他,以为李世民又是雷声雨点小,便不放在心上。

    当即躬身行礼道“谢父皇教诲!”

    “嗯!”

    李世民也平复了情绪,重新打量跟李承乾来的人,及看见李义府手里拿着卷宗,便面无表情地道“既然你们已经公开审理宣判了,那就把卷宗拿给朕看看吧。”

    李义府闻言慌忙道“启奏陛下,今日刚刚宣判卷宗还未整理清楚,还是等臣回去整理好了再呈交陛御览。”

    李义府刚才已经从李世民话里听出,李世民还不知道十几个人犯已经全部被杖毙,可是卷宗上都已经标注清楚,这会儿让李世民看见显然对东宫没有一点好处。

    李世民没有吭声,自有内侍走到李义府面前把他手里案件卷宗拿去呈到李世民桌上。

    李世民一边拿起卷宗一边摆摆手道“你们都各自归位吧!”

    李承乾和四个崇教大学士才各走向自己的位置,就小内侍进来。

    “启奏陛下,崇教殿大学士颜师古、任雅相、郝处俊请见。”

    “宣!”李世民头也没抬道,此时他正在看李义府放的整整齐齐的卷宗,心里甚是满意。

    只是他当看见第一份卷宗长孙嘉庆后头写着受刑不过而毙,忙往后面翻去,一份两份……,受刑不过而毙,受刑不过而毙……

    李世民越看呼吸越粗重,当他看到岑文本也被杖毙时手都在发抖……

    “臣颜师古(郝、任)参见陛下!”

    半晌李世民抬起来面上十分平静,声音毫无情绪地道“皇太子承乾大胆妄为,败坏法纪着即日起在东宫闭门思过,东宫之臣崇教殿大学士,不能劝谏,着即日起不必再值平章院,每日可于东宫崇教殿里教受太子诗书。

    宋国公萧禹加封特进与司空长孙无忌共掌平章院处理政事,平章院迁入太极殿北的内客省理事。”

    李承乾和东宫一众从属官员闻言犹如被打了一闷棍,李世民把他们一撸到底了。

    李承乾心里立即升起一个疑惑,李世民要干啥

    。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