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四章 嵇春成之死

作品:《缀术修真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五六文学] http://www.56wx.com 更新最快!

    看着长长一排、宽二三十里的几十艘疾风舟从十几里外的空中掠过,梁风脸色大变,喃喃道:“这下该如何是好”

    之前,他还能通过鬼魅一般快速的移动,从像蛛网一样搜索线路的缝隙间跳跃,逃过搜索,现在,他知道自己绝对无法在很短的时间内,在这到处都是藤萝林蔓的密林里,悄无声息的越过十几里的距离,然后避开对方如梳如篦的搜索。

    小狐狸显然也看出这搜索方式的厉害,满脸的担心忧虑。

    梁风感觉到小狐狸的紧张,摸摸它的脑袋,强笑道:“别担心,翡儿,大哥我一定能破解这一招的!”心中暗道:“他们发现了自己后,一定会聚集在自己身上,然后自己诱开追兵,翡儿就可以逃走了。……嗯,翡儿它不会独自逃走,到时自己要先给它施展下迷魂术。”

    之前他对小狐狸说‘对方人多,要智取’,可对方不仅人多,还有两个金丹期修士,并且能迅速改变这有漏洞的搜索方式,显然主持之人也是相当厉害的,哪有那么容易智取?

    密密的雨幕中,出现许多道朦胧的快速逼近的疾风舟红光。

    梁风望着那红光,从灵兽袋里放出小狐狸,心中喃喃道:“翡儿,我们这就永别了!你要好好活着,好好活着!”

    正想给它施展迷魂术让它先跑,眼睛余光又掠过远处树梢顶依然朦胧的疾风舟红光,他心中一动,‘传音入密’道:“翡儿,大哥我想到办法!我们这么办……”

    ——

    “姚师弟,已经将这半径一百里的地方全梳过一遍半了,你这里有发现梁风那厮逃跑的踪迹吗?”刑堂长老邬明良道。邬明良有金丹三品修为,面白无须,身材颀长,长相相当秀气,就是眼睛里偶尔闪过的煞气相当凌厉。

    姚冬智摇摇头,脸色严峻,想了片刻,道:“刚才梳过的速度是不是不够快,被那猎物逃到梳过的地方去了?再梳一遍,速度在快点,第二次折回梳的时候要覆盖第一次梳过地方的一小半!”

    邬明良笑道:“好!姚师弟安排很周到,如此的话,猎物的速度就是再快,也无法在那么短时间内横移十几里,逃出大篦子搜索范围!”

    一道长长的疾风舟队伍又在雨幕中排起,然后呼啸而去,来回‘梳’过长宽各两百里的范围——这一次再没有疾风舟下沉到树林中去攻击发现的灵力波动源了,这范围内所有的灵力波动源已经被清除的一干二静。

    两百里的距离对上品疾风舟来说只不过两三柱香的时间就能飞到,但来回折还了十多次,合起来的距离也有三千多里路,所以这么搜索一趟也费了半夜的时间。

    暴雨停了,空气格外清新。一轮红太阳从地平线上跃出,阳光普照,大地披上了金色霞光。

    面对这壮丽美好的景色,姚冬智却一点也没兴趣——他紧蹙眉头,看了看基本上都疲惫不堪的众执事,道:“留四个执事在东西南北四个方向上值守半个时辰,其余全部就地休息,半个时辰过后再派四名执事轮换值守!”现在不知怎么寻找猎物,像无头苍蝇那样乱撞也不是办法,所以先休息恢复各执事的灵力也是要紧必要的。

    他又招呼邬明良问道:“邬师兄,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已经花费三日多时间把这块区域翻个底朝天,还是没找到梁风那厮啊!”

    “叮”的响了一声,姚冬智拿出一张通讯符看了看,瞬间满脸涨红——通讯符是掌门魏远开发的,上面写着“还没找梁风?时间已经过半!”

    邬明良问道:“姚师弟,掌门说什么?”

    姚冬智就把那通讯符给邬明良看了下,道:“师弟我真得很困惑啊,抓捕一个区区入道六品的执事动用我们两个金丹期修士,然后再加近四十名执事,居然找了五日多还没找到!……这不仅师弟我脸上无光,邬师兄你也脸上无光啊!”

    邬明良道:“姚师弟,别着急!我们路上花费了一日多,真正搜捕的时间其实只用了三日多,只要我们想到那猎物藏身的办法,还有近五日时间,足够抓住他的。”

    “是啊,时间是还有些,就是想不通猎物到底是怎么藏身的!”姚冬智道。

    邬明良想了想,道:“有没有可能我们这搜捕的范围内有深洞,深入地下几百丈,超过了入道九品的神识探查范围?或者那猎物精通土遁法,遁入几百丈的地下?”

    “哦?对,有这个可能!师弟我恰好有只金须灵鼠灵兽,这就派它下到地下搜查一番!”说着,姚冬智就放出一只小猪大小皮毛油亮、两撇胡须是金黄色的金丹一品地灵鼠,那地灵鼠身上闪烁着土黄色灵光,一滚身就从地面上消失了,地面上只留下一小堆像闭合的泥坑口一样的泥土形状。

    两个多时辰后,那金须地灵鼠又从原来那个消失的地方冒了出来,叫道:“来回搜索了二十多趟,地底已经没有灵力波动源了,也没发现那猎物的踪迹。”

    姚冬智又与邬明良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

    良久之后,邬明良又道:“姚师弟,是不是还有个可能——那猎物有个十分厉害的封灵阵,可以把灵力波动全部屏蔽在阵内,所以我们的执事探查不到?”

    姚冬智摇摇头道:“这个不可能——就是探查不到阵内的灵力波动源,法阵本身也是个灵力波动源,如果有那种能把本身的灵力波动全部内敛,那一定是非常高级的幻阵。我大东岐门的魏掌门想必都没有这样的幻阵,梁风那厮有那样的幻阵?……哼哼,就算他有那样的高级幻阵,也不是入道六品修为的他能布出来的。”

    邬明良点点头道:“师弟说得有理,那为何还是找不到呢?……是不是这‘万里精血追踪术’的定位没那么准确,范围要比预想的大些?”

    姚冬智用力一拍身边的一棵大树,树干上现出一个深几尺的掌印,大声道:“对对!掌门师叔以前有说过的,这离施展‘万里精血追踪术’中心的距离变大,定位的误差范围也会变大,到了五万里外就完全定位不到了。”

    他又掏出那面古镜输入灵力查看——古镜镜面上中心位置旁有个小红斑——这说明猎物已经不在以古镜为中心、半径一百里的范围内了!

    他想了想,大叫道:“全师向西移动两百里!叫西面执守的那执事来见我!”于是,一道道疾风舟腾空而起,向西方向疾飞——

    重新降落一小山顶上,姚冬智看了看古镜镜面上的红斑又铺满了整个镜面,叫道:“以此为中心,范围为半径一百五十里,依然按一排‘篦’式方式搜索!”

    众执事虽然都行动起来,但脸色普遍都不太好——现在搜索的范围又扩大了一半,这么一趟搜索下来就得三个时辰左右,灵力也要消耗更多,如此的话一日搜索一趟就已经很辛苦了。

    姚冬智又叫过刚才西面执守的执事,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刚才有没有发现什么动静?”

    那执事道:“弟子刑堂执事嵇春成,刚才没见任何动静。”

    姚冬智沉默了片刻,挥挥手道:“去加入队伍搜索吧。”

    又折腾了大半日,姚冬智看着一无所获又疲惫的众执事,脸色又严峻非常。

    他与邬明良对视一眼,彼此都看见眼睛中深深的疑惑,道:“邬师兄,梁风这厮到底是怎么藏的?现在已经扩大了范围,绝对就在这范围之内,怎么就是没找到?”

    邬明良苦笑下,沉默许久了,目光一亮道:“还有种可能——”他目光扫过不远处的近四十名入道期执事,改用‘传音入密’:“就是梁风那厮混入了这几十名的执事队伍中,所以我们怎么找都找不到……”

    “不可能!”姚冬智一口否定:“刚才师弟我也想到了这点,但这其实是不可能的——这里的执事数量没有变,梁风他能在附近就是其他执事的情况下,悄无声息的干掉某个入道后期执事然后冒充那执事?他最多只有入道六品修为,能秒杀一名入道后期的执事?”

    “再退一步,就算梁风有秒杀入道后期修士的实力,修士陨落时都会爆发出真元返原成灵气的灵气团,而之前我们并没有感应到这样的灵气爆发。”

    “再再退一步,梁风杀了那执事易容或使用幻术幻成那执事的模样,那他怎么伪装个人特有的灵力波动特征?这里的执事可是彼此熟悉的!”

    邬明良又苦笑下,依然使用‘传音入密’道:“是啊,道理是这个道理。可除了这个可能,师兄我实在想不出其他可能了。”

    停了片刻,又道:“师弟你带了‘追魂镜’没有?可以使用‘追魂镜’看看有没有对应的执事陨落。”

    “有理!”姚冬智虽然不相信有这个可能,但在没有其他办法的时候也不妨一试——

    感谢“秋天的风声”道友宝贵的月票!

    ps:书友们,我是崇山溅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hu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