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三章 少爷我玩不起啊

作品:《缀术修真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五六文学] http://www.56wx.com 更新最快!

    夜色渐深,梁风一口喝光杯里的灵茶,心中又惴惴不安起来,暗骂道:“ǎlè戈壁,这么一个实力相当于金丹九品的敌人虎视眈眈在旁,真是让人食不知味、睡不安寝啊!”

    虽然说他已经做了一个细致无比的隐藏计划,可是,那毕竟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实际上能不能逃得性命还是个未知数。

    “ǎlè戈壁,怎样才能先下手为强、除掉嵇应慎呢?”他又半躺在椅子上思索——上次他已经和戚夫人探讨过这个问题,按目前的状况,就是他们这一伙人——金丹六品的戚夫人加金丹七品的金羽大鹏再加金丹三品的戚晨莹,是无法对东岐门金丹后期的嵇应慎造成致命伤害,反而可能被反杀。

    “自家的实力不足,必须引入强援才行!可是,师娘家和媳妇儿家的元婴期高手都远在神木宗总坛,远水救不了近火,而在这东岐门,最高的高手也就是金丹九品的魏远开掌门了……”

    “若魏掌门与自己这伙人联手,能不能把嵇应慎置于死地?……嗯,若魏掌门能与戚夫人、鹏叔诚心联手,再加上某些地利,那应该有五六成的成功希望……”

    “那魏掌门愿意与自家联手对付嵇应慎吗?……不可能啊!”

    这段时间来梁风听说了很多魏掌门的传闻,知道魏掌门也是个相当自我的人,只要是没有触犯到他自身的利益,其他堂主干些什么违反门规的邪恶事,他是不太管的,甚至还要从中分一杯羹——这样的人想叫他去跟实力与他相当、可能给他造成致命伤害的对手拼命,那是很难很难的。

    “魏掌门只想着在幕后坐收渔利,让他成为对付嵇应慎的主力不可能!”

    想到这里,梁风苦笑了下,喃喃道:“实力不足,想着以智取胜,何其难也!”

    “少爷,还要喝茶吗?”海棠柔柔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咦?海棠,少爷我不是叫你下去休息吗,怎么还在?”梁风问道。

    海棠提着一个精致的灵茶茶壶走了进来,给梁风斟了一杯热气腾腾、香气悠远的灵茶后,轻声道:“少爷,夫人吩咐说……说……”她眼睛闪了下梁风,垂下目光,脸色渐渐的红了起来,就像盛开的海棠花那样,异常的娇艳。

    “夫人说什么?”梁风有点诧异。

    海棠嗫嚅两下,似乎在积蓄勇气,然后轻轻道:“夫人说……说奴婢我和芍药两人一定要把少爷……少爷伺候好……”

    梁风伸手摸摸了海棠的脸,滚烫滚烫的,笑道:“你们已经伺候得很好了,少爷我很满意。下去休息吧,少爷我也要休息了。”

    “……是!”海棠颤抖着声音,转身朝门外疾走而去。

    “回来!”梁风叫道。海棠就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样定住了身子。

    梁风走到她面前,伸手轻轻抬起她尖尖的下巴,见她满脸的泪痕,心中奇怪,问道:“为啥哭了?谁欺负你了?给少爷我说说,少爷我替你做主。”

    “……没……没有,没人欺负我!”说着,又有两行泪水从她的眼睛里溢出,顺颊而下。

    脑中灵光一闪,梁风似乎有点明白了海棠流泪的原因。他轻轻拭去她脸上的泪痕,柔声道:“海棠,少爷我很喜欢你的,没有赶你走的意思啊。”

    “……可是,可是少爷你为何不要奴婢我……我侍寝呢?奴婢虽然只是蒲柳之姿,但现在,少夫人、戚师叔她们都不在……”海棠期期艾艾道。

    “你知道少爷我有不少修侣的。你是自己真心愿意侍寝,还是为了夫人的吩咐?”梁风问道。

    “我……我自己愿意!芍药妹妹她也愿意!我们原来都很……很羡慕菱花她们……”海棠的脸色又渐渐变得像盛开的海棠花那么娇艳。

    “唉,少爷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抢手了?……唉,既然你们认为少爷我是条粗大腿,一定要抱,那少爷我就‘成人之美’,让你们抱好了。……再说了,龙山院的郑三qiāng掌柜说得没错,像少爷我这样的好人就是应该多睡!”心中的念头闪过,梁风顿时觉得理直气壮,又一手从海棠的脸上顺流而下,停在了挺拔又极富弹性的山包上,慢慢抚摸着。海棠脸红似血,似乎浑身都在战栗。

    又把轻盈的海棠抱起坐在了椅子上,梁风在她耳边低声笑道:“海棠,把芍药也叫来。你一个人不是少爷我的对手!”

    心中又暗道:“自己似乎越发的厉害了啊?阿莹原来还可堪一战,现在却每次都得举旗投降。看来那‘明玉圣体功’真如功法玉简里介绍的那样,确实有这方面的功效……”

    “……是!”海棠低不可闻的应了声,激发了一张通讯符……

    接下来十几日,日子过得相当平静。

    这日,梁风处理完院内的相关事情,才到自己的书房准备继续研究三十二倍聚灵阵。门外响起芍药格外甜美的声音:“少爷,刑堂颜梅真执事求见。”

    “颜梅真?!她又来干什么?”虽然心中疑惑,梁风还是吩咐道:“叫进来,少爷我这就去。”

    进了大堂,分宾主坐好,梁风笑问道:“颜师姐,这次是何事来我这天阳院?”

    颜梅真媚眼一闪,姿势优雅的端起灵茶杯喝了一口灵茶,应道:“东方师弟,难道没事就不能来找师弟你了吗”

    看着颜梅真的烈焰红唇与碧绿的灵茶杯交相辉映,梁风顿时又想起那日颜梅真匍匐在地、然后俯首在自己腿上的旖旎情形。他不由自主的吞咽下口水,干笑道:“嘿嘿嘿,颜师姐,少爷我现在真没那灵丹了。”

    颜梅真神色一黯,带点忧伤的声音道:“难道在师弟你的眼里,师姐我来这里,就是向你要灵丹的吗?”见梁风连连否认,她又道:“师弟,师姐我此次来此不是为了灵丹,却是请你打探消息的——”

    “哦?请我打探什么消息?”梁风相当疑惑,颜梅真本身是刑堂执事,又是地头蛇,消息灵通无比,怎么还要请他打探消息?

    颜梅真改成了‘传音入密’道:“我亲家——就是院卫统领的嵇家,他们家这一年来前后失踪了好几个女眷,有一两个女眷又被找回来了——从青楼里找回来的!”说着,她眼睛里露出后怕的神色,又道:“我们家雪菲现在也回不了娘家,嵇统领说所有女眷都得呆在东岐门的院卫统领大院,不得外出。”

    “……哦!”梁风目光一闪,心中暗道:“有仇人对嵇家出手!这人的手段相当酷厉:把嵇家的女眷抓了卖到青楼去……”

    “东方师弟,你是刑堂堂主之子,有没有相关消息?或者帮忙问问你母亲戚堂主看看有没有这方面的消息?只要帮我亲家找到隐藏的仇人,师弟你之前与我亲家的芥蒂都是小事,可以一笑置之。”

    梁风目光一闪,轻轻问道:“颜师姐,你这次来请我打探消息是嵇统领的意思,还是你自己的主意?”他怎么也想不到颜梅真居然会请他帮嵇家打探消息。

    “当然是我自己的主意!我想着师弟你的东方家与我亲家嵇家都是庞然大物,若两虎相争,那我家雪菲怕也不安全啊。所以还请师弟你多多费心,帮忙打探下消息,如此,两家就能和平相处。”颜梅真应道。

    “……哦哦哦,好!那少爷我就私下和我母亲说说,让她动用刑堂隐秘的渠道打探有关消息。”顿了下,梁风又道:“不过呢,在没有有价值的消息前还请颜师姐保密,不要向嵇家提起你让师弟我打探消息的事,不然可能让嵇统领反感,反而不美,是吧?”

    颜梅真应道:“师弟你说得是!”顿了下又道:“这事是我家雪菲偷偷告诉我的,嵇统领本来要求严格保密的。确实也只有事成之后才能向嵇统领说明情况的。”

    “如此甚好!”梁风暗暗舒了口气。

    沉默了片刻,见颜梅真还是用水汪汪的眼睛与他对望,又不说话,他问道:“颜师姐,还有其他事吗?”

    颜梅真脸色一红,应道:“师弟你能找间密室吗,还有一件紧要事……”又挺了下胸膛目光盈盈的看着梁风。

    “……好!”梁风答应了声,就领着颜梅真进了一间大堂后的一间雅致的偏房。

    ∝好门,颜梅真问道:“师弟,这里不会有人闯进来吧?”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她又款款走到梁风跟前,吹气如兰道:“师弟,想师姐我了吗?师姐我这些日子可天天想你……”又跨坐在梁风的腿上,一手拉过梁风的手按在她的胸膛上,呢喃道:“用力摸,摸不坏的。”

    手里握着柔滑又饱满异常的宝物,梁风心底升起的火渐渐汪了起来,又干笑道:“颜师姐,少爷我可真没有灵丹了,你这么一次就要一颗中品‘落雁月卯丹’,少爷我玩不起啊。”

    &/div>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