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二次玄武门之变?

作品:《盛世太子李承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五六文学] http://www.56wx.com 更新最快!

    李承乾刚听见声音,就感觉胸口一痛,一股巨力推着他整个人仰面倒进车厢里。

    身体和头猛地砸在车厢里垫的厚厚的狼皮上,感觉前胸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才发出一声惨呼。

    “啊——”

    由于变起突然,就是薛仁贵这样的高手也是一阵手忙脚乱。薛仁贵一听见声箭响,来不及拿出车上的长枪,急忙转身挥舞手中的马鞭打飞射来的羽箭。

    刚挡过一波箭雨,就听见李承乾的惨呼声,回头一看见李承乾中箭倒在车中生死不知,眼睛立即变得通红。

    大喊一声“护驾!”猛地从车中抽出长枪,一阵狂舞挡下第二波射来的箭雨,此时跟来的几百名东宫侍卫已经反应过来,纷纷上前站在李承乾的马车外面一面挥舞着手中兵器挡住飞来的羽箭,一面往射箭的地方冲。

    薛仁贵看见东宫护卫已经把箭雨挡下,提着长枪就要往隐藏在坊墙里的箭手处冲,却听背后老鬼歇斯底里大叫道“薛仁贵快带着太子殿冲出去了,否则咱家宰了你——”

    薛仁贵闻言一惊,暗骂自己混蛋!太子殿下现在受了重伤,还跟这些杂碎计较什么?

    薛仁贵一回身,看见老鬼已经坐在车辕上,旁边是他骑的马。

    “你快上马咱家来驾车,我们只要到冲到陛下那边就安全了。”老鬼焦急地对地薛仁贵道。

    “陛下?”薛仁贵现在真不敢相信李世民。

    “我们直接杀出去城去。”薛仁贵立即有了决断。

    “陛下会保护太子殿下的!”老鬼大声争辩道。

    只是薛仁贵这会儿哪里跟他啰嗦,直接翻身上马,然后突然出手夺了老鬼手里的缰绳,将手一带就要把掉转车头。

    “糊涂,陛下是不会伤害太子殿下的……”老鬼待要去抢缰绳,突听见李承乾弱弱地叫他,忙回身一看只见李承乾抬着手要起来。

    “殿下!”老鬼慌忙扶走李承乾,薛仁贵听见一愣神就看见老鬼扶着李承乾坐了起来。

    李承乾躺在车里一面忍受着巨钻心地疼痛,脑子里一片空白,半天听见老鬼大喊才反应过来自己没有死。

    及听见薛仁贵要把他带出城去,心里顿时大急出了城怎么治伤?

    而且李承乾也是相信李世民不会对他用伏击的手段,听出老鬼挣不过薛仁贵,便忍着巨痛出声叫老鬼。

    李承乾被老鬼扶起来震动胸口的箭伤,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缓了一会儿才咬牙忍痛道“仁贵,陛下不会,不会对我伏击的。别人要害我,必不敢让陛下做太上皇,所以陛下也有也有危险……”

    好在这会儿东宫的护卫已经冲到了两边的坊墙上与对方的箭手战斗在一起,才有他们决断的时间。

    老鬼听了李承乾的话再不顾其他,抢过缰绳猛地连抽马屁股几下,那马便扬蹄往西奔去,薛仁贵忙提马跟上护卫在马车旁边。

    今日李世民正在宫中,突然听见李安俨来报魏征不行了,他也是一惊,历史上魏征快死的时候李世民十分上心一天派几路内官宫使问候,对魏征身体的情况了解的比较清楚。

    现在因为魏征抬棺上殿,李世民对他有余怒未消,前几天虽然也加封了官职但却没有天天派人来问候,李世民突然听说魏征不行了急着来见他最后一面,顾不得宫里安排仪仗就带着数十个护卫打着简单的旗号骑上马直接来了。

    一拐过街角就看见有马车停在魏征家门口以为是魏征的亲戚朋友前来探望也没有在黄。

    及看见突然有人行刺,随行护卫本来人少,看见前面羽箭如雨更不敢让李世民上前,李世民也知道千斤之子坐不垂堂,自己人少又不知内情没有往前凑。

    及看见薛仁贵舞动长枪拨开射来的箭雨,李世民骑在马上,用马鞭遥指着道“这个大汉倒是好武艺,回头问问是哪家的护卫?”

    跟在他身边的百骑将军席君买却脸上变色颤声道“陛下那好像太子殿下身边的薛仁贵。”

    “什么?”薛仁贵一进长安城就在东宫一箭射透七重铠甲一时名动长安,李世民本来想要抡走,后来到十二月初一大朝后李承乾揭发颜利仁鼓动他谋反,李世民知道长安不太平就没有再动这个心思。

    后来薛仁贵跟随李承乾出入长安各处很多人都认识这辆马车和薛仁贵,唯独李世民没有见过李承乾坐这辆马车。

    “那刚才车中箭受伤的人?”李世民脸色一下变得惨白,紧接猛地抽出腰间宝剑,一提马缰绳就要往前冲。

    却被跟来的内侍刘追拦住,李世民大怒挥剑就砍刘追的手刘追麻利躲过,却仍然抱住李世民的马头。

    “再不闪开朕劈了你!”李世民双眼通红地大喝道。

    “陛下劈了奴婢,奴婢也不能让陛下过去。”刘追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死死地抱着李世民的马头不放。

    李世民冷哼一声直接一剑刺过去,那刘追不闪不避被李世民一剑穿胸,断气前脸上露出解脱的神色,看着李世民道“陛下危险……”

    李世民此时哪有工夫理他,抬脚把他踹开,打马就往前冲,跟在身边的护卫不敢大意紧紧跟随护卫着他。

    李世民一边往前冲,一边看见薛仁贵护送着李承乾的马车也正往这边来心里稍稍松口气,看着双方相距只有百十步的距离猛催跨下战马,想要尽快看见李承乾伤的怎么样。

    就在此时忽听两边坊墙一声巨响,阵阵喊杀声从两边冲出来,很快他们和薛仁贵之间整个坊道都被冲出来的四五千名士兵阻住。

    李世民也是久经战阵之人,一见两边冲出无数士兵就知道要坏,急忙打马猛往前冲。

    席君买也是大唐有名的悍将,贞观十五年曾以果毅校尉的身份率领一百二十人冲破吐谷浑丞相的军阵,并将其三兄弟全部斩杀,这才被李世民调进大唐最精锐的百骑里做将军。

    此时李世民身边的数十名护卫被席君买带着左冲右突竟使数千敌军不能近前。

    照他这样打下去,护送李世民冲破眼前的军阵去救李承乾也是有可能。

    只是就在此时敌军也冲出一员大将手持长枪抵住了席君买,两人战作一团一时间竟是不分上下。

    李世民一见来人就两眼喷火大声怒骂道“张亮逆贼,怎敢害朕?”

    张亮一全力抵敌席君买,根本没有回李世民的话,李世民心里怒火中烧,催马上前想要与席君买联手打张亮,只是乱军围住冲不过去,好在他身边的百骑都是精锐中的精锐,虽然被数千乱军包围,阵形不乱依然能有守有攻,牢牢地李世民护核心。

    现在李世民最为关心的是李承乾,他一边带人冲杀一边还不忘了抬头看对面李承乾的马车。

    及看见薛仁贵护着李承乾的马车已经掉头向东走,他这里便带着百骑精锐死命冲杀,希望能帮李承乾缠住些追兵。

    李世民一边战斗一边看着李承乾的马车越走远直到他看不清了,但是后面的追兵却始终紧追不舍,心里越发着急对战时毫不留力。

    李世民也不知道战斗了多久,突然听见一个声音道“父皇您快住手吧,要是把您伤在这乱之中,儿臣以后怎么做人?”

    李世民抬头看见肥胖的李泰一身戎装在数百护卫簇拥下来到阵前,一脸关切地看着他。

    李世民身子在马一晃差点没有摔下去,一口老血猛地喷出老远。

    李泰见了一脸关切地道“父皇您要注意身体啊?”

    李世民不理他,瞪着两只通红地眼睛看着李泰似是随时准备把他吃了,半天才挤出一句“不孝的逆子。”

    “父皇何必如此,眼下大哥已经不中用了,还请父皇立儿臣为皇太子。父皇身体不好刚才还吐了血,就下诏令儿臣监国吧。”李泰话说轻松惬意,似乎李世民已经答应了他的所有要求。

    李世民缓了半天才慢慢缓过来咬着牙道“畜牲休想,就算承乾出事,还有厥儿还有雉奴还有李恪,朕就算死了也不会让你个畜牲如意的。”

    “陛下何必如此,当年陛也是如此登上皇位的,现在四殿下效法陛下,也一定成为能像陛下一样明君。”韦挺骑着马笑吟吟地走向前。

    “你……”李世民无语。

    “杀,保护太子殿下……”

    “给太子殿下报仇!”

    “杀尽……”

    却在此时震天的喊杀声从东边传来。

    。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