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三章 祸水东引

作品:《缀术修真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五六文学] http://www.56wx.com 更新最快!

    第二日傍晚,梁风慢慢地沿着两旁都是茂盛的高大树木、曲折幽静的山道往山顶戚夫人的大院走去刚才,戚夫人又派侍女来通知说有事相商。

    一边走着,他心中开始总结前一段时间的修炼所得

    “以自己目前修为,看来想学会太真丹的炼制难度很大很大,若铁了心一定要学会的话,那就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精力和巨量的灵药不停的试验。嗯,花如此大的成本来太真丹还是不合算,以后进阶金丹期了再学吧。”

    吃了能直接增长神识并且没什么副作用的灵丹太真丹当然很宝贵,但是,这灵丹梁风通过神木城的天地楼还是买到了些虽然代价不菲,所以这灵丹目前不是急需的灵丹,若学会炼制这灵丹的代价很大花费时间很多,那就得不偿失了。

    那块古朴非常的太真丹丹方丹诀玉简是戚晨莹给他的,不过其中的文字都是古文字,所以他原来也看不懂那古文字按照垚贞贞给得那一整套的古文字秘籍中的介绍应该是仓颉篆文,是已知古文字中第三古老的,第一古老的是玉皇篆文,第二古老的是三清篆文。现在,梁风当然把那太真丹的丹方丹诀都翻译了过来,不过这太真丹的炼制难度显然超过了他之前所学所有灵丹的难度,之前他也消耗了价值几十亿的灵药试炼,都失败了。

    “唉,感觉时间还是不够用啊,自己现在不仅要花时间练功,还要花时间升级层叠聚灵阵、花时间学习那炼器基础、花时间炼些灵丹自用”

    当年在堕魔岛地宫的时候,他灭了以炼器著称的圣火宗的几个少宗主、少掌令使,得到了几只制作精良、威力不凡的傀儡兽。回来之后他就想着自己也能不能学会那傀儡兽的炼制那傀儡兽虽然有动作笨拙、发出攻击缓慢的缺点,但是那傀儡兽的光柱攻击威力确实不凡,比通常的入道九品执事还要强不少。如果能弄出一批这样的傀儡兽,如果还能改进那傀儡兽的缺点,那么他的实力就能凭空大升一大截!

    可是,当他把一只又一只或已损坏或完好无损的傀儡兽拆下来折腾了一番后,他就熄灭了自己炼制傀儡兽的念头因为,虽然他在拆解傀儡兽的时候已经把每一步骤都登记计算清楚,可在他把拆解的傀儡重新组装起来的时候却发现那傀儡兽已经没有灵性,动也不动一下。于是,他就知道那样威力的傀儡兽应该是很难才能炼制出来的,他一点炼器的基础都没有,怎么可能看了几下就学会那傀儡兽的炼制?

    后来,上官秋水嫁过来带来的嫁妆里有两百多块丹符阵器的珍贵玉简,其中就有二十多块玉简是有关炼器的,还有两块玉简是专门讲解怎么炼制傀儡兽梁风看过之后,原来熄灭的自己炼制傀儡兽的念头又复燃了。不过他也知道想达到炼制出那能媲美入道九品修士的傀儡兽的炼器水平不是一朝、一年甚至十年之功,所以也以平常心平日里多加学习。

    “唉,本来自己还想着培育那血玉蜘蛛、双钩帝王灵蝎等灵虫,现在看来自己在这方面没有优势,花时间花精力去培育何不如花些代价去买更合算。”

    “原来想着从堕魔岛回来就给表姐阿莹她一套十六倍浓郁度的聚灵阵,后来见过后土宗的法阵水平后才知道之前自己找的借口是不能成立的,那现在要不要给她层叠聚灵阵呢?如果给了她,媳妇儿要不要给呢?又如果,媳妇儿说她要拿一套给她太爷爷上官掌令使用,那自己给不给呢?”

    心中权衡了片刻,梁风心中又暗道:“阿莹,媳妇儿都应该给的!只不过十六倍太过耀眼炫目,给倍的好了。倍聚灵阵就是万一暴露了,那自己还能推到后土宗的身上,还有借口可找!”

    当年,后土宗的少宗主垚辰安能把四倍浓郁度的层叠聚灵阵拿出来卖,那后土宗的垚宗主或某个法阵大师能制作出倍聚灵阵就相当符合常理毕竟,若非逼不得已人们怎么可能把压箱底的法宝拿出来卖?要卖也是先卖差一档次的。

    一路想着事,梁风不知不觉就到了戚夫人的大院。

    先请安了下,梁风笑问道:“娘亲,找孩儿我什么事?”

    戚夫人挥手让站在门口的两名侍女退了出去,传音入密笑道:“峰儿,看来你灭了那洪家寨也不是什么坏事今日那些刑堂的老油条执事、长老全部都对本堂主恭谨起来了。并且中午的时候,丹堂叶堂主、经书阁余阁主都亲自来拜会娘亲我,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说那洪家寨罪恶累累,我们灭了它绝对是替天行道、大快人心!”

    梁风微微点点头,心中暗道:“嵇家太过邪恶霸道,想必东岐门的其他世家很多对他家很不满的。只不过嵇家势大,没人敢出头,现在自家出头了连叶清那老妖婆也来示好!”

    脑中又念头一闪,他道:“娘亲,丹堂叶堂主、经书阁余阁主的话听听就好了,当不得真!他们很可能是怂恿我们去出头,与嵇家拼得两败俱伤,然后他们坐收渔利!”

    戚夫人一脸慈祥的笑容道:“峰儿你说得很对,娘亲我和你想得一样!嗯,娘亲我就安排下人,把今日丹堂叶堂主、经书阁余阁主所说的坏话透露给嵇统领,那样嵇家怕不会只恨我们一家了,可能还会更恨叶堂主、余阁主她们了!”

    “格格格,格格格,峰儿,你说娘亲我这个祸水东引的计谋如何?”戚夫人得意笑道。

    “高!实在是高!娘亲你怎么能想出这么妙计啊!”梁风赞叹了声,心中暗道:“叶老妖婆,当年你那么对付我师傅,当年你还要把少爷我抓住剥皮,现在又想怂恿别人去送死,那就别怪少爷我把你也拖下水!”

    顿了下,他又道:“不过娘亲,现在不应该把消息透出去,现在就把消息透出去很可能也会传入叶堂主她们的耳朵,那样她们显然马上会明白我们的用意,以后怕也会在背后暗算我们!并且嵇家的嵇统领也不是傻瓜,显然也能看出我们的用意,可能不会上当”

    “那你说现在应该怎么办最好?”戚夫人目光一闪问道。

    梁风沉吟片刻道:“孩儿我觉得不用把他们的话透露出去,只需要娘亲你与叶堂主、余阁主走近一些、亲密一些,那嵇统领就会怀疑叶堂主、余阁主她们了。”

    “对!这招更妙啊,妙极了!”戚夫人两只丰润的玉手一拍,笑道。

    “夫人!掌门的弟子丹堂执事柳淡曦求见!”话音未落,门外传来侍女的禀告声。

    “哦?叫进来吧!”戚夫人应道。

    “柳淡曦?!师傅?!”心中念头一闪,梁风身子都僵硬了起来,微转头呆呆看着大堂口走进来一个熟悉非常又感觉距离遥远的婷婷娜挪的身影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