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零二章 别动!

作品:《缀术修真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五六文学] http://www.56wx.com 更新最快!

    “嗯嗯嗯”连续几声似乎是控制不住的长吟声,上官秋水手足并用像八爪鱼一样紧紧缠在梁风身上,带着哭腔叫道:“别别动!别动!别动!”

    说着,她脸上的那副似哭非哭、似痛楚非常又似魂飘九天的表情更是生动,又身子僵直片刻再剧烈抽搐着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啊”后,她身子又松了下来,变得绵软如泥。

    梁风抱着她的纤腰翻过了个身,把她放在自己的身上,轻轻的抚摸着她被坚硬的石地板硌得有点凹痕的后背,心中暗道:“嘿,媳妇儿她的身体倒是很好很健康,也很欢迎自己啊!”

    度过了良久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时光,感觉怀里的上官秋水挣了挣,梁风紧抱她的纤腰笑道:“别动!你自己说的别动!”

    又看她满面红晕、眼睛微睁了下又马上闭上,长长的睫毛轻轻抖动着,他原来心中的酸气怨气怒气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是一片柔软,轻声道:“媳妇儿,以前的事我们都让它过去好不好?以后我们好好过日子”

    “嗯。”上官秋水似乎发出了一声微不可闻的鼻音,又叫道:“你你让我起来!”说着,她用力掰开梁风的手,一个踉跄翻身站了起来,又迅速穿上了法袍。

    看着那美丽异常的身躯被法袍给遮住,梁风感觉原来是光彩四溢的法阵瞬间就恢复成暗淡的颜色。他叹了口气,也起身迅速穿上法袍。

    似乎是被梁风灼灼的目光看着,上官秋水又红晕满面的低下了头。沉默了片刻,她呐呐道:“东方东方轻峰,我我走了。”说着又一个踉跄往法阵外走去刚才一番灵肉交融的之后,她眼睛里的忧伤似乎少了许多,却多了几分娇羞。

    梁风紧跟几步,一把拉过她的一只手,又把她紧抱在怀里柔声道:“媳妇儿,先别走,少爷我告诉你一件秘密”

    现在上官秋水还是有几分失魂落魄的样子,若是以这样的状态去面对这第三层地宫中间宫殿的敌人,那真是危险非常、九死一生的事他怎么也不忍心眼睁睁看着她这么一个刚刚才有了肌肤之亲的绝色佳人就这么去送死。

    似乎是因为受不了与梁风如此亲密的接触,上官秋水的身体僵了僵,被梁风抱入怀里片刻才反应过来她两手用力推着梁风的胸膛,叫道:“放开我,放开我!”

    “好。不过你先不能走,得听我把话说完。”梁风应了声,放开搂在上官秋水格外纤软腰身的双手,顿了下,又朝石室口抛出一套阵旗,心中轻喝道:“起!”咻咻咻的三声,瞬间有三道灵光从地面升起,盖住了石室门口。

    上官秋水后退了几步,走出了法阵看了看那盖住石室口的那灵光流动的晶莹光幕那明显是困阵的光幕,脸色一变叫道:“东方轻峰,你这是什么意思?想把我囚禁在此吗?”

    梁风收起刚才布在身边的防御阵阵旗,目光与上官秋水那带着几分忧伤、几分娇羞、还有几分愤怒的目光坚定相对了片刻,应道:“你知道少爷我不是那个意思你现在神魂不定,如何能面对两只、三只的青幽僵尸甚至蓝幽僵尸?如何面对圣火宗、皇金宗那些修炼魔功又厉害非常的执事?如果再碰到像炎超卓这样的少宗主,你有把握脱身吗?”

    “我我,我不用你管!”上官秋水的气势顿时弱了下去,目光转开,不再与梁风相对。

    “你是我媳妇儿,少爷我就是要管你!”梁风应了声,见上官秋水眼睛中的忧伤又浓了些,又马上道:“就算你看不起少爷我,不愿我管你,你也要考虑下你的太爷爷、你的爷爷、你的父母亲他们可都在神木宗殷殷期待你平安回去的。他们要是知道你现在自己作践自己硬着要去送死,你说他们会什么心情?你,真是辜负了你上官家的长辈如此用心培养你的一片苦心!”

    上官秋水脸色一白,目光愣愣地看着梁风,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来。

    “好啦,媳妇儿,在这里休息几日再说。我先跟你说个秘密”梁风上前牵着上官秋水的纤纤玉手手这下她没有拒绝,又拉她一起靠着石壁坐好,然后就开始说从范元同处听来的这地宫法阵的秘密

    这秘密范元同虽然说不要告诉旁人,但是呢这上官秋水现在真成了他的媳妇儿,不能算旁人,再说这种地宫法阵的秘密也不算个人秘密事,告诉上官秋水也无妨。

    说了一大通后,梁风一脸郑重道:“媳妇儿,知道了吧?这次我们碰到的僵尸鬼物异虫都比之前的厉害,所以要格外谨慎。你这时候出去,别说下到第四层,就算在这第三层的宫殿里碰到一伙两只或三只的紫幽僵尸,那那也是九死一生,甚至十死无生啊!”

    “哦?那那”上官秋水应了声,抽回她的纤纤玉手,缕了下秀发。看她的表情,似乎是相信了梁风关于这地宫法阵的说法不过这说法与目前的情况对应起来看特别的合乎情理,所以只要是正常人的思维基本都会相信的。

    “那什么?”梁风问了声,又拉过她的纤纤玉手轻轻抚摸他知道刚才上官秋水是假装缕头发,实际是不想与他牵手,不过呢他现在觉得自己对上官秋水来说是强者,所以应该有强者的心态、姿态,比如要更主动点,更不用在意她的小心思,只管按自己的意志行事就是。

    上官秋水挣了挣却没挣脱,满面羞红低呼道:“放手!你放手!”

    看着上官秋水娇羞满面格外动人的容颜,梁风又抚摸了几下然后放开她的手,赞叹道:“媳妇儿,你真美!”心中暗道:“现在,媳妇儿好像对自己也有那么一点心思了?不然她定然不会这么容易害羞!嘿嘿,那事情叫着爱做的事果然有道理,做着做着就有了爱,所谓日久生情就是这样!”

    上官秋水低头沉默了片刻,又低声问道:“你你能把那块十二级的炼魂石转让给我吗?价格价格好商量。”

    “媳妇儿,这块十二级的炼魂石本来就是要用来当聘礼的,你的我的不是一样吗?为什么你还要向我买?”

    “我我担心一块不够,想着多弄几块。你你现在身上有那么多厉害的灵符,还有那犀利无比的绿光攻击,能不能能不能再去找一块当当?”上官秋水有点难为情道。

    梁风明白上官秋水的意思她的意思就是说现在身上的这块十二炼魂石先卖给她,他自己再去弄一块来当聘礼。

    “他们上官家为什么特别指定要一块十二级炼魂石当做聘礼?并且上官秋水还很渴望得到自己刚才拿出来炫的那块十二级炼魂石呢?是了!有可能是那上官家的老祖上官掌令使需要这高级炼魂石来疗伤!”心中念头闪过,他问道:“要是少爷我尽力找了但还是找不到另一块十二级炼魂石,那你能嫁给我吗?”

    “能!我我都与你做了做了那事”上官秋水又满面红晕。

    “那事是什么事?”看到上官秋水格外娇羞的样子,梁风就格外的想调戏她。

    又见她脸色一变似乎想发作的样子,梁风马上掏出那块十二级炼魂石递给她,道:“好!这块炼魂石给你,少爷我尽力再去找一块,也许还能找到更高级的十三级炼魂石呢!”其实他的身上还有十多块十三级半的黄金炼魂石,若在这里真找不到十二级的,到时偷偷拿一块十三级的就行了。

    “多少灵石?我我回去了再还你灵石。”上官秋水接过那炼魂石,细细的查看了一番,珍而重之的收入须弥戒中。

    梁风反问道:“你愿意出多少灵石买?”

    上官秋水应道:“神木城的天地楼很久之前曾经拍卖过一块拇指大小的十一级炼魂石,那块炼魂石当时卖了二十二亿。不过天地楼从来没有拍卖过十二级炼魂石,所以这十二级炼魂石也不知道什么价格,我按五十亿算,行行吗?”

    梁风点点头,不置可否,又问道:“少爷我记得一块九级炼魂石只要八千万灵石左右,怎么十一级的就要二十多亿了?”按这么算,十级的炼魂石价值差不多九、十亿上品灵石,与九级炼魂石的价格比超过了十倍。

    通常来说,高一品级宝物的价值会是低一品级宝物的两三倍、四五六倍,超过十倍的价格很少见比如说八级辟邪麒麟玉价值三亿灵石朝上一点,而九级辟邪麒麟玉的价值也就大约九、十亿灵石,两者之间的价格比大约是一比三。当然了,七、八、九级的辟邪宝玉是针对金丹初、中、后期的毒物,是同一阶的宝玉,所以之间的价格比差不多是两三倍,若是十级辟邪麒麟玉这样比九级的高出一阶的宝玉,那两者之间的价格比就不止两三倍,而是可能四五六倍。

    7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