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一个人的事

作品:《唐门毒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五六文学] http://www.56wx.com 更新最快!

    本来一堆人,花柔没兴趣去挤,可是听到别人提到了慕君吾,她就想进去了。

    “你怎么办?”人太多,花柔要进去还得排队。

    “这里很近了,我自己挪回去了就是了。”

    玉儿走了,花柔排在队伍之中,耳边类似的忿忿与咒骂层出不穷,几乎每听到七八句后,就有一个人会咬牙切齿地喊出慕君吾的名字。

    这让花柔很疑惑,不明白慕君吾到底做了什么,招惹了大家。

    一刻钟后,花柔终于进了机关房,也终于发现,进来的十个女人里有九个竟都是冲着慕君吾来偷青的。

    这一瞬间,花柔既开心又不开心:开心着慕君吾的迷人,令他有众多的崇拜者与爱慕者,不开心的是这么多人喜欢与爱慕他,平淡无奇的自己就实在没什么可比性了。

    “太过分了!”

    前面的女子将纸团忿忿丟回了碗中,便大步离开。

    花柔错愕地看了看那碗中唯一的纸团,拿起来深吸一口气后小心翼翼地打开。

    与尔何干。

    四个字,简单直接地砸碎了心中的期待。

    她闷闷地将纸团团了回去,放进碗中,默默地转身向外走去。

    但是当她走出机关房院落时,心里的闷却已经消散了。

    是啊,他说的没错啊,他喜欢谁中意谁与我们有什么关系呢?为什么我们非要去窥探他的内心呢?

    喜欢,本就是一个人的事,与他,与我,这都是自己的事啊。

    花柔看了看四周的人,淡淡地笑了。

    默默地喜欢他就好了,别去想太多,也……别贪。

    ……

    深夜,毒房主厅的密室里,花柔盘膝于寒冰之上,学习新的心法内视。

    将将才将气息按照新的路径游走了一个周天,丹田处那炙热的气蕴之团便骤然散开,熨烫起她的四肢百骸,特别是一双手凝聚的炙热与手套的冰冷交织在一起,中和,反复,倒似抗衡。

    坐在她对面的唐九儿眉眼专注的盯着花柔的呼吸,当她看到花柔的呼吸越来越舒缓,越来越绵长时,她的眼里有了一丝欣慰。

    唐九儿默默地收势起身,去柜子处拿出了三个小小的瓷瓶来到了花柔的身边。

    打开第一个瓷瓶,略略倾斜,将一滴钴蓝色的药汁滴在了寒冰之上。

    冰可不是水,按说药汁难融,但钴蓝色地药汁却像狰狞凶猛的野兽,张牙舞爪的将领地扩散,迅速地融冰下滲,不过一刻钟的功夫,整块寒冰从白色变成了淡淡的水蓝色,俨然已被这区区一滴钴蓝色的药水侵蚀弥漫。

    这个时候,盘膝于寒冰上的花柔张口吐出了长长的气息,开始新一轮的周天运行。

    骤然间,寒冰中的钴蓝色像是被吸附一般,开始向上穿行,那淡淡的蓝色从冰层穿透紧贴的肌肤,渗入血肉之中,将花柔本白皙的腿部染上了淡淡的蓝。

    呼吸,吐呐,蓝在蔓延,但是蓝也在极速的消失。

    唐九儿眼里有着热切,当那淡淡的蓝彻底消失不见时,她忍不住问了一句:“感觉如何?”

    “畅快,气蕴像是有力了许多。”花柔轻声作答,内视中,她的血脉似乎强劲了一些。

    唐九儿立时将剩下两个瓷瓶打开,一个里面是褐色的药汁,一个是红色的粉末。

    褐色的药汁如同钴蓝药汁一样,滴了一滴在冰上,而红色的粉末则是倒出了指甲盖大小,放进了一旁的水杯中。

    药汁再一次的融于冰,弥散开来,寒冰又透出了淡淡的粉色,花柔也开始了新的吐呐。

    唐九儿看了一眼花柔,给水杯里倒了些水进去后,便抽出匕首在自己的指尖上一划,将血滴入水杯中数滴后,才吮指止血。

    粉色此时也已遍布花柔的双腿,那粉色或许是比蓝色威猛一些,并不像蓝色消失的那么快,它们一点点地向上攀爬,勉强爬升到花柔的腰腹处时,才彻底消失。

    “可以了。”唐九儿出声提醒后不久,花柔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收势后睁开了眼。

    “师父,这内功心法是不是可以让人精神大好?感觉每次修习后,我都特别地……兴奋,有力!”

    花柔说着捏了捏拳头,周身充盈的满足让她有说不出的亢奋。

    “你的功力在增加,这是自然的。”唐九儿说着将水杯递给了花柔:“喝了。”

    “这是什么呀?”花柔接过刚要喝,浓浓地血腥味夹杂着一丝淡淡地臭气令她忍不住举杯观察。

    “秘药。”唐九儿回去了柜前放下了三个瓷瓶,而后又取了一个瓷瓶转头一脸淡然地看着她。

    花柔见状也不在多问,忍着腥臭将那红彤彤的水喝了下去。

    刚喝完放下水杯,花柔就觉得胸口一阵抽痛,而后周身本四溢的热度迅速地退去,凉意竟爬升起来。

    “师父,我……”花柔不安地看向唐九儿,可是刚看到唐九儿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她就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人事不省了。

    唐九儿一点也不意外,她取过花柔的衣裳给她盖在了身上后,拿起一支银针刺破了花柔的手指,而后将她的指尖血一滴滴地挤入了瓷瓶内。

    ……..

    花柔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西厢房内。

    她眨眨眼睛,错愕地坐起身来,但见屋内线香燃烧的还剩一寸,玉儿正睡得昏天黑地。

    我是怎么回来的?

    花柔搓揉了一把自己的脸,指尖的微痛令她不解,而就在这个时候她听到了外面有些微的动静。

    她立刻爬去窗边,掀起了窗户,便看到鱼肚白的天色里,一个黑斗篷的身影跃出了院门。

    花柔眨眨眼睛,看了眼窗台上的碗,发现碗里空空如也,她放进去的三个纸团竟一个都不剩了。

    “诶?”花柔的迷糊彻底跑干净了,她错愕又紧张。

    错愕是因为她万万没想到还有人偷她的青,而紧张则是因为……那写了慕君吾名字的纸条居然不见了。

    “难道……是慕大哥来拿走了?”

    有了这个可能,花柔便开始坐卧不宁。

    她迅速地洗漱之后,急匆匆的出了屋,连开窗散气都给忘了。

    花柔一路狂奔,直冲竹林,刚到竹林内,就看到一人站在那里,不过,不是慕君吾。

    “唐寂师兄?”花柔有些错愕,通常唐寂的出现都是在下午,而且总是同六两一起的。

    唐寂回头看了一眼花柔,表情冷峻硬硬地点了一下头。

    “那个……”花柔想起了昨夜与唐寂相遇的画面顿觉尴尬,她抠起了脑袋,不知道该和唐寂说什么,几息之后,她十分不自在地说到:“那个,就你一个啊!我,我先回去了。”

    花柔转身就要跑,然而……

    “等等。”身后,唐寂喊住了她。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