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七章 我不配?

作品:《缀术修真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五六文学] http://www.56wx.com 更新最快!

    十个少爷排成两队,一个个的顺序进入两间雅室内做那十道围棋死活题。

    梁风排在最后一位,朝前面的敖太观传音入密笑道:“嘿,太监,你不是娶了好几次亲,怎么还有脸来这里提亲?”

    “蛋蛋,你娘的可别乱说!谁娶亲了?我那是纳妾,纳妾!纳妾知道吗就是娶小妾,随便娶几个都可以的!”敖太观应道。

    “马勒戈壁,太监你原来可不是这么说的!”

    “嘿嘿嘿,当时娶的时候观爷我是真想把她当成修侣的,可过一段时间就觉得不好,所以只好降级为小妾了不过观爷我一个始乱终弃的也没有,人品那可是钢钢的,比蛋蛋你强多了!”敖太观笑道。

    “你娘的放屁!你之前那几个老妾都被你打入冷宫了吧?”梁风骂道。

    内堂中。

    上官秋水把手里的一块丝绢扭成麻花状,坐下来又站起了,站起来又坐下去,问道:“宏愿,你去看看现在哪个人成绩最好?”

    上官宏愿答应了声,匆匆往外堂而去。

    坐在正中间的一位气质轩昂、目光如电的中年修士慢慢喝了一口灵茶,微笑道:“秋水,这几个人中你中意哪一个?太爷爷我给你做主。”他正是上官家的老祖、经书殿掌令使上官天元。

    上官秋水明媚如秋水的眼睛一闪,轻声问道:“太爷爷,真能在其中挑一个?那那不是得罪了其他家吗?”

    “若你真心喜欢那人,那人也喜欢你,那太爷爷我定然让你们有成眷属!。这样就算得罪其他几家,那又如何?”上官天元淡淡道。

    “太爷爷!”听出上官天元话语中深沉的爱护,上官秋水眼睛一红叫了一声,又把手里的丝绢扭来扭去了片刻,轻声道:“我我没有喜欢的人,还是看天意吧。”

    顿了下又道:“那东方轻峰、敖太观这两人特别无耻,我我不想要!还有,还有谢正甘、赵正仪、韩中立他们他们不仅妾室众多,还经常去青楼”

    上官天元微微一叹道:“秋水,太爷爷我知道你喜欢木无忧,不过木无忧已经与仙水宗宗主的玄孙女定亲,你就算嫁给他也只能做妾我上官天元的玄孙女怎么能给人家做妾?”

    又加重语气传音入密道:“并且,太爷爷我不看好木无忧他看似一个温润如玉的君子,其实没什么担当,是伪君子的可能性很大!”

    上官秋水愣愣地看着上官天元,明媚的眼睛里慢慢的蓄满了泪水,哽咽道:“太爷爷,你你怎么这么说无忧师兄?”说着,两行泪水顺颊而下。

    上官天元又叹了一口气道:“秋水,你所知道的,太爷爷我看人可出过差错?”

    上官秋水用力摇摇头,伸手擦去脸上的泪痕道:“可是可是除了他有点像太爷爷之外,其他师兄弟还更比不上他呢。”

    “看天意吧!”上官天元淡淡道,举起茶杯又喝了一口灵茶。

    上官宏愿从堂口匆匆跑了进来,叫道:“姐姐,姐姐!刚比试完七个人,成绩最好的是谢正甘,解出了六道题!”

    上官秋水脸色一变道:“太爷爷,这谢正甘太过好色,我我不想要!”

    上官天元又叹了口气道:“按太爷爷我的了解,谢正甘这个后辈在这十名少爷中可是数一数二的人物了,就好色这项有点不好,你看其他人不仅好色,还大多相当自我又没有担当。秋水啊,这男的好色点也不是大毛病,最主要的要看有没有担当。”

    上官秋水一副委屈的样子,低着头默然不语。

    “好啦好啦秋水你若真不想嫁,那等你考核他时,就在棋盘上把他杀败如此他也无话可说。”上官天元轻轻摇着头笑道。

    上官宏愿又跑进来叫道:“姐姐,姐姐!不好了,不好了敖太观也解出了六道题!”

    上官秋水脸色又是一变,问道:“还剩下哪几位?”

    “只剩最后一位东方轻峰师兄了。”上官宏愿应道。

    “快去,快去再看。”上官秋水又把手里的丝绢拧成坚硬的麻花。

    戚夫人满脸笑容,朝其他几位夫人拱手致礼道:“承认,承认啊!”又朝梁风笑道:“走,峰儿!我们去参见上官掌令使。”说着两人就跟着上官易成往内堂走去。

    进了内堂,与上官掌令使见过礼后,戚夫人笑道:“我儿轻峰真是与秋水贤侄女有缘啊虽然之前已经定过约,经过这番波折了,那就再定下约?!”

    听到戚夫人带刺的话,上官天元晲了戚夫人一眼,眼睛微闭,端着玉茶杯慢悠悠的喝着。

    上官秋水的爷爷上官易成看了一眼上官天元,道:“戚师侄稍安勿躁当日我家老祖只是答应说只要我家秋水同意即可,可没有最后定约!”

    戚夫人脸色变幻下,又稽首赔礼道:“哦?那看来是晚辈误解了我家老祖的意思,错怪了你们,很是抱歉!”又笑道:“不过这次我儿轻峰解出了八道死活题,现在总可以定婚约了吧?”

    上官易成又轻轻摇摇头道:“戚师侄,刚才本长老的话你没听明白?若哪位少爷独得鳌头,兼且又得我家秋水认可,那马上就定亲!”

    “现在明白了吗?”上官易成冷冷问道。

    顿时,戚夫人脸上变了颜色,缓缓站了起来

    梁风连忙拉住她的衣袖,传音入密道:“娘亲,别着急,听他们说完我们再计较。”

    戚夫人微微点点头,又坐了回去,带着一丝嘲讽的笑容道:“哦?原来上官掌令使做不了主啊?”又问上官秋水道:“那秋水贤侄女是认可不认可我家轻峰呢?”

    上官天元嘴角动了下,道:“冰彤小友,不必如此心怀不满我上官天元会失信与你吗?只要你儿子能在棋盘上击败我家秋水,那不论她愿意不愿意都当你家媳妇若你儿子的棋艺还比不过我家秋水,那他还有什么资格娶秋水她?”

    “这这”戚夫人好像想要反驳,却找不到理由的样子。

    梁风又拉了拉戚夫人的衣袖,问道:“当真?”

    上官天元微微冷哼一声,似乎是不屑于回答梁风的话。

    “好!”梁风看了看戚夫人,又看了看一脸鄙视神色的上官秋水,大声应道。

    戚夫人低声抱怨道:“峰儿,你下棋怎么下得过上官秋水?这是上官家说话不算话,故意刁难!”话音似乎挺小声,又似乎是故意说给上官家的人听。

    上官天元果然听到了戚夫人的低语声他目光如电地在戚夫人和梁风脸上扫来扫去梁风感觉那深邃异常的目光似乎能看透自己五脏六腑

    又微微叹了口气,上官天元道:“罢了,本座看在当日与戚冰彤你祖母有几分因缘的份上,不与你一般见识若你儿子不能胜过我家秋水,那我上官家送你们五十亿灵石算做弥补吧。”

    上官秋水冷笑着传音入密道:“东方轻峰,来吧。哼,输了还有脸拿灵石?”

    “那少爷我不要灵石,要你,好不好?”梁风笑应道。

    上官秋水扬起头,用俯视的目光看着梁风道:“你,不配!”

    “马勒戈壁,我不配?把你压在身下的时候看看少爷我配不配!”梁风心中又发狠了下,坐在上官秋水对面。

    7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