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一章 心中的‘道’

作品:《缀术修真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五六文学] http://www.56wx.com 更新最快!

    走出夕阳阁,梁风回望下昨夜那三人同衾共枕的房间,心底又响起了一个咒骂声:“你这个畜生!居然……居然把人家俩那么办了?!畜生啊畜生!”

    另一个声音道:“l戈壁,少爷我付出那么多,总得收回些利息吧?并且不收的话她们更不安心?你知道个屁!”

    “畜生就是畜生,不要狡辩了”

    “l戈壁,你这个圣母给我闭嘴!少爷我只是收点利息就喋喋不休?”恶狠狠的关闭了前世记忆区,梁风冷哼一声往自己的初阳阁去了。

    坐在太师椅上喝了杯灵茶,又处理了几件天阳院的院务,梁风微叹口气,又回想起昨夜几乎彻夜不眠、旖旎非常的情形,心中暗道:“l戈壁,真是格外的畅快啊!l戈壁,现在收了人家的利息那就要多尽点责任了……”

    想了片刻,他吩咐海棠道:“把经书阁潘香主叫来。”海棠答应了声,就去发通讯符。

    很快,经书阁潘祥瑞香主就来了。他深深朝梁风一捐,应道:“掌院师兄,有事请吩咐!老潘我必尽全力办好。”

    梁风沉默了片刻道:“潘香主,那些个嵇家的仇家、最近参与灭嵇家门的世家你大概都知道吧?去通知他们颜少夫人是本院埋在嵇家的核心间谍,她也是我方的人,并且她的那个女儿也不是嵇家骨肉,所以你等不得再追杀她们,以后也不得找她们的麻烦,不然,就是本院的生死之敌!”

    顿了下又道:“也特别和那个刑堂王长老说下,他们那些隐藏在天阳城里监视我天阳院的人马上散去,不然别怪本院施展霹雳手段。”

    潘祥瑞目光闪烁了片刻,应道:“掌院师兄,这个……这个老潘我这里是没问题。只是……只是他们那些人怕不会遵守。”

    “你只管通知就是了。”梁风应了声,又道:“哼哼,追杀一对没有威胁的孤女寡母算什么?你们这样干与被灭门的嵇家哪些人有何区别?”

    潘祥瑞干笑两声应道:“是的是的,掌院师兄说得是!”沉默了下他又道:“掌院师兄,有句心里说老潘我想和你说说……”

    “嘿嘿,说!”

    “掌门师兄,虽然那颜少夫人挺貌美的,但是呢她早已被嵇秋义用了好久,残花败柳而已,不值得花很大的代价去睡她。”顿了下,潘祥瑞又道:“刑堂王长老家有一个天灵根的姑侄女,长得如花似玉的,曾经是东岐门培元期美女榜第三,绝不比那颜少夫人差,并且还是原装的。王长老他有意把她送给掌院师兄你做妾……”

    “l戈壁,他们都认为自己是看上了颜雪菲的美貌,为了金屋藏娇所以不让他们报仇。l戈壁,现在自己确实把她也给睡了,这下黄泥巴掉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唉,这世界对女修真是苛刻,通常判断一个女修的价值就是容貌美不美再加是不是处子。”

    心中的念头一闪而过,梁风抬头望屋顶又想:“如果送一个比颜雪菲更年轻、更清纯、更美貌的女修给自己比如说像媳妇儿那样的绝顶美女,那自己会对颜雪菲的处境置之不理、袖手旁观吗?……”

    “不会的!因为,这是自己心中的道有些事,不当以利益多寡论之!人,怎么能用貌美与否、是否处子来衡量其价值?”思索了片刻,梁风心中回答自己。

    他现在明白了自己帮助颜雪菲真正原因,不是因为她的美貌,而是,他认为她不是一件能以价格来衡量的物品!她是一个人,一个曾经对他有过情意、活生生的人,一个虽然有错但也不该死于非命的美人!

    所以,在有能力帮助她的时候,他无法对她可能被凌辱、然后沦落风尘、然后被某个邪修吸干元阴悲惨而死的境遇视而不见!

    至于那个嵇秋义的女儿嵇钰君,因为嵇秋义的缘故他对之甚是不喜,但是,他也知道嵇家的罪恶不能算在她头上,若她在嵇家被灭门时候就被灭了那也无话可说,可现在要事后再对那小女孩出手,他做不出这样的事。并且,那小女孩也是颜雪菲的女儿,他也无法做出交出小女孩这种让颜梅真母女心碎的事。再者,他还有足够的自信,自信那小女孩没能力超过他、然后替嵇家报仇。

    可能是见梁风久久没有回答,潘祥瑞又道:“掌院师兄,就算那颜少夫人格外的有魅力,那留下颜少夫人也还没有什么大碍她毕竟不姓嵇,可那嵇秋义的女儿却留不得!”

    “哼!”梁风冷哼一声道:“已经告诉你那小女孩不是嵇家的骨肉,你没听见?”又挥挥手:“按本院说得去做!若有人不服就让他来找本院。”

    潘祥瑞干笑两声道:“嘿嘿嘿,听见了听见了!老潘我就去和他们说。”他转身往外走去。到了门口他又回头问道:“掌院师兄,王长老的那貌美姑侄女过几日就送到这院里来可好?啧啧啧,那姑娘真是貌美又温柔啊!”

    “能比得上本院的媳妇儿、神木宗美女榜排名第二、经书殿掌使令家的女儿吗?比不上就不要送来现眼!”梁风又顿喝一声道:“滚!”

    他知道常人都是有点贱的,通常对强者是格外的宽容,所以只要他表现的足够强势,那些已经人数不多的世家是不愿也不敢对抗他的。再然后,他再拿些灵丹安抚他们,这样他们基本会认可了现实至于不认可的那些,就要看颜雪菲母女的运气了,他也管不了也不愿管了。

    “嘿嘿嘿,那是绝对比不上!好好好,这就滚!”潘祥瑞又干笑两声,飞速走了。

    潘祥瑞走了,梁风又坐在椅子上思考现在,他已经可以横行东岐门了,不用再担心什么厉害的仇家,那有空就多去会会师傅行不行呢?

    “不行的!那样依然很容易露出破绽!依然可能暴露伪装而身死!”否定了经常与师傅相会的想法后,他决定近日就去一趟离山院,把之前就准备好的礼物送给钦钦和青青

    两年后。

    站在一断崖边的洞窟口,梁风笑道:“鹏叔,接下来的这些日得辛苦你为少爷我护法。我要闭关两月,尝试下进阶金丹!”

    鹏十丈笑道:“绝没问题的!少爷你放心,现在就是有人来调虎离山,老鹏我也绝不会中计的!”顿了下,它又问道:“少爷,为何不去东岐门那灵气更浓郁的灵山进行闭关呢?这里虽然天阳院内灵力比较好的地方,但比东岐门总坛的还是差了不少。少爷,别小看这些差距,也许最后就差了这么一点灵气进阶不成。”

    梁风摆摆手道:“无妨,少爷我准备了大量的灵丹足够弥补灵气的差距,并且这里的灵气虽然浓郁度比不上东岐门,但胜在纯净。”

    其实他心中明白,真正让他不去东岐门尝试进阶的原因是他有十六倍聚灵阵,无需在意哪里的灵气更浓郁,更重要的是,在这天阳院他是老大,而到了东岐门就在戚夫人的眼皮子下了,要是进阶金丹的时候有什么异像被戚夫人发现了破绽那可很不妙。

    鹏十丈又道:“可是少爷,你到现在为止才在入道九品停留了五十年零八个月,是不是还太仓促了?另外,少爷你怎么也不和夫人说一声就要闭关尝试进阶金丹期呢?”

    “其实现在少爷我在入道九品的境界只停留不了四十一年左右,不过应该是足够了!”心中想着,梁风应道:“鹏叔你也不要通知我娘亲待少爷我进阶成功后再给她一个惊喜!要是不成功,那也不会让她担忧,是不是啊鹏叔?”

    “好吧好吧,那你自己一切小心。”鹏十丈应道。

    于是,梁风又吩咐了海棠几句,走进了宽大幽深又曲折的洞窟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