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八章 我与他同死!

作品:《缀术修真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五六文学] http://www.56wx.com 更新最快!

    上官天元皱眉沉思片刻,沉声道:“……那么,只剩下一个可能:现在的东方轻峰不是原来那个东方轻峰!”

    范夫人显然没听明白上官天元的意思,一脸疑惑的问道:“老祖宗您的意思……”

    上官天元应道:“现在这个东方轻峰怕是假的!假的!”

    上官秋水与范夫人对视一眼,脸上浮现出不能置信的神情,叫道:“太爷爷,你说……你说我的夫君是假的?”

    “假的!……怪不得爸不得v不得十多年前那个假东方轻峰第一次来我们这里提亲的时候,要悄悄把那旺盛的阴阳之气从涌泉穴散入地面v不得他的棋风与原先的口碑如此的不同v不得他的棋艺进步如此之快——本座真还以为他得了什么棋盘精怪!……ǎlè戈壁,居然骗到了本座的头上来了!ǎlè戈壁!”上官天元眼睛里寒光一闪,也不管是在孙媳妇和曾孙女就在眼前,连续爆了几句粗口。

    范夫人、上官秋水脸上都现出震惊的无以复加的神情,呆坐在座,四目相对,默默无语。

    沉默片刻,上官天元道:“秋水,你以后就跟你母亲呆在一起,不要再回东方家的神木十九峰了。太爷爷我现在就去问问东方家的东方亮鑫——他是知道还是不知道那东方轻峰的假的?他们用一个假东方轻峰上门求亲是什么目的?是不是图谋我上官家家传的缀术秘籍?那个假东方轻峰现在在东岐门是吗?哼,得马上抓回来好好拷问清楚!”说着,他就站了起来,准备御光而去的样子。

    “太爷爷,太爷爷!”上官秋水急叫道——她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疾奔几步挡住上官天元的去路,又跪在他的面前急声道:“太爷爷,你先不要去行吗?先听秋水我说完——夫君他……他不是有意蒙蔽我们家!他真不是有意蒙蔽我们家啊!”

    “起来说话。”上官天元神色一动,道:“秋水,那东方轻峰是假的,你还认他‘夫君’?真东方轻峰显然是陨落了,估计就是死在这个假东方轻峰手里。这个假东方轻峰如此伪装,显然居心叵测,你还认他‘夫君’?”顿了下,他又道:“这事当然也怪太爷爷我,当日居然没看出他不是真的。不过现在既然发现他不是真的,当然不能装糊涂继续把他当真的,得把他抓回来拷问清楚!”

    “为什么不能?”上官秋水又俯身在地上蓬蓬蓬的磕了三下头,轻声道:“太爷爷,你为什么要去揭穿他?就算他不是真的东方轻峰,碍了我们上官家什么事?再说了,夫君他不仅救过秋水我的几次性命,还救了太爷爷您,救了我们上官家全族,现在,为什么现在我们反而要对付他?这不是恩将仇报吗?”

    “秋儿,别胡说。那东方轻峰确实救过你、宏愿和我的性命,但怎么说救了老祖宗的性命?他一个入道九品的修士能救得了老祖宗?”范夫人上前扶起上官秋水,劝道。

    “秋水说得没错!”上官天元应了声,又缓缓问道:“秋水,若太爷爷我一定要揭穿那假东方峰,你会怎么办?”

    上官秋水呆呆地看着上官天元片刻,道:“我知道太爷爷你绝不会做这样的事!”

    “嘿嘿嘿,那好!假如不是太爷爷我去揭穿,而是那个假东方轻峰被其他人发现伪装揭穿了,你会怎么办?”上官天元意味深长的笑了几声,又问道。

    上官秋水沉默了片刻,轻轻道:“若……若夫君他被揭穿然后陨落了,我……我与他同死!”

    “傻孩子,傻孩子!你怎么这么傻啊?”范夫人一把把上官秋水揉在怀里安慰道:“你夫君看来挺厉害的,只要我们不说,不会被人揭穿的!”

    ——

    “谁?经书阁伍长老来访?请进来,本院马上就去。”听到值守执事的禀告,梁风答应了声,把一个数论的公式写完整后开始收拾草稿纸——到目前为止,三十二倍聚灵阵的设计工作已经完成了接近九成,只要再有一年多的时间就可以完成全部的理论设计工作。

    “还是太慢了啊!现在自己的时间精力绝大部分都花在了三十二倍聚灵阵上,没有更多的时间精力来升级‘入道隐息诀’和‘入道锻元功’——这两个功法的升级也很重要很急迫!”他一边收拾稿纸一边心想。

    他知道他必须把‘入道隐息诀’和‘入道锻元功’升级成‘金丹隐息诀’和‘金丹锻元功’,若这两功法没有升级好——特别是‘隐息诀’的升级,那到几年后他进阶金丹期的时候就很可能因为灵力波动伪装出了问题而暴露了伪装。

    “菱花、杏花她们几个缀术学的不错的帮手都不在身边,现在的帮手只有海棠、芍药两个,这样自己也得去做那比较简单又繁琐的计算工作。还得再培养几个帮手帮自己做计算,另外,升级‘入道隐息诀’的事现在就要开始才行……”

    心中想着,他就进了访客大堂。与来访的经书阁金丹一品的伍长老见礼寒暄后,梁风问道:“伍长老是专程还是顺道来的,有事找本院吗?”

    这个金丹一品的经书阁伍长老梁风不甚熟悉,也没有什么事需要找他帮忙,所以和他说话就很直接了。

    伍长老笑道:“东方掌院是干脆人,那本长老就直说了——听说天阳城巡捕营营正的位置出缺,我三弟伍进松有意此位置,不知东方掌院能否帮忙?当然了,不会让梁掌院白白帮忙的——”说着,他拿出了一个锦盒放在桌上,又慢慢的掀开锦盒盖子,盒子里顿时洒出一片淡黄色的毫光,相当夺目。盖子全部掀开,锦盒中间躺着一块中间有个气泡、玉质如脂的淡黄色玉石。

    伍长老定定看着梁风道:“东方掌院,这块美玉是八级的‘辟邪王貅玉’。这‘辟邪王貅宝玉’不仅能解修为在金丹中期之下的各种毒虫的剧毒,也是炼体功法需要的宝物之一,价值不菲啊!只要我三弟能当上天阳城巡捕营营正,那这块宝玉就是东方掌院你的了!”

    梁风笑了笑,心中暗道:“开什么玩笑?一块八级的‘辟邪王貅玉’就想收买少爷我?少爷我身上不仅有几块九级、十级、吸毒效果比‘辟邪王貅玉’更好的‘辟邪麒麟玉’,甚至还有一块十二级的‘辟邪麒麟玉’!”几块九级、十级的‘辟邪麒麟玉’都是当年他在堕魔岛dàfǎ阵中抢来或捡来的——比如有一块十级‘辟邪麒麟玉’就是从木无忧的尸块中捡来的。而那块十二级的‘辟邪麒麟玉’却是很久之前一个女鬼送给他的。

    把那锦盒推回到伍长老的面前,他应道:“伍长老,这个怕本院无能为力。你知道的,天阳城巡捕营营正是需要刑堂堂主任命的……哦哦,是的,现在的刑堂堂主是本院的母亲,但是我母亲怎么决定这事怕要与东岐门的各位堂主相商,最后结果本院也是无法置否的。

    “另外,伍长老你的三弟虽然也有入道七品的修为,但是,巡捕营里有不少执事是原来营正的心腹,有几个执事的修为不比你三弟低,伍长老你又不是天阳院本地人,怕不好工作吧,是不是?”

    “再说了,你也知道,原来的营正是天阳郝家的人,天阳郝家的族长可是东岐门门卫营金丹五品的二长老,他会不会对新任的营正很有看法呢?”

    伍长老想了想,点点头道:“既然东方掌院把话说得这么透,那本长老也不强求了。”又聊了几句闲话,他就收起锦盒,起身告辞走了。

    才回到书房没多久,又听到外面执事的声音道:“法训堂曹长老来访!”

    “请进请进!”答应了声,梁风又往大堂去了。14

    &/div>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