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九章 不要乱来!

作品:《缀术修真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五六文学] http://www.56wx.com 更新最快!

    看着云希方走出了大堂口,云元侯微微叹了口气。

    云霓问道:“爷爷,为什么叹气呢?”

    云远侯沉默了下,缓缓道:“爷爷我本来也没指望希方他能从堕魔岛地宫里取得多么高级的炼魂石,只要有一两块十一级的就行了,可希方他只弄到了几块十级的炼魂石,其他的玄阴灵石精魄石等宝物也是甚少。他真是太谨慎了,连堕魔岛地宫的第二层宫殿都没进去过。修炼之路从来不是一帆风顺,从来都是需要不畏风险,如此谨慎怎么可能走得更远?霓儿,你也要注意啊。”

    “是!”云霓顿了下,轻声应道:“爷爷,不过这次怕也不能怪希方他听说这次堕魔岛地宫格外的险恶,里面的鬼物僵尸异虫全部都变得格外厉害,希方能活着回来已经很好了。您看,有不少副掌令使、掌令使家的子弟都陨落在堕魔岛,甚至宗主家的木无忧也陨落了。”

    云远侯微微点点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确实不能多怪希方他,是我有点贪心了。”又笑道:“那个东方轻峰倒好像挺有收获的,不过他似乎对我甚有戒心,一点也不跟老夫透露底细,真是枉费了霓儿你叫我这一路保护他的一番苦心!”

    “爷爷!”云霓脸色微微一红,娇嗔的叫了一句,又伸出一手放在桌面上,缓缓的展开手掌,笑道:“爷爷,你看这是什么!”

    看到那纤纤玉手的手掌心里有两块带着幽光、接近明黄色的玉石,云远侯瞬间目光爆长,就像眼睛里射出了两道光柱一般。又一招手,那两块带着幽光、接近明黄色的玉石就从云霓的手掌心跳到了他的手掌心。

    “十二级炼魂石!十二级顶峰的炼魂石!好,好,好!哈哈哈,哈哈哈”云远侯一脸激动,仰天大笑。

    笑了几声,云远侯瞬间收起那两块炼魂石,警惕地四处看了看,压低声音传音入密问道:“哪里来得?是那东方轻峰给的?”

    云霓目光闪动,原来如玉如脂的脸蛋变红了许多,更显得娇艳。她应道:“你就别问了,爷爷!”

    “好好好,不问了,不问了!”云远侯满脸慈祥的笑意,又笑道:“看来那个东方轻峰还有点良心,没有忘记老夫这一路保护他的辛苦。”

    云霓目光里露出几分笑意,又拿出一包几十件诸如翡翠七星珊瑚髓、玄阴灵芝等高等级灵药和黑白无常的下品法宝白骨刀、七级精魄石,六级元魂珠等宝物,道:“爷爷,这才是您一路辛苦的酬劳!那两块十二级的炼魂石可是用灵石也买不到的啊。”

    云远侯检查了下那包宝物,一脸严肃道:“老夫这么辛苦出手,就值这么点东西?”又收起那些宝物,脸上慢慢绽放开笑容,放声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哈,霓儿,现在我怎么感觉你跟爷爷没那么亲近了,还比不过你跟跟那个那个谁?”

    看到云霓脸上带着淡淡的羞喜笑容,云远侯又微微一叹道:“霓儿,有件事你要有心理准备上官掌令使家的上官秋水要嫁给东方轻峰了,从堕魔岛地宫回来的路上情况看,上官秋水显然对那个东方轻峰相当的有情意”

    云霓脸色一黯,轻轻应道:“我知道,我知道的”

    “戈壁!”云远侯爆了一句粗口道:“那个东方轻峰也真是厉害,原来那么烂的名声居然还能让上官秋水倾心?哼,不过若他对我们家霓儿不好,看老夫我怎么收拾他!”

    “不!不!爷爷,你你千万别去对付他啊!他他也是迫不得已才娶上官秋水”云霓脸色一白,呐呐应道。

    “哼!我看他根本不是迫不得已,而是乐在其中!有机会你去告诉他,若是他敢负了你,老夫让他变成太监!算了,你肯定是不愿和他说这个的,待有机会老夫亲自和他说说!”云远侯道。

    “别!爷爷,爷爷!你,你千万别乱来!他对我很好,很好的!你千万别去和他说这个!”云霓似乎急得眼睛里泪光闪烁。

    “好好好,不去就不去嘛!霓儿你别急,爷爷我不是说他对你不好了才去嘛。”云远侯应道。

    无名峰峰顶的一块巨石上,木永诚嘴里念念有词,叉指指向一个透明玉器皿大喝一声:“合!”

    玉器皿中,两小团精血如同两块正负磁石一般吸在了一起,灵光一闪,两团精血快速的融成了大一点的血团,冒出蒙蒙血光。

    木永诚脸上露出了些许笑容,又在委顿在地的梁风身上连点了几下,笑道:“轻峰,看清楚了没?我,就是你的亲爹!”

    梁风一跃而起,叫道:“木木师伯!你搞错了,你一定是搞错了!少爷我是东方家的人,怎么怎么变成是你的你的”

    心中又一阵阵后怕:“戈壁!原来东方轻峰是木永诚的私生子啊?!原来木永诚叫自己来这里是为了施展血脉鉴连术啊!戈壁,要是自己没有从师娘云霓那里学会了逆转经脉的功法,那这下定然被木永诚发现了!”

    “哼,刚才本座施展的血脉鉴连术你也是亲眼所见,怎么可能搞错?你可是不想认我这个爹?”木永诚眼睛里精光闪烁,问道。

    “这这”梁风呐呐两声,反问道:“既然少宗主你是我爹,为什么让我姓东方?为什么把我们母子丢在了东方家里?”

    木永诚脸色一滞,缓缓道:“当年你爹我有苦衷,是无法把你们母子收入门内的,所以就托在了东方副掌令使的家里。不过就算在东方副掌令使家里,也没有让你们母子受委屈吧?不然你以为你干了那些烂事谁给你擦屁股?还不是你爹我?”

    顿了下,木永诚又道:“本来还不想这时候与你相认的,不过呢这次堕魔岛之旅你表现的不错,据我神木宗、还有后土宗的几位元婴后期的掌令使说,你是神木宗寥寥几个进入到第四层地宫的执事,收获应该不错吧?”

    梁风心头剧震原以为自己伪装的很好,也很低调,可怎么人家就知道自己到过堕魔岛地宫第四层呢?他脸色一变,问道:“他们他们是怎么看出我进入了地宫第四层?”

    “哼!那地宫里的阴阳之气每下一层就浓郁不少,只要某执事有经过这阴阳之气的淬炼,元婴后期的掌令使通过阴阳法目等神通很容易就能看出该执事散发出来的阴阳之气与其他的有所不同,特别是刚出地宫的那时候,那差异明显的很。”木永诚解释道。

    “原来如此!”梁风应了声,心中暗道:“木永诚现在来认自己这个儿子,是想干什么呢?”

    沉默了片刻,木永诚又道:“你知道这一路上有多少潜伏的敌人想暗算你么?都是你爹我给你摆平了!现在你身上应该有一两块十二级的炼魂石吧?为了安全起见,最好是暂放在你爹我这里,反正你也用不了那么高级的宝物。”

    “戈壁,原来认自己这个儿子是想要高级炼魂石啊?!”梁风腹诽了一句,又想:“那么应该给他么?给!当然要给!”

    他知道若是不给,木永诚应该还不会伤他这个儿子的性命,但是是有可能使用上强迫手段的,那样反而不美。再说了,这一路上确实是因为木永诚他才平安无事的,这么给木永诚一些宝物也是应该的,并且,靠上这个权倾神木宗的便宜的爹,显然以后也是很有好处的。

    “戈壁!反正认得是东方轻峰的爹,又不是我梁风的,认就认吧!”心中安慰了下自己,梁风一把抱住木永诚,叫道:“爹啊,你怎么这么狠心,抛下我与母亲不管呢?”

    木永诚有点尴尬地安慰了梁风一会儿,又问道:“轻峰,你这次堕魔岛的收获如何?有没有十二级炼魂石?先借给你爹一块也行。”

    “有!”梁风珍而重之的掏出三块炼魂石一块十二级的,两块十一级的,递给了木永诚道:“只剩这么三块了,其他的都给了母亲她了。”

    木永诚接过那三块炼魂石检查了下,满脸激动,喃喃道:“真是十二级的啊!好好好!”他收好那炼魂石,用力拍了拍梁风的肩膀道:“很好!不愧是你爹的好儿子!”

    梁风僵硬地笑着,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也不知说什么好这么就多出了一个便宜的爹,这么就送出去了价值几百亿的三块炼魂石!

    深吸了几口气,似乎是平静了下情绪,木永诚又吩咐道:“你我之间的关系,一定要严格保密!若不是非常重要的事不要来找我,就是有重要的事,也要让你母亲出面去找你的凌梅师伯,明白?”

    “为什么要严格保密?”梁风问道。

    “我们木家虽然是神木宗第一世家,但是,也有不少潜伏的敌人,并且木家很大,内部的争斗相当激烈,你就不要卷入其中了就是因为这,从堕魔岛回来的这么长时间的路上,我都没去找你。”木永诚应道。

    梁风点点头。

    又吩咐了几句,临别之时,木永诚又道:“其他的女子随便你怎么办,但是,婉晴、婉晶等几个是你的亲姐妹,你不能乱来,记住了?”

    “我我没有乱来啊!”梁风分辨道。

    “哼,婉晴现在对你一副青眼有加的样子,是为什么?不是因为你经常去撩拨她么?”

    “我没有!”

    木永诚一手虚压,止住梁风的分辨道:“不要辩解了,记住这不能泄密,不能乱来两件事就好了。”说着,他又拍了拍梁风的肩膀道:“你母亲把你培养的很好!”说着,他又深深看了看梁风一眼,御舟朝神木城的方向飞去。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