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五章 扁六面体

作品:《缀术修真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五六文学] http://www.56wx.com 更新最快!

    石室的空中接连爆出一团团的光球,“当当当!”连续又剧烈的法宝碰撞声震耳欲聋。

    梁风知道垚贞贞这是使出了全力,肯定是无法持续多久的。他心中一声大喝:“蛊大蛊二,一号白无常,十成的音波攻击!”

    “呵!”

    脑中响起一声两只传音神蛊同时发出的音波,梁风马上心中跟着轻喝一声:“神雷现!”

    一团绿光出现在指尖,一弹,那绿光就跟在无形的空气利剑波之后穿过防御法阵光幕,朝一号白无常的脑袋飚射

    “啊!”一声短促的痛呼声,那一号白无常身子猛烈颤抖了下,原来迎向真元神雷绿光的那道白光顿住了,还原成了一把寒光闪烁的白骨刀,然后又马上化成了一道白光。

    虽然那白骨刀只是一顿,也仅仅微微一顿,但真元神雷的绿光已经透了过去“轰”一声,空中爆出一团黑烟,白无常击向那绿光的一只鬼爪消失不见。紧接着又轰的一声,空中又爆出一大团黑烟,一号白无常的脑袋消失不见了

    一股黑烟从那无头的白无常脖颈里喷涌而出,化作点点星光消散在空中。黑烟还未散尽,那白无常的无头尸身就变成了一具无头骷髅,又嘭的一声扑倒在地,溅起些许尘埃。

    “马勒戈壁!这鬼物真是厉害,自己传音神蛊发出的十成音波攻击,也只争得一瞬的攻击时间”心中的念头一闪而过,梁风手里还是不停的激发四破爆炎符协助进攻单凭他的烈阳噬魂刀还是不能完全抵挡住那白无常的无常白骨刀进攻。

    眼睛余光又看到垚贞贞的鬓角有几丝汗迹,他又连忙传音入密道:“贞贞,不用再纠缠住那两只僵尸了!咦,有一只僵尸有点萎靡的样子?”因为要尽量的简短,所以他对垚贞贞也就直呼其名了。

    垚贞贞微微点点,马上,她激发的四灵金剑符的金光灵力剑就不再进攻两只僵尸,而是协助抵挡那两只黑无常的黑光进攻这样她的压力好像小多了。

    她传音入密道:“师兄,你的灵符真厉害!师兄,你真厉害!”去掉了一只白无常,再加上有能防住两只僵尸进攻的三层灵力罩的防御阵,他们的压力马上就小多了。

    见到那只白无常被一颗团光轰成黑烟,另一只白无常惊叫了一声,又朝另外两只黑无常呼喝了几句,大叫道:“为了我们圣魂族伟大的事业,绝不能后退一步!杀!”说着,它的鬼爪里出现一个幽黑的法螺,又拿起来往嘴边放

    垚贞贞大叫道:“师兄,小心!那白无常要音波攻击了!”

    “那要怎么抵挡啊?”梁风反问道。原来他是靠自己摸索出来的两块记忆区互换的方法来抵挡,但是这方法还是会有一瞬间的失去攻击、抵抗的能力。

    “啊!”话音未落,他就发出一声痛呼声,两手紧紧抱着脑袋他的神魂好像被利刃刺了一下,剧痛不已,他御使的红光就还原成烈阳噬魂刀,在法阵外摇摇欲坠。

    瞬间,心底一声大喝:“收起东方轻峰记忆区,展开主记忆区!”于是,他又瞬间清醒了过来。

    用力摇了摇有点晕晕的脑袋,梁风又御使起烈阳噬魂刀与那白无常的白骨刀战在一起,又安慰满脸慌急、朝他连声叫唤的垚贞贞道:“没事了,贞贞师妹!”

    刚才他只是停顿了那么一瞬间,法阵马上被打得只剩第三层的光幕摇摇欲破的支撑。只要再多那么一眨眼的时间,法阵就会破掉了。

    垚贞贞长舒了一口气叫道:“师兄,你吓死我了!”如果梁风失去了战力,她一个人根本无法抵挡住对方三只黑白五无常加两只紫幽僵尸进攻的,即使加上了三层光幕的防御法阵,加上了四灵金剑符。

    僵持了片刻,梁风叫道:“贞贞,再纠缠住那一号僵尸!”如果没有纠缠住其他的鬼物僵尸,他就是先音波攻击之后发出真元神雷,那也会被其他的敌人抵挡住而无法建功。

    “好!”垚贞贞应了声,两道流岚天凤剑的彩光又盛了起来。

    梁风照样是烈阳噬魂刀加四破爆炎符与那只白无常战在了一起,然后激发四灵金剑符的四支灵力金剑去纠缠二号僵尸。再然后,又是一记八成的音波攻击加真元神雷

    “呀?”一声惊叫,又骄阳般的亮光一闪,“轰!”一声巨响,整个石室都在摇晃。

    梁风心中暗骂:“马勒戈壁,这次的音波攻击加真元神雷果然不能建功了!还好还有后手”他看见自己的神雷是轰在了那白无常的白骨刀上。

    又看见神识控制的困阵阵旗准确落在那只白无常的周围,他大喝一声:“起!”咻咻咻三声,三道光幕瞬间升起合拢把那只白无常盖在里面。

    “死吧!”他又迅速无比的朝困阵扔进了两颗神宵霹雳雷

    两团亮光在困阵里先后爆开,困阵的光幕剧烈荡漾了下,扑的一声全部破裂了。一团黑烟从中飘散开,又很快化作点点星光消逝不见,地上,零落破碎的白玉断骨到处都是。

    垚贞贞兴奋叫道:“师兄,你真厉害!”

    现在,消灭了两只最厉害的白无常,剩下的两只黑白无常和两只有点萎靡的僵尸已经不是他们的对手了。

    那剩下的两只黑白无常显然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它们对视了一眼,攻势顿时凌厉了几分,又大叫道:“快跑!”瞬间就越过那两只僵尸往石室口飞退。

    梁风大喝一声:“别跑!”又将那困阵的阵旗挪动到石室口布下不过那两只黑无常已经逃出了石室,只截下两只行动有点慢的紫幽僵尸。

    几下攻击就把两只僵尸灭了后,梁风与垚贞贞相视一笑,都长出了一口气。

    垚贞贞目光盈盈的看着梁风,问道:“轻峰师兄,你你真是神木宗刑部副掌令使家的?你这样的实力肯定超过你们神木宗赫赫有名的木无伤少宗主当年!”

    梁风微微一笑道:“我们还是先维修法阵要紧,这实力的问题以后再说。你看我们才到第五层就碰到如此众多又厉害的敌人,也许,我们再也出不了地宫了。”

    垚贞贞沉默了下,轻声问道:“轻峰师兄,你说我们该从哪里开始维修?是从中间那个亭子里开始,还是先找容易些的四个点的石室开始?”刚才这一战之后,她似乎视梁风为主心骨。

    梁风走到石室口,布下一套防御阵后往外看去,顿时脸色一变,眼前的景象实在令他震撼

    石室口是一条宽不过五尺的石道,石道之外就是一个巨大的溶洞这巨大的溶洞好像两个圆锥体底靠底叠合在一起,上头尖下头也尖。溶洞的下方是漆黑如墨的黑雾,剧烈的翻滚着,期间还间歇的喷起或高或低的黑雾之柱。

    溶洞的正中腰部就是他所在石室的位置、相当于两个圆锥底靠底叠在一起的底面处,是一圈许许多多的石室。一根巨大的石梁从溶洞腰部伸了出去没有伸到对岸、只伸了一半左右。石梁顶端有一座样式古朴的石亭在梁风看来,这石亭应是处于溶洞最宽腰部处的截面圆心。

    那古朴的石亭里飘出一道道玄妙异常的灵光符文,又往溶洞的上方飘去。从溶洞底部蒸腾而上的黑雾似乎被那符文所引,如万流奔海一样,一起往那溶洞的尖顶汇集而去虽然黑雾不停的往那里汇集,那地方却也没有越堆越多的黑雾。

    “那里,就是中间的亭子吧?”梁风指了指外面那凌空的古朴亭子,问站在他旁边的垚贞贞道。

    垚贞贞已经打扫完战场,她把一个小袋子递给了梁风应道:“是!中间的那亭子相当于天、地两个正逆五行属性,另外的四个完全叠合在一起的点是这一圈的石室中间。”

    顿了下又解释道:“因为只有一条路从那石梁过去才能到那中间的亭子,所以维修那中间亭子里的天地阵旗最危险了。并且如果第一个维修点就去那里的话需要花多点的时间推算应该使用哪一属性的阵旗。”

    “不过,先维修那个点也有巨大的好处因为时间越后面,这里的阴气越浓郁,那些鬼物就越厉害。若等其他四个点都维修好了,那时有可能我们已经无法冲到那亭子里了。并且,这个天地点最为关键,若先维修好了,其他四点的推算和维修都会容易很多。”

    “综合考虑的话,贞贞我还是觉得第一个维修点应该先去那亭子。当然,由师兄你来决定先去哪里,我我听你的。”

    梁风微微点点头应道:“好!我来决定。”他觉得自己应该当仁不让现在已经不是客气、推辞的时候。

    思考了片刻,他又道:“少爷我觉得那亭子里的维修可以当做第二或第三维修点假如这第五层的法阵也有了变化,那第一个维修点的推导计算是最复杂的,那样会消耗许多时间。而那亭子处于阴气巨池的中心上方,地形不利很不适合坚守。”

    第一个维修点需要从五种五行属性中选一种,第二个维修点就只需要四种选一种,而最后一个维修点就只剩下一种,直接就可以用所以按计算量来说,最后的一个计算量最第一个计算量最大。

    垚贞贞沉吟片刻道:“师兄你说得是,你考虑得比贞贞我周到。这样才是善败者不败的好法子!”

    所谓善败者不败,就是说事先就要考虑最不利的情况,如果最不利的情况都能应付过去,那就是败了,也不会伤筋动骨,也还有本钱翻身,这样也就是不败。

    “那我们先找第一个维修点在哪一个石室。”梁风说了声,拿出草稿纸看着中间那石亭飘出来的符文开始计算。

    片刻后两人先后计算完成,垚贞贞道:“这左边第二十、二十一个石室就是了,我们去那里吧。”

    梁风见与自己的四个答案的其中一个相符,就应到:“好!”。

    于是两人就出了石室往左边而去,很快就到了第二十个石室石室里有两只牛头马面和一只紫幽僵尸。不过现在这样的敌人已经不是他们的对手了,梁风垚贞贞两人很快就把这几只鬼物僵尸给全灭了。

    又去扫荡下隔壁的第二十一个石室这石室空荡荡的,只有一块十二级的炼魂石嵌在底部的石壁上,当然也被梁风顺手收了起来。

    两个石室的敌人都清除干净了,两人就分别进入两间石室开始各自推导自己的阵旗应该插到哪里。

    对着右边墙壁上的一块凸出的、上面有十二行、每行五个洞的石块,梁风喃喃自语道:“嗯,这就是选择一根五行属性阵旗,插入对应行的对应洞里就可以了。”

    他身上都是逆五行阵旗,所以对应的是右边石壁,而隔壁的垚贞贞应该使用左边的石壁,这样正逆的阵旗就会叠加在一起形成一个整体当然,两边阵旗的属性是配对的、比如是正金对逆金,但要插入哪一行哪一列的洞是需要即时计算的,并且很快就会变化。

    在石室口布下防御法阵,梁风盘坐在那石块边,面对着石室外那不停吐出玄妙符文的亭子,把草稿纸铺在膝盖上开始计算

    良久,他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暗道:“果然,这第五层的法阵也有了一些变化!现在的这正逆五行阵已经不是那么严谨的正逆五行阵了东西南北四个正逆叠合的点没什么变化,但天地两个正与逆遥遥相对的点变近了不少,所以,原来正六面体的正逆五行阵已经变成了扁六面体的了!”

    “虽然变成了扁六面体,虽然各五行属性之间的相生相克的影响有些变化,虽然现在不能根据傅里叶级数来推算,但还是可以通过偏微分来计算虽然这样的计算复杂了一些。”

    感谢唯诚唯心、庞盼盼跑跑,白云山书迷几位道友上个月投的月票,特别是唯诚唯心道友还投了四张加打赏!不然月票栏是个光溜溜的零蛋实在难看啊。弱弱地问下,这个月还有吗?

    7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