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薛仁贵

作品:《盛世太子李承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五六文学] http://www.56wx.com 更新最快!

    赵节虽然性子急躁,但是心思单纯对李承乾也很忠心,所以李承乾派他去找薛仁贵,果然按照李承乾的要求准时把薛仁贵带回来了。

    风尘仆仆的的赵节领着一个和一个他一样风尘仆仆的昂藏大汉走进弘教殿,李承乾心里还是有些小激动的,根据他所了解的历史,现在东宫里忠于李承乾的人不多,他要改变这个状况就只能从外面找人。

    所以他抓住左右监率的过错不放,就是为腾笼换鸟,笼子腾空了新的鸟从哪里来呢?

    初唐时确实将星无数,但是那些成名将领要么和侯君集、张亮一样别有心思,自己根本驾驭不住,要么就是惧怕李世民不根本不敢托身于李承乾。

    但是薛仁贵与他们不同,薛仁贵现在还没有涉入官场,自己把他收在身边给他高官厚禄,他若是不死心踏地跟着自己以后就再也别想有人用他了。

    薛仁贵武功高强,文武双全是少有将才,有他在东宫以后自己的安全就不用担心了。

    赵节进了弘教殿心里有些不满,觉得太子殿下近来总是换地方,一会儿在丽正殿,一会儿在八风殿,这回更跑弘教殿来了,又没有啥大的庆典来回跑啥呢?

    “拜见太子殿下,微臣幸不辱命把这个薛礼给您请来了。”李承乾这会儿正看他身后的薛仁贵,没有在意他的小情绪。

    二十七岁的薛仁贵穿一身旧白袍,身上脸上头都满是灰尘,只有两只眼睛异常明亮。他现在还不是官身,见了李承乾慌忙推金山倒玉柱跪下磕头。

    “草民薛礼拜见太子殿下。”薛仁贵声音洪亮,整个弘教殿里的人都看着他。

    李承乾一见忙走下坐位,把他扶起来,仰着头看着他的眼睛道:“你我君臣又见面了!”

    一句话说的除了裴行俭以外所有人都愣住了,赵节和老鬼心想:太子殿下什么时候见过这个薛礼了?

    薛仁贵心里更是疑惑,自己从来没有见太子殿下,太子殿下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启禀太子殿下,草民从未拜见过太子殿下,可能是太子殿下认错人了吧?”薛仁贵说出这话的时候心里已经十分失落,本以为是有人在当朝太子面举荐了自己,不想却是太子殿下记错人了,一腔的热情如被浇了盆冷水一样。

    李承乾见状哈哈大笑道:“仁贵你不记得从前的事了也没有关系,这些不提也罢,你只要记住,今世我们君臣还要共同做一翻大事业就行了。”

    薛仁贵闻言更是如坠云里雾里一般,快三十岁的人了,嗫嚅半天竟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好啦,连夜赶路辛苦先去洗漱一下,吃些东西睡一会,中午孤王再给你摆宴接风。”李承乾说着想伸手拍拍薛仁贵的肩膀,但是因为薛仁贵太过高大,拍起来不方便,就改成挥手了。

    看一眼若有所悟的赵节道:“赵节你也去吧,一路辛苦好好歇一歇,下午让你见识一下仁贵的本事。”

    这套说辞是李承乾早就想好的收服薛仁贵的办法,以赵节的快嘴马上就会告诉薛仁贵神人托梦的事情,这样一来薛仁贵一定会对自己忠心不二的。

    看着薛仁贵和赵节走出大殿,李承乾对老鬼道:“中午安排在这里摆宴,把杜荷、许敬宗、郝处俊还丘神绩都叫来,让膳房多杀一头羊,这个薛仁贵饭量可大呢!另外给崇贤馆加菜,跟张学士说这里都是年轻人就不请他了。”

    “遵命。”老鬼答应一声出去吩咐。

    “裴行俭兵策看完了吗?”,李承乾一回头就看见若有所思的裴行俭在那里怔怔的发呆。

    裴行俭脸上一红,想要说什么,李承乾没理他,低头开始写自己后面的计划。

    中午,众人齐聚弘教殿。

    李承乾向众人介绍了薛仁贵和裴行俭,众人见他们一个是年轻后生,一个是农夫一样的汉子,都没放在心上,裴行俭是安之若素,薛仁贵却红了脸有些局促不安。

    李承乾看在眼里只微微一笑,心里暗道:坐在这儿的人都是一时豪杰,心气都很高,不可能轻易认可别人,不过等你们见了薛仁贵的本事,就让你们知道孤王到底有多受上天眷顾。

    “大家都认识了,以后还请诸君与孤王一些勠力同心共建大唐盛世。”李承乾说罢,起身领着众人来到偏殿。

    众人走进偏殿看见当中放一张大圆桌,圆桌上面摆着吃食和水果,外围放一圈椅子。

    圆桌旁边还有两张小条案,一个上面放着一个小鼎,鼎下面是一个火盆,鼎里的汤还冒着热气,有小太监正在分汤。另外一张条案上放着一只烤好肥羊,几个小太监正在切割分肉。

    李承乾当先走过去,在主位上坐下。

    然后一挥手道:“大家都坐吧!”

    “嗯”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傻眼了。以前都听说太子殿下喜欢胡闹,今日看来也不是空穴来风,连吃饭都跟别人不一样,只是这让我等怎么坐呢?

    李承乾看众人犹豫不前,知道他们心有顾忌,就站起身对众人道:“你们都围着桌子坐下,孤王请客吃饭就按孤王方法的办。”

    众人无法只得依序坐下,李承乾见众人都坐下了,举起筷子道:“你们下午都有差事,所以中午就不请你们喝酒了。”

    杜荷做为李承乾心腹和妹夫犹豫道:“太子殿下您设宴款待诸位,又何必……”

    “不是孤王要扫大家的兴,实在是现在是非常时期。你们手头事情也非常重要,等过几天《仁寿宫》排好了,孤王再摆酒酬谢诸位。”李承乾郑重道。

    “这几天微臣在八风殿也常和太殿下一起吃饭,每日见太子殿下也就是一荤一素一碗汤,今日这般已是十分丰盛了。”许敬宗说着便怡然自若地吃起来。

    但是郝处俊、裴行俭、薛仁贵和丘神绩却不免向李承乾看来,心里不免嘀咕:太子殿下在外面的名声一向不好,不想竟是如此自律节俭的一个人,看来人言未必都是真的。

    李承乾看薛仁贵怔怔地发呆,便笑道:“仁贵你今天放开了吃,孤王知道这几年你受苦了,所以特意让他们杀了一头羊,下午要帮孤王收拾左右监门率和左右内率府的纨绔子弟。”

    “啊草民谢太子殿下重恩。”薛仁贵已经赵节听说了‘李承乾是受神人托梦才找到他的’早上又见李承乾对他一副老朋友的态度,心里已经认定李承乾是他的天定明主。

    “既然为孤王办事,以后就不是草民了,就先做个千备身吧。”

    李承乾轻轻一句话,却把所有人的下巴都惊掉了,东宫千牛备身可是正六品的武官啊!

    在这里许敬宗也才是五品学士,郝处俊是六品直学士,裴行俭中明经科也不过是个八品下的仓曹参军。

    薛仁贵一来就坐到正六品千牛备身,凭什么如此得太子殿下看重?

    就连杜荷、赵节和丘神绩也都不自觉地朝薛仁贵那边看去。

    这一看可不得了,只见薛仁贵已经把他自己面前饭菜吃干净了,两个小太监正从那边案上把切好的羊肉一盘一盘的端到他面前,一大盘子羊肉薛仁贵端起三把两把就都送到嘴里嚼一嚼就咽下去了。

    两个小太监虽然不停地往他桌上送,明显端不上他吃。

    于是众人都不吃了,全都看着薛仁贵吃饭。

    坐薛仁贵旁边裴行俭看小太监端不上他吃,就把自己面前没有动过菜端到薛仁贵面前低声道:“薛兄食量颇大,这些都是小弟未曾动过的,薛兄要是不嫌弃就请一并吃了吧。”

    薛仁贵也不多说,道声:“多谢!”就开始风卷残云一般吃起来。

    就这样在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内,薛仁贵就把自己和裴行俭饭菜以及二三十斤的烤羊肉全都吃干净了。

    李承乾看着薛仁贵吃饭,想起前世在新闻上见过各类比赛中的大胃王,但是那些所谓的大胃王吃点东西就腆着肚子走不动,可是薛仁贵吃那么多,身形一点都没有变化,你根本不知道他吃哪去了。

    李承乾见薛仁贵吃完,忙使眼色给老鬼,老鬼眼角抽了抽还是亲自把李承乾面前没有动过菜端过去。

    薛仁贵一见老鬼亲自端菜过来,忙起身双手接住,对李承乾道:“谢太子殿厚恩,末将已经吃饱了,再吃下去就不动不了。”

    “没事你只管吃饱,有道是皇帝家也差饿兵吗?”李承乾笑吟吟地道。

    “那末将就把这一盘吃了,再吃就真不能上马拉弓了。”薛仁贵说着就站着把老鬼端来的菜吃完,众人见他吃的可爱,都哈哈大笑。

    薛仁贵给着脸憨憨一笑,并不在意。

    众人都只顾看薛仁贵吃饭,自己忘了吃饭,见薛仁贵吃饱忙都随随巴拉几口就都放下碗筷。

    李承乾起身道:“传令把左右监门卫和内卫率的人都集中到显德殿前面的广场上去。”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